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宿主减少不必要的幼稚举动。”

    景拔出胸口的军刀,抱着它慢悠悠飘至桌上,他问云歌:“你从贝晓敏身上拿到的东西,打算就这么一直藏着吗?”

    “……他们自己都没发现,你眼睛怎么这么尖。”云歌不情不愿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球。

    小球通体银色泛着金属光泽,巴掌大小,表面刻有繁复迤逦的花纹。

    这就是梁霆口中的“那东西”。

    云歌出于强烈的好奇心,在玩家把四名海盗送回关押处的时候,顺手把这玩意儿揣到了自己的兜里。

    景当时看见的时候,只想知道他的宿主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连偷窃技巧都如此熟练!

    景:“里面是什么?”

    云歌摇头,“我没有打开过。”她转动小球,上下掂动,“它的设计,让它打开一次之后就没有办法再度复原成原来的样子……它肯定很麻烦。”

    景:既然你知道麻烦为什么还要把它偷来?

    云歌一收小球,“它应该很值钱吧,几个海盗冒着危险潜入联盟星球也想拿到的东西,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如果能知道里面是什么,那就更好了。”

    她目光期待地看向景,希望身为系统的他能够给力一点。

    景沉吟,“用透视能力可以看到。”

    云歌立马把小球平放在掌心,景的双目暗光流动,他的左眼透视小球内部,右眼投射看到的景象。

    设计如此精妙的小球里放着纸片,纸片被折叠起来,背面印出纸片里写着的两个数字。

    939401930,-717167805

    云歌挑眉,“坐标?藏宝图?”

    景点头,“缺少星球定位坐标,无法找到具体星球。”

    “知道这东西存在的人,或许清楚它指的是哪颗星球。”云歌重新放好小球,吩咐景:“连星网,我要再把它上报上去,你说我能拿到多少钱?最起码得值一个白乌鸦吧。”

    联盟总军部收到消息,连夜派人前往TU787。

    翌日天将将亮,玩家从休眠中苏醒,他们听见屋外不停的嗡嗡声,以及重物踩着地面发出的沉闷声响。

    他们连忙往外赶去,只见天空中一艘大型星舰褪去环境隐蔽色,显露其完整流畅身形缓缓下降。星舰正下方蓝色火焰喷射,涌起巨大气流,压倒地面上的草叶,数百台银色高级光甲围着星舰,在其周边护航。

    玩家们张大嘴巴,愣愣地看着光甲与星舰从天而降,伴随着红日升起时的金色光辉。

    十几米高的光甲如同巨人逆光立在草原上,或配备机甲刀,或装有强力光子束武器,一个个长得完美符合玩家们的梦中情甲。

    这这这……

    玩家:“高达!是活的高达啊!!!”叫得和被扒了裤子一样激动。

    “安静点,否则你们不能一起跟过去。”

    云歌警告后,玩家们安静得像鹌鹑,各个排队站好,乖乖地跟在她后面。

    云歌瞥了眼光甲,他们的阵型是三角防护型,其中有两台重型光甲为主力火力输出,一般军官出行可用不着这么大的阵容,看来“那东西”引来了重要人物啊。

    星舰上走下来一群军人,他们统一穿着联盟总军部的岩灰色制式军装,站在首位的军官为上将钱忠国。

    跟在他身边的青年上尉则是云歌曾经的同班同学,沈靖安。

    一见沈靖安在队列里,云歌瞬间了然,合着是首都十二星主星星球主的独苗苗来了,怪不得这么大阵仗。

    钱忠国的手下接手云歌这边四名昏睡中的海盗,他赞赏云歌是联盟的好公民。

    云歌又交出银色小球,这一次是由沈靖安上前。

    他仔细观察小球,确认没有被开启过,拿着一个黑匣子将小球封锁在内,黑匣子由他保管。

    他退回钱忠国身后,朝云歌挤眉弄眼。

    云歌:“……”

    玩家:哇哦。

    联盟总军部的人来得声势浩荡,走得也同样引人瞩目。

    他们离开后,玩家怅然若失。

    他们看看自己现在住的小木屋,再想想刚才的酷炫光甲与星舰。

    故意的吧,这游戏绝对是故意的吧!

    “我们不是也有一艘星舰吗?”

    玩家们急吼吼地去找景和云歌,发出来自灵魂深处的诉求,他们也想要那么大的星舰、光甲、大刀、大炮和军装。

    他们不想生存,他们想要发展科技点!

    云歌:我不想要的吗?

    景安抚玩家:“星球需要一步步挖掘、建设、开发。”

    他告诉他们,他已经从星际海盗获得的星舰处提取重要材料,需要一部分玩家协助制作新设备,以便大家接下来的继续探索。

    玩家们踊跃报名。

    利用星舰上的材料,以及景的系统技术加成,TU787上有了第一个简陋的发电站和小型信号基站,云歌连接星网再也不需要借助景,而玩家们获得新工具【扫描仪】,以及夜里的电灯。

    扫描仪外观似一把可握持的气.枪,左侧有一块外延出来的液晶屏,枪体灰白色。

    它可联网下载数据,对比已收录物种识别或记录扫描对象,可探索十米范围内的资源,并在液晶屏上以不同颜色标记不同的已识别过的资源,扫描仪间数据可共享。

    扫描仪的制作需要小型智能芯片1份,电池1份,铜锭5份,铁锭5份,铜丝1份。

    景友善提醒玩家,现在星球资源有限,小型智能芯片无法使用编码器合成,他们可以先去星球主那里索要。

    玩家们先见到云歌追着景暴打的场面。

    他们感慨:“崽崽生气也那么可爱!”

    他们已经妥善接受且无视“云歌很强”这一事实。

    550名玩家,人手一个扫描仪,营地上天天都有扫描仪扫描时发出的嘀嘀声。

    熊初墨正在直播,为观众们直播他们营地的现状。

    相比于刚进入游戏时只有一栋木屋的凄惨模样,现在的营地已经具备原始部落聚集的雏形,木屋一栋栋整齐排列,基本每一名玩家都有自己的独属房间。

    营地专门圈出一块地方晒制肉块便于储存,新鲜肉块放在背包里的储存期只有三天,而腊肉则能放大半年。

    另有一片地方收集植物纤维和猎物皮毛制作服饰防具。

    隔着营地栅栏,熊初墨指着外面开垦出来的田地,说:“以后这里就会用来种植草药和蔬菜,目前我们探索还没有发现可当作食物食用的植物,云崽说她在星网上采购了一批蔬菜种子,以后我们就不用天天吃肉了!”

    -“主播走得很安详,大家记得踹一脚再走。”

    -“让我去!我能吃!”

    他又说,“现在人手严重不够啊,打猎种植探索开发开辟新边界,要是能多点玩家进来就好了。”

    -“谁!不!想!呢!”

    -“啊,日常在SNS催官方开放游戏论坛和新的试玩资格。”

    熊初墨走过燃烬的火堆,突然又退回去,小唢呐躲在木屋底部与地面中间的空隙间,一副鹅生失去了希望的模样。

    熊初墨:“小唢呐,你咋的了?”

    -“还能咋地,可不是失宠了么[doge]”

    -“自打云崽回来之后,你们还有几个想起呐崽的!痛心疾首!”

    -“呐崽自认没有竞争力,于是率先一步避免与云崽见面……”

    -“呐崽觉得很淦。”

    小唢呐没有理会熊初墨,它往更深处挪动。

    熊初墨觉得好笑,他准备离开。

    这时游戏直播助手弹幕提醒,一个打赏了他233333币的土豪观众发出弹幕:“我一直想知道呐崽是什么品种的鹅,主播你用扫描仪坚定一下品种呗。”

    金主爸爸的要求不能拒绝。

    熊初墨转身对着小唢呐按下扫描。

    扫描仪枪射出扇形光束,小唢呐大声嘎叫,连忙跑开,可是扫描仪上已经将它的信息扫描完毕。

    【识别中……】

    【未识别物种】

    【初步检测为高级智能机械】

    【是否记录为新物种?】

    熊初墨:“嗯?”

    下一秒他反应过来,“卧槽!小唢呐不是鹅!它居然是机器鹅!”

    直播间弹幕哗然。

    小唢呐早已跑远。

    它边跑边回头察看情况,可恶,愚蠢的人类饭票竟然发现了它的不对劲,它得回去了!

    “哟。”

    小唢呐撞上了一条腿,那腿明明细细长长,却比铜墙铁壁还硬。

    云歌抓着大白鹅脖子,将其一把抓起,往营地里走,“我好久没吃鹅肉了。”

    小唢呐:“?”

    小唢呐:这是什么牲口在说话。

    它努力挣扎,却无法逃脱云歌的铁掌。

    从营地口路过,浅夏见到许久未见的大白鹅身影,她激动地跑来,伸手揉了揉小唢呐和云歌的脑袋,说:“呐崽你这两天跑哪里去了,我们很担心你,你怎么碰到云崽了呀,你们感情看起来真好!”

    小唢呐:“嘎?”

    云歌:“?”

    她因浅夏的称呼忽略了对方摸头的不敬。

    呐崽?

    反应过来后云歌瞠目结舌。

    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在玩家眼中的地位竟然等同于一只大屁股鹅!

    这只鹅,没有未来了。

    云歌思考晚上吃烧烤鹅肉还是水煮鹅肉,前者吃了上火,后者味道寡淡。

    “不能吃。”赶来的景一眼看穿云歌的想法,他身后跟着瘦瘦高高的青年。

    熊初墨指着小唢呐说:“它不是鹅,它是智能机械。”

    小唢呐听见后面四个字,一直没动静的它突然猛地啄向云歌的手臂!

    云歌吃痛,手上一松,让其逃脱。

    云歌受伤,没有人去追小唢呐。

    熊初墨和浅夏茫然地盯着云歌,只觉得小姑娘身上的伤口过于触目惊心。

    她手臂上被啄出一个洞来,血液直往外冒,滴落在地上形成一个小血洼。

    营地前忽然刮起大风,吹得营地内的木屋不停作响,TU787现在很恼怒。

    熊初墨和浅夏手足无措,景取出医用绷带,他见云歌血流不止,皱眉。

    云歌没有管伤口,她看向小唢呐逃走的方向,轻声道:“居然能伤到我,有意思。”

    她体能11级,身体强度已经等同于中低级光甲,既然这只鹅能够伤到她,说明制作它身体的材质等级至少等同于高级或特制光甲。

    鬼手团星舰里的光甲是四台普通光甲,云歌将其卖出只获得400万星元,还不够买一台高级光甲配备的机甲刀。

    这只肥硕的鹅,至少能做一把机甲匕首!

    云歌收回思绪,回过头,看见熊初墨和浅夏眼泪汪汪地盯着她。

    云歌:“?”

    她艰难开口,“你们哭什么?”

    浅夏抹眼泪,“呜呜呜对不起害你受伤了,我们当初不该养这只鹅的。”

    熊初墨同样抹眼泪,“我没想到扫描它说出它的身份会让它咬你,是不是很疼?”

    二人太过关切。

    云歌退后一步,结巴道:“小、小伤,根本不疼。”

    熊初墨和浅夏依旧呜呜地哭,“可是你伤口还在流血。”

    云歌动用精神力覆盖伤口,伤口停止流血,“好了,不流血了!”

    她余光观察两位玩家,见他们终于不再流眼泪,她松了口气。

    景:“……”

    他记录宿主云歌新特征。

    弱点一:钱财(抠门)

    弱点二:眼泪(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