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仔田肯定他没有看错。

    他眼一亮, 明白为什么他会死了回来,原来是双线剧情任务!

    他才死回来没多久,一号不可能那么快从神州星赶到TU787, 这个人和一号长着同一张脸, 肯定和一号之间有关系。

    米仔田不是会把任务藏着的人, 况且我星是个团队游戏,迄今为止的任务都是为了促进星球建设, 他悄悄地把这件事发送给其他玩家, 让他们多注意这群童天军校的人, 说不定有诈。

    玩家瞅着消息,再瞅瞅npc们,他们露出更加和善、一点也不虚伪的笑容。

    童天军校来了五人,为首的人是机甲学院的副院长丘良辉, 其他四人则是学校里带实训的老师谷兴华、乔佑霖、赵飙以及宫正天。

    米仔田所说与杀了他的仿生人一号长得一样的人是谷兴华, 老师队伍里行事最低调的一名老师。

    由于他容貌实在优秀, 低调不了, 玩家偷偷拍照记下这张脸作为捏脸素材的备用。

    玩家:这么好看的脸, 以后就是他们的了!

    灵羊是此次负责外交的人,玩家瞅着灵羊那和童天军校来人谈话时的样子,私下嘀咕道:“灵羊怎么跟我们单位领导一样?”

    “还很像我们学校校长沃日, 我看见他那种笑眯眯又说不出来的气势,怕得鸭皮。”

    六神手被紧紧握住, 他低头看去,李鹿鹿紧紧盯着童天军校副院长邱良辉的身后。

    她好像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

    李鹿鹿浅琥珀色的瞳孔被缓慢染黑,变为完全的虫子复眼, 嘴角哈喇子直流。

    六神:“卧槽!”他立马把李鹿鹿抱着,将她脑袋埋在怀里, 这还有着外人呢,咋就突然变了呢!

    灵羊点出几名玩家,让他们跟着童天军校的人,特意嘱咐道:“如果客人有需要,一定要及时向基地汇报情况。”

    邱良辉四人但笑不语,谷兴华看向玩家们,勾起笑容。

    等五人离开后,灵羊脸色一变,对玩家们道:“进入戒备状态,那个领头的院长身上味道不对,他们可能不是童天军校的人。”

    玩家兴奋:“噢噢噢!任务任务!”

    他们讨论着到时候人怎么杀,才五个人,他们这么多人,到时候人头怎么分啊?

    国家队看着跳来跳去的玩家心好累,他们甚至怀疑云歌是不是故意走掉的,被玩家给烦的。

    说实话,玩家根本管不住。

    平时基地里搞些看报啊、不浪费粮食、做操训练什么的事,玩家自己也觉得好玩,所以他们看着受折磨,其实很起劲。

    游戏里被教育,多有意思!

    可要是什么事都被管着,连做任务的方式都要被管,那也太好笑了。

    玩游戏的真谛是什么?

    是浪!是骚!是贱!

    譬如现在,国家队下意识以下命令的方式让他们去开光甲,去拿武器保护基地,再派小队去对付五人,他们充耳不闻。

    国家队越命令,玩家越不服。

    玩家:干啥玩意儿,游戏里还分高低贵贱谁指使谁呢?

    玩家甚至朝着国家队吐舌头、拉眼皮:“大哥,之前那是我们配合,你们咋还蹬鼻子上眼呢,一板一眼玩一点意思都没有!他们五个人,我们数千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们!”

    国家队忽然佩服云歌,她之前竟然能让玩家往东就往东,往西就往西。

    国家队回忆云歌平日和玩家相处的模样,立马意识到不能和玩家用上下级的方式交流,他们这是带上了现实的工作习惯。

    灵羊当即放下脸皮,嬉笑道:“爸爸们,怎么能说是蹬鼻子上眼呢,刚才确实是我说话语气不好,不过这都是为了基地的发展,你们说说该用什么主意?”

    玩家高调地拿出刚才偷拍的照片,本来是为了拍谷兴华,顺便把另外四个人都拍了进去,现在倒是能派上用处。

    灵羊不明所以。

    玩家说:“每次换身体的时候不是能重新捏脸么,大家都把脸捏成他们的样子,再换上和他们一样的衣服,然后去找他们乐呵乐呵呀!”

    他又说:“对了,一定要先把人调开,然后再和他们汇合!”

    其他玩家嘿嘿笑道:“哎呀,你好坏哦!”

    听见这种骚操作,大家非常起劲。

    更有有才玩家录下了刚才五人介绍自己时的说话声,“不光是脸,声音也要跟着一起调,我先把音频调好,到时候大家直接【哔——】(游戏群)取数据啊。”

    平时跟着凤凰练化妆的玩家说:“那捏脸数据就交给我们来!”

    和浅夏一起做衣服的说:“服装交给我们!”

    国家队:这种方式,真的可以吗?

    他们企图阻止,玩家根本不听。

    他们准备自行行动,直接遭到捆绑,被玩家警告不许捣乱他们的计划!

    感谢国家队这段时间对他们的训练,让他们身手有了大大的提高,几百人围殴国家队不到一百的人数非常轻松。

    国家队:“……”

    他们进来的很多人,都是科研人才,都跟着南孚在做研究。

    可恶啊,竟然败在了人数上!

    钩蛇不在线,他正在拯救晕游戏的领导,希望能让他快速适应进入游戏。

    景的分.身似乎认为玩家这样的行为符合游戏规则,不予理会。

    一切分配就绪,等着道具准备的时间,玩家若有所思地望着五人停下的星舰,一名玩家说:“这星舰……”

    另一玩家接嘴:“是我们了的吧?”

    玩家振臂道:“我们的!兄弟们上,把它搬回基地!”

    于是这星舰被一群穿上光甲的玩家,扛回了基地。

    玩家满足地看着他们又多了件收藏品基地,点头道:“上次这么白给的人,还是鬼手团星盗,真怀念这种感觉啊!”

    六神突然说:“兄弟们,有件事得说一下,鹿鹿发现五个人里面,可能有个人和崽一样,是星球主。”

    他压低声音说:“鹿鹿看见了那个人身后,有着个和海皇一样的生物。”他觉得有些不妙。

    玩家:“卧槽,我们终于能吃正宗的铁板鱿鱼了吗!”

    六神黑线:“只是和海皇一样,是个伴生物,不是长海皇那样,按照鹿鹿的描述,大概是个海星吧。”

    他大致描绘了对方的形状、大小。

    玩家面色忽地沉重,不是海皇是海星啊,这问题确实很严重。

    他们问道:“海星能吃吗?能铁板吗?这么大啊,我们铁板可能烤不下,有点麻烦。”

    六神吼道:“那可能是个星球主啊!我们或许会被团灭的啊!”

    玩家也吼:“我们基地还没有星球主款收藏品呢!反正不会死,你怕个啥啊!”

    六神反应过来。

    对哦,他怕个什么劲,团灭起来再战不就行了。

    都怪我星做的太真实,下意识考虑大伙的生死。

    国家队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正经许多的六神,又一次被玩家带歪,或者说恢复了玩家本性。

    六神挠头:“那我们要不要带上鹿鹿?”

    玩家翻白眼:“带什么带,鹿鹿又不像我们好几条命,你也不怕等崽回来把我们都打一顿。不确定敌人啥德行啥实力就带,先对冲一波判断完实力再说……六神你最近怎么回事,玩傻了吗?”

    六神也觉得这段时间跟着灵羊、鱼妇等人混太久后,他东顾虑西担心的,束手束脚。

    六神:哼,以后不和灵羊他们玩了!

    而这时,负责捏脸数据、声音数据和服装道具的玩家都已做好工作,玩家下线下载数据,载入游戏舱,再登上线换身体,换捏脸声音和衣服。

    换完之后,玩家谁都不认识谁,他们便把平时为了游戏真实性而隐藏的昵称再次显示出来。

    这下大家能认清对方,不至于误伤。

    跟着童天军校工作人员的玩家,收到了基地玩家告诉他们准备动手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