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珠撞在屏障上, 微弱蓝光闪动。

    三位星球主身后的三道黑影,身形闪烁像老旧电视上的雪花,又像是有无形的手拿着橡皮擦对它们的身形擦除。

    黑影呈现不过数秒时间, 快到三人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汤元正从未见过伴生物以黑影状态呈现, 他突然没有那么自信, 神秘人给他的情报是否正确?这个叫云歌的女人真的没有和伴生物融合吗?如果没有融合,方才出现在她背后的可怕黑影又是什么?

    戈飞白眸中闪过讶异之色。

    云歌额前不再发热, 她无法再看见汤元正和戈飞白身后的黑影。

    空中小雨停下, 落雪继续。

    果然这东西和星球主有关么……

    云歌转身登上光甲, 进入屏障,她在屏障内等着汤元正。

    汤元正一动不动,戈飞白问他是否要参与挑战,他在犹豫。

    云歌是特级光甲士, 神秘人告诉过他这一点, 因此对方特意派来一名能够躲过联盟管理局实力检测的特级光甲士。

    加之他们对云歌以前在殖民星的经历了解, 还有她在校的表现结合来看, 她性格激进, 睚眦必报,少年天才导致云歌对自身实力颇为自负,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

    可能也是实力强而自负的原因吧, 这家伙不爱动脑子,许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陷阱和计谋, 她不知是真没看出来还是假没看出,直接往里撞。

    只要云歌发现他们对挑战动了手脚,她必定会要求参战, 而不会去思考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做,她参战的利弊权衡等。

    这时候, 他便可以理所当然对这颗星球的无主伴生物下手,增强他自己伴生物的实力。

    这是他本来的计划,一切建立在云歌没有和伴生物绑定的前提之上。

    据汤元正所知,也是现在所有星球主知道的事——

    星球伴生物,为三代人类中诞生出星球主时发现的奇特生物,或者可以将它们称之为特殊的精神体,也可以将它们叫做……星球意识。

    它们依附于星球,又超脱于星球。

    伴生物多为星球本土强大的生物死后精神力的残留,经过星球不断的供养,最后凝结而成的强大精神体。

    它们多数贪婪而又邪恶,是完全的欲望凝结体。

    它们与星球为一体,它们强大,则星球自我能诞生的资源越来越多,若它们完完全全的消散一点也不剩下,星球则会瞬间变为一颗死星!

    伴生物需要养分才能变得更加强大,养分是星球上所有生物的生命力。

    它们不满足于缓慢吸收,想要更快、更光明正大地吸取生命力来壮大自身。

    伴生物不敢直接那么做,它们并非没有天敌,如果星球上存在数量最多的人类因此而恼怒,与它们的天敌站在一起,它们岂不是要完蛋。

    于是它们挑选了一部分人类,使他们感应到自己,感应到和星球的联系,也就是出现了现在人类所谓的星球主。

    伴生物对星球主的挑选有各自偏好,但这些被挑选的人其实都有一个共通点,那便是以世人的目光来看,他们都有“病”。

    伴生物要求星球主为它们提供养分,它们将回馈给星球主无与伦比的星球掌控力,还有没有尽头与它们相同的寿命。

    第一个答应与伴生物合作的星球主说:“民众是猪,他们只会听从上位者的安排,受到上位者为他们构建出的环境影响……吸取生命力吗,就选女人吧,谁让她们生来就能生育呢?”

    本因科技发展而拉近的男女差异,在诡异出现的言论下,还有那不知名奇怪精神力的影响下,逐渐拉大。

    起初是说,人造子宫不好,体外生孩子更不好,那样有大概率会导致生下的孩子体质倒退……

    怀孕期间女人变得格外虚弱,无法从事正常的工作,等她们生完孩子后,精神力和体能奇怪的降级使得她们没法回到原来的岗位。

    有人觉得奇怪,可更多的言论是说:生完孩子之后体质变差多正常,那是因为女人十月怀胎;自己精神力和体能降级,那是因为把天赋传给孩子了呀。

    后来所有人说:女人啊,打拼什么,结婚生子好好待在家里才是她们毕生的使命。

    像女人这种天生就比男人弱小的个体,能在中小学的时候得到教育机会,就该谢天谢地了。

    男人也是,你要养家糊口,你要拼命工作,你在工作的时候累死累活突然猝死哪怕现在医疗技术再发达也救不过来,也很正常啊。

    伴生物光明正大地大量吸收人类中女性个体的生命力,还有人类中普通男性个体的生命力。

    这样一来,伴生物和星球主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伴生物选完星球主后会与星球主进行融合,只要接受它们的一切,便能得到一个再强大的光甲士都无法抗衡的对手。

    伴生物与星球主融合后,它们便能依托于星球主的身体,离开星球。

    星球主只有星球主能对付,成为星球主且与伴生物融合的人,已经凌驾于现在的人类之上。

    如同拥有精神力的三代人类,能轻而易举解决没有觉醒精神力的二代人类一样。

    星球主之间有约定,如非星球挑战期间和特殊情况,不得随意对其他星球主的伴生物动手。

    汤元正作为养猪派星球主的一员,他认同也贯彻养猪方法。

    当然,他只把女人当猪,与他相同性别的男人,在侑星上不会被吸取生命力。

    汤元正已经是受到大环境影响的人,他看不起女人,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伴生物选取女人作为星球主,比如很久前碍事的璀星和璨星星球主。

    他认为女人就该乖乖地成为养分,不配成为星球主,因此他见到云歌后,从未叫过她一声“云星球主”。

    他不会输给一个女人。

    汤元正找不到自己与云歌相比的其他优势,只能通过自己的性别来进行心理安慰。

    汤元正进入屏障后,工作人员关上屏障。

    忽然屏障开始闪烁,工作人员见惯了星球主进入后屏障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他淡定地调高屏障等级。

    戈飞白手一挥,似乎指挥着什么东西,工作人员看到的景象发生了变化,与屏障内实际发生的战斗完全不同。

    戈飞白目光跟随着云歌和汤元正,光瞳记录下他们的一举一动。

    云歌驾驶的朱雀系列光甲外表通红如血,汤元正进入屏障的一瞬间,她便冲了上去。

    光甲刀燃烧着火焰,本应该能够轻而易举砍断对方身体的光甲刀在距离汤元正一米的地方停下。

    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挡住了云歌。

    云歌这样的先手出招,让汤元正十分确定她没有与伴生物融合,他的伴生物明明已经现身,而云歌却像是没有看见,直接打向了他。

    他笑得很得意,伴生物身随意动,发动进攻。

    先把云歌打成重伤,再让他的小家伙去找这星球上那无主的伴生物

    汤元正的伴生物是一只黑色蛇尾鹰,锐利鹰眸瞪视着尾翼并非羽毛,而是一个又一个的蛇头!

    蛇头共计十二个,刚才正是其中一个蛇头咬住了光甲刀的攻击!

    蛇尾鹰高度近百米,它缠住光甲,利爪毫不留情地抓下光甲舱,扔在地上。

    蛇尾鹰对天长鸣,似在挑衅。

    光甲舱在地上滚动,舱内的云歌额前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发热,而是烫得像是她整个人在火中灼烧!

    她眼下、鼻下、唇边溢出血迹,露出光甲服外的肌肤肉眼可见地开始裂开,她感受不到疼痛,因为她又被拉进了那个地方。

    ——海皇的精神世界。

    再一次进入这里后,她脑内又多出上一次听到的事。

    海皇诱惑她饲养人类,尤其是女人来食用。

    她前面是汪洋大海,身后是只有触手露出海面的海皇。

    云歌沉着脸,这一次她不会再恐惧了!

    她扭过身,正见一根触手向她袭来。

    触手将她拖进深海,一路向下,直到她见到那双巨大的橙黄色的双目。

    云歌的黑发如海草在她身边飘动,她感受到海皇委屈的情绪。

    它好像是在说“别人都打到家门口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接受它?”

    明明之前对它很温柔,见到它真身之后不是躲就是藏,甚至抗拒它的出现,还觉得它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海皇:你是不是嫌我丑!

    云歌:?

    云歌恍然,这不是她和TU787的交流方式吗?这小智障般的语气,不就是TU787么?海皇就是一直和她交流的TU787?

    海皇很幽怨,雨季她躲在它进不去的地方,好在是站在洞口,是它能打招呼的地方,结果她扭头就跑,气得它喷口水。

    后来它偷偷在海下想看看云歌,结果她发现自己之后,带着她的同伴一起逃走,那之后它就在想,云歌是不是嫌弃它?

    海皇好伤心啊,明明是云歌和它同时选中了对方,为什么云歌却要嫌弃它呢?

    云歌觉得这中间可能有点误会,海皇现在表现的如此平易近人,她便忍不住问它,为什么它要诱惑自己去杀人,去饲养人类。

    海皇理直气壮地说,其他伴生物都那么干,它如果不那么做会被大家排挤,本来它就因为长得吓人没有生物爱和它玩,如果不合群那就更加没有和它一起玩的小伙伴了。

    它只能弄出点南孚鱼耍耍,顺便吃点星球上的生物垫垫饥。

    海皇又说:它很喜欢云歌那些小人给它精神力造物取的名字。

    云歌仍旧警惕,她担心其中有诈,前两次险些被蛊惑的事,以及对方表现出的邪恶,她可没有忘记。

    海皇对云歌的不信任非常生气,它生气后,云歌又能听到那些蛊惑人的窃窃私语声。

    海皇说,人类小身板的生命力还不够它塞牙缝的,口感又差,它最想吃的东西其实是其他星球的伴生物。

    就像外面那只蛇尾鹰,看着就让它很有胃口,吃一顿应该能大半年不饿肚子了吧。

    云歌瞧着海皇嘀嘀咕咕,又用触手挠脑袋的模样。

    她游动过去,贴在它双眼之间。

    “我相信你。”

    ……

    云歌被黑尾鹰击打的那一幕,落在其他人眼里,便是红色光甲在原地突然呆愣,随后像是光甲出了问题,光甲舱直接弹出。

    玩家目睹后:卧槽,南孚改装也出假冒伪劣产品的吗?

    随后他们又反应过来,这场面是什么鬼,他们的崽不会出事了吧!

    啊,这是不是终于到了他们英雄救美的时候?

    玩家不管侑星光甲士,直接向云歌冲过去。

    玩家怒吼:“狗比小眼睛,动我的崽,劳资把你骨灰都给扬了!”

    汤元正见状冷笑,他甚至不需要侑星光甲士的帮忙,直接让蛇尾鹰将他们全部掀翻在地。

    玩家光甲统统倒地的瞬间,骤雨倾盆!

    那单独落在地上的光甲舱,舱门被人猛地踹开,走出一黑发披散、面上血迹布满的女人,那狂暴如深海巨兽的精神力沉沉地压在每一个人肩头。

    戈飞白张了张嘴,薄薄的唇瓣翕动,口型像是在说“变态”。

    汤元正瞳孔猛地一震,他让黑尾鹰发动攻击。

    云歌抬手抹去脸上血迹,血迹变为血痕,她看向蛇尾鹰说:“小家伙,你就像你的主人一样小。”她抬眸轻蔑道:“一样的废物。”

    汤元正暴怒,蛇尾鹰感受到他的愤怒,鸣叫一声后冲向云歌。

    它冲得极为迅猛,雨幕飞溅!

    玩家光甲趴在地上,捶胸顿足。

    玩家:崽崽你刚才是不是在搞颜色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是我们没有带好你啊!

    云歌轻笑,向前一步,蛇尾鹰的冲刺停下。

    天空忽然黑了下来。

    “咔嚓咔嚓——”

    屏障缓慢开裂。

    汤元正不明所以,下一秒他惊恐地瞪大双目,蛇尾鹰的身上缠绕着一根巨大的触手!

    他目光顺着触手一路向上,头已经仰到极限,却仍旧望不清对方的全貌。

    电闪雷鸣,他看见隐藏在云层中两颗橙黄色兽瞳,一分讥笑、一分薄凉、还有一分贪婪。

    在那巨大生物前方站着的女人,她眼中露出与身后兽瞳一模一样的贪婪。

    星球主和伴生物融合了。

    她伸出手臂,五指缓慢合拢,她身后伴生物的触手跟着缓慢收紧,如同一体。

    不可能的!

    这明明是颗资源评级差劲到不行的星球不是吗?这颗星球的伴生物不可能这么强大!

    打不过的,绝对打不过……

    汤元正跌坐在地上,他这才发现脚下已不是雪地,而是看不见尽头的海面。

    蛇尾鹰痛苦地哀鸣。

    汤元正这才反应过来,他的伴生物!伴生物绝不能出事!

    汤元正当机立断:“我认输!”

    戈飞白的伴生物,一只体型虽达不到海皇大小、却比汤元正的蛇尾鹰更大的黑色老虎出现。

    它挥动金色双翼,卷起飓风冲进战局中。

    “啪嗒!”

    戈飞白惊呆了,他的伴生物被触手打了回来,他虽然确实是十二星里伴生物最弱的那个,但也不至于弱到打不过一个刚融合没多久的伴生物吧!

    等黑虎挣扎着从水里爬起来的时候,海皇当着所有人的面吞下蛇尾鹰,张开巨口吞下它,一点都不剩。

    汤元正失魂落魄,“我完了。”

    他甚至提不起去找云歌念头的想法,在他脑内,有关于伴生物的东西在一点点消失。

    汤元正痛苦地拍着脑袋,他跑到戈飞白身前,跪下,乞求他让他记住这些事,他不要沦落成为和其他人类一样,成为被饲养的猪而浑然不知!

    戈飞白看向汤元正,长眸里盛满笑意,他凑到对方耳边说:“被当做枪使还洋洋自得,这样的智商还是别当星球主了。”

    戈飞白宣布云歌获胜,黑虎金翼扇动,工作人员恢复正常,将运输舰上的物资搬运下来。

    侑星光甲士和玩家走出来,他们很茫然,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黑虎对着他们扇动金翼,强大的精神力如同当时云歌改变鬼手团海盗的记忆时一样,改变了他们的记忆。

    云歌肩上的景指尖微动,挡住了那股精神力。

    玩家听见少见的系统提示:星球伴生物对你们进行了催眠,更改了你们的记忆。

    玩家:WTF?星球伴生物是什么?又一个新的游戏设定吗?

    玩家不知道被催眠改变记忆是什么样的,但他们擅长学习,他们瞅了眼隔壁表情痴呆的侑星光甲士,纷纷露出更加智障的表情。

    玩家:呵,表情包的事我们从来没输过,真人上阵做表情也一样!

    黑虎的体型缩小至巴掌大小,站在他肩部,冲着云歌头顶长相奇怪的章鱼发出咆哮声。

    伴生物与星球主融合后,可随意进行体型上的变化,最大不会超过它们本身的体型。它们也可根据星球主的意愿,屏蔽或显示自身,不过屏蔽对同为星球主的人无用。

    戈飞白向云歌伸手,笑道:“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员。”

    海皇:那只臭老虎骂我丑,它还吃人!它不乖!它不配活着!让我吃了它吧!嗝~

    云歌低眼看着戈飞白的手,毫不犹豫地挥出一巴掌,“我不会是你们的一员,将来也不会是。”

    工作人员震惊地看着云歌,她难道不怕日后被十二星使绊子,无法发展星球吗?

    戈飞白轻笑,“话别说得过于绝对,曾经有人和你说过一样的话,最后她们还是加入了我们。”

    他看向云歌头顶的伴生物,“它很厉害,今天是例外情况,如果没有其他的东西让它吃下,你能抵抗得了它们的声音吗?”

    戈飞白倾身向前,唇部紧贴云歌耳畔,轻声呢喃:“一个汤元正走了,还有更多的人在看着你,明面上的,暗地里的,你保证自己都能对付得过来吗?”

    突然一块石头砸中戈飞白后脑壳儿。

    他懵了,扭过头,他的保镖因为刚才阻挡云歌攻击的事情,还在地上躺着,所以才没有保护到他。

    这攻击没有杀意,黑虎也不会出手护着。

    戈飞白看见一群目光恶狠狠的人,正是刚才还表情痴呆的玩家。

    他们一个个如同暴怒的老父亲,恨不得上前手撕了轻浮的戈飞白。

    玩家:我太阳花他老母!崽种东西竟然又动手动脚!

    戈飞白:“……”他离云歌远了一点。

    玩家目光稍有缓和。

    云歌因玩家举动哭笑不得,她回复戈飞白方才的话:“尽管来吧。”

    一切的阴谋诡计和盘算,在强大的实力面前都是纸糊的废物。

    云歌自认没什么别的优点,好在拳头还算大,她从不怕别人的算计,大不了就是一死。

    戈飞白离开后,他在星舰上联系了某人。

    “视频给你传过去了,我好歹也是十二星的星球主之一,别总是让我做这种掉价的事情啊!”

    那头女人看完视频后轻笑着说:“果然用花瓣选出来的结果不可信,幸好我没有亲自下场,要不然倒霉的可是我了。”

    戈飞白不置可否,“起点越强的伴生物越难控制,我们最清楚这一点,只看她最后会不会被反噬了,是控制它,还是被它控制。”

    女人:“你好像很担心,还有什么没说出来的事情吗,这位墙头草星主。”

    “……”戈飞白沉默,“墙头草的说法未免难听了些,我只是喜欢选择对自己更有利的一方,她能让我看见黑影。”

    女人:“哦?有意思了,零号一定对她很感兴趣。”

    戈飞白:“你觉得零号会是谁?”

    女人:“谁知道呢,对了,那家伙又出现了,前面几位很生气,弄掉的都是他们附属星的人呢……”

    戈飞白捂着头:“那食人花又出现了吗?没人能管管这家伙吗?我都担心他会突然出现在我的星球上,给我的伴生物来上一口。”

    女人:“伴生物是食人花的小星球多得是,哪里排查得过来。你应该要担心,别让食人花和这位新晋的小姑娘认识,他们明显是一派的人。”

    戈飞白嗤笑:“异想天开。”

    ……

    星球挑战结果公布在联盟星球管理局的主页上,许多对TU787虫卵蠢蠢欲动的星球看见该结果后,暂时熄了心思。

    而TU787,一夜暴富!

    在清点物资和开始对基地外的建设前,云歌向玩家隆重地介绍了她的新同伴,TU787的星球伴生物,也就是大家曾经见过的海皇。

    玩家大骇。

    什么?

    他们雨季吃烤海皇鱿鱼须的梦想就这么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