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季广平和顾谷再怎么不相信, 依旧改变不了云歌是特级光甲士的事实。

    季广平和顾谷下意识问:“既然是特级光甲士为什么没有留在军部?”

    随后他们反应过来,云歌是个女人,众所周知, 除了璀璨双星, 没有其他的首都星军部会收女光甲士。

    季广平叹气, 他开始帮助南孚一起改装光甲。

    既然有特级光甲士,再加上光甲, 他们或许能够从鬼手团手中自救……只要白乌鸦不是和云歌同等级的特级光甲士。

    季广平问:“云女士, 请问你为什么不愿意让我去做交换呢?”

    云歌正在逗弄肩膀上的景, 她听见这话后看向季广平,“白乌鸦只要你,得到你之后,剩下的人全部会死。”

    顾谷鸡皮疙瘩冒了起来, 全部会死四个字轻描淡写地被云歌说出, 却令他深信不疑。

    季广平忍不住道:“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自己离开, 为什么要冒险呢?”

    顾谷:“季大师……”您这么一说, 对方万一真的选择放弃我们怎么办?

    云歌奇怪地看了季广平一眼:“只是冒险又不是送死, 救你们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救不了我自然会离开。”

    季广平听完后沉默,只是因为是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情, 就做了吗?他帮着南孚改装的速度加快。

    顾谷站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如果以当代社会对女性的定义来看,云歌的言行举止毫无疑问是不合格的,他不应该会对这样的女性感到欣赏才对。

    顾谷一再看向云歌。

    熊初墨等人小声嘀咕:“那家伙眼神怎么回事, 想认我们崽当爸爸吗?”

    夏腿子:“他想喊我声爷爷,我也不是不可以。”

    顾谷不明白对面几个仿生人的目光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和蔼慈祥了起来。

    改造光甲以南孚为主导。南孚有一套自己改造光甲的理论, 季广平听完后认为对方和自己注重的是两个不同的方向,问过云歌后,她更偏向于南孚的方案。

    季广平的光甲设计不适合云歌的作战风格。

    改装光甲需要一定的时间。期间,敢死队玩家成功在神迹和鬼手团的星舰周围扔下摄像机器人,其中只有两人被星际海盗发现,当场被海盗打死。

    复活的两个玩家懊恼地捶胸顿足:“就差一步,就差那么一步!早知道我就该带颗炸弹在身上,和这群瘪犊子海盗同归于尽啊!”

    其他玩家:“醒醒,我们没有炸弹。”

    突然,有个玩家说:“其实我们可以有炸弹啊!我想到一个特别适合做成炸弹的东西!保证有奇效!”

    其他人:“哦?”

    他们期待地看着那名玩家在背包里翻找物品。

    “找到了找到了!”

    玩家掏出一大坨不明颜色的物体,他掀开包裹那东西的一角,又立马盖上,一股难以言喻的臭味弥漫在整个基地里。

    其他人捂住鼻子连连后退,“你踏马拿的啥玩意儿?”

    “是有点臭。”该玩家挠头羞涩:“雨季当时不是有群臭虫用它们的臭腺分泌物来换烤肉嘛,我见没人和它们换,怪可怜的,就和它们换了好多……”

    其他人咆哮:“这是有点臭吗?兄弟你是有多想不开去用烤肉换臭腺分泌物啊!”

    该玩家说:“你们不觉得它特别适合用来做炸弹吗?我们只要多闻闻习惯这味道,星际海盗突然闻到肯定会降低防御力。”

    其他人你看我我看你,认为这玩家说的有道理啊。

    “光甲隔味儿吗?”

    “等级高的光甲士会不会闻不出这种味道?”

    “去找崽崽试试不就知道了,我记得崽崽是很厉害的光甲士来着。”

    “先做一个小的出来试试……你别把它弄成懒羊羊头顶上的那玩意儿啊,画个花,好看点的花!跟口红炸弹一样,有点欺骗性啊!你起开,让我来!”

    这群玩家找到云歌,云歌正从南孚和季广平改造的光甲舱中出来,她接过玩家给她的小花,一朵精致小巧巴掌大的黄色野花。

    她问:“这是什么?”

    给她递花的玩家说:“这是我们做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怀疑人生型臭味弹’,想知道会不会对高级光甲士起作用,所以来找崽崽你试试。”

    云歌:“?”

    还有人还记得你们刚进游戏时说过的话吗?说好的养我现在却拿我做武器试验?

    玩家解释:“臭味弹没有杀伤力,就是味道比较重,只要小花碎掉味道就能出来。”

    云歌捏碎手里的小花。

    臭味弹爆炸那一瞬间,她精神恍惚,下意识使用精神力防护,可精神力防护也无法阻挡气味,她这是炸了整整一个星球的粪坑吗?

    她用了整整一分钟才从臭味中回神,说:“这个好。”

    景十分佩服玩家竟然能够用基因编码器,做出此等魔鬼的武器,都是人才啊!

    玩家欢呼雀跃,准备开始他们针对鬼手团的第二波进攻,扰乱星际海盗拯救人质。

    另一边。

    星际海盗没有在意仿生人的出现,或者说仿生人的出现在他们意料之中。

    星际海盗知道神迹和星球的人不会坐以待毙,他们必然会做点什么,那就让他们知道,无论他们做什么都是无用功好了。

    梁霆、贝晓敏、鲍珩一还有鲍珩二四人,作为在TU787上吃过亏的人,始终保持着警惕。

    他们听到有仿生人出现在附近,立马拉响警种,让同伴们注意一定要小心对方的阴谋诡计。

    鬼手团的人嘲笑四人:“你们四人不过是被联盟军部抓过一次,就变孬种了吗?”

    鲍珩一解释:“不是联盟军部,是这个星球的仿生人,他们很奇怪,根本不像普通仿生人。”

    星际海盗多为罪犯、没文化或是殖民星的人,在星际海盗里,从来都没有阶级,只有谁更强,强者做什么事都是对的,星际海盗看不起会露出胆怯的同伴。

    因此哪怕鲍珩一是鬼手团突击队的队长,他们也指着他哈哈大笑:“你胯下那团东西不要就割了吧,怂成这样还是男人吗?”

    鲍珩一脸色难看。

    白乌鸦坐在首位,一手转动银色小球,另一手指叩击桌面。

    星际海盗们喝着酒,突然有人站起来道:“隔壁有几个小娘皮长得不错,抓过来乐乐吧,这破星球没法下地,快把我憋死了,总点找点乐子啊!”他说这话时前后顶胯,其他人会心的一笑。

    然而他们的笑容没有持续多久,提议的那名海盗脑袋直接被银色小球贯穿,尸体倒落在地,热闹的星舰一下没了声音,所有人噤若寒蝉。

    白乌鸦淡淡道:“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在季大师来之前,不能动星舰里的人。把他尸体去处理了。”

    两名海盗站出来,把尸体拖到星舰舱门处,换上光甲准备把尸体丢出星舰,得丢的远一点才不会惹团长生气。

    贝晓敏捡起地上的银色小球,擦拭球上的血迹,递还给白乌鸦。

    白乌鸦说:“你姐姐过段时间就会回来,这一次别再惹她生气让她到处乱跑,如果她再溜走,你就顶替她去嫁给圣光的毒人。”

    圣光是比鬼手实力更强的海盗,海盗团之间也会用各自的女儿进行联姻,以确保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圣光的副团长毒人,是个喜欢虐待女人的变态。

    贝晓敏身子颤了下,她低头说:“我知道了。”

    搬运尸体的两名星际海盗穿上光甲后,边抓着尸体边聊天,“团长最近火气真大啊。”

    “好像是圣光的人又在催地图的事。”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臭味?从那边传来的……”星际海盗看向神迹星舰所在的地方,两艘星舰的停泊地点间有一段距离,他们走过去察看情况。

    臭味愈发的浓郁,哪怕开启光甲的空气过滤系统都无法过滤空气中的臭气,星际海盗不明白这些臭味来自哪里,他们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再往前,他们发现守着星舰的同伴竟然倒下了!

    而在倒下的光甲旁边,站着一堆绿衣服的仿生人,他们手里捧着上坟似的黄色花朵,见到突然过来的两台光甲,怔神发愣。

    星际海盗直接冲上前要解决这群该死的仿生人,忽然他们从上空落下什么东西,踩在他们光甲头顶。

    “Surprise!Motherfucker!”

    一句粗鄙之语,无数花朵扔向了他们,那一瞬间,他们好像见到了远在天堂的母亲,对着他们竖起中指,质问他们为什么要变成星际海盗……

    花朵不断,臭味不断。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闻的气味!

    “哦哦哦昏过去了!”玩家抓紧机会撬开光甲舱,把里面的星际海盗弄出来,根据功劳平均分配收割人头。

    反派死于话多,英雄死于留手,玩家弄昏星际海盗后,当场处决了他们。

    杀星际海盗和当初在草原上第一次杀刺牙兔的感觉差不多,反正都是怪物,只不过是兽形怪和人形怪的区别。

    守在神迹星舰外的星际海盗被通通解决,玩家没想到进度竟然如此顺利,这群反派简直不堪一击嘛!

    玩家见到星舰里的人质,他们此刻就是英雄,看见人质们高兴的目光骄傲挺起胸膛:“莫怕,我们是来救你们出去的!”

    人质指着他们身后说:“后面!小心!”

    玩家:“嗯?”

    在他们身后,悄声无息地出现了一台光甲,墨蓝色近乎发黑,对着他们的后背举起枪炮筒。

    没有任何声音的射线刺穿所有玩家,连同他们的躯体一起燃烧成灰烬,射线止步于人质前方。

    鲍珩二在人质们绝望的目光下,拿起通讯器汇报情况。

    “我们损失了很多兄弟,对方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弱,他们的反抗手段比预料中更激烈。”

    ……

    基地。

    数百名玩家集体复活,他们对着地板骂骂咧咧:“淦,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

    基地内负责监控的玩家无语:“我们喊了半天让你们小心背后,背后来人了,你们没听见吗?”

    复活的玩家茫然:“没有啊。”

    监控的玩家惊了。

    他们猜测对方使用了什么手段,屏蔽了他们的通讯信号。

    复活的玩家问:“刚才我们被什么东西打了啊?”

    “好大一个光束枪。”

    “这家伙从哪冒出来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们杀哪个海盗的时候,好像触发了通信还是什么东西,那台光甲就从天上飞下来了。”

    玩家准备第三次出击,这一准备就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翌日上午,负责监控那几名玩家的光脑全部响起,他们的光脑被迫接起视讯。

    出现的光影上是白乌鸦,他坐在高位上,双腿交叠,带着笑意看着他们。

    白乌鸦是一个长得很有味道的成熟男人,他就那么坐在那里,哪怕是视讯,玩家也能感受到什么叫做气势。

    白乌鸦开口:“没想到一群仿生人能做这么多的事,这里的星球主真会挖掘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

    他停顿,“告诉你们的主人,我知道她选择的立场了,本来我打算再多等一会儿,你们的所作所为磨灭了我本就不多的耐心。从现在开始,每隔二十分钟,我就会杀死一个人,直到你们交出季大师。”

    “你们不会再找到神迹星舰的位置,相信我。”

    视讯结束。

    玩家大喊不好,如果人质减少一个,他们最后的奖励岂不是会少很多,他们立马去找云歌。

    南孚和季广平联手改造下的光甲成型,它完全没有了原来初级光甲的模样,它也不是传统的人形光甲,而是曾经被时代淘汰的兽形光甲。

    兽形光甲强大却难控制,长处突出短板明显,综合性能上不如人形光甲。

    南孚和季广平改造后的光甲四足抓地,像是丛林中栖息等待捕猎的猎豹。

    四引擎放在背部,以机械翼的形态展开,除此外后腿处另有两推进器可加快战斗中的快速变向能力;整台光甲的外层防御为雨季探索时找到的一条深海巨鲸的尸体,防御力远超普通的中级光甲,直逼高级光甲。

    这台光甲的主要武器就是它的兽爪,兽爪材料为浅夏从小唢呐身上拔下累积的大堆鹅毛,看着是鹅毛的机械材料经过合成后,杀伤力高的吓人。

    另外,在光甲头部有一个气息散发器,里面藏着灯笼草里提取出的催眠素,只要闻到就能迟缓敌人的反应能力。

    玩家:“钢、钢铁加鲁鲁兽?”

    经测试,这台光甲的综合战力已靠近高级光甲。

    景告诉云歌,他检查过,光甲不会出现驾驶至一半爆炸或散架的情况,这是一台品质合格的光甲。

    参与改装的季广平直呼不可思议,他简直不知道南孚都是从哪里获得的这么有意思的材料。

    云歌有了光甲,恰好此时玩家告诉她,白乌鸦对他们发出的威胁通告。

    云歌没什么太大反应,她只平静地说了一句:“我出去试一下光甲,你们待在基地里,不要乱走。”

    季广平按捺下听到消息的不安,他告诉自己既然做了选择,就要相信自己选择的人,他相信云歌能够救下所有人。

    玩家等着云歌试完光甲回来,带着他们捣毁鬼手团一窝。

    他们等啊等的,等来了监控玩家的大吼:“你们快来看啊!”

    云歌试光甲,试到了鬼手团星舰旁边,神迹星舰果然不在原地,它不见了,人质不知被鬼手团藏去了何处。

    云歌拿对方的星舰练习她光甲的攻击力。

    听见动静出来的敌方光甲见有混蛋划拉他们的星舰,非常生气。

    那是一台中型中级光甲,体型是云歌光甲的1.5倍多,他冲向云歌,冲势很猛,席卷起地上的黄土。

    他快冲到云歌面前,光甲刀就要捅到云歌,忽地画面中又扬起一阵黄土,如黄色纱幔完全遮挡摄像机器人传回来的画面,玩家看不清那光甲刀究竟有没有攻击到云歌,他们的心提在喉咙口!

    云歌不会出事吧?

    千万不要出事啊!她怎么能一个人去敌人那呢?

    在他们的祈祷声中,黄色纱幔散开,他们看见那光甲被云歌一爪子按在地上,扣在地里起都起不来。

    玩家:“欸?”

    云歌在光甲身上跳了几下,掏出光甲舱里面昏迷的星际海盗,甩在背上。

    她的豹子光甲大摇大摆走进鬼手团星舰,玩家立马操控摄像机器人跟进鬼手团星舰。

    她进入星舰后,离开光甲,精神力一点点蔓延,直至覆盖整个星舰,掌握了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一共三百一十二人,白乌鸦不在星舰上。

    这正好,她暂时也不想遇上白乌鸦。

    云歌出现在一名落单的星际海盗面前,对方正在喝酒,看见突然出现的小姑娘有点愣神。

    “你、嗝、怎,怎么进来的?”星际海盗发问。

    小姑娘拿过他手里的酒瓶,看了眼瓶子上的字,“林木星的一品酒,不应该是星际海盗能喝得起的东西。”

    她甩手把酒瓶砸在星际海盗头上,看着他倒下,她踏过他的身体,寻找剩下的人。

    云歌会从背后袭击星舰上的星际海盗,她像是一个幽灵,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形影无踪。

    倒地的海盗越来越多,星舰里的海盗因为云歌设下的精神力隔绝,仍旧没有发觉异样,直至他们自己被云歌击倒昏迷时,才意识到“敌袭”!

    云歌没有杀死海盗,她把这些人打晕后,绑在了一起。

    她又一次见到梁霆和鲍珩一,鲍珩一的兄弟鲍珩二不知跑去了哪里。

    最后被她打晕的人是贝晓敏,她正在和一名与她眉眼相似的女人视讯。

    那女人看见贝晓敏身后的云歌,一点都没有提醒贝晓敏的意思,反而饶有兴致地看着云歌攻击贝晓敏。

    那女人问道:“你能杀死白乌鸦吗?”

    贝晓敏完全昏迷后,视讯中断。

    整艘星舰上的人全部被云歌打晕捆住。

    她重新登上光甲,如同去大卖场采购后,提溜着一串星际海盗回到基地,大丰收。

    为了避免这群人在路上被晒死,她在离开基地前特地扯了好几片食人花叶子,现在正好盖在他们身上。

    云歌表现出的这等战力,完全超出玩家的理解范畴,只是听听和亲眼所见带来的冲击力完全不同。

    玩家眼神呆滞,口中喃喃:“……喊崽崽真就尼玛离谱。”

    熊初墨一直对着摄像机器人穿回来的实时景象,他直播间的观众看完后,直播间弹幕竟有了三四秒的空白,随后便是更加疯狂的弹幕。

    -“我知道云崽很厉害,但我没想到云崽竟然这么厉害!”

    -“叫什么崽,叫老公。”

    -“云崽:现在知道究竟谁是真正的爸爸了吧。”

    -“云歌:我一王者带一群青铜真的太难了。”

    -“啊啊啊啊啊这样的崽崽让我更想保护她,不,被她保护啊!”

    -“我要我星的试玩资格!现在立刻马上!”

    云歌回到基地,她一人拖动好几百个人进入基地,玩家已经在入口等着她。

    她正要吩咐玩家把这群海盗分批装一装,突然玩家们冲上来,抱着她哭天喊地。

    “以前是我们钛合金狗眼不识泰山,竟然没有意识到崽崽你的真正实力,从今天开始崽崽你再也不是崽崽了,你以后就是我们的——”

    “爸爸!”

    “我们才是你的崽!爸爸养我!爱我!宠我!”

    云歌:“?”

    云歌:你们还要脸吗?

    她点出人群中的熊初墨几人,让他们去办事。

    她问景:“能找到神迹星舰的位置吗?”

    她在回来的路上问过TU787,它没有见到什么飞过的星舰。

    景也摇头,云歌淡定:“那就等白乌鸦来用人质换他的手下好了。”

    白乌鸦回到鬼手团星舰,看着空空荡荡的星舰,他以为自己进错了星舰。

    他甚至后退一步,看了眼这确实是鬼手团的星舰,才又走进星舰内。

    一个人都没有。

    白乌鸦陷入沉思,他只离开了星舰十分钟。

    他那么多的手下……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