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她回来, 却始终没有联系她。

    云歌心虚,难不成莫柔也在生她的气吗?

    她问询池余和楚昇利莫柔最近过得如何,二人告诉她他们也不大清楚, 莫柔总告诉他们, 她现在过得很好, 可他们听她的声音却不这么觉得。

    莫柔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他们很久没有去柳家看过莫柔, 不是不想去, 而是莫柔不让他们去。

    莫柔已经结婚, 他们几个男人确实也不适合经常跑去她家里看望她,便只得作罢。

    莫柔的天际账号上一次登录时间是近一年前。

    云歌听完二人的描述,没有犹豫直接拨通莫柔的视讯,天际内也可使用光脑进行通讯。

    约莫半分钟的时间, 云歌眼前出现莫柔的身影。

    她蓄了长发, 穿着黑色系礼服裙, 目光怔愣地看着前方, 她开口第一句话说的便是:“你一点都没变。”

    云歌:“你一直嫌长发很麻烦。”

    莫柔:“短发没有女人的温婉。”

    云歌:“你讨厌沉闷的颜色。”

    莫柔:“柳家的应酬, 不适合穿艳丽的颜色。”

    云歌抿唇,眉头拧紧,“你不是说他爱你吗?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不会束缚你,你说他会让你一直做自己, 你现在这样算在做什么?”

    莫柔当年选择嫁人,就是因为她陷入了爱河,她喜欢的男人叫柳清河, 是神州星当地一个势力很大的家族。

    莫柔是孤儿,按理说她这样的身份没法嫁入柳家, 可柳清河愿意为她顶替一切压力与家族争斗,甚至挨了云歌、沈靖安、池余和楚昇利的暴打,最后终于把莫柔娶回家。

    柳清河说他不会让莫柔像其他大家族的妻子一样,嫁人后就失去了自我。

    现在的莫柔,和以前的莫柔根本就是两个人!

    云歌很生气,柳清河就他妈在放屁!

    莫柔笑容明艳:“你怎么还这么容易生气,万一又因为乱生气惹出烂摊子,可没人帮你收拾了。人会变的,不管是我,还是他……”她深吸一口气,如释重负道:“你没变就好。”

    她不等云歌开口,又说:“你在天际?小鱼和胜利呢,也在你旁边吗,把视讯共享出来吧。”

    云歌:“呵。”

    莫柔:“听话。”

    云歌共享视讯,池余和楚昇利很高兴地向前方光影挥手,“莫柔,你又漂亮了不少。”

    于是训练场所有人都看见了莫柔。

    莫柔倒是没想到训练场里还有这么多的人,她向着后方的人微微一笑。

    神州光甲学院的毛头小子们瞬间涨红了脸,吭哧半晌在原地不知如何反应。

    玩家尖叫:“卧槽,这款御姐我可以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熊初墨也转过去,于是他直播间炸了。

    -“请问我星的美工多少钱,我想请一个回家天天给我画画。”

    -“我想问云崽这样的同学还多吗,我缺个男朋友,女朋友也可。”

    -“我现在才知道美女帅哥的朋友也都是美女帅哥呜呜呜,怪不得我身边一个个长得都跟南孚割割一样,原来是因为我的长相还不够优秀!”

    -“嗯……我好奇一个事,我星里,能和npc谈恋爱吗?其实我有点喜欢池余这种阳光帅气型的,楚昇利那种清冷型的也不错,之前那个来TU787痞帅的沈靖安也不错!如果能攻略npc,我立马去买游戏舱。”

    -“醒醒,你抢不到游戏资格。”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云崽能攻略吗?”

    熊初墨觉得弹幕里的人疯了,居然还想攻略云崽,都不想要自己的宝贝蛋了吗?

    莫柔显然觉得玩家很有意思,她问云歌:“你的人吗?”

    云歌点头,正打算自豪地夸一夸玩家们,便听见莫柔说:“跟你一样,像个小孩似的。”

    玩家惊呆地看见云歌气成包子脸,他们还是第一次知道云歌竟也是个如此情绪外露的人。

    莫柔目光先后落在池余、楚昇利和云歌身上,她说:“如果沈靖安也在就好了。”

    池余笑嘻嘻道:“等他回来之后,我们一起去看你啊。”他戳了下云歌,“你这次也得去才行。”

    云歌正准备勉强答应,却听见莫柔轻声说:“不必了,到时候来了也见不到。”

    气氛微微变化,莫柔这话……

    云歌问:“为什么,是你不想见我们,还是柳清河不让你见我们?你知道我回来却不联系我,也是由于这两者之一的原因吗?”

    莫柔眼眸慢慢地笑弯,“我当然想见你,可是我不敢,他还不够资格阻止我想做的事情……”

    池余吐槽:“你为什么用你,不是用你们啊,除了云歌我们你就不想见吗?”

    云歌和楚昇利在意的却是莫柔后半句话,她怎么会用这样的语气提及柳清河呢?

    “你们三个天天都能在新闻上看见,我都见腻了。”莫柔扭头,她身后有人在与她说话,她便说:“时间到了,我还约了造型师,再见。”

    在莫柔挂断视讯前,云歌说:“我现在有自己的星球,有自己的基地,你可以来我这里。”

    视讯结束。

    云歌不知道莫柔有没有听见她说的话。

    池余仍旧很高兴,云歌和楚昇利陷入沉默,他们心中有一种不安感,总觉得莫柔话中有话。

    云歌不明白莫柔为什么会“不敢”联系她。

    后半段视讯是完全公开的,玩家也听见了,他们各个化身为名侦探柯南,开始根据了解到的信息进行分析,最后他们总结归纳出一点:莫柔的婚姻一定不幸福。

    弈棋苟和夏腿子这两个钟情于御姐的人,对熊初墨认真道:“我觉得莫柔特别需要我们去拯救,你说这【哔——】要怎么【哔——】。”

    他们说的是“这任务要怎么触发”,全被屏蔽了。

    熊初墨:“这应该是【哔——】”前置剧情。

    弈棋苟和夏腿子点头,“应该是。”

    马德东好奇地看他们:“【哔——】是你们的暗号吗?很有个性,能不能教教我?”

    熊初墨几人:“emmm,不太行。”

    众人开始训练,比起只是有个前情提要的未触发任务,还是光甲联赛的奖励更吸引他们。

    玩家光甲驾驶水平有好有坏,很多在星际人看起来简单的东西,对玩家来说十分不能理解,比如一些违背地心引力的招式,他们下意识觉得这种招式用不出来,那就会真的用不出来。

    他们这种想法,其实在星际殖民星的人身上也很常见,神州光甲学院的学生这样给他们解释——

    当人类进入星际时代,当人类的脑域开发出精神力后,所有一切奇怪的事情都不再奇怪,你所见到的世界背后,其实有着更加广阔的世界。

    人话翻译一下:没有不可能的招式,只有你想象不出来的招式。

    熊初墨:“我驾驶光甲的时候想变成魔法少女也可以吗?”

    马德东:“我不知道魔法少女是什么,听你的意思似乎是战斗中进行变身吗?那你需要一台变形光甲,去年联赛单人季军百变星人用的就是变形光甲。”

    他找出视频给熊初墨看,视频内的光甲在战斗中进行很多次变化。

    熊初墨心动不已。

    马德东说:“变形光甲算是天际里一种特色光甲,现实中还没有办法办到这等技术,或者说变形程度没法做到改变整个光甲的地步。”

    熊初墨想到了萨克斯,他现实里见到过的变形光甲。

    马德东:“我听我爸说历史记载上有一种类型的光甲叫做生物光甲,它们在人类遇到虫族的时候出手帮助过人类,它们平时看上去就是各种普通动物,如果想的话可以立马变身成光甲……人类对于光甲的构想就是来自于它们,不过后来它们就消失了,好像是因为人类恩将仇报,想抓它们做研究。”

    熊初墨:卧槽,看我知道了什么!

    马德东哈哈大笑,指着熊初墨震惊的脸:“你还真信了啊,那是我爸给我讲的睡前故事,哄小孩的。”

    熊初墨扯出笑容,勾着马德东问:“兄弟,你知道变形光甲多少钱吗?”

    马德东说;“不贵,百变星人那种款式的,天际里只要二十个亿就行。”

    熊初墨心动不起来了。

    马德东瞅着熊初墨的脸色,问:“兄弟,你是想买钱又不够吗?”

    熊初墨悲痛地点头,马德东说:“如果你真想买,我可以给你打三折。”

    熊初墨:“打三折我也买不起啊……等等,为什么你能打三折?”

    马德东:“天际是我家的啊。”

    熊初墨:“嗯?”

    马德东:“你不知道吗,天际信号发出总点就在德东星上,哦,我没说过吧,我爸是德东星星球主马有钱,我是他最小的儿子。”

    怪不得一打就能打三折!这儿子也太特么败家了!

    熊初墨认为自己当儿子一定比马德东更加出色。

    他激动地握着马德东的手:“你爸爸还缺儿子吗?”

    “……”马德东抽手,没抽动,“不缺,我爸儿子都五十多个了。”

    熊初墨不放弃不气馁坚持到底:“那你还缺儿子吗?”

    马德东懵逼,“这这这……”

    也有听到他们对话的其他玩家,顿时不服气地喊道:“我们也能做儿子,特别听话的那种!你还差别的儿子吗!”

    马德东:“?”

    他小小的眼睛里布满了大大的困惑,殖民星的人这么喜欢认别人做爸爸吗?

    神州星,柳家。

    莫柔挂断视讯后,她闭上眼,平静内心汹涌的情绪。

    造型师来到屋内,为她设计妆容,以及今晚与礼服搭配的不同首饰。

    造型师一边化妆一边说:“柳夫人您还是那么好看,其实您根本不用特别化妆,只要把唇色提亮一下就好。”

    莫柔不置可否。

    柳清河这时进入房间,他望着座位上的莫柔眼底闪过惊艳之色,他上前俯身准备亲吻她的脸颊,他感觉一阵风吹过。

    再看,莫柔已经起身,位置上没了人。

    造型师低着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柳清河笑笑,他伸出手臂,让莫柔挽上,“今晚你一定是最美的人。”

    晚宴上,莫柔果然艳压众人,她站在柳清河身边,笑意吟吟地提醒柳清河前来寒暄的每个人的身份。

    柳清河在这方面格外的没天分,莫柔比他强得多,她清楚知道神州星军政的不平衡,也知道如柳家这几个大世家对现今掌权沈家的不满……

    比起柳清河,那些来人更喜欢与莫柔交谈。

    柳清河捧着酒杯,忽然他目光停顿,显然是看见了谁,他对莫柔说:“我离开一会儿。”

    他就这么把莫柔留在一堆男人间。

    他知道莫柔是光甲士,他清楚莫柔很厉害,她绝对不会有事的。

    可他难道不知道他们这些上流一些肮脏的潜规则吗?

    他这样的举动意味着他同意把妻子让出去,给别人玩一玩。

    莫柔面对这群人精意味不明的深笑,她找了个理由婉拒对方邀请,她慢慢展开精神力,找到了柳清河。

    他在楼上的房间里,与另一个女人交.合。

    莫柔尾指勾起脸颊处的发丝,轻轻别至耳后,眼角沁出的笑意使得暗中关注她的几名男人心痒难耐。

    他们暗骂柳清河不识货,竟然抛下这样的尤物,去吃什么清粥小菜。

    晚宴结束,莫柔收到柳清河的讯息。

    他说他今晚得去完成任务,其实他也不想这么做,可这都得怪她啊,柳家只有他一个独苗,他必须得留下孩子,谁让她没法怀孕呢。

    风旋车内,司机从车窗倒影看见莫柔温柔的微笑,明明是非常好看的笑容,可他却打了个寒颤,莫名地有些发冷。

    莫柔回到空无一人的住宅,她不喜欢佣人,所以这里没有佣人。

    她扯下项链,珠宝散落一地。

    忽地她脚步一顿,精神力陡然刺向身后,喝道:“出来!”

    “不愧是曾经身为高级光甲士的柳夫人,真厉害啊。”从暗处走出一个声音带笑的女人,她大半张脸隐藏于黑暗之中,她问:“还是不想与我合作吗?”

    莫柔冷笑。

    那女人向前一步,露出整张脸,是贝静娴。

    贝静娴疑惑道:“为什么不愿与我合作?我的计划很完美,承担风险最多的也是我,你明明心动了,你在犹豫什么?”

    莫柔沉着脸,“你是白乌鸦的女儿,你是星际海盗。”

    云歌是憎恶星际海盗的。

    “啊,原来是这个原因,星际海盗的身份么。”贝静娴手指抵着下巴,“可我也不能决定自己的出身啊……其实我考虑过这件事,毕竟我也经常因为父亲是星际海盗而被人误解呢,所以我想办法把事情解决了。”

    莫柔不解。

    随后她看见贝静娴扔下手里一直提着的大包,一颗人头滚落了出来。

    “这个诚意如何?白乌鸦的人头。”贝静娴笑得很高兴,“我亲爱的,爸爸的,人头。”

    莫柔克制内心的惊骇,“你这个疯子!”

    贝静娴笑得更开心了,“你和TU787的星球主是好友吧,多亏了她把我爸爸打成重伤,否则他逃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也不会有机会杀了他。”

    她笑声猛地停下:“我对星际海盗的恨,不比你少,我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是星际海盗。”

    莫柔不说话。

    贝静娴说:“就像之前说的那样,你帮我引来柳雪和柳清河,我就能帮你杀了他们两个。”

    莫柔轻轻摇头。

    贝静娴:“难不成你还爱着这个背叛你的男人吗?又或者你想手刃他?”

    莫柔再次摇头。

    贝静娴变得不耐,柳雪不是在新娘学校,就是在柳家主家里待着,她根本没机会接近她。

    被丈夫背叛的莫柔,是团结一心的柳家的唯一突破点,她需要莫柔引出柳雪,作为报答,她可以为她杀了柳清河。

    就在贝静娴即将发狂的情况下,莫柔开口了。

    “一个柳清河不够。”

    贝静娴看她。

    “我要整个柳家——”莫柔温柔地望向她,展露笑颜,红唇轻启:“死。”

    贝静娴忽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男人都想要成为柳夫人的裙下臣,望着莫柔绝美的笑容,就算是她这个同性也愿意为其要求赴汤蹈火。

    “你想要什么时候动手?”

    “别着急,慢慢来,不能让任何人怀疑到我们身上,沈家年终晚宴,柳家每一个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去……”

    “在沈家晚宴上动手,你比我更加胆大。”

    “柳雪有一个一直不对付的同学,你去她身边,想办法让她拿到她们学校选美比赛的冠军,一定要让她参加这次晚宴。”

    “她叫什么?”

    “师萱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