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于基地内翘首期盼。

    李勇, 以后也会是他们美好大家园的一份子,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npc?

    他会是武力值超强呢?还是智力值超高呢?反正一定是个很厉害的npc吧!

    六神在基地里检查欢迎新员工的布置,忽然他目光一凛, 加快脚步跑到某四人身前, 吼道:“你们四个家伙在干什么!想给新员工留下不好印象吗?”

    火雀雀、班梵、卫斯理和阙欣妍正围在桌前打麻将, 听得六神的话,他们眼皮也不抬地说:“等人来了, 我们立马把东西收拾干净。”

    火雀雀三兄弟拿到白玉麻将后, 便不愿再努力, 光甲联赛哪有麻将好玩?

    麻将三缺一不好玩啊,他们一合计,把熊初墨奋斗小团体的阙欣妍,拉至他们的团体内。

    人啊, 想要堕落只需要三秒钟的时间。

    阙欣妍从曾经的优秀勤奋一直调查仿生人背景和现状的玩家, 变为一天不打麻将就浑身难受其他什么都不想管的咸鱼玩家。

    她的直播间观众也从不会打麻将的人, 变成麻将高手, 恨不得冲进游戏替阙欣妍打牌。

    好比玩巫师三, 打怪和走剧情有什么意思,昆特牌才是这游戏的精髓啊!

    六神作势要抬他们的桌子,火雀雀四人立马扒着桌子哀嚎道:“没有麻将我们会死的!”

    六神:“你们都被其他人叫废物了啊, 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点想拼搏奋斗的想法吗?”

    火雀雀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废物,又哪来优秀的概念呢?努力的事情你们来做, 让我们继续做废物衬托你们的优秀吧!我们是在为整个【哔——】世界的真实性做贡献啊!”

    六神被火雀雀无耻的发言震惊,半晌说不出话。

    他决定不和这四个脑回路奇葩的人说话,直接动手。

    六神要收桌子, 火雀雀四人扒着桌子不让他收。

    一拉一扯,班梵说:“花露水割割我们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听完你就走叭!”

    三兄弟唱歌出了名的窒息,六神大骇:“住嘴!”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三兄弟歌声嘹亮,在基地上空盘旋不散。

    火雀雀扯开嗓子:“伤不起真的伤不起!”

    班梵拿出扩音器:“驮着唐三藏跟着三徒弟!”

    卫斯理用出毕生咆哮之力:“电话写给你美女留在你怀里!”

    阙欣妍叫得撕心裂肺:“一走就是几万里!”

    六神精神恍惚,他都经历了些什么?

    基地内所有玩家痛苦地捂着耳朵:草,原来怎么唱的来着?

    六神啊六神,你没事去搞他们做什么,这四个家伙只能交给崽去治啊!

    ……

    云歌一行人回到基地时,基地里虚弱的玩家出来迎接,脸上的笑容如同假笑男孩。

    皮笑肉不笑,配以那空洞眼神和虚弱气息,简直就是恐怖片里被恶鬼附身吸干精气的人干。

    云歌:“?”你们怎么回事,关键时刻这么不靠谱的吗?

    玩家表示,我们也不想啊,都是火雀雀他们太过分!

    李勇和唐萌懵逼,难不成这星球特别压榨人?

    李鹿鹿直接就吓哭了。

    李勇和唐萌连忙安慰女儿,可她就是哭得停不下来,任凭他们怎么安慰都没用。

    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又是那种乖巧轻声的哭泣,不是熊孩子的放声大哭,一点也不会让人讨厌。

    未曾见过该场景的云歌与玩家呆若木鸡,这可咋整?

    “嘎嘎嘎!”

    李鹿鹿泪珠挂在眼角,她看着突然出现的胖头鹅,贴着她的小腿来回打转,露出属于小孩子高兴又天真的笑容。

    云歌和玩家向小唢呐投去赞赏目光,没想到这家伙平时除了在基地吃了睡睡了吃,还能有点用处。

    小唢呐昂首挺胸,骄傲自得。

    李鹿鹿见状更加开心,她拍起小手,“爸爸,烧鹅,吃烧鹅!”

    小唢呐:“?”

    小唢呐:这是什么品种的牲口在说话?

    众人望着大白鹅逃走的背影,场面略显尴尬。

    黔之驴出来打圆场,说:“这位就是我们以后的新员工,李勇,另外两位分别是他的妻子唐萌,女儿李鹿鹿,大家要好好照顾新人知道吗?”

    玩家齐声:“没有问题!”

    玩家十分热情地把李勇迎进基地,基地里挂着迎新的彩带和立牌,写着李勇的名字。

    李勇受宠若惊,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退役光甲士,怎么能受到如此优待?

    玩家问李勇喜欢什么风格的房间,田园清新风,欧式豪华风,田野朴素风还是未来科技风?

    李勇直说听从安排,唐萌更是不发表任何意见。

    李鹿鹿没有父母那种忐忑和谨慎的心理,她问玩家:“哥哥姐姐,我想要粉色的房间。”

    玩家一听这种喊哥哥姐姐有眼光的小孩,打心底喜欢。

    李勇来不及说不需要,便听见玩家说:“给你安排!”

    于是李勇一家三口得到一间甜美公主风的房间,和基地里基宝(虫卵)风格相同。

    当然这房间没有基宝房间华丽,基宝可是他们基地除崽之外第二宝贵的好东西!

    玩家让他们先在房间里休息,等晚上再出来一起吃饭,也没说工作上的安排。

    李鹿鹿很喜欢这个全是粉色的房间,她还有自己专属的小隔间和小床铺,以前她都是和爸爸妈妈挤在小屋子里,睡在一张床上,她开心地在床上打滚,抱起放在床头的粉色小熊,吧唧亲了一口。

    李勇和唐萌没有李鹿鹿那么高兴。

    李勇检查了房间里所有家具和装饰,确定没有监听设备后他松了口气。

    唐萌担忧道:“勇哥,他们是不是知道什么,才会这么……”

    她吞下“殷勤”二字,其实玩家给她的观感不错,她不愿去恶意猜测对方。

    李勇摇头说:“别乱担心,也别再提这件事,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我们现在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他一顿,说:“他们应该就是热情。”像原始部落的热情,很多没有发展起来的星球早期星民都这样。

    他没有告诉唐萌,因为星球选的急,他对TU787的情况了解仅限于那颗虫卵,星球其他条件他根本没有考量在内。

    唐萌向李勇笑了笑,取出包里的药吃下,自打生了女儿后,她本来就不是很好的身体更差了。

    明明现在的医疗技术很好,可偏偏就是治不了她身子虚弱的病,只说让她自己注意调理。

    在怀鹿鹿的时候,勇哥不想让她生孩子伤身子,想用人造子宫移植现有胚胎,听说璀星和璨星都是用这种技术生的孩子。

    可当时他们星球的医生却说不建议用这种方法,对孩子未来发展不好,医生再三这么说,她考虑过后便选择自己生。

    李鹿鹿出生的那一天,他们星球遭到虫族袭击,她差一点死在虫族手下,幸好勇哥及时回来救了她。

    在那样的环境下,她生下鹿鹿。

    ……才会有后来那些糟糕的事情。

    唐萌吞下药片和药剂,身体好了很多,李勇给她铺好被子,让她休息一会儿。

    唐萌睡下后,李勇走到李鹿鹿面前,蹲下说:“鹿鹿还记得爸爸之前说过什么吗?”

    李鹿鹿掰着手指,“要听话、照顾妈妈、不跟陌生人走。”

    李勇点头,“还有呢?”

    李鹿鹿噘嘴,抱着小熊背对李勇,闷声道:“还有不能把虫虫叫来一起玩。”

    李勇夸奖李鹿鹿是个乖孩子。

    李鹿鹿说:“爸爸,我想吃烧鹅。”

    “好。”李勇思索了一下,先前见到的大白鹅或许是基地里养殖的食材,到时候他去问问。

    ……

    食堂,玩家热火朝天地做菜,他们隔着透明窗户,与外面的玩家讨论李勇一家三口会是隐藏着什么剧情的npc。

    他们有注意到李勇妻子脸上很大的伤疤,像是被泼了腐蚀性的液体,说不定他们在原来星球受到过欺负。

    云歌:“……”

    她只是招了个普通人而已,这些玩家真是喜欢自我脑补啊。

    玩家又说李鹿鹿,小姑娘水灵灵的真可爱,长得就招人喜欢,不过他们云崽才是最可爱的!

    云歌:哼哼,算你们有眼光。

    景:“……宿主,成熟点,那小姑娘才9岁,你已经19岁了。”

    云歌把碍事的系统放进垃圾桶里。

    景:拥有一个幼稚的宿主我太难了。

    晚饭时间,李勇一家三口被领入食堂。

    李勇瞧见也坐在饭桌上的小唢呐,还有专门负责喂它的玩家,他顿时熄了询问这是不是食材的想法。

    玩家依旧很热情,在被问及以前工作和原来星球的事时,李勇的回答与他简历上写的内容几乎一模一样,一字不差。

    玩家听见李勇只能做苦力,他们略显失望。

    他们以为李勇是张超稀有级的SSR卡,没想到只是张普通N卡,落差感明显。

    一部分玩家明显冷淡很多,另一部分玩家依旧保持高度热情,他们不信邪,第一个来他们星球工作的npc肯定隐藏着了不得的秘密!

    玩家注意到李勇的妻子唐萌胆子极小,对他们的接近很警惕,尤其是男性玩家,女性玩家相对而言更容易让唐萌放松一些。

    李勇在之前星球上的工作不错,每月薪资有2万星元,那星球也比TU787等级高,是C级星球。

    TU787能够吸引他的好像只有虫卵,以及他们这些优秀无比的人才……除此之外他们星球和别的星球比,好像没什么好的地方。

    为什么他会来这里呢?

    他们不禁结合当前游戏背景对npc的遭遇进行一系列的猜测,难不成李勇妻子曾经经历过不好的事情吗?

    玩家现在不会在游戏里讨论剧情,熊初墨和六神说我星为了给大家提供尽可能的真实世界体验不容易,为了维护更好的游戏环境,大家想要深刻讨论游戏剧情,最好去论坛。

    也别当着npc的面发表一些不好的言论,更不要做出偷偷踹npc屁股,或者偷npc房间里东西的事!

    李鹿鹿作为小孩子,受到玩家格外的照顾。

    她不像玩家在天际里碰到的熊孩子,文静听话嘴巴又甜。

    连同云歌都很喜欢李鹿鹿,送了她一把蝴蝶.刀做礼物。

    李勇和唐萌欲言又止。

    玩家:“?”

    玩家:崽,你有没有觉得你送小孩锋利的武器有点问题?

    云歌让李勇负责基地里光甲的日常保养和维护。

    李勇见到基地里近千台光甲,其中有数百台高级光甲,里面不乏现今热销的神隐和朱雀系列。

    与基地贫乏的基础设施比,这里富得流油。

    李勇明白,原来TU787是富有的穷。

    他不禁询问云歌,光是这些光甲的钱就能雇佣很多专业工人建设星球,星球基础建设一旦起来,来星球的人肯定更多,为什么不那么做呢?

    云歌沉默,望着光甲的目光有些许幽怨。

    这里的高级光甲,只有一台是她买的,其他都是玩家自己攒钱买的。

    玩家各个有小金库,像钩蛇、灵羊这些愿意主动把钱交出来的玩家很少。

    她又不能去玩家兜里抠钱,可惜游戏系统没法使用新的货币体系,不然她一定把玩家的钱都收进她的账户里。

    李勇见云歌似乎想到伤心事,他后悔自己的多嘴。

    晚上,李勇洗漱过后躺在柔软床铺上,搂着唐萌,打开星网搜寻有关于TU787的消息。

    有关于TU787的新闻其实不少,第一条是关于TU787选手参加光甲联赛个人赛拿的九强里8个名额的新闻。

    李勇颇为惊讶,他找到联赛重播录像,陷入沉默。

    作为一名光甲士,他要怎么形容TU787的参赛选手呢?就像是视频里配的字幕,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唐萌倒是看得很开心,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原来光甲比赛还能这么有意思。”

    李勇:“……”

    他又找到双人赛的录像,双人赛还在进行中,他在名单里扫了眼,没有一个入围的TU787选手,他心道这才正常啊!

    关于TU787的评论两极分化,有些人觉得这星球很有趣,也有些人觉得这星球走的不是正经路子。

    TU787没有学校,鹿鹿想要上学得去隔壁星球才行。

    TU787也没有医院,万一有个突然毛病很可能一命呜呼。

    TU787也没有便利的交通,只有一个基地的星球好像暂时也不需要发展交通。

    李勇越看越心烦,最后他干脆关上星网,抱着妻子一同入睡。

    李鹿鹿在小床上翻了个滚,她抱着小熊,黑夜里双眼亮晶晶的,她小声说:“……晚安。”

    翌日,李勇去光甲室给光甲注入清洗液,以及上油和测试等活计。

    唐萌和李鹿鹿待在房间里,一个上午没出门。

    玩家去找她们母女两,哪有整天憋在房间里的道理,一起出来浪啊!

    富有亲和力的浅夏上阵,唐萌拗不过,便接受邀请,进入浅夏带领的养崽小分队。

    养崽小分队主要任务是给星球主做各种各样好看的衣服,力图填满她的衣柜,就算星球主整天只穿光甲服,她们也不能放弃做衣服!

    唐萌做惯衣服,以前李勇有段时间找不到工作,她也会做些独特的衣服拿出去卖,补贴家里,那是特殊情况。

    浅夏认为唐萌非常适合去他们的网络店铺京曰做员工。

    唐萌讶异:“我已经结婚了,哪有结婚还工作的道理,这不是让别人看不起勇哥吗?”

    玩家:“那是别的星球,在我们星球就要遵守我们星球的规矩,大家都得工作。”

    唐萌连忙摇头,“不行不行,这不好。”

    浅夏问:“如果李勇也同意呢?”

    唐萌:“……”

    浅夏直接联系南孚,让他找到李勇。

    南孚沉默地看着快要改完的光甲,再听浅夏让他快点的催促。

    南孚放下工作,起身,黑着脸去找李勇。

    在他旁边的国家队研究人员惊呆了,付南同志你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也是个会扔下一半工作的人了?

    李勇听到玩家提出要让他妻子工作,他第一反应便是问道:“会累着她吗?她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我赚的钱能养她,不用她吃苦。”

    玩家猛不丁被塞了一口冰冷的狗粮,十分气愤。

    我星的npc怎么回事!秀恩爱也注重一下基本法行不行啊!

    李勇听到只是让唐萌做做衣服什么的,他便说:“我没问题。”

    听见唐萌工资会比他高,他也只是挠头憨笑,一脸替唐萌高兴的样子。

    玩家表示,不容易啊,我星这游戏背景里竟然还有这样正常的男人。

    不愧是他们的员工,果然符合他们的胃口!

    唐萌得到李勇同意,便答应和玩家一同做衣服,她问玩家基地里有没有什么小学前上的课程。

    玩家身体僵硬,草啊,他们星球没学校啊!

    浅夏迟疑道:“网课行吗?”比如他们之前那种精神力和虫族的课程。

    唐萌:“……”

    浅夏又说:“我们还有拳击课!”

    其他玩家连连点头,“对对,我们拳击课一级棒!”

    钱大头现在沉迷在游戏里教玩家打拳击,开了个拳击班,小孩学学拳击还能锻炼身体呢。

    唐萌更加沉默,“正规一点的课程有吗?”

    沉默的人变成了玩家。

    唐萌见玩家沉默,她更加沉默。

    最后所有人都陷入沉默,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李鹿鹿蹲在旁边,一手抱着小熊,另一手玩着地上的布料。

    她没有听唐萌和玩家间的聊天,低着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把布料组成一个圆形,又扒拉出触须,还有小脚。

    拼完之后,她打乱地上的图形。

    忽然她抬起头,看着外面的走道,这样看了约莫半分钟,她问唐萌:“妈妈,我想去外面玩一会儿。”

    唐萌犹豫,玩家说:“小孩让她自己去玩吧,基地里很安全的。”

    唐萌对李鹿鹿说:“不许玩太久知道吗?”

    李鹿鹿点头,蹦蹦跳跳地走着。

    她左右观望,竖起耳朵似乎在倾听着什么,她小声问:“你在哪里呀?”

    得到回答后,她直冲着一个方向走。

    她来到一扇粉色的门前,这是基宝的公主房。

    门锁着。

    李鹿鹿推门,推不开。

    六神恰好路过,他走过来问:“小朋友,你在做什么?”

    李鹿鹿说:“哥哥,我想进去玩!”

    六神:“我给你开门。”

    基本是玩家就能进这间房间,反正也没人会偷基宝,他们每天都会来给基宝换房间装饰,把它当成小宝贝养。

    李鹿鹿见到巨大公主床内的虫卵,她踮起脚,扒着公主床的围栏,努力把她的小熊放进去。

    李鹿鹿:“我让小熊陪你玩儿。”

    六神见状帮忙,把小熊放在虫卵旁边,小朋友的行为总是如此可爱。

    他顺手给虫卵盖上被子,也不知道哪个玩家总是给虫卵掀开被子,不知道盖着更好看吗!

    李鹿鹿:“不要给它盖被子。”

    六神:“为什么?”

    李鹿鹿:“我觉得它不喜欢盖被子,太热了。”

    六神:“我觉得它要盖被子。”

    他是个强迫症,这里的装饰,公主床的被子必须盖上。

    李鹿鹿嘴巴一瘪,眼眶里蓄着眼泪。

    六神见状,哎呀,这小孩居然还威胁他!

    六神觉得自己被挑衅了,他也嘴巴一瘪,开始掉眼泪。

    李鹿鹿惊呆了,放声大哭。

    六神没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对手,他也放声大哭。

    云歌和玩家赶到此处,不知该如何评价眼前场景。

    玩家安抚李鹿鹿,云歌安抚六神。

    一大一小两人就虫卵到底要不要盖被子进行激烈的争夺,最后李鹿鹿被一沓棒棒糖安慰,选择退让。

    六神十分得意,就算是小孩他也不会认输!

    当天晚上,李鹿鹿发烧,高烧不退。

    玩家一致认为李鹿鹿是被六神气到了。

    李勇和唐萌用了很多办法,都没法让李鹿鹿退烧,他们着急地问玩家和云歌该怎么办?

    玩家热情指导:“发烧当然是送医院啊!”

    云歌也点头,生病当然是送医院,不然还能怎么办。

    李勇茫然又无措地问:“医院在哪里?”

    云歌:“……”

    玩家:“……”

    他们这才后知后觉,他们星球没有医院这种东西啊!

    云歌体能强大,不会生病,就算受了伤自我恢复也很快。

    玩家是仿生人身体,就算有事嗑药就行,身体不行换具身体。

    之前来的神迹公司,后来的虫族抵御军和生检中心,都没有出现过生病的人,他们压根忘记星球还需要医院和医生!

    以李鹿鹿目前的情况来看,她身体根本撑不住星舰去其他星球时的空间跳跃。

    云歌想到生检中心的人,他们应该备着很多特效药物。

    玩家:“我现在就开车去叫他们!”

    李勇见到玩家口中的“车”,原来是光甲……

    这星球怎么连辆车都没,可光甲速度又比悬浮车快很多。

    李勇心中悲喜交加,心累程度堪比当年见到虫族入侵星球的时候。

    没有几分钟,玩家带回了史思妍。

    史思妍竟然备着齐全的随身医用箱,医生出诊时检查身体用的那种全套设备。

    史思妍说自己之前做过一段时间的医生,她检查过李鹿鹿的情况后,立马给她用药,让众人不要担心。

    过了大约五分钟,李鹿鹿体温下降。

    李勇和唐萌一下松懈下来,夫妻两瘫坐在地上,还好没出事。

    李鹿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含糊不清道:“吃……”

    史思妍问道:“是要吃东西吗?”

    李鹿鹿摇头,她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史思妍又检查了一遍,她说:“小孩没事,看样子是受到了惊吓,激发了身体自我保护反应,她身体有很多项指标都没有达到她这个年纪孩子该有的标准,她的饮食需要注意啊。”

    李勇点头,“好,谢谢您。”他鞠躬。

    六神扭捏着进屋,向李勇和唐萌道歉,又伸手摸了摸李鹿鹿的小脑袋,拿出一只小鹿玩偶放在她枕边。

    史思妍注意到六神空无一物的手腕,她眸光微闪。

    李鹿鹿没事后,云歌和玩家都松了口气。

    云歌采购了一批能应对常见毛病的药物,琢磨着要不要在基地里雇个医生。

    “云歌。”史思妍唤住前面的人,她见对方目光望来,顿了顿说:“你果然是个好人。”

    说完她便离开了。

    云歌忽然收到好人卡,面露茫然。

    她从基宝房间前路过,见玩家忘关了门,她便把门带上。

    以后基地人会越来越多,这等好东西还是加个锁提高防护等级吧。

    房间里,本应该是失去活性、已经死亡、能够孕育出虫族女王的虫卵,在黑暗中缓慢地滚动。

    虫卵表面伸出两根柔软的触须,摸了摸旁边的小熊,又提起厚实的蕾丝边被子,往地上用力一扔!

    嫌弃意味十足。

    随后虫卵恢复平静。

    ……

    云歌接到联盟星球管理局的通知——

    编号2899EC365,名叫侑星的星球请求对TU787发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