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玩家, 就连云歌心中也翻起滔天巨浪,震惊无比。

    面前高大的豹形光甲发出低沉稳重的声音:“你还在等什么?想等着被人杀死吗?”

    云歌按下紧急弹出键,从光甲舱中一跃而出, 没入对面豹形光甲的体内, 如同与其融为一体。

    这是和操纵普通光甲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光甲的不同等级除了防御力、攻击力、综合性能上的区别, 还有光甲士和光甲之间的契合度,越是等级高的光甲越是能降低操纵光甲时的异物感, 光甲士的实力发挥也就越充分。

    这也是为什么同等级更强的兽形光甲却会被淘汰的原因, 人类很难习惯用野兽四肢的方式去进行行动, 人形光甲和人类的契合度更高。

    萨克斯化作的光甲,进入光甲舱时,就像是一件衣服,轻柔地贴着云歌。不到几秒的时间, 连这种衣服的感觉都消失了, 光甲就是云歌的四肢, 她完全不需要转换操作思维。

    云歌:“你们究竟是什么?”

    萨克斯:“这种时候, 不如关注一下你眼前的敌人。”它的音量逐渐低下, “不要把我当作工具使用,现在的我,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萨克斯:“我是保护你的战甲, 是你攻击时的利剑,是和你并肩作战、最值得信任的伙伴——”

    云歌眼眸眯起, 豹形光甲同样做出了眯眸的动作,危险意味不言而喻。

    豹形光甲猛地弹跳冲向怔愣中的白乌鸦,毫不客气地挥下利爪!

    一爪下去, 白乌鸦的光甲臂直接断下!

    白乌鸦反应过来:“原来是在这里,竟然是在这里, 它们真的存在!这种攻击力,这种契合度……”

    所有人都听见了白乌鸦所说的话,知晓白乌鸦和其他星际海盗一直在寻找着宝物的人不可置信地抬头,他们看向豹形光甲,就是这种能将光甲士实力发挥至极致的光甲吗?

    先前白乌鸦和云歌战斗,不相上下,而这一次拥有新光甲的云歌,根本就是在单方面碾压白乌鸦!

    云歌步步逼近,白乌鸦步步后退。

    豹形光甲是无情撕咬猎物的猎手,它跃起时身形肌肉线条流畅,根本看不出那是一台光甲,可它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却是无敌的,白乌鸦偶尔两下的反击,在它身上根本留不下任何痕迹。

    云歌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场战斗,酣畅淋漓,就如萨克斯说的话,它就是她的战甲、利剑以及最值得信任的同伴。

    她所要做的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发挥出她体内所有潜藏的力量!

    她的速度快到极致,仅凭肉眼很难捕捉。

    她看起来普通的攻击却能卷起飓风,强大风漩击晕了在场的普通人。

    玩家仅是站在风漩旁,就看见自己的血量值在不停下降,简直和他们不穿防护服站在旱季的地上暴晒差不多!

    玩家只恨自己没文化,除了“卧槽”找不出其他的词来形容他们见到的战斗场面,他们此时的体会,以及潜意识中对能够进行这种战斗的强者的崇拜……

    太夸张了。

    这真的是人类能达到的战斗吗?

    玩家抹去面罩上的尘土,不愿错过任何一点精彩的战斗画面。

    这场战斗说白乌鸦毫无反手之力一点也不夸张。

    他的光甲破损度越来越高,可光甲舱内的他却越来越高兴。

    他一直以来寻找的东西,不是传说,而是真正存在的事物!他怎么能不高兴呢!

    就在光甲舱被豹形光甲捅穿之时,白乌鸦的手摸上一直以来把玩的银色小球。

    片刻之后他神情因痛苦而狰狞,身形不停扭曲,如同老旧电视中不断闪动的雪花,直至消失不见。

    云歌看向空无一人的光甲舱,眉头紧蹙,活人凭空消失?!

    最大的敌人解决,萨克斯变回原来模样,它甩了甩尾巴,沉默又傲慢地回到小唢呐旁边。

    小唢呐抬头:“之前咬你的事情,我们两清了嘎!”

    浅夏那里,她也解决了在战斗中分神的鲍珩二,虽然战况惨烈,但是她赢了,且把对方嵌在地里,拧断四肢,无法离开地面。

    她见到小唢呐,很开心,直接跳出光甲舱,冲向对方。

    小唢呐挣脱不及时,被浅夏抱在怀里来了一个久违的洗面奶,它的第一反应便是:饭票的胸竟然大了一圈!

    浅夏抱着小唢呐说:“我好想你呀小唢呐,留下来和我一起好不好?”

    “嘎嘎嘎。”小唢呐正要答应,萨克斯低低地咆哮了一声,它立马把头摇成拨浪鼓。

    浅夏:切,差点就成功了。

    玩家:哎呀!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鬼手团的人不敢相信,他们的团长竟然抛下他们独自离开了吗?

    贝晓敏很平静,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所有人的反抗动作都变得迟缓起来,他们脑中只有一件事:团长,抛下了他们。

    战斗讲的就是一个气势,鬼手团的人失了气势,他们很快再次被关进之前的铁笼中。

    小唢呐和萨克斯见场面控制住,它们便离开了。

    离开前它们身上背着玩家给的大堆烤肉,用食人花的大叶子包着,再用绳子捆起来,挂在萨克斯的脖子和背上。

    两个家伙竟然还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玩家问:“萨克斯你刚才的变身好帅啊!你到底是光甲还是豹子啊?为什么你们也喜欢吃烤肉呢?”

    萨克斯不吭声,小唢呐嘎嘎直叫。

    玩家对它们离开的背影挥手:“下次再来玩啊!”

    玩家坚信这种重要npc以后肯定还会再出现,所以他们一点也不着急留下对方。

    玩家:早就知道小唢呐和萨克斯很牛批,万万没想到它们这么牛批,不知道以后会触发什么了不得的任务!

    季广平没有昏迷,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

    火雀雀、班梵和卫斯理把他保护得很好,他们三个做到了季广平在他们就在,季广平不在他们也跟着死的任务。

    云歌走到季广平面前,平静道:“季大师,我希望你能忘记你刚才看见的一切,你没有见到它们两个。”

    季广平因云歌的话反应过来,他抓着云歌的手:“你知道它们是什么吗?它们是……”

    云歌把站在她旁边的,熊初墨的手塞进季广平嘴里,她说:“它们是在我陷入危险时,对我提供援助的有恩之人。我不想知道它们是什么,因为我是一个贪婪的人。”

    熊初墨:“?”

    熊初墨:崽崽你变了,你以前不会这么做的!

    云歌说完后,平静她的情绪。

    哪怕是现在,她也极度想要把萨克斯占为己有,体会过那一种光甲后,其他的光甲根本不配被称之为光甲!

    没有一个光甲士能拒绝这样的光甲。

    季广平目光闪动,最后他点头,云歌把熊初墨的手从他嘴里拿出来,他说:“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你救了我。”

    他看向倒地昏迷不醒的那些神迹员工,“也救了神迹所有人。”

    玩家问:“星际海盗该怎么办?”

    “联盟军部的人应该快到了,他们……”

    云歌停顿,手再三握拳,她在做抉择,杀光这些星际海盗,还是将他们交给联盟军部,却有可能暴露小唢呐和萨克斯的存在。

    景:“我有一个让他们记忆紊乱的方法。”

    云歌十分诧异:“关键时候你还挺有用。”

    景:说过多少次,他不是废物系统,只是很多系统功能的使用有条件限制而已!

    景给出的方法类似于精神力催眠,对于精神力等级的要求为10级以上,云歌正好卡着最低等级,能够使用该办法。

    该办法可能会有一定情况的后遗症,精神力作用于大脑,一定概率会导致被催眠的人出现奇怪后遗症,比如变得爱裸.奔、吃奇怪的东西等等。

    云歌毫无负担地使用该方法。

    鬼手团的人记忆发生改变,没有小唢呐和萨克斯的存在,他们英勇神明的白乌鸦团长则是因为忍受不了臭味弹的袭击而离开的,被臭走的。

    为了加强该记忆的可信度,云歌嘱咐玩家要让鬼手团的人多体会几次臭味弹的威力,鬼手团的人现在觉得团长离开是有道理的,换做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在催眠前,云歌询问梁霆、贝晓敏、鲍珩一还有鲍珩二四人,沈靖安在哪里,现状如何?

    四人嘴巴闭得很紧,什么都不说,直到玩家要给他们喂食臭味弹的时候,贝晓敏终于忍不住开口:“他没有事,他是首都主星星球主的儿子,我们怎么可能敢动他,是他自己不肯回去!”

    云歌知道沈靖安没事后,便不再多问,进行催眠。

    催眠后的鬼手团众人果然变得奇奇怪怪,时不时就喜欢和旁边的同性同伴搂在一起,打个啵儿,然后娇羞。

    星际海盗大部分长得五大三粗,那画面冲击力相当的强,玩家差点看吐。

    熊初墨直播间的观众连喊道:“眼睛!我们的眼睛!”

    这一无数猛男一起打啵的画面后来被称为我星里的世界名画。

    ……

    基地里被绑着的蒋志虎等人也放了出来,他们神情十分尴尬,完全没想过云歌和她的仿生人真的能解决鬼手团星盗。

    老李抱着他儿子放声痛哭,对着云歌不断弯腰鞠躬道谢。

    他说如果以后云歌有鉴定稀有矿石的需要,他可以免除一切费用为云歌鉴定,开具具有权威性的鉴定证明。

    被救下来的神迹员工也十分感谢云歌和她的仿生人,尤其是那些仿生人。

    他们仍旧记得云歌与白乌鸦对战之时,有些仿生人为了避免他们受伤,用身体亲自为他们阻挡伤害,甚至有仿生人因此死去。

    仿生人也会死,每一个仿生人的智能程序在激活后,都会因为仿生人的不同经历而产生不同的智能程序,程序都会与仿生人躯体的苏醒而绑定,死后哪怕重新拿着那一块智能芯片,醒来的人也不会是原来的仿生人。

    神迹员工大为感动,他们在基地里缅怀那些逝去的仿生人们。

    那些被神迹员工认为牺牲的玩家,早已复活,一部分玩家快乐地换上了三代仿生人躯体。

    玩家瞅着神迹员工给他们做的无名坟冢,还有那摆在坟前的祭品。

    玩家:“emmmmm”

    玩家:心情复杂,很想打人。

    神迹员工如此感恩戴德,剩下的如蒋志虎等人,他们便不好再因被捆的事和云歌算账,就当没有发生过被捆的事情罢。

    一切尘埃落定之时,联盟军部的援军总算来到,他们在星球外和鬼手团对打半天,让鬼手团的人跑走大半。

    在TU787刚落地就收到了鬼手团打包大礼盒,联盟军部于这颗星球停留的总时长不到一小时,便一脸羞愧地带着大礼盒走了。

    联盟军部停留的一小时里,问询了云歌、蒋志虎、季广平、顾谷还有一些其他的神迹员工。

    譬如鬼手团失踪的星舰和光甲去了哪里;白乌鸦为什么会消失;鬼手团的人一直表现如此诡异吗;神迹的人又是如何得救的事。

    顾谷在被问道这颗星球是否出现过异常情况时,他顿了顿,随后低着头说什么都不知道。

    季广平也是如此。

    联盟军部的人再三问询,想要搜寻神迹的星舰。

    蒋志虎猛拍桌子,双手撑着桌面吼道:“我怎么没见到你们来救人的时候这么执着啊!我们神迹给联盟的税是白交的吗!说好的会及时保护任何加入联盟的公司呢!我们是受害人!鬼手团的人都送到了你们手上,你们怎么不去问鬼手团呢!”

    联盟军部的人讪讪离去,如果能从鬼手团嘴里问出话,他们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询问神迹的人和云歌。

    玩家对着联盟军部的星舰:“heitui!一群香港警匪片里的警察!”

    玩家:当初瞎了眼才会觉得联盟军部帅。

    随后他们对蒋志虎苍蝇搓手状,期待无比:“蒋经理,快把我们的光甲还回来。”

    神迹员工朝玩家挥手:“跟我们过来。”

    蒋志虎捂着怦怦直跳的心脏,至今不敢相信,他竟然为了一个破星球,犯下瞒报战利品这种犯法的事情!

    他找到季广平:“季大师,我帮助云女士瞒住了联盟军部,您看您和神迹合作的事情……”

    季广平先前说过,若这件事平安度过,他不会再和神迹合作。

    现在蒋志虎帮助云歌,季广平便答应再与神迹合作一年,只有一年。

    蒋志虎松了口气,总比不再合作的好。

    他为讨好季广平,又对云歌改口道:“云女士,TU787挖出光影金的事情你无需隐瞒,先前是我的个人私欲作祟,请允许我向你道歉。”

    云歌看他。

    蒋志虎继续说:“光影金这种稀有程度的矿石,能稳进星球热度排行榜矿石评比活动前五,前五的奖励非常丰厚,若你担心光影金会对星球带来麻烦,神迹会对外宣布TU787上的光影金全部开采完毕……如你不介意后续无其他公司投资。”

    云歌思索后,应道:“好。”

    蒋志虎又屁颠屁颠地去找季广平。

    季广平听完,说:“合作时间可以再增加一个月。”

    蒋志虎思索还有什么能讨好云歌,再讨好季广平的事。

    ……

    玩家从神迹星舰里拿回光甲,接下来他们开始犯愁,这群大宝贝放哪呢,基地太小放不下这么多光甲……

    基地扩建任务刻不容缓呐!

    玩家倒是能从景那知道用什么材料建基地,可是他们手头完全没有这些材料,星球上没发现过该类资源,想在星网上购买却又没购买路径。

    这时,蒋志虎出现,说:“我有办法啊!”

    季广平:“加一个月。”

    蒋志虎给TU787介绍良心的材料商人,玩家的钱拼拼凑凑也能把基地扩建成原来的三倍大。

    他建议玩家基地这种需要打地基的东西,最好不要使用构建器来制造,他推荐使用专业的建筑人才,那样建造出来的基地才是放心的基地。

    玩家愁眉苦脸:“我们不认识人啊!”

    蒋志虎:“我认识啊!”

    季广平:“加一个月。”

    玩家的钱全部用来扩建基地,他们没有钱再雇佣工人,他们找到云歌。

    云歌:“……”

    她问景:“建筑工人和构建器,哪个靠谱?”

    景:“以长期久远的情况来看,是建筑工人。”

    云歌:“……”

    她没说话,浑身上下表露出来的嫌弃态度直白地刺进景灵魂深处。

    为了激励玩家对付鬼手团的人,她的账户余额骤减,现在又要多出额外支出……

    云歌抠抠搜搜地拿钱。

    景看见她给在房间里建筑工人转账的时候,哭得鼻子都红了。

    景忍不住问:“宿主,你为什么这么在意钱?”

    云歌吸鼻子:“你不懂没钱的痛苦,也不懂账户有钱的快乐。”

    景觉得这时候提这件事不好,可他又不得不提,他说:“先前基地面积不够,我们没有扩充玩家人数,现在基地可容纳范围变大,该发放新的试玩资格了。”

    云歌把景钉在墙上,手里的军刀上下比划。

    景:“……请停下你的幼稚举动。”

    基地扩建用了三天的时间,内部规划比先前的更加合理,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房间,再也不用打通铺休眠。

    云歌购买的大数量新仿生人躯体到货,补充景的系统玩家躯体储备仓库。

    她又咬着笔杆子,熬夜思考游戏论坛的版块、管理规则以及一些加精条件等等。

    云歌几次把景拍进墙里,一头自然卷的黑发抓的乱糟糟:“为什么我需要做这种动脑子的事情!”

    景只得端茶送水,安抚云歌。

    景:我承受了一个系统不该承受的一切。

    暴躁的云歌终于弄好了关于游戏的事情,她听见外面很是吵闹,便走出去。

    玩家见到她兴奋地说:“崽崽快来看,下雪啦!”

    TU787继旱季后,迎来了雪季。

    玩家中的北方人一脸冷漠,而玩家中的南方人就疯了,他们在基地里打转:“雪啊!是雪啊!好大的雪!能堆雪人的雪!”

    北方人玩家:“嗯,好厉害好棒哦。”

    南方人玩家:“快来打雪仗!”

    熊初墨是南方人玩家,他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他自然也是兴奋玩家中的一员。

    这天下线后,他把游戏里大雪玩家不同的反应当作趣事,补充进了之前的游戏测评里。

    现在是凌晨一点,他的游戏测评更新后,不到几分钟就有一堆人在底下嚎叫:“为什么我要来看这个测评?为什么我星还不发新的试玩资格!我恨!我好恨!”

    一名叫做“钱傻人多”的粉丝留言:“卧槽槽槽槽!我星发试玩资格了!快去抢啊!”

    在他的留言下,其他人说:“狼来了的故事,我再也不会相信嘤。”

    然而很快就有人留新的言:“真的真的是真的!5000个试玩资格!更新没多久,降得很快,快点去啊!”

    熊初墨看见该消息,他没想到我星更新新的试玩资格了,他笑得很高兴,“太好了,能有更多的人能接触到这款好游戏。”

    熊初墨去小破站发动态,想要及时通知他的粉丝们。

    他眼尖地看见藏竹发了条:“我星发试玩了快去抢!”

    再刷新,那条动态秒删。

    熊初墨:“嗯?”

    藏竹抱头在床上打滚:“妈的,忘记切号了。”

    熊初墨睡前有清空私信的习惯,他一条条私信看完后,正准备关上小破站的软件,忽然他收到一条新的私信。

    私信人:《我们的星球》

    私信内容:非常感谢你对我们游戏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们希望能够与你合作,对游戏进行大范围的推广……(附相关证明)

    胸无点墨:我愿意我愿意我特别愿意!加X信谈吗?

    云歌回头问景:“那是什么?”

    景给云歌一个号码,“你让他加这个。”

    熊初墨看着屏幕上的X信号,如同信徒见到神明降临,他一脸恍惚地添加对方,下意识打了个:“爸爸,我等你的推广很久了。”

    云歌:“?”

    她看向景:“我要怎么回?”

    景:“你没和人聊过天吗?”

    云歌理直气壮:“我一直都在训练,哪有时间和人网上聊天,为什么他发消息速度那么快?!这个叫手机的东西一点也不好用!”

    云歌身为特级光甲士,杀的了星盗,宰的了猛兽,却用一阳指戳着桌面上的手机。

    熊初墨发送五条消息,她才回复一条。

    云歌伸动两根食指,如树懒缓慢地敲动窄小屏幕上的键盘,偶尔还会因为不小心的误触,必须删除重打。

    半分钟后。

    云歌提起房间角落的斧头,冲出基地,砍树去了。

    景对着手机,代替云歌,和熊初墨沟通合作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