星际海盗?

    云歌听到这四个字第一反应便是不可能。

    云家长老再厌恶她也不可能找来星际海盗对付她,他们胆子小的像是老鼠,根本不敢做违法乱纪的事。

    和星际海盗合作,是要被判死刑的罪名。

    景说:“这四人隐瞒了身份。云家雇佣时,应该是以为他们为正规的雇佣兵,实际上他们是鬼手海盗团的人。二把手梁霆,鬼手现任团长最受宠的小女儿贝晓敏,无影兄弟鲍珩一二。”

    星际海盗在联盟处有一个通缉令排行榜。

    鬼手团团长“白乌鸦”在通缉令榜上位列第六,其奖赏金额高达10个亿星元,景说的四人其中三人位列通缉令榜前百,赏金数额也不低。

    “既然是海盗,还是几个厉害的角色……”

    云歌排着的长队终于减少一截,她往前几步,脑中与景说:“说吧,我已经做好准备接受坏消息。玩家全灭?营地被毁?星球又需要重头开始建设?”

    景平静道:“都没有。玩家抢了他们的星舰,并且囚.禁审问了他们,从他们嘴里套出了一部分的信息。”

    云歌:“?”

    云歌:究竟是我耳朵坏了,还是你的嘴坏了。

    景:你没有听错,相信我的嘴,也相信你的耳朵。

    云歌训练过玩家,她本人最清楚玩家的实力,他们能自己对付鬼手海盗团的人,肯定有意外情况,否则她把头拧下来。

    她追问,玩家能抓到鬼手海盗团的人果然另有隐情。

    TU787上似乎藏有精神屏蔽器一类的装置,带有极强进攻性。鬼手海盗团四人企图动用精神力对付玩家遭到精神力反噬,内伤严重无法自主行动,因此被玩家当场捕获。

    景这么一说,云歌想起另一件事。

    狩猎队成立之初,她与玩家遇见刺牙兔王,当时她动用精神力压制刺牙兔王,感觉到精神力十分不舒服,使用感滞涩,却没有像鬼手海盗团四人这样受伤。

    云歌猜想,这是不是因为她当时并没有展现出攻击意图,只想控制刺牙兔王的行动。

    她把猜测告诉景,景觉得有可能。可惜他们手头上现在没有设备能够探索,不知道她新到手的星舰里有没有能够用上的设备。

    云歌理所当然地把玩家抢来的星舰当作自己的,玩家的身体都是她购买的仿生人,他们身上的一切自然全是她的个人财产。

    从某方面来说,确实是有什么样的星球主就有什么样的仿生人。

    云歌又问:“那四个人没有打算逃跑?”

    景:“逃跑过三次,全被抓了回来。他们没有星舰无法离开TU787,玩家们新养的小宠物非常擅长在星球上找人。”

    云歌:“哦?”

    她对玩家养了什么样的宠物有些好奇。

    景神神秘秘:“等你回去就知道了。”

    ……

    历经四个半小时的排队,云歌终于把TU787登记在她的名下。

    登记期间工作人员再三向向她确认,真的要登记这颗星球吗?

    对方没有说形容词,可云歌能从他左眼看见“垃”,右眼看见“圾”,合起来便是大大咧咧的两字“垃圾”。

    他提醒云歌,星球主绑定星球之后不一定要登记。

    星球一旦登记,意味着星球主认领星球且会对星球进行建设,登记后星球会强制进入联盟星球热度排行榜。

    在联盟星球热度排行榜上的星球,可享受热度排行榜上的曝光,免费参加每年一次的星球评比大赛,星球被侵略时可选择向管理局求助支援,支援费用打八五折等福利。

    与高福利对应的便是高费用,星球主每年需要根据星球排名向联盟缴纳一定的高额宣传管理费,此乃强制性费用,必须缴纳。

    他认为云歌可能交不起这笔钱。

    云歌冷笑,看不起谁呢,她是个有钱人!

    工作人员登记完毕,他浏览排行榜信息道:“您的星球目前排名在万名开外,只需缴纳最低金额的宣传管理费即可。现在时间没有过年半,您今年的宣传管理费用仍需按照一整年计算,一共七千万元星元整。”

    云歌面部表情逐渐凝滞,如同树懒缓慢收起笑容时的变化。

    “您看,”工作人员笑容满面,“您是刷卡还是转账呢?”

    “……转账。”

    “好的,您现在可以通过您的公民账户查看星球热度排行榜,另《联盟星球生存规则及附录》已经发送至您的账户。您一共有一次免费为星球变更名字的机会,过后每一次更改收费五千万星元,请您谨慎对待星球名的变更。”

    “……”

    “星球主身份登记完毕,星球录入成功。日后如果还有其他疑问或需求,欢迎使用联盟星球建设管理局官方星网,寻找专线客服为您办理服务,每一位缴纳管理宣传费用的星球主都将得到最好的服务。”

    “……”

    什么联盟星球建设管理局?这里明明是披着政府机构皮囊的黑店!

    云歌忿忿离开杳星。

    在来杳星前,她觉得自己富了。

    离开杳星后,她好像什么都没拥有过。

    云歌操纵星舰进行空间跳跃,她告诉自己,钱财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能太放在心上。

    景漂浮在一旁,见到云歌的神色,他踌躇道:“你没事?”

    “我没事啊。”

    “我能有什么事。”

    一连说了两句。

    云歌想到她刚才的惊心一瞥,她的账户上只剩下不到四位数的金额。她又想到刚才一次性出去的七千万宣传费……

    景沉默地盯着云歌。

    两行清泪自她脸上缓缓滑下。

    景:“……”

    他做系统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宿主因为钱掉眼泪。

    星舰航行。

    TU787上的景忽然抬头看向天空,对接任务的玩家说:“星球主回来了,把犯人带去见她。”

    玩家本来的收集草药任务变为【将四名星际海盗送去见星球主0/1】。

    他没有立马去押送星际海盗,而是跑到玩家聚集的地方,大吼道:“云崽回来了!”

    “噢噢噢噢!”玩家们惊喜欢呼,拖着纷纷跑去星舰降落的地方。

    云歌才下星舰,便被一群玩家围在中间。

    她来不及反应,小脸已经被他们捏了个遍,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牲口把她抱起来掂了掂。

    玩家行为过于大胆,云歌呆若木鸡,上一个敢随便抱她的人,被她踹碎了两颗蛋。

    她要找寻罪魁祸首,玩家们将她围了起来,七嘴八舌。

    “下次出门能带上我们吗?”

    “崽啊阿爸好想你,没有你的星球都失去了颜色。”

    “崽我和你说,我们抓到了四个星际海盗呢!”

    “云崽你瘦了,再这样下去呐崽都要比你重了。”

    云歌仿佛置身鸟笼,耳边只有叽叽喳喳声。

    她听到最后一句话,神色一凛。

    呐崽是谁,这颗星球上竟然还有除她以外的第二个崽吗?

    她没有见到呐崽是何方神圣,四名鬼手海盗团的人先被玩家献宝似地送到她面前。

    云歌见到四人,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长相娇俏约莫二十四五岁的女人,以及一对双胞胎兄弟。

    如果只看长相,他们一点也不像星际海盗。

    她问:“鬼手海盗团的人怎么会看上云家这种小委托呢?”

    梁霆激动地喷口水骂人:“你不必再演戏下去,这一切不都在你的意料之中么。”梁霆冷着声道:“从精神力抑制器到这群材质诡异的初代仿生人,甚至拥有拆卸星舰的手段……没想到这一次我们会被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算计到,你们云家藏得够深啊!”

    云歌:“?”

    她和这个人处在两个世界?

    梁霆观察云歌神色,他眼中闪过厉色。

    他们四人易过容,却仍旧被对方精准地指出身份,贝晓敏从未见过外人,可他们却清楚知道贝晓敏的身份。他领着贝晓敏在淼星上取东西的事情只有几人知道,他没有想到其中竟然出了叛徒。

    为隐瞒身份,他们扮演成佣兵,让人以为他们前往淼星是看中了云家发布的高额委托,他们只需要完成这个简单的高额再回到鬼手海盗团即可。可他们却没想到云家竟然是别人识破他们身份后故意撒下的诱饵。

    云家身后一定站着更大的势力,仅凭一个云家,还不敢对付鬼手团的人,特意选在这样一个荒僻的星球上,损毁他们的星舰,让他们无法进行求援也无法逃跑。

    看来他们对那件东西势在必得。

    如果这里只有这种诡异的仿生人,他们或许还真的无能为力,哪怕制伏一个,对方也能从远处摧毁程序。

    可现在出现了一个活人,只要把她抓住,他们就有希望知道幕后主使的身份!

    梁霆继续语气激动地说话,吸引云歌注意力:“晓敏确实是团长的女儿,你们想要的东西也在这,但是如果云家和云家背后的人想要用这点来威胁团长,或者是想要得到那样东西,那么你们怕是要失望了。你们无法从我们鬼手团这里得到任何东西,你们只会接受到我们疯狂的报复!”

    他故意透露重要信息,只为让云歌警惕性下降。

    话语全部说完,梁霆见云歌依旧神色如常,他不可置信,他明明已经下手了啊,对方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呢?

    云歌手一伸,“你在找这些小玩意儿吗?”

    她掌心静静躺着五枚指节长度、粗细和头发丝差不多的银针。

    她淡淡道:“你挺厉害的,能把这些东西藏在嘴里,用骂人的方法喷出来,不会扎到自己吗?怪不得你在这几个人里价格最高,足足值5000万,一个不注意确实容易中招。”

    梁霆见自己绝招被破,他神色变得惊恐:“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卧槽!”玩家惊呼:“竟然玩阴的,你这个人是不是玩不起!”

    玩家:我以为自己在看热闹,却没有想到是看了一场高手过招!

    等等,他们崽是个高手?!

    云歌一甩手中银针,银针全部没入梁霆体内,对方直接昏厥过去。

    贝晓敏与鲍珩一二兄弟瞠目结舌,梁霆是体能和精神力都有7级的高手啊!

    云歌对着剩下三人微笑,语气微冷:“价值3000万的无影兄弟,还有不值钱的白乌鸦女儿贝晓敏,欢迎来到TU787,我已经联系联盟总军部,这里是你们前往星际监狱的最后一站,享受在这里为数不多的美妙日子吧。”

    云歌做这些的时候,熊初墨就站在她对面,他的直播间炸了。

    -“我单方面宣布,云崽以后不是我的崽,她是我老公!”

    -“呜呜呜崽是什么小可爱,可A可软还可rua。”

    -“梁霆说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我好想知道。”

    -“可能是游戏主线剧情相关,先给你个钩子咬,但就是不告诉你是什么。”

    晚上,玩家休眠,云歌在她的独栋小木屋里,乐呵呵地数着账户上的数字,“1,2,3,4,5……”

    她对坐在她肩膀上的景道:“总军部就是好,确定身份之后给钱真爽快。”

    景:“既然你有钱了,那么新的试玩资格、高级材料以及……”

    他话没说完,被云歌拎住拿起军刀叉在墙上。

    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