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妖王掉落的资源不是矿石, 是虫卵?

    这一消息震掉玩家眼球!

    他们闲着无事逛星网时,偶有瞥见虫族的消息,他们只以为那是游戏里用于填充游戏的背景板, 没想到游戏里真有虫族啊?

    想来也是, 一个星际生存游戏, 怎么能少了虫族的存在,好多游戏里, 虫族可都是被设定为天灾的存在呢!

    玩家十分好奇我星里的虫族设定, 云歌与老李谈完事, 被玩家扒着大腿不放。

    他们哭唧唧求她:“崽,给我们讲讲虫族的事情呗。”

    一哭二闹三上吊,直到云歌答应才笑嘻嘻离开。

    新玩家目瞪口呆:原来和npc相处需要这么不要脸和没节操吗?学习了!

    熊初墨组织玩家:“下午三点上虫族课,有兴趣的都来听听, 没兴趣的也来凑个人头, 到时候掌声必须大, 目光必须真诚, 一定要给讲课的云崽面子知道吗?”

    玩家眼尖地注意到他腰间别着的折叠军刀, 他们嚷嚷:“那不是崽的刀吗,为什么在你那?”

    熊初墨嘿嘿一笑:“你要是像我一样能推广游戏,你也可以不要推广费拿游戏道具。”

    玩家嘘他, 他们说:“推广不行,但我们能氪金啊!”

    他们非常希望我星能够开启氪金渠道, 可惜我星似乎完全没有让玩家氪金的打算,也不知道他们这游戏靠什么赚钱,靠爱吗?

    对于这些事, 玩家只有偶尔想想,大部分时间他们玩游戏都来不及, 根本不会关心游戏的运营情况。

    下午三点,虫族知识科普小课堂开启。

    玩家各自拿着小板凳,于基地中央排排坐下,国家队成员完美融入其中,身上军人气息已变为玩家沙雕,不愧是国家队的人。

    要不是云歌记得他们的脸,她甚至都怀疑是不是她的错觉,游戏里根本就没出现过玩家世界国家派来的人。

    玩家期待地望向云歌,等她讲课。

    云歌抬手放出光幕,玩家面无表情地看着光幕上曾经见过的帅气男老师。

    “小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大家最喜欢的金龟子老师!”

    玩家:你上次还是恐龙老师!我们一点也不喜欢你!

    “今天金龟子老师要给小朋友们讲一讲存在于宇宙中的一种神奇生物,虫族。”

    “小朋友一定听过大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宁愿碰到星际海盗,也不要碰到虫族……当然了,大人说的这句话有些不对,这两种没有人性的生物最好都不要碰到。”

    “先让大家见一见虫族的模样,千万不要被吓到了。”

    视频里出现各类虫族的图片,玩家兴奋地叫了起来,“怎么会有看着就这么值钱的怪啊!”

    玩家在基地大厅上课,视频播放声音响,他们又在叽叽喳喳地讨论,引得基地里神迹员工出来查看。

    蒋志虎、季广平、顾谷和老李一言难尽地看着这群仿生人上课,有时候他们真的弄不懂云女士的想法,明明一个程序植入就能解决的事情,她却偏偏要把仿生人当作人类对待。

    他们看着视频中展示的图片皱眉,是令人厌恶的虫族啊。

    自人类进入星际时代,便一直遭受虫族的干扰。

    其实在数千年前,人类不是星际中唯一的智慧种族,当时还有许多其他的智慧种族,在人类没有进入星际时代时,喜欢将这些种族称为外星人。

    虫族是智慧文明的灾难,它们是上天派来的清道夫,清扫星际中一切智慧文明的存在,它们遍布宇宙,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当时人类别的没有,种族繁衍力够强,硬生生靠着数量和鸡贼与虫族打了个平手,保持着人类文明的延续、进化以及对虫族的反击。

    进入三代人类的时代,精神力的出现使得人类对付虫族更加容易,遍布宇宙的存在变为人类,虫族被逼回虫洞和极偏远荒芜的星球居住。

    虫族族群特性特殊,有各种奇奇怪怪的天赋,有些能够休眠几百年不死,完全杀不完。人类只能组成虫族抵御军,不停地打压虫族,绝不给它们舒适的环境繁衍壮大。

    现在人类受到虫族的侵扰少了许多,但仍旧会出现被虫族侵略的星球,一旦被虫族侵略成功,星球便难以再有活口。

    虫族是人类最讨厌的敌人,没有之一。

    联盟规定,任何星球遭遇虫族进攻,其周围星球必须伸以援手,及时救援,这不仅是为了救人,也是为了防止虫族在吃完一个星球的人后,族群快速扩大。

    如果一颗星球它的防御力可以保证在虫族进攻下撑上十天,那星球一定会有很多人移民,十天足够其他星球前来支援。

    还有一种防御虫族进攻的方法,那便是星球拥有虫族女王的气息。虫族女王气息会让虫族以为这是女王所在的巢穴,不敢接近,甚至暗中保护。

    首都十二星的主星神州星之所以那么受欢迎,且能坐稳主星地位那么多年,就是因为神州星上有一具虫族女王的尸体,一直散发着让虫族不敢靠近的气息。

    能够孕育虫族女王的虫卵,具有同样的效果。

    虫族生下虫卵,虫卵经过一段时间的发育会进行分化,虫卵有千万分之一的概率分化为虫族女王。

    如果拿抽卡游戏来比喻,就是比SSR还要珍惜数倍的等级。

    一群玩抽卡游戏根本没见过SSR的玩家震惊无比。

    他们星球岂不是发达了!

    四舍五入一下,TU787不也能当个首都十二星?

    一步登天!

    这是他们基地的宝物,是他们打败雪妖王大boss后得到的好宝贝,参与狩猎战的玩家心有荣焉。

    玩家询问:“我们的基宝呢?”

    云歌:“被拿去鉴定了,马上就会送回来。”

    玩家担忧:“真的会送回来吗?会不会昧下这种好东西?那是我们的基宝!是!我!们!的!”

    熊初墨听着玩家一口一个“基宝”,总觉得这群人在搞颜色。

    云歌说:“不会的。”

    至少不会明目张胆地昧,他们会找人来商量。

    玩家等着基宝回来的日子,吃饭饭不香,看啥啥没劲,本来他们对光甲联赛兴致勃勃,大部分时间在天际里训练,现在他们心里只有基宝。

    这可能就是穷人突然获得一大笔财富,总觉得所有人都在惦记的感觉吧。

    今日清晨,基地收到星舰希望降落的信号。

    玩家精神振奋,他们的基宝回来了!

    虫族抵御军和检测中心的人终于来到TU787,带着那颗能够孕育出虫族女王的虫卵。

    来人有检测中心的副主任史思妍,以及虫族抵御军的首领林焕之,称得上是两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史思妍作为星际职场上少见的女性,她带着笑向云歌问好:“你就是TU787的星球主吧,初次见面,我是史思妍,我很喜欢你的星球,风景很美。”

    史思妍长得很好,气质干练冷静,是那种让人见了就会感觉舒服的人。

    如果云歌的精神力弱一点,她也会这么认为。

    她看见史思妍的笑不及眼底。

    明明嘴上说着赞赏话语,眼眸深处却是淡淡的嫌鄙,尤其是在看见云歌身后那不大、甚至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小的基地时,那点嫌弃情绪更为明显。

    云歌没有与对方握手,她目光转向另一位,等着他自我介绍。

    史思妍笑容微僵,她淡定地收回手。

    林焕之的介绍很简洁:“虫族抵御军总负责人,林焕之,叨扰了。”

    他只比史思妍好上一点。

    要比高傲,云歌从来没输过人,她微抬下巴:“我的东西呢?”

    林焕之让手下把虫卵拿出来。

    玩家没有发现此地的暗潮汹涌,他们眼底心里只有他们的大宝贝。

    云歌说让他们把东西搬进基地时,他们急吼吼地冲过去,见那些围在虫卵边上不动的军人,他们屁股一顶,抢过虫卵就往基地里跑。

    史思妍和林焕之仿佛见到了一群土匪。

    他们等着云歌安排他们的住处,没想到云歌转身跟着玩家一起回基地,一点也没有想安置他们的意思。

    蒋志虎瞅着史思妍变化的脸色惊呆了,早知道场面会如此尴尬,他就不该跟出来!

    他讪笑,小跑着追上云歌,说:“云女士,你就把他们这么放着了?生检中心和虫族抵御军的人啊!万一得罪了,他们说点话,以后对星球的发展可不好。”

    云歌:“他们又不喜欢我这里,送完东西可以走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云女士啊,你这样以后会吃大亏。”蒋志虎想着云歌的年纪,对方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对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把握不好分寸。

    其实他也能看出史思妍和林焕之对TU787的不屑,可那又能怎么办,就目前来说,他们才是高位的人。想要生存下去,带上面具、隐瞒自己情绪是必须的事。

    蒋志虎觉得云歌是年轻,拉不下面子,他回头看了眼史思妍,他们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说:“要不我替你去安排一下?”

    云歌看了眼蒋志虎:“蒋先生,一直戴着面具生活不累吗?”

    蒋志虎怔愣。

    云歌:“你为讨好季大师讨好我,其实你一点也不喜欢替我们做事,我不会去评判改变你的为人处世方式,也希望你不要来干涉我。”

    蒋志虎唇瓣嗫嚅,被云歌直白话语刺得不知说什么好,他说:“如果所有的事情,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我不管这世界如何,但这是我的星球,既然站在我的星球上,就要按照我的喜好来做事。”云歌平静道:“不然就滚出我的星球。”

    蒋志虎说:“云女士你未免激进了一些。”

    “激进吗?”云歌轻笑:“你应该感谢我的仿生人,他们让我变得温和了很多,否则你不会站在这里和我说这么多的话。”

    蒋志虎不解。

    云歌又说:“有求于人的是他们,你看,他们放下架子过来了。”

    史思妍和林焕之意识到云歌或许是察觉了什么,他们收起身上那不必要的高傲,快步追上云歌,说:“云女士,其实我们这行过来不仅仅是为了送回虫卵……”

    他们希望能够得到云歌的允许,检测发现虫卵的地点,同时也希望能和云歌商量虫卵的购买权。

    云歌让玩家安排他们的住处。

    史思妍望着自己被分到的狭小房间,感到浑身不自在,这种发展落后的星球,怎么就能拥有那样的好运呢?

    玩家瞅着这个npc一脸嫌弃,他们跑到一边嘀咕:“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恶毒女配吗?看她那一脸掩盖不住的反派表情,我觉得他们要搞事情。”

    “他们一定是惦记我们的基宝……这是剧情.事件吧,打boss掉落宝物,然后有反派想来抢宝物。”

    “没错没错,要小心注意他们的举动。”

    玩家自发地开始实行对史思妍和林焕之等人的监视,这群npc在玩家眼中就是一群图谋不轨的贼。

    熊初墨他们负责安排林焕之和他手下的兵,他们先带着林焕之住进房间,又安排虫族抵御军的其他人。

    熊初墨他们不喜欢这群虫族抵御军的人,他们很像是兵痞,完全没有现实里军人的正气模样,在林焕之不在后,他们便更无拘无束。

    他们让这群npc自己挑房间,他们站在外面讨论。

    “真是什么狗东西都能穿军装啊?”

    “没办法,游戏背景设定就这样,你看那军部的描述,对品德根本没要求,只需要实力就行。”

    “真就发育只长四肢,不长大脑呗,技能点全点科技上,一个点都不给社会文明发展啊!”

    “所以这里才会是完全的男人主导社会吧,因为性别差异,女性总体体能来看确实不如男性,这种大环境,女性确实不好出头。”

    “那也不能男的是垃圾都要吧。”

    他们几人正吐槽着,突然阙欣妍被个npc抱住,扯开胸前的衣服,露出里面的香蕉君大脸T恤。

    阙欣妍:“我嘞个大槽!游戏里也搞性骚扰吗!”

    那npc是虫族抵御军的一个兵,身材魁梧十分吓人。

    他打量着阙欣妍:“这仿生人脸不错,身材差了点,不过好歹是个女的,也能玩两天。”

    熊初墨他们听到满头问号,他们从npc手里抢回阙欣妍,那npc觉得很不可思议:“这破地方怎么回事,连仿生人程序都会出错吗?”

    后面出房间的npc皱眉说:“不是派来伺候的吧?你别惹事。”

    “我管她是不是,我快憋死了,一个仿生人而已,能有什么事。”说罢魁梧士兵就来抓阙欣妍。

    熊初墨等人万万没想到会触发这等游戏事件,他们琢磨着这群npc很嚣张啊,竟然敢在他们的基地里胡作非为。

    熊初墨直播间。

    -“妈诶这npc咋回事啊!这玩个游戏也太危险了吧!”

    -“我觉得应该就是走个过场剧情,不会真出事的,但确实太真了……我差点以为祈少要被那什么。”

    -“我想起来一件事,你们记得之前提过这个时代仿生人地位很低,很多会被专门用于服务……是我理解的那个服务吗?”

    -“卧槽肯定是!就算仿生人不是玩家扮的,那他们也太惨了吧,他们不也是有自我思维的吗?”

    -“这大概就是星际背景下的合法奴隶:)”

    熊初墨几人已经换了三代仿生人身体,平时一直锻炼,体能也升至5级,扭打之下,那魁梧士兵落了下风。

    熊初墨、弈棋苟、夏腿子和广竹几按着魁梧士兵的四肢,阙欣妍抬脚对着他双腿之间猛踩。

    她说:“爷他妈要你以后没有作案工具!”

    虫族抵御军其他人听见动静纷纷走出房间,看见地上被暴打的那人,他们有和最开始那个就站在旁边的士兵一样围观的,也有嘲笑他打不过仿生人的,还有皱眉上来帮忙结果也被打的。

    这几个仿生人哪里是打架,根本就是疯狗咬人!

    动静越来越大,惹来林焕之和史思妍,还有云歌和其他玩家。

    云歌看见阙欣妍被扯开的领口,以及凌乱的头发。

    她有些许恍惚,好像回到了很久之前的一天。

    只不过那人是被扔在垃圾场里,身体的机械元件全部暴露在体表外。

    景站在云歌肩膀上,他感受到些许不对劲,他看向云歌,与脑海中问道:“宿主,你怎么了?”

    云歌没有回应他。

    神迹员工探头探脑看热闹。

    神迹员工里既有担心的人,也有幸灾乐祸的人,TU787上这群胡作非为的仿生人早就该有人管管了。

    林焕之眉头拧得很紧,他吩咐手下:“把他们拉开。”

    虫族抵御军的人和熊初墨五人各自把事情说了一遍。

    林焕之扫了一眼那个捂着裆部,被同伴扶着神情痛苦的士兵,很是头疼。

    他们刚从虫族战场上回来,他知道有些人憋得辛苦,可没想到这才刚进别人的基地没多久,便闹出了事。

    可仿生人以下犯上,违背仿生人守则对人类出手,伤害人类,这是更不可原谅的事。

    林焕之在等云歌道歉。

    云歌的表情很奇怪,她视线一直停留在阙欣妍身上。

    阙欣妍觉得云歌不是在看自己,她好像是透过自己,在看其他人。

    她挠挠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老觉得崽崽是个真人,我星把崽崽的眼神处理也做得太好了一点。

    现场气氛十分凝滞。

    史思妍想到云歌能把他们晾在基地外的行为,认为这人不可能道歉,他们还要从云歌手里拿到虫卵,不能和她弄僵关系。

    于是史思妍打圆场道:“林将军,确实你们刚从战场上回来,云女士应该还不知道这事,所以才没有及时给你们安排仿生人服务……不该直接对领路的仿生人动手呀,这不是不给云女士面子么。”

    玩家匪夷所思地瞪着史思妍,这是个什么生物在说话!

    云歌还在看阙欣妍。

    林焕之说:“云女士,很抱歉,是我没有管理好手下,这具仿生人多少钱,我可以按照原价十倍的价格赔偿给你。”

    玩家:“?”

    玩家:感觉自己有受到冒犯。

    阙欣妍气死了,她蹬蹬跑到云歌旁边。

    云歌的视线跟着她移动。

    阙欣妍把口水抹到眼睛下面充当眼泪,抱着云歌,在她耳边小声抽泣:“崽,这群王八羔子欺负我,你要给我出气啊!”

    其实阙欣妍只是口嗨一下,她松开手的时候,却发现云歌反手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声道:“现在的我,有能力为你出气。”

    阙欣妍一愣,云歌抬手在她脑袋上拍了拍,她对所有玩家道:“你们去玩吧。”

    玩家当然不可能走,万一他们走了,这群吭哧瘪肚的npc欺负他们崽可怎么办?

    云歌踱步至距离林焕之和史思妍一步之遥处,她紧盯二人说:“《联盟星球生存规则及附录》第十条规定,星球拥有人即星球主个人财产受到侵犯时……”

    她停顿,手臂抬起,手掌精准地指向那欺负阙欣妍的士兵,恐怖又狂暴的精神力笼盖那人。

    哪怕没有被波及的人,也能感受到精神力外泄的可怕气息。

    林焕之拧眉,拥有这种气息精神力的人都是潜在的疯子,他布开精神力企图阻止云歌,旋即他发现自己根本用不了精神力!

    云歌:“碍事。”

    她用另一手轻描淡写地挥开林焕之。

    这家伙!林焕之连连后退,不可思议地看向云歌,只有精神力等级差距3级以上才能做到这种事。

    她这个年纪怎么可能是精神力10级的强者!

    云歌继续:“……星球拥有人有权使用防卫与反击权。”

    无形的精神力波浪一阵阵向外扩散,她五指一根根合拢,那被她精神力覆盖的士兵从脚至头,一点点碾成粉末。

    她的精神力控制得很好,她微笑着让那士兵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消失。

    玩家:“卧槽!”

    云歌不敢看向玩家。

    忽然她听见玩家纷纷鼓掌,兴奋不已地吼道:“崽!崽!我也要学这招!好炫酷!”

    云歌:“?”

    云歌:你们都不带怕的吗?

    虫族抵御军和检测中心的人发现他们进了一个疯子窝。

    蒋志虎靠着墙壁,冷汗直冒。

    他忽然明白了云歌对他说的那番话的意思。

    之前的云歌对神迹激进吗?一点也不!

    简直就是客气到不行好吗!

    他想到自己几次对云歌不客气,先前不久还企图教育云歌……

    他又看向那群对着虫族抵御军和检测中心竖中指的仿生人,“看见没,敢在我们基地上闹事,neng死你们!骨灰都给你扬了!”

    蒋志虎:我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撞大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