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发现玩家不仅对杀人没负担, 对自己的命也没负担。

    他们平日里一个个瞧着开朗又憨憨,在战斗的时候比他见过的亡命之徒更加可怕。

    他们不怕死。

    死都不怕的人,还有什么能打败他们呢?

    李勇明白, 怪不得星球主会同意挑战, 手下有这样一批骁勇善战的人, 在挑战中赢的概率肯定很大。

    李勇不再担心,他训练玩家这段日子, 云歌还给他开了双倍工资, 这让他更加卖力。

    玩家跟着李勇训练主要学杀招, 相比于跟着云歌学习,李勇的教导更加直白易懂,贴近玩家能理解的水平。

    国家队望着一个个学习杀人招式十分起劲的玩家,欲言又止。

    浅夏也在跟着学, 钱大头在一旁看。

    他看到一半, 拉着训练中的浅夏, 走到角落偷偷摸摸地问她:“这真的是个正经游戏吗?你们学的那些, 真的能杀人, 这不好吧……”

    浅夏失笑:“爸,游戏里我们还会体能和精神力呢,现实里我能一拳打碎一面墙吗?”

    钱大头觉得哪里不太对, 可见其他玩家接受地淡定,他便以为是他玩游戏太少的问题。

    李勇忙着训练玩家的时候, 唐萌已经成为基地里给京曰店铺供货的大头之一,另一大头则是师萱萱。

    浅夏之前把师萱萱雇佣为京曰的设计师后,京曰便转型变成服装店, 销量还不错,在星际网民的评价里好坏参半。

    唐萌见李鹿鹿自己在基地里会玩, 还有玩家带着她上小学网课,她放心地跟着玩家投入工作中。

    她知道星球挑战的事,可并不担心。

    也不知怎么回事,唐萌就是觉得这星球能赢。

    李鹿鹿抱着六神送她的小鹿玩偶,去食堂端了一盆零食,偷偷跑到基宝的房间里。

    食堂玩家见状笑道:“鹿鹿总找基宝玩,让我觉得她把基宝当成朋友了。”

    其他玩家:“哎呀小孩嘛,难道你小时候没有和迪迦奥特曼玩过吗?”

    由于李鹿鹿总是去基宝玩过家家,玩家便给她开放了权限。

    反正小孩也偷不走虫卵,况且那虫卵是死的,不会出现意外情况。

    李鹿鹿进房间后,把零食放在虫卵前,她把门关上,动作一顿,小声说:“要锁上吗?那我锁上了。”

    她把门从里面锁着。

    又走到公主床前,她说:“你要的吃的,我给你拿来啦。”

    虫卵表面伸出两根触角,对准盆里的零食凶猛进攻,虫卵表面冒出一张嘴,如同雪妖王的嘴,触角不停往里面塞吃的。

    李鹿鹿:“你说你都快饿死啦,哥哥姐姐都很好,为什么不问他们要吃的呢?”

    她侧耳倾听,“啊,是的,大家都讨厌虫虫,爸爸也让我不要叫虫虫来玩……”

    李鹿鹿狡黠一笑,“可是我没有把虫虫叫来,我只是和本来就在这里的虫虫聊天,我没有不听话。”

    虫卵触角化作人类的手,然后竖起中指。

    李鹿鹿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她继续说:“我也不知道,我一直都能和虫虫聊天,你也觉得哥哥姐姐是好人吗?如果不给你盖碍事的被子更好?”

    她噘嘴,“我很喜欢这条被子,漂亮。”

    虫卵触角暴躁地指着被子上的蕾丝边,还比划着被子的厚度。

    李鹿鹿恍然大悟:“你怕热吗?那我去告诉哥哥姐姐让他们不要给你盖被子。”

    虫卵挥舞触角。

    李鹿鹿:“不能告诉哥哥姐姐么,原来虫虫你在装死,你在和哥哥姐姐玩游戏吗,看他们什么时候能发现?”

    虫卵触角往李鹿鹿头上拍了一下,又使劲揪着李鹿鹿的两根小辫子。

    李鹿鹿很生气,这是她今天自己扎的辫子,扎了很长时间。

    她抓着虫卵触角,与其拔河,可是她人小小的一个,怎么拼得过虫卵。

    虫卵不停抖动,像是在嘲笑李鹿鹿。

    忽然,虫卵触角收回,李鹿鹿听见有人在敲门。

    六神在门外疑惑:“这年头小孩玩过家家都学会锁门的吗?牛批啊。”

    他喊道:“零食少吃点,马上要吃午饭了。”

    喊完,门被打开,李鹿鹿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手里抱着她的小鹿和空盆。

    六神往基宝房间瞅了一眼,他感到窒息。

    他健步冲进屋内,拿起地上的被子,盖在虫卵身上,并且为其掖好被角。

    李鹿鹿想到虫卵对她说的话,她不吭声。

    一大一小两人离开后,虫卵伸出触角,熟练地提起被子,扔在地上。

    问就是嫌弃。

    云歌接受侑星的挑战。

    联盟星球管理局需要先去侑星核对他们提供的物资,再来确认TU787提供的物资,物资没问题后,挑战方可开始。

    联盟星球管理局的人来得很快,他们检查确认虫卵没问题后,向双方宣布,双方现在可以决定挑战人员名单,以及在TU787上的挑战区域。

    侑星星球主汤元正选择百人小规模名单,云歌同意,双方提交各自名单。

    汤元正百人名单内有35名高级光甲士,60名中级光甲士。

    云歌百人名单内有30名高级光甲士,70名中级光甲士。

    经由联盟星球管理局的人前来确定名单上光甲士的实力,差距在30%以内,挑战名单确定。

    在挑选区域时,汤元正弃权,他说云歌可以任意选择她认为自己胜算更大的地方。

    云歌选择了第一次到达TU787时的大草原位置,只不过如今的大草原被冰雪覆盖,变为一大片白雪皑皑的平地。

    玩家很熟悉这里的地形。

    挑战区域确定。

    侑星星球主和联盟星球管理局公证人抵达TU787时,挑战即可开始。

    两天后,对方与运输舰抵达TU787。

    云歌见到来人,眼眸睁大,联盟星球管理局的公证人竟然是天启星的星球主戈飞白,所有挑战都会让首都十二星的星球主做公证人吗?

    戈飞白玉树临风,长着一对桃花眼,看人时眼中不自觉带着笑意。

    “原本的公证人临时有事,便换成了我,希望两位星球主不要介意。”

    云歌点头表示知晓,戈飞白向她友好地笑了笑。

    玩家:卧槽这个狗比在撩他们家的崽!

    戈飞白收到云歌身后光甲士的眼刀,他抬起眼也向他们露出和善笑容。

    玩家:看这家伙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定是禽兽中的禽兽,当着他们的面想勾搭人,呵呵!

    戈飞白收到玩家的恶意,更是不明白了。

    汤元正盯着戈飞白的背影眼中闪过疑惑,大人不是说公证人会是他熟知的人吗?

    戈飞白与联盟星球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前往基地拿去虫卵,让云歌和汤元正确定物资情况,他们收起物资,放在运输舰上保存。

    工作人员取出屏障生成器,根据云歌和汤元正定下的区域,在区域边缘处设下电力屏障。

    屏障为淡蓝色,闪着电光,整个城封闭型,只有一个出入口掌握在工作人员手中,屏障内高度很高,不会干涉到光甲的空中作战。

    戈飞白作为此次挑战的公证人,简单说明屏障从外部突破的不可能性,以及挑战过程中的一些规则。

    这些规则简单概括一下就是没有规则。

    汤元正的光甲士与玩家进入屏障。

    屏障完全合上,挑战开始!

    玩家扭头逮着措手不及的侑星光甲士暴打,打完就跑,丝毫不留恋。

    侑星光甲士惊呆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操作,一时间懵了。

    等他们反应过来,几名玩家怪叫着扛起他们的一位同伴跑了,如同抢到奶酪的杰瑞鼠,速度飞快,追都追不上。

    明明是在平原上,他们跑着跑着,却不见了踪影。

    那么多的光甲,一下子消失在平原上,仿佛见了鬼!

    玩家就像真的鬼一样,时不时突然出现,偷走一两个侑星光甲士。

    他们下手毫不留情,基本抓准机会就直接摧毁对方光甲舱,使其死亡。

    短短几分钟,侑星已经损失十多名的光甲士。

    这才开局,自信满满挑战TU787的侑星便丢了个大脸!

    汤元正脸色黑下,戈飞白笑着夸奖云歌星球上的光甲士真有意思。

    云歌接受夸奖,她的玩家自然厉害。

    戈飞白又对汤元正意味深长道:“你也不必如此紧张,这才刚开始呢。”

    他话音落下。

    侑星光甲士找到消失的玩家们,原来这雪地下有很多地洞,玩家正是通过这些地洞来进行快速的移动。

    这些奇怪地洞光甲上的检测仪都无法发现,所以侑星光甲士才会觉得奇怪。

    现在他们识破,玩家便无法使用同样的招式偷袭他们。

    侑星光甲士很快开始反击,这一次队伍人数骤减的变成了玩家!

    汤元正露出笑容。

    戈飞白这一次的夸奖对象则成了汤元正,说他的光甲士实力了得。

    对于云歌,戈飞白则安慰道:“只是暂时的情况,还有反击机会。”

    云歌没有接戈飞白的话,她扫视侑星的人,最后目光停在其中一名不停击杀玩家的光甲士身上。

    她沉声质问:“汤星球主,你的挑战名单上明明只有高级光甲士,为什么现在里面出现了特级光甲士!”

    她的精神力压下,汤元正和戈飞白身旁的护卫立马上前护住二人,放出精神力与其抵抗,他们精神力才放出,便直接吐了血!

    并非每个星球主都和云歌一样,自身就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和体能。

    戈飞白警告云歌不能对他们动手,否则挑战将会直接判成汤元正胜利。

    他又看向汤元正,需要他进行解释,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挑战则会是云歌胜利。

    汤元正笑着说:“名单上的人在确定之后,都有管理局的人来检查过,我怎么会故意隐瞒呢?他在挑战前确实是名高级光甲士,只是挑战过程中,正好晋级了而已……”

    他顿了顿说:“这也是我没想到的事情呀。”

    云歌眼眸倒映着对方嚣张的笑容,她偏头问戈飞白:“他这种蹩脚的理由也能算数吗?”

    戈飞白敛眸,随后抬眼道:“是的。”

    云歌说:“我也参战。”

    戈飞白确认后,让工作人员一会儿为云歌开启屏障。

    云歌挑衅地看向汤元正:“你敢来吗?”

    汤元正笑笑:“既然云女士邀请,我自然会答应。”

    此次挑战两位星球主都会参战。

    云歌勾起唇角:“明明清楚我的实力,却敢用你那废物的身体应战,只要进去的一瞬间,我就能杀了你。你的倚仗是什么,那东西吗?”

    汤元正不知该因云歌骂他废物而生气,还是因她知道伴生物的事情而震惊。

    汤元正看向云歌身后。

    她明显是没有融合成功的人,她应该没有关于伴生物的记忆才对。

    云歌抬手,按住微微发热的前额。

    她看见汤元正和戈飞白的身后,漂浮着若隐若现的黑影。

    汤元正身后的黑影轮廓似鹰,可又有着长尾。

    戈飞白身后的黑影轮廓似虎,却长着双翼。

    汤元正和戈飞白也看见了——

    云歌身后,那庞大到似乎连天空装不下的、触手到处挥舞的黑影!

    落雪停止,TU787转而下起绵密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