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唢呐逃走后再也没有回来。

    云歌使用精神力扫描,始终未发现对方的踪迹。

    她与TU787沟通,询问它是否知晓这白鹅来自哪里。

    星球告诉她,白鹅是很早之前就存在于星球上的生物,白鹅所处的地方很危险,连同它的意识都会被屏蔽无法探查那处,不是她现在能够前往的地方。

    星球失落于它只能看着云歌受伤,一点忙都帮不上。

    云歌连忙安慰对方,腹诽她身边怎么都是些多愁善感的家伙,玩家是,星球也是。

    星球只给出白鹅所处地域一个大概的范围,那地方离草原很远很远,云歌需要交通工具才能快速往返。

    她现在拖家带口(玩家),想要偷摸离开不是易事。

    她受伤后,玩家把她当作易碎的陶瓷娃娃,什么都给她做好,食物送到嘴边,伤口帮着处理,甚至被抱着出行……

    她活得好像一个废物。

    她只是手臂受伤,又不是全身瘫痪,当年她在学校实训里双腿断了半个月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伤好之后,云歌迫不及待地给每一个玩家展示光滑如初的手臂,“我没事了!”

    这番举动引来玩家慈祥又和蔼的目光:“崽崽真乖。”

    云歌:“?”

    关于小唢呐是机械鹅的事,玩家们只会背着云歌讨论,唯恐提及就使得她伤心,他们总认为她和鹅的感情很好。

    而云歌也是与景私下讨论。

    直接接触小唢呐时,她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若不是熊初墨指出小唢呐是机械鹅,她只会以为这就是只普通鹅子。

    景认为小唢呐身上存在着超过云歌所处时代科技的技术。

    云歌的精神力和普通扫描仪无法发现小唢呐异样,玩家使用的扫描仪经过系统技术改造,这才发现其不对劲。

    景虽然是系统,但是他行事上存在许多限制。他可以让星球游戏化,一切建筑工具装备乃至生物都可以使用编码器和建造器制作。

    只需要玩家收集对应的资源,构造再复杂星舰也可直接成型,无需懂得任何建造星舰的技术。

    可他没有办法直接变出星舰,也没办法直接察觉星球生物,必须通过玩家发现,这是美好家园建设系统使用游戏构架后的规则。

    很多系统功能他没有办法直接动用。

    景向云歌解释为什么他没有发现小唢呐异样。

    云歌并未责怪景,就像初次见面时景说的那番话,他并非她的保姆,没有必要做到面面俱到。

    云歌手指点着景的小脑袋,怜悯道:“打工仔,真可怜。”

    景:“……你打算什么时候购买二代和三代仿生人?”

    云歌:“你做个人吧!”

    景:“?”

    景:你想建设星球又不想出钱,这样我很为难啊。

    星球不会欺骗云歌,既然它认为她现在不适合去找小唢呐,她只能按捺下对高级机甲刀的渴求,待日后再去。

    她现在连台高级机甲都没有,就已经想着高级机甲刀了。

    她现在账户里有1亿8000万,其中8000万是梁霆四人的奖赏金额,1亿则是上供小球给的奖励,都为税后金额。

    这些钱,只够买18个三代仿生人:)。

    二三代仿生人的躯体已经和人类非常相像,其中有一部分型号和人类拥有一样可成长的体能和精神力。这部分仿生人价格十分高昂,属于定制类仿生人,一般会被买回去当作家人、学生或是其他。

    云歌没有购买三代仿生人,她买了200个二代仿生人,以及2000个初代仿生人。

    二代仿生人给玩家提供躯体升级途径,需要玩家自行完成资源收集任务才可通过景更换升级身体。

    任务较为繁琐,玩家完成任务需要一定的时间,暂时准备200名二代仿生人便够用了。

    2000个初代仿生人将一部分用于开放新的试玩资格,另一部分用于储备,作为玩家身体损毁时的复活道具,存放于景的系统空间内。

    云歌采购的蔬菜种子送至隔壁星球景的分.身处。

    景将其拿回后,玩家们终于能够在开垦出的农田上种植蔬菜。

    蔬菜种子有阳荷、萝卜、土豆、番茄和白菜。

    种子播种后,玩家需要定期浇水、除虫、施肥,以及制作稻草人驱赶减少天空中盘旋企图偷走绿苗的鸟类。

    肥料可以用星球上的其他草药类植物通过编码器制成,1份肥料需要大蓬莲1份,光辉草药1份,钱英花1份。

    稻草人则需要木材2份,植物纤维5份,动物皮毛1份,石块1份。

    玩家浇水不能直接浇海水,那会使得作物死亡,平时用来喝水的过滤水壶太小,这时他们接到任务,完成任务后解锁新工具:过滤水泵。

    在农田附近放一个大水箱装满海水,再装上过滤水泵,插上水管,每天的浇水任务再也不是难事。

    云歌购买的种子全部经过改良,只要不是环境过于恶劣就能够存活下来。

    玩家悉心照料,蔬菜们茁壮成长,很快冒出漂亮的绿色。

    玩家每天抓一次虫,驱赶三到四次觊觎蔬菜的小鸟,蔬菜的成长值就会往上冒一点。

    等蔬菜成长值达到满值,这些蔬菜便可以收获。

    最近白日里看守农田的玩家很轻松,平时总是来骚扰的鸟类不见踪影。

    他们在躺椅上,摇着拱树叶子做成的扇子,半阖着眼睛和旁边玩家唠嗑,享受午后阳光的暴晒。

    玩家:我也没想到自己年纪轻轻就已经在游戏里过上了养老生活。

    勤劳的玩家们拿着扫描仪天天在外面晃荡,企图找到除铜矿、铁矿之外的新资源,或是能够养殖的新物种。

    可不知怎么回事,他们最近很少看见草原上原本活跃的生物,好像一夜之间它们都消失了一样。

    他们没有任何收获地归来,平日里腌制的食物派上用场,填饱营地里玩家的肚子。

    玩家担忧道:“是不是要发生大事了?”

    云歌也不清楚。

    TU787的星球描述很简略,环境恶劣,土著生物凶猛。

    然云歌到达星球至现在,并未觉得星球的环境恶劣,相反还很舒适。

    又是新的一天到来。

    草原气候就是娃娃的脸,早上日头快晒死人,下午就乌云密布。

    大雨倾盆,把农田边躺椅上的玩家浇了个透心凉。

    “哗啦呼啦”雨声不断。

    这是玩家玩游戏到现在第一次见到大雨。

    大家跑出去淋雨,踩水坑,玩湿泥巴,在汇聚的水洼里打水仗。

    云歌也挺兴奋,她也第一次见到这种密集连成一片的暴雨,好像天和地之间成了汪洋大海。

    被玩家邀请时,她矜持地拒绝。

    景被玩家水球砸中,云歌义正言辞:“你一定很生气吧,我给你报仇!”

    景:…我不生气。

    云歌:不,你生气。

    云歌加入玩家与他们混战,最后她傲视群雄,以一人之力打败所有玩家。

    玩家:都是我们让的好。

    这场暴雨持续三天之后,云歌和玩家们反应过来不对劲啊,这雨怎么一点也不见小,完全没有要停下的趋势。

    农田里的蔬菜有被淹死的趋势,玩家们将它们挖出种在石盆里,总算挽救回一点损失。

    可随着暴雨的时间加长,问题接踵而至。

    草原上的水竟然已经达到他们的膝盖处,每天离开木屋都是在淌水出行!

    木屋在这雨水长时间的浸泡下,开始滴滴答答地滴水,屋子里没有办法再住人。

    云歌询问TU787,它很开心地表示:它最喜欢的雨季来了!

    雨季会持续整整三个月,不会多一天也不会少一天。

    雨季期间,整个星球近乎四分之三的地方都会被水覆盖。雨季也是海洋生物的狂欢季。

    TU787说如果云歌不喜欢水的话,可以往北方的高地走,那里是雨季时唯一干燥的地方。

    云歌大概知道草原上的生物跑去了哪里。

    她把该消息告诉玩家。

    玩家呆愣。

    他们要迁徙了吗……

    抛弃这个他们已经建设了数个月的家园?

    雨越下越大,到达大腿处的水里已经出现了凶猛的小型海洋生物,外形似食人鱼,一嘴利牙好比绞肉机。

    它们什么都喜欢啃两口,包括玩家和云歌。

    大家在腿上包裹严实的兽皮,让食人鱼无法伤到他们,食人鱼转而去啃食木屋。

    伴随着从始至终未停下来过的咔嚓啃咬声,众人加快速度整理清点营地物资,用累积的木材制作小船放在背包内,一切准备完毕。

    在他们准备离开时,营地里的木屋倒塌大半。

    熊初墨面相他们的营地,“再见。”

    他心中突然有些伤感。

    《我们的星球》玩到现在,毫不夸张的说,他已经把这里当成另一个真实的世界看待,每一天都用心地建设星球。

    这是他们花了两个月的游戏时间建立起来的营地,是他们的家园。

    现在因为雨季,他们不得不离开这里。

    直播间许多观众每天都看直播,他们看着营地一点点建立起来,玩家们从食不饱腹住集体宿舍,到自己种田住小别墅过上小地主生活。

    现在什么都没了。

    一切又要从头开始。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伤感。”

    -“大哭,必须离开吗,这都是大家的心血啊!”

    -“没有关系,雨季结束后大家可以再回来!到时候可以建造新的家园!”

    -“希望的火种尚在,玩家永不言败!”

    云歌和玩家带着行李,向北地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