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雕在光线的照射下, 显得格外美丽。

    凤凰看见他在冰雕上的倒影,摸着脸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么好看的人!你说是不是?”

    被他揪住的玩家鱼妇默默闭了下眼,说:“是。”

    她的“是”听起来毫无感情十分敷衍。

    凤凰轻哼了一声, 他看向小队里另外的人, 摇头:“你们这样不注重自己的打扮不行啊。”

    他觉得美丽的自己和这支朴实无华的小队格格不入。

    这小队里除了凤凰外, 其他全是国家相关部门的人,可以直接称之为国家队。凤凰除了名字与他们的起名风格相近外, 其他便差的太远了。

    凤凰瞅着前面走得七零八落的小队, 再看看自己这边没有刻意调整却分外整齐的队伍。

    他吐槽道:“你们怎么回事, 玩个游戏像在军训一样,我之前还在黑土直播间的弹幕上说这游戏远超市面上其他游戏,像真的一样,会不会有什么国家神秘部门来调查, 不会你们就是吧?”

    众人:“?!”

    离凤凰最近的鱼妇扯动嘴角:“你可真会开玩笑。”

    凤凰耸肩:“如果你们真是国家部门的人, 我还真为我们国家感到忧心, 怎么派的人都不会伪装, 太蠢了。”

    鱼妇:“呵呵, 是吗?”

    凤凰斜睨他们:“听说你们是一个村的人,看你们气质,八成是服役满刚退部的兵吧?以前没玩过全息游戏吗, 放轻松一点,好多玩家都觉得你们奇怪呢。”

    国家队的人听着凤凰小嘴在那叭叭叭的, 心中莫名烦躁,怎么会有这么爱说话的人,嘴巴不干吗?

    凤凰嘴巴确实有点干, 他从背包里拿出水壶喝水,喝完水继续叨叨, 直到他们来到一处雪山下。

    雪山上的冰雕数量尤其多,不同位置的冰雕面向全部朝着山顶的方向。

    看来雪妖王的窝点就是这了。

    玩家进入雪山范围时,什么都没发生,云歌才走上雪上,山上的积雪立马抖动,有雪崩的趋势。

    大家瞬间明白,云歌不仅做不了诱饵,甚至不能跟着一起上山。

    熊初墨拍胸膛道:“崽,你放心,我们会把雪妖王的脑袋摘下来送给你当球踢!”

    其他玩家:“雪妖透明的,你怎么知道什么东西是它的脑袋?”

    云歌望着玩家上山的背影,很不放心。

    万一玩家在山上全军覆没,她岂不是又要贴好多钱让他们复活。

    她又想到里面不少玩家都换上了三代仿生人的身体,虽然他们无法在星球上使用精神力,但是身体基础素质更高,哪怕打不过,应该也能逃下来。

    景的分.身跟着玩家上山。

    六神和熊初墨正在谦让一会儿打雪妖王的指挥位置,最后是以前有阵营战指挥经验的六神,来充当这次打boss的指挥。

    越往高处走,冰雕越来越多,玩家见到了许多在雨季时,用身上材料与大家交换过食物的眼熟生物们。

    玩家心情复杂,没想到曾经就住在隔壁的生物竟然被雪妖抓住……这还不如被他们杀了拿去卖钱,变成冰雕也太浪费了吧!

    他们一定要杀死雪妖王,为曾经的邻居报仇!

    只要雪妖王死了,一直杀不死的雪妖也会跟着死去,它们似乎是共生关系。

    空中开始出现漂浮着的灰烬,玩家知道这一定是雪妖在附近,他们帅气地装备武器,准备进行攻击。

    在玩家取武器时,国家队眸色微沉,基地里未曾见到人类使用的热武器,现在终于能见到了吗?

    国家队看见玩家们纷纷拿出铁剑、铜剑、骨剑和长弓,他们陷入了茫然,怎么会还是冷兵器呢?

    一手持金剑的玩家惹来众人艳羡目光,他抬起高傲的头颅,嘚瑟地摇晃手中金剑:“这就是有钱人。”

    玩家不是不想用热武器,基因编码器里也有很多基础热武器可以制作,可是制作的材料星球上收集不到,需要在星网购买,这不是热武器的支出大头。

    玩家做过几把热武器,热武器打怪很快乐,快乐完之后,他们便发现光束枪、离子枪、激光枪这类热武器,需要充能,充能要买能源石或者动力晶块……

    特!别!贵!

    玩家抠抠搜搜计算后,选择使用冷兵器。

    就如在星网购买能源石和动力晶块时,对方问的那句:“TN家庭系列动力晶块10万星元一块,您配几把(枪)?”

    玩家:是,他们配个几把,他们就不配用热武器。

    许是见到国家队人震惊的目光,夏腿子对他们说:“不用这么羡慕,你们以后也能有金剑,你要有钱还能做钻石剑!”

    老玩家听见钻石剑咂嘴,“想想就奢侈啊!”

    不知其中原因的国家队更加迷茫。

    雪妖不会主动找玩家,但如果玩家撞上雪妖,雪妖同样会攻击他们,碰到雪妖会掉生命值。

    玩家只能通过雪地上的脚印判断雪妖方位。

    有时地上的脚印不明显,便会有玩家撞到雪妖,被其攻击,哪怕立马被群殴至逃走,撞到雪妖的玩家仍会掉不少生命值。

    国家队实在看不下去了,鱼妇出言提醒:“透明但是拥有身形,我们可以对要走的方向泼雪。”

    听到这话的玩家愣了愣:“对哦!”

    六神向鱼妇竖起大拇指:“新人很不错,再接再厉!”

    泼雪的办法很有效,既不会惊动雪妖,又能找到看见雪妖在哪。

    玩家终于见到雪妖的模样,它们身形约两米高,脑袋只有人的两个拳头合起来那么大。整个体型很瘦长,身体只有腿长的一半,是双足直立行走的生物,两条手臂长度则拖至脚踝处。

    它们偶尔会抬起头颅,挥动手臂,空气中无端出现更多的灰烬,雪妖便会消失在原地。

    有些像T国传说里,住在森林中的饿鬼。

    玩家小心翼翼避过雪妖,越是靠近山峰的位置,雪妖数量越密集。

    再往前就是顶峰,雪妖在顶峰外围成一堵城墙,它们之间的距离,玩家侧身都无法穿过。

    玩家不停泼雪观察,寻找通过的办法。

    他们发现这些雪妖会定时消失,再回来,间隔时间30~75秒不等。如果抓准时机,他们便能够通过雪妖组成的城墙,一定要快、准、谨慎,容不得些许误差。

    国家队也在思考,他们能保证无错的一次通过吗?

    六神作为此次行动的指挥者,他该下命令了,他坚信能够找到更好的办法。

    熊初墨等人也在积极寻找。

    突然六神和熊初墨同时开口道:“我们可以用钻的啊!”

    二人听见对方的话,转身握手:“英雄所见略同!”

    熊初墨进游戏建的体型目标就一个“上能跋山涉水,下能钻爬狗洞”,如今终于到了钻狗洞的时候。

    六神给其他玩家讲他的办法,雪妖和雪妖之间的距离很近,可是这群王八羔子腿岔得开啊,他们完全能钻过去不惊动任何一只雪妖。

    六神和熊初墨带头钻胯,反正这是游戏里的怪物,他们丝毫不觉得从怪物腿间爬过去有什么。

    凤凰见队友动都不动,他问:“你们干什么,快点跟上啊!就个游戏,都是怪物,别想太多。”

    其他玩家投来注视目光。

    国家队的人缓慢蹲下,一点点跟着爬动,他们一边爬动,一边思考人生,与他们同行的玩家究竟是些什么可怕的存在。

    玩家一个接一个,安然无恙地度过雪妖城墙。

    在山峰顶端,他们见到了雪妖王。

    雪妖王和雪妖不一样,它身体透明,但是体内流淌着红色的血液,经络以一颗原石为中心,向四周蜘蛛网般散开。

    雪妖王整个就如同位于雪山顶端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

    它敏锐地察觉到山顶的不速之客,正面转向玩家,它的长相着实令人感到不适,外围雪妖越过玩家聚集至它的身旁。

    敌众我寡,见到这一幕,许多玩家下意识后退一步。

    既然已经被发现,那么就不用再蹑手蹑脚。

    六神扯开嗓子:“兄弟们不要害怕不要惊慌,来来来听我指挥,全部集合在一起,往前压!压!”

    身为一个优秀的游戏指挥,最重要的要素有三个:嗓门足够大、情绪足够激昂、会瞎瘠薄乱喊。

    “来听我口令,123下地毯藏剑风车转起来……咳咳咳咳!对不起,错频了,重新来。”

    “听我口令123……拿起你们手中的剑,斩杀我们面前的敌人,保护我们的基地!守护我们的星球主!”

    “我们是所向披靡的战士,”

    六神在玩家群里怒吼:“现在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而战——”为荣耀为守护为想要的一切。

    其他玩家撕心裂肺地应答:“是为了钱!”

    六神指挥忽然卡壳,怎么就是为了钱呢?

    没关系,只要调动情绪就行!

    随后他更撕心裂肺地吼:“没错,是为了钱!看我们面前这个雪妖王,它又长又宽像什么!”像雨季该死的章鱼怪!

    玩家咆哮:“像星元!”

    六神:“……”

    算了,就这样吧。

    六神:“冲冲冲!”

    玩家:“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