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云歌数天的努力, 她把脑控光甲对应的手操指令大部分转换完毕,一共三万四千二百八十三条指令。

    景把这些指令输入系统后,对云歌说:“玩家必须全部下线, 才能够更新他们的游戏系统。”

    云歌:“还有一件事, 他们说出口的话, 有些信息不能透露,比如关于游戏的事……以前星球上只有我, 他们可以口无遮拦, 现在不行。”

    景思索后:“我可以增加禁言功能, 在触及关键词时,他们的话会自动消音。”

    云歌思考其他需要增加的功能,她与景讨论过后,在SNS平台公布游戏需要停服更新的消息, 游戏内同样在公告栏上进行公布, 具体需要更新什么并未明说, 只提及可能改善一下当前游戏的部分玩法。

    玩家们惊呆了。

    我星玩到现在, 这是它第一次进行停服更新吧?!

    他们不禁感到十分期待, 我星这么大动作是要更新什么新内容吗?

    大家认为我星现在的玩法已经很多,至今都没有人把游戏玩法全部探索出来,然我星竟然又要改善玩法, 他们甚至没发现有什么玩法需要改善……

    究竟是我星太苛刻,还是他们太无能?

    到达停服时间, 玩家依依不舍地下线,停服更新会持续整整三个小时,他们要有三个小时玩不到我星!多么令人痛苦的事情啊!

    无法登陆我星, 玩家便在社交平台上讨论我星,一时间又把“我星竟然更新了”这一话题送上热搜, 路过的吃瓜群众瞅见这话题,点进去后成功被安利该游戏。

    玩家下线后,基地里便显得很冷清,生检中心的人全部都在虫巢里探索,基地现在的活人只有云歌一个,她在等待景更新游戏系统的功能,同时对现有玩家的游戏系统进行改动。

    今后玩家在我星内无法在其他人明确提及“这是游戏世界”“我们是玩家”“npc”等表明他们玩家身份的词句和话语。

    云歌本另有一个担忧,拥有游戏系统的玩家在实力提升速度上是否会过快,目前玩家的体能和精神力提升速度与云歌本星系的人对比,速度便是快到夸张的程度。

    如果玩家成长到她都无法压制他们……

    景则说云歌不必担心该问题,游戏系统对于玩家的实力构建依托于云歌,玩家最多达到和云歌一样的实力,绝不会超过她。

    云歌了然,她永远都是玩家的爸爸。

    她又提到玩家世界国家部门的人,这群人刚进入游戏的时候不懂得隐藏自己,后来完美融入玩家之中,可他们相比于普通玩家仍旧出色一大截,特别是在战斗方面。

    这群人一共三百人,景排查后发现这是从熊初墨手上给出的资格。

    他们后来又给过熊初墨两百名资格,希望能通过他使得更多的类似人才进入,然而始终没有新的国家部门人进来。

    云歌认为他们在警惕,还在确定我星究竟是游戏还是真实世界,景的存在导致游戏系统的出现,应该使得他们产生了迷茫。

    云歌说:“熊初墨不是还推荐了另一个人吗,藏竹,联系他推广吧,我需要更多的人进来……虫卵让很多人盯上了TU787.”

    广竹几终于等来了我星游戏方爸爸的联系,他看着那个如同骗子的X信号,颤抖着手通过好友申请。

    藏竹:“您好。”

    我们的星球:“你好,我希望和你谈一下我星的推广事宜……”

    云歌如今一阳指戳屏幕速度飞快,她给了广竹几两百名额。

    广竹几接到该任务时,微愣,他并没有像熊初墨那般欣喜若狂,反而开始思索我星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硬核玩家吗?不见得。

    他犹豫着联系熊初墨:“光头强,你也从我星那拿到了推广名额吗?游戏方让我不要和你一样太过谨慎,一直把名额捏在手里,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拜托我们找人?”

    熊初墨看见广竹几的消息,“艹,劳资如果再被敲门送外卖,肯定是你的原因!”

    广竹几很是不解,他等着我星更新结束,正准备登录游戏——

    “咚咚咚。”

    广竹几去开门,他通过猫眼往外看,屋外是一名陌生女人,对方说:“居委会,登记领油粮活动。”

    广竹几开门。

    从女人后面冒出好几名健壮男子,女人掏出相关工作证明怼在他脸上。

    广竹几:“?”

    他干什么了他,怎么就有国家的人来找他呢?

    最后被要走两百名试玩资格且被警告不许乱说的广竹几疯了,国家来他这,就是为了要走试玩资格吗?

    他突然想到熊初墨方才的话,连忙拿起手机,哪里想到熊初墨也正好发来消息。

    熊初墨:“多亏了你,我一直藏着的200没了,微笑.jpg”

    广竹几:“我的也没了,你也是被他们要走的?”

    熊初墨:“不然呢。”

    广竹几:“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熊初墨:“不知道,我也不想、不敢、不愿去知道,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好好玩游戏当个网瘾青年不好吗?”

    广竹几沉默半晌,回复:“我竟然没你看得透,更新结束了,上线吗?”

    熊初墨:“当然,狗贼我今天必定把你打得叫爸爸!”

    广竹几:“呵呵,你先把中级光甲连招掌握好再吹牛吧。”

    我们的星球更新结束,玩家陆陆续续上线,他们收到此次更新的提示,我星更新了新的光甲操作方式。

    玩家以后驾驶光甲可自行选择脑控或手操模式,脑控为先前许多玩家无法掌控依托于精神力的控制方式,手操则为光甲内多出控制光板,玩家滑动输入相应指令即可控制光甲做出连招。

    控制指令的方式,与现实里手机上的音游很像。

    玩家沸腾了,他们吼道:“【哔——】爸爸我爱你!”

    玩家:“嗯?自动消音?”

    他们企图说出游戏官方等词汇,发现全部被消音了。

    玩家表示这样有些不自由,不过也可以理解,这算是为了增加游戏的真实度。

    有些玩家察觉到事情的真相:“【哔——】是不是觉得大家光甲玩的太菜,所以特意推出了菜鸡模式?”

    其他玩家:“我呸,你懂个屁,这叫增添游戏多样性。”

    熊初墨试过手操模式后,他认为比起脑控模式,手操模式更适合他,如他这样的玩家还有很多。

    光甲操作模式更新后,又有两千多名玩家,卡着光甲联赛最后的报名截止时间,参加该活动。

    光甲联赛成为所有玩家最期待的活动,他们看着不同排名的奖励,纷纷思考着该怎么往上爬位取得他们想要的奖励。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提升他们自身的光甲驾驶能力。

    浅夏、熊初墨、夏腿子、弈棋苟、阙欣妍还有广竹几他们几个人几乎天天泡在天际里训练光甲,他们成为其他玩家光甲练习的咨询对象。

    可这几人,除了熊初墨转为手操模式外,其他人都是脑控模式,根本帮不了玩家快速提升驾驶光甲的实力。

    玩家又去问云歌,云歌给他们的答复则是:“训练。”

    想要提升光甲驾驶实力,没有任何捷径能走,唯有刻苦训练才行。

    玩家在天际里见到火雀雀、班梵和卫斯理,三个出了名的懒人兄弟竟然日夜不分地进行光甲训练,连他们三兄弟都在为了活动奖励而努力,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奋斗呢?!

    何况手操模式提升时的反馈程度,可比脑控模式更有成就感。

    玩家每成功输出一个指令,便能控制光甲做出对应的动作,他们不停地输指令,光甲便不停走动、出拳、踢脚等。

    如果在做完一套动作,有没有输错任何指令时,光甲的控制面板上会跳出全击提示,这更是大大激发玩家练习指令的积极性。

    正当玩家训练得如火如荼时,他们被告知他们可能需要调整训练时间,因为神州光甲学院的一批学生也要来这里训练。

    玩家这才想起来,他们用的训练场属于池余,而不属于他们。

    在把玩家带入门后,许久未出现的池余和楚昇利终于又一次露面。

    可他们露面便带来了这种消息,玩家宁愿他们永远都别出现,晦气得很。

    玩家:神州光甲学院,那不是崽的母校吗?

    ……

    云歌尚不知道玩家要没有训练场地的事。

    她正在旁观视讯面试,面试官是一名自告奋勇的玩家黔之驴,面试对象则是前段时间向星球投递简历的人才。

    云歌一五一十告知投递简历的人TU787的情况后,只剩下两人愿意继续参加面试,一人是星球特色构建师,另一人则是名退役光甲士。

    黔之驴:“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第一位面试人员:“我是黄康太,先前任职于永兴星球规划公司的星球特色构建师职位,我有二十年的星球构建经验,我构建最成功的作品是这个,神州星的永恒花园,它是我最出色的作品。”

    云歌微微睁大眼眸,永恒花园是神州星上非常出名的一个特色建筑,它为神州星提高了很大的名气……虽然她本人认为那地方除了花之外一点意思都没有,但是其他人都很喜欢永恒花园,特别是情侣。

    “去过永恒花园的恋人必定会收获永恒的爱情。”

    黔之驴:那是个啥,听不懂。

    他保持淡定表情:“嗯,那在你看来,我们TU787如果进行特色构建,应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黄康太对TU787的了解显然很透彻,他侃侃而谈听的黔之驴一脸懵逼,当然,黔之驴绝对不会表现出懵逼,他依旧淡定道:“你对薪资的要求呢?”

    黄康太说:“行价即可。”

    黔之驴:“好的,你等通知吧。”

    云歌看得叹为观止,不愧是玩家,无知者无畏啊。

    黄康太很忐忑,他想TU787一定比他想象中更加厉害,或者有更多优秀的人也想对TU787的建设进行投资吗?所以面试官才会如此淡定,对他的履历一点也不感到惊奇。

    黔之驴又面试下一个人,退役光甲士李勇。

    李勇曾经是名高级光甲士,受雇于B级星球伊文星,专门挑战别的星球,在一次挑战中,他的精神力受了伤,倒退至普通人的2级,无法再驾驶光甲……但他对光甲的了解都在,体能等级依旧有6级,吃苦耐劳能做苦力,希望星球能管吃管住(有妻女),对薪资要求不高。

    云歌:“咳。”她比出一个七的手势。

    黔之驴立马说:“好的,你被录取了!你的薪资是7000星元每月,我们星球福利待遇好、工作环境舒适、同事关系和谐,更有五险一金的保障。”

    李勇没想到对方答应得这么快,他迟疑地问:“请问五险一金是什么?”

    黔之驴顺口把五险一金说了出来,云歌都来不及阻止他。

    李勇非常震惊:“没想到TU787竟然还有这样的保障,星球主一定是位非常有善心的人。”

    黔之驴:“?”

    他扭头一看,云歌正黑着脸看他。

    什么五险一金,在她的星系,无论是星球还是公司,都不会对公民做出保障其生活的承诺,工资就是工资,没有其他的福利,想要保险,自己花钱去买!

    然李勇已经很高兴地说:“请给我开具移民证明,我拿到证明后会立马前往TU787参与星球的建设!”

    视讯挂断。

    黔之驴讪讪地看向云歌:“都答应了,再改口好像不太好。”他眨着可怜巴巴的大眼睛,用力挤眼泪。

    云歌:“……”她叹气。

    算了,如果能用玩家口中的“五险一金”福利来绑住人才,也是一桩不错的交易。

    黔之驴:“黄康太这个人需要吗?”

    云歌说:“我考虑一下。”

    她看了眼光脑上的消息,回到房间登陆天际,前往池余的个人训练场。

    训练场里十分吵闹,里面的人明显分成了两派,一边是玩家,另一边则是神州光甲学院的学生。

    给云歌发消息的人是浅夏。

    浅夏记得池余是崽的同学,她不希望因为大家闹僵崽和曾经同学之间的关系。

    浅夏说:“池余告诉我们神州光甲学院的学生,因为光甲联赛快开始了,也要开始来场地练习,希望我们让出场地。本来大家答应得好好的,我们以后就用下午的场地,学生用上午……”

    云歌:“然后发生了什么?”

    浅夏:“那些学生说,我们这种低等殖民星不配在池余的训练场里训练,大家气不过,和他们打起来了。”

    云歌到达此地后,玩家便自发地停下争斗,聚集至她身后。

    池余则还在安抚他那些学生,他不像是老师,更像是宠溺熊孩子的家长。

    池余注意到身后安静下来,他扭头便看见云歌,他说:“你怎么来了?我会安排好你的人,你放心。”

    他身后一名高大的学生露出恍然表情,“原来是池老师的女朋友拜托的啊,怪不得把训练场给他们用,池老师你早说咯。”

    池余:“……崔振川,你快点闭嘴。”

    叫崔振川的学生不管他的阻止,继续说:“说说又怎么了,本来就该是我们用的训练场,不过是出去外训的时间,回来之后就发现训练场被一群垃圾占了,池老师就是这么答应院长给我们最舒适的训练环境吗?不经过我们同意,就把我们的训练场地借给别人?”

    站在崔振川身后的几名学生,瞅着云歌,总觉得她的长相似乎在哪里看见过。

    云歌开口:“你以前不是脾气最坏的家伙吗,现在在学生面前倒是表现得一副温柔老师的样子,连学生都管不住,看来你混得不怎么样。”

    崔振川:“男人说话的时候,女人不要随便插嘴,真是小地方出来的人,一点规矩都不懂。”

    云歌缓慢地眨眼。

    池余心中暗骂卧槽,他讪笑:“云歌,他还是个孩子,你别和他计较。”

    崔振川身后的学生听见这两字惊恐地瞪大眼睛,他们疯狂拉扯崔振川的衣服后摆,“是云歌啊,前几届那个毕业典礼把全校学生都给揍了之后跑走的碎蛋狂魔啊!”

    玩家:“嗯?”

    他们崽在母校好像很出名的样子。

    碎蛋狂魔,崽居然还有这么拉风的称号吗?

    崔振川反应过来,他指着云歌说:“原来你就是那个被池老师、楚老师还有沈老师叫牲口的女人!”

    云歌缓慢扭头,看向池余:“你们三个背地里叫我牲口?”

    “……”池余把头摇成拨浪鼓:“我没有说过,是楚昇利和沈靖安喝醉酒之后说的。”他竖起三根手指,“我发誓我绝对没说过。”

    云歌:“呵呵。”

    崔振川跃跃欲试:“我早就想和你打一架了,你竟然以女人的身份踩在一众男人的头上,我要为学校里的所有男人讨回尊严!”

    池余小声说:“他脑子有点问题,你别和他计较。”

    云歌抬起下巴,“你打得过池余吗?”

    崔振川骄傲点头,“我和池老师之间的胜负已经能够五五开。”

    云歌:“那你还不配和我动手。”

    她看向池余,问:“他是你的学生,还是弟子?”

    听到崔振川提及沈靖安和楚昇利,她便觉得对方应该不止是池余的学生那么简单。

    果然,池余说:“是我的弟子。”

    弟子便意味着崔振川拜池余为师,不仅仅是普通的师生关系,池余会倾尽所学教导崔振川,比教导学生更加上心。

    云歌伸手,搭在浅夏后腰,将她轻轻推出:“正好,我也收了弟子,非常优秀,让他们练练手吧?”

    浅夏害羞地捂脸,扭捏道:“崽,我才不优秀啦。”

    熊初墨等玩家:“浅夏你超棒的!干死对面那个不知天高地厚还他娘搞性别不对等言论的狗比!”

    崔振川才不想和那个看起来就很弱的姑娘打,他刚想叫嚣,池余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去,练练手。”

    他带过浅夏一段日子,这确实是个天分不错的姑娘,但他没想到对方会被云歌收为弟子,他很想知道对方现在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崔振川撇嘴,不情不愿地走上中间的擂台,他说:“用光甲是我欺负你,直接肉搏战吧,我让你三招。”

    玩家:嗨呀,吭哧瘪肚的臭小子竟然敢嘲讽他们!

    神州光甲学院的学生在擂台外喊道:“崔振川加油啊!你要是赢了!你就是学校的新传说!打败碎蛋狂魔弟子的男人!”

    云歌扯池余袖子,“这个外号怎么回事?”

    池余小声说:“其实你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有了,只不过大家不敢当着你面喊。”

    云歌:“……”

    池余又说:“抱歉,这群学生家里都是……就那种家庭,一个都没法得罪,我管不住他们。”

    云歌:“学生而已,这种事情让他们打一架就好,打赢的拿地盘,打输的就闭嘴。”

    池余听完笑了起来,“你解决事情的风格还是这么粗暴,为什么会收她做弟子?她的性格很温柔,应该不是你欣赏的类型。”

    云歌瞅了池余一眼,不吭声。

    浅夏在玩家的拥簇下,上了擂台,她觉得这样的待遇和关注让她很不好意思,脸颊红通通的。

    玩家吼道:“浅夏,这小子刚才嘲讽我们,你也一定要嘲讽回去啊!”

    浅夏为难:“可是我不会嘲讽别人呀。”

    玩家:“就随便说点‘你这个废物’‘垃圾’‘渣滓’之类的话!”

    也有玩家说:“哎呀你们别为难浅夏了,当谁都和你们一样没节操吗,浅夏你只要打败他给我们出气就行!”

    浅夏点头:“好。”

    她走到方台中央,面对崔振川。

    崔振川嗤笑:“打个架还需要同伴打气么?”

    浅夏手绞着衣摆,她歪着头看向崔振川,小声问:“你是说要让我三招吗?”

    她表情怯怯跟只小兔子似的,崔振川觉得心脏不太舒服,跳得特别快,他狐疑地看着浅夏,难不成这个女人很厉害才会让他有这种反应吗?

    崔振川抬下巴,“没错,我让你三招。”

    “那个……”

    浅夏眸色闪动,绞衣摆的手缓慢抬起,对着对面比她高大的男人竖起大拇指,又骤然转向地面。

    与此同时,她说——

    “给爷,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