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们见到幼儿区外站着面熟的二人, 不顾他们自扇巴掌的奇怪动作,连忙围上前。

    “请问你们是池余和楚昇利吗?上次天际光甲联赛双人组的冠军,你们比赛, 真的太精彩了!孩子特别喜欢你们两个的比赛, 想要成为像你们一样厉害的光甲士, 方便给个签名吗?”

    池余和楚昇利无奈对视,早知道就不该用天际大号来新手区, 看见云歌上线, 联络之后便急着来见她本人, 竟把这些事忘了。

    池余和楚昇利给孩子们送上个人定制签名,写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他们拜托家长保密他们在此地的事。

    家长嘴上说道“好好好”, 反手把拿到两人签名的事发在社交软件上, 颇有炫耀之意。待别人问起在哪碰见的池余和楚昇利, 家长没有直说地点, 只暗示了一番:就平时孩子练习精神力和体能的地方。此番暗示等同于明示, 二人位置立即暴露。

    玩家注意到此处动静,他们搂着云歌,好奇两位新出现npc的身份, 他们问云歌:“云崽,他们刚才是不是跟着你过来的?”

    云歌点头, 介绍友人身份,“以前的同校学生,矮个子是池余, 高个子是楚昇利,他们是日后教导你们精神力和体能的老师, 提前认识一下吧。”

    池余和楚昇利离开家长包围圈,听到这云歌这般解释,不乐意了,“怎么只是同校生的关系呢,我们以前好歹是一个小组的人吧?”

    云歌冷漠脸。

    玩家眨着眼,看看两人,又看看云歌。

    二人各自重新介绍自己。

    “池余,高级光甲士,在神州光甲学院光甲系担任光甲连招特聘教师。”

    “楚昇利,高级光甲士,神州星军部2部特战团副团长。”

    云歌知道两人这话是特意说给她听的。

    玩家听不懂池余和楚昇利在说什么,但这不妨碍他们理解这两个人地位上的牛批。他们纷纷鼓掌,给予对方自我介绍最高赞赏,如同看到动物园里的猴子表演杂技,恨不得再往他们手里塞根香蕉。

    池余和楚昇利觉得玩家们的眼神怪怪的,“他们就是……”

    二人以为云歌说的帮忙教人顶多十几个人,没想到是数千个人,长得还这么奇形怪状。天际不是只能在自己样貌的基础上调整么,世界上真的有长成这样的人吗?

    玩家正要自我介绍,云歌率先道:“殖民星的人,友人知道我的星球需要人手,特地送了他们过来帮忙。那个殖民星条件不好,他们没有过体能和精神力上的训练,如果你们介意……”

    玩家:咦,我们有新身份了吗?

    池余和楚昇利连忙摇手,“当然不会介意,我们不是那种人,那是要从基础教起吗?”

    “是,从让他们找到精神力开始。”云歌点头,“我走的是野路子,不适合教人,麻烦你们了。”

    玩家齐声吼道:“麻烦你们了!”

    池余和楚昇利一个激灵,随后很是满意,他们就喜欢有这种气势的兵!

    一小时后,池余和楚昇利被魔鬼玩家掏空身体。

    他们帅气的脸上布满迷茫之色。究竟是他们教学能力有问题,还是玩家理解能力有问题,为什么这群人寻找精神力上就是个木鱼,完全不开窍?

    三代人类与精神力间的亲和力度本就很高,不该出现这样的问题啊!

    玩家也迷茫了,想激发个新的游戏属性就这么困难吗?我星为什么突然提高难度,这样非常劝退人啊!

    玩家耗费那么多的力气,却没有及时反馈与获得感,并非每个人都是硬核玩家,喜欢挑战高难度游戏,他们现在情绪低落,十分想要下线去喝肥宅快乐水补充能量。

    云歌见状,准备采取第二方案。

    忽然玩家里有个女声说道:“我好像感受到了!”

    云歌抬眸看过去,是浅夏,她确实激发了精神力。浅夏的精神力如同她的人一样柔和似流水,使人感到很舒服。

    玩家们激动地嗷嗷直叫,“浅夏!浅夏!你快点告诉我们怎么做到的?”

    浅夏把自己对精神力的理解告诉玩家们,加上池余和楚昇利的耐心引导,很快就有第二个激发精神力的人,广竹几。

    紧接着是熊初墨小团体,最后自主觉醒的玩家占总玩家总数的三成左右。

    剩下的人,他们没有办法自我觉醒精神力,就像曾经被时代淘汰的一代人类。

    云歌要对这群人采用第二方案,强行激发他们的精神力。

    池余和楚昇利思索该如何安慰这群失落的玩家,猛然间可怕如同洪水猛兽的精神力覆盖过来,他们抬眸看向云歌,张了张嘴,不知是否该劝阻。

    后来他们想到这些都是云歌的人,他们没有立场和理由去阻止,便由她去了,反正只是些殖民星的人。

    云歌在用自己的精神力去强行刺激他人的脑域,激发他人精神力。此办法确实能够激发精神力,同时会出现大概率的后遗症,如脑域遭到损坏,变成白痴;精神力只会保留被激发时的等级,不再会提升等。在天际里使用该方法,只能降低一成左右的概率。

    云歌使用精神力时,他们细细感受,发现这家伙好像比以前柔和很多。

    每个人的精神力都会代表对方的隐藏个性,云歌第一次在课上放出精神力时,使得班级里所有人大为震惊。谁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弱低调的姑娘,拥有这样充满进攻性和侵略性的暴躁老哥款精神力。

    云歌因为精神力的事,被学校里不少想要征服她的男人看上,后来那些男人失去了他们宝贵的蛋蛋,哪怕用修补技术重新获得了蛋蛋,依旧留下了心理阴影,世界上为什么会存在云歌这种可怕的女人?

    他们目光落在云歌身上。

    她摸着她面前几个人的脑袋,“做的很好。”几名玩家在蹲下求夸奖。

    池余摸着下巴,“难不成云歌吃软不吃硬?”

    楚昇利淡淡地瞥他一眼,“沈靖安因为输了比赛在她面前哭得不成人样,被她打断腿的事情你忘了吗?”

    想到沈靖安当时的惨状,池余打了个哆嗦,他尴尬地笑了笑,紧接着脸上闪过忧色。

    玩家激活精神力后和获得新玩具的小孩差不多,他们打了鸡血似地完成新手任务,终于能离开新手区。

    外边很是嘈杂,“池余楚昇利是不是在这里?”

    池楚二人脸色一变,立马喊着云歌和玩家一起离开。

    二人邀请众人前往他们在天际的个人训练场,里面摆放着许多最新型号的光甲。

    “啊啊啊啊啊——”玩家见到十几米高的霸气光甲,纷纷发出土拨鼠尖叫,冲向光甲,在即将触碰至光甲时,他们被光甲外的防护罩弹开,跌落在地上。

    玩家不顾疼痛,手向前伸,“大宝贝,让阿爸摸摸你,就摸摸不乱动!”

    云歌:“……”太丢人了。

    熊初墨最夸张,他感受到防护罩的大概范围。他趴在距离防护罩十几厘米处,就这么脸虚空贴着,享受地眯起眼。

    南孚蹲在光甲脚下喃喃道:“不科学啊,双足站立这个大小保持不了平衡,最适合人类的机甲明明是三角或者多角构造才对,可是它这里的设计……啊,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个意思。”

    广竹几蹲在南孚边上,他听见南孚絮絮叨叨,心道这人在游戏里找什么科学,光甲帅不就完事了。

    他仰头看向光甲,心中小人发出“想要想要想要”的尖叫声。

    我星里的光甲,是他玩游戏至今见过制作的最有诚意的光甲,流畅的线条,表面材质,整体光影,每一处小部分的细节全部只能以完美来评价!

    广竹几这等自认良心早已被狗吃掉的人,此时也不免觉得自己之前的评测有失偏颇,对不起我星此等精良游戏。

    池余见玩家蹲在光甲前眼巴巴的动作,不禁觉得好笑,他解开防护罩,开始介绍。

    “你们靠近看吧,这一台是神迹出品的轻型暗杀类光甲神隐5号,它的表面材质采用最新的光影金,能够根据光线折射更改颜色隐藏身形。”

    玩家听着池余的解说,一个个的像是登山者,徒手往这台帅气的黑色光甲上爬。

    “它采用六引擎,是目前移动速度最快的光甲。看见它手臂处的小机关了吗,那里面配备了能够在近距离范围内.射穿敌人光甲舱的袖箭,箭上涂有神经毒素,能够在10秒内使体能6级以下的敌人失去肢体控制能力,20秒内使其死亡。”

    玩家听完之后转头对云歌说:“云崽,我们也想要,给我们买一台!”

    云歌:“呵呵。”

    池余抬手,手背抵着唇轻笑,说:“天际里或许你们还能有机会靠自己的努力人手一台,它在天际里的售价为1亿星元,但如果是现实世界,神隐5号需要600亿星元。”

    玩家张着嘴,从光甲上滑下。

    等一下,他们完成一个任务给的货币奖励是10星元,现在玩家里最有钱的人手里也就10万不到,每一次做备用躯体任务还要出去1万。

    玩家其实以为自己挺有钱的,结果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们,你们所有人的钱加起来,连光甲的一个指甲盖都买不起!

    玩家大受打击,他们竟然这么穷吗?本以为自己是高富帅,却没想到自己竟然是矮穷矬!

    玩家生各个生无可恋地瘫在地上。

    云歌安慰他们,“你们手上不是有很多货物吗,可以在我们星网上的店里卖掉这些货物,那样大家就能拿到很多钱。”

    玩家:“真的吗?”

    云歌点头,她早就想着玩家手里的那些游戏物品,可惜景说她不能使用星球主的身份去征收玩家手里的物品,那会使得玩家起反抗心思。既然如此,她让玩家主动来京曰里出售货物不就行了。

    玩家出售货物的同时,她可以从中收取费用,她也不是什么特别爱财的人,前期就抽他们30%的税吧。

    玩家认为自己购买光甲有望,继续沉迷光甲美貌,他们马上就能拥有这样好看的机甲了!先把款式记住,等有钱了能直接购买。

    “云歌。”

    一直在旁沉默的楚昇利忽然道:“你知道沈靖安失踪的事吗?”

    云歌回眸,她不知道。

    楚昇利:“他失踪前告诉我们他要去见一位毕业之后就不知所踪的老朋友,是你吗?”

    池余拉扯楚昇利的袖子。

    云歌注意两人小动作,直接问:“他失踪多久了?”

    楚昇利说:“近三个月,他家里人一点也消息也不肯透露给我们,他那几个姐夫……”他欲言又止。

    池余疯狂扯他的袖子,低声道:“沈靖安都说了他家里的事情不要告诉云歌。”

    楚昇利面露为难,“可现在不得不这样做。”

    云歌无视二人的一唱一和,她说:“如果是三个月前,他来过一次我的星球,和钱忠国上将一起来押送鬼手海盗团的人,他们在星球上停留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

    池余和楚昇利显然一愣,“只是鬼手海盗团的人,没有必要出动上将级别,你那里发现了什么东西?”

    他们试探着问。

    云歌看向单纯无知的玩家们,轻声道:“什么都没发现,钱上将亲自过来可能是为了白乌鸦的女儿吧。”

    池余和楚昇利还想再多问一点。

    云歌却说:“白乌鸦的女儿这一情报,足够让你们帮我教导这群孩子了吧。如果你们接下来要去核对情报,没有时间,让你们的手下来也无妨,他们只需要打基础,进阶之后会由我亲自教导。”

    二人张了张嘴,却又合上,应了声:“好。”

    云歌抬手击掌,发出声响引来玩家瞩目,“四个小时时间到,该下线干活了。”

    玩家僵直身体,下一秒,他们冲过来,抱着云歌的小腿哭诉:“崽啊,我为星球付出这么多,难道不该让我们多体会一点快乐的时间吗?看在我们一把屎一把尿地喂大星球的份上……”

    云歌无情道:“下线,干活。”

    玩家抹着眼泪,依依不舍地向池余和楚昇利挥手,发出灰太狼宣言:“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池余和楚昇利见玩家动作,忙不迭从愣神中恢复,抬手与他们告别。

    个人训练场里只剩下他们两个,沉默蔓延在两人间,片刻后池余开口:“云歌还是那么厉害,一眼就看穿了我们的打算,她拒绝了,她不会掺和进沈靖安的家事里。”

    楚昇利低着头,额前碎发挡住他的神情,语气低落:“其实最开始见到她上线,我是真的想要见到她,问一声为什么她当初一声不吭地抛下我们。”

    池余叹气,“你让她怎么办,像雷霆一样建立战团吗?就算院长同意,又有哪个军部会接受一个团长是女人的战团?云歌是个女人,哪怕活得像个男人一样,也改变不了她女人的身份。我们一起去军部面试,明明云歌和莫柔比我们三个实力更强,可军部却根本不给她们测试的机会……”

    他用力地拥了一下楚昇利,见对方总算恢复平时正常模样,他说:“至少现在云歌回来了,她愿意联系我们,我们应该高兴啊!要把这件事告诉莫柔吗?”

    楚昇利犹豫,“要告诉她吗?”

    神州光甲学院光甲系的学生们,从一年级开始就会抽签组成五人小队。只要小队里没有成员犯下重大错误,这支小队在一年内就会一直保持成员固定,直到第二年他们再决定要不要继续组成小队。

    云歌、沈靖安、楚昇利、池余、莫柔是同一个小队的人,小队保持了五年。

    云歌和莫柔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她们有着共同的理想和理念,且愿意为之一起奋斗。可是现实比两个小姑娘想的更加残酷,同小队的三个男人看着她们撞得头破血流却始终找不到属于她们的出路。

    所有人都在劝说她们别再努力了,做异类有什么意思呢,大环境就是如此,反抗起不到任何作用,就这样住进男人为女人编织的锦绣笼里吧。

    莫柔选择了嫁人,嫁给了神州星的政部一把手柳家,柳家十分看重她的天赋,希望她能够为柳家生下与她天赋一样强大的孩子。云歌看完莫柔的婚礼,离开神州星,删除拉黑所有人,不知去了哪里。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云歌原来是去继承她的星球了,或许他们能为她的星球建设提供帮助。

    池余说:“告诉莫柔吧,她应该是想要知道这件事的。”

    TU787星球

    云歌下线后,在角落摸出一把斧头,问玩家要了一只小船,拒绝景的跟随,离开基地,划着小船找到一片露出水面的树林。

    她起身跳下水,在水中挥动斧头,疯狂地砍伐树木。

    她、很、生、气。

    一下、两下、三下……每次一挥动斧头都会有一颗巨大的树木倒在水底,水的阻力一点也没有对她的动作产生干扰,木屑飞溅,巨大动静引的水底泥沙下栖息的水鳄鱼睁开了眼。

    它缓缓从水底游动至水中央,悄声无息地接近那毫无防备的小姑娘,马上就要接近了,它张开血盆大口——

    云歌手臂伸直向前,黑眸中的光瞳闪过红光,狂暴精神力倾泻而出攻向对方,瞬间将水鳄鱼碾压成粉末。

    在TU787上,使用精神力攻击会遭到反噬,云歌亲自把该猜测证明了一遍。

    她擦掉眼口鼻留下的血迹,一边嘟囔着“鬼手团的人果然是废物,这么点小疼都忍受不了”,一边爬上小船,躺了下来。

    “大家都变了。”云歌用力擦拭鼻腔内流出的血迹,她朝着天空大声喊道:“我是对的,我没有做错,错的是环境不是我!”

    雨水冲刷船内的血迹,血腥味引来不少凶猛的鱼类,其中就有南孚鱼。南孚鱼在雨季后期,白日里也会出现,对玩家而言特别难缠。

    这些鱼跳上船的瞬间,被船里白嫩的手臂刺穿身体,甩落至水下,其他鱼争先恐后的将其啃食殆尽。

    云歌睁大眼睛,发着呆,眼见一抹光亮刺破雾蒙蒙的天空,从雨季开始就未减小过的雨慢慢减小,直至停下。

    正准备跃上小船的南孚鱼停留在半空,如同被按下了时间暂停键,身形一点点的消失。

    云歌猛地支起身,她看见海面上海皇的身影突然出现,

    它注意到云歌,目光停留在广阔水面这不起眼的小船上。

    云歌对上海皇橙黄色的竖瞳,那里面带着她无法理解的情绪,它庞大的触手伸向了她,强大的气势压迫致她无法动弹,她眼睁睁看着触手轻碰她的额头。

    如蜻蜓点水。

    泉水般柔和清冽的精神力带动云歌受伤的精神力在她体内流动。她听见好像有个声音在她耳边说话,可是她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海皇最后同南孚鱼一样,缓慢消失。

    雨季结束了。

    她的精神力不再受到束缚,身体上的伤全部修复,而她的精神力迈过9级的门槛,进入了10级。

    ……

    云歌回到基地,玩家向她看来。

    她摸了把湿漉漉的头发,见自己把干净的基地弄得一地是水,有些不好意思。

    “云崽啊,你怎么出门不注意防雨呢,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快点擦擦。”

    玩家老母亲似地围着云歌,拿着自制毛巾给她擦头发,用自己的衣服包住她,不让她着凉。

    云歌说:“雨季结束了,外面的雨停了。”

    玩家听到这话,一点也不高兴,他们连忙问道:“我们岂不是没有办法和那些动物交换资源了吗?”

    想到这一点,云歌发觉此问题十分严重。

    云歌与玩家:=皿=

    他们的钱!

    那都是他们的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