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刷新云歌认知的玩家们, 此时瞠目结舌地盯着谷兴华和赵飙。

    或者说他们正盯着谷兴华身边,不断变化身形的赵飙。

    玩家本打算像逗宫正天那样,逗谷兴华, 可谷兴华看出了他们的身份, 且询问他们是如何更换的脸部。

    玩家二话不说直接开打, 谷兴华只躲避不反击,弄得玩家一头雾水。

    那赵飙忽然赶来, 叫他们住手。

    玩家一听, 说住手就住手, 那他们……当然要住手听听有啥能触发的剧情!

    赵飙说完住手后,他的身体就像是变形金刚,向内翻折又翻出,重组体型。

    赵飙是个仿生人, 带有变形功能的仿生人。

    玩家见过拥有这功能的仿生人, 卖得特别贵, 他们舍不得买。

    赵飙变成了一个玩家非常熟悉的人——

    史思妍。

    史思妍说:“我和同事在离开TU787的时候, 因为带走的虫族尸体内的秘密, 所乘坐的星舰遭到袭击……幸好首领及时出现救下我们,他想要来TU787见一见云歌,正好听到蟞弎星际海盗团的谋划。”

    “我们本想联系云歌提醒, 没想到无法联系到她,因此进行伪装, 混入了该星盗团内,希望能够探清他们的目的后,将其一网打尽, 没有想到大家比我们想得更加厉害。”

    谷兴华说:“看见大家的模样,我很高兴。有这么多的同胞, 能够生活得如此舒适、安逸。”

    他眼中露出欣慰之意,如同父亲见到在外打拼的孩子有了出息一般。

    玩家:“?”

    等一下,信息量太大他们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

    玩家挥手:“先把他们捆上押回去再审!”

    另一处,包围着乔佑霖的玩家,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个自己把自己捆起来,主动送到他们手里让他们把自己带回去的npc。

    玩家:“……”

    玩家:不知该如何反应,甚至觉得有些空虚。

    乔佑霖:“难道你们不喜欢这种捆绑方式吗?云歌不是最喜欢这么绑人了吗?你们是她的手下,跟她爱好还不一样?”

    玩家一愣,这家伙认识崽?

    他们牵着乔佑霖,将其带回基地。

    五个潜入TU787的东西都齐全了。

    五人里,只有两个人是真正的星盗,剩下三人是二五仔。

    玩家同情地看着昏迷的邱明辉,一共五个手下,其中三个人已经被人替换。这家伙完全没有察觉,他也太惨了吧!

    玩家在交换情报。

    五人都被关着,谷兴华和史思妍不用说,明显是一起的。

    乔佑霖和这二人显然不是一派的,双方都没想到,除了自己,竟然还有别人混进了五人团而他们却没有察觉。

    玩家:“啧啧。”再一次感慨邱明辉是个菜鸡。

    他们又觉得,就算有伴生物,星球主好像也不是特别厉害嘛。

    看这个邱明辉,连自己团队被二五仔侵占了都不知道,是伴生物没有提醒他,还是伴生物根本察觉不出来?

    玩家让三人交待自己的事,不把事情交待清楚咯,就全部neng死扬骨灰!

    史思妍茫然,她先前碰到的友善玩家,和这批玩家难不成是两群人吗?

    国家队把捣乱的玩家打走,剩下好奇剧情的玩家旁听。

    谷兴华望着血肉模糊的邱明辉,和失去神智如同疯了的宫正天,他在史思妍担忧的目光下若有所思。

    乔佑霖左看右看,最后他举起手说:“我之前就被关了很久,好不容易逃出来,可不想在这又被关着,你们可以帮我从星网上买点东西吗?”

    一些卸除长久性伪装所需要的东西。

    国家队购买了乔佑霖所需要的东西,待他除去脸上的遮挡物后,有玩家指着他道:“我记得他,联盟军部第一次过来的时候那个冲崽嬉皮笑脸的军官!叫叫叫什么来着?”

    其他玩家提醒:“沈靖安!”

    沈靖安举着国家队提供的镜子,看着里面的脸,说:“还是自己的脸看着顺眼。”他摸着脸,“世上怎么会有我这么好看的人?”

    国家队没有见过沈靖安,鬼手团上第一批白给npc的时候,他们尚未进入游戏。

    听其他玩家说,这个水仙男是云歌的同学。

    想要核实沈靖安最快的身份,就是联系云歌,让她确定。

    沈靖安笑道:“这么容易的事情,等一等。”

    他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找到云歌联系方式随后拨通视讯,以共享的方式。

    所有人都听见了,“您不在对方允许通讯的范围内。”

    人话便是:沈靖安被云歌拉黑了。

    沈靖安唇边笑容僵硬,他问:“或者你们能帮我联系一下云歌?”

    国家队再次联系云歌,视讯。

    沈靖安对着云歌挥手,笑容灿烂,“云歌,你星球上的人好热情啊,身手被你训练的不错嘛。”

    玩家蹲在角落眼巴巴地看着。

    云歌:“你为什么在我地盘上?”

    她话一出,基本确认了这就是沈靖安。

    沈靖安:“这不是正准备逃出来的时候听见那几个傻子,”他抬起下巴指向邱明辉,“说什么要来TU787,我想反正都是逃,逃到你这里,顺便帮你解决点小麻烦也不错。”

    云歌:“听说你在鬼手团大本营待得很舒服,不肯走。”

    “我在找当初从你手里拿走的那样东西,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沈靖安眼微微眯起,“本来不想回来,不过听说我爸在外面弄了个私生子,我再拖点时间,属于我的东西可都要被抢走了。”

    云歌:“沈培安吗?”

    沈靖安:“你已经见过他了?咦,你这是在神州星吗?你在学校?!”

    云歌点头:“见过一次。”

    她提了提星舰上沈培安利用仿生人袭击作秀的事,但没说莫柔那次的事。

    沈靖安嗤笑:“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尽用这些歪门邪道,仿生人招他惹他了。还有我爸也是好笑,说出来不怕你笑话,他跟老糊涂似的,突然就有了销毁仿生人的打算,说什么对人类会有威胁……但凡对仿生人好一点,局面都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他翻了个白眼,“既然不把仿生人当作人看,当初为什么又要给他们设置情感程序,多此一举。”

    玩家赞同地点头。

    谷兴华和史思妍看向沈靖安,没想到这也是一位站在仿生人立场上的人类。

    沈靖安说:“我敢肯定先前就有很多仿生人隐藏人类之中,现在只会更多。你在神州星多加小心,说不定你身边就藏着很多对人类有恶意的仿生人,还是你这样的小星球安全些,不用担心这种事。”

    玩家听见这话,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多么天真可爱的npc啊……

    云歌没吭声。

    她没告诉沈靖安,TU787上一共三个人类,其中一个是半虫族半人类,剩下的全是仿生人。

    沈靖安说:“对了,你之前用的都是仿生人,那些被你扔了吗?”

    云歌看了看沈靖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你需要回神州星和你那位兄弟争一争吗,我可以为你安排星舰。”

    沈靖安吵闹道:“我才刚到你就要赶我走,好歹让我休息几天吧!”

    云歌笑了笑,“那好,我让大家好好招待你,你想待多久都行。”

    沈靖安笑眯眯。

    通讯重回国家队手中,切回私人通讯后,鱼妇听见云歌略显清冷的嗓音说道:“看住沈靖安,别让他在星球上乱跑,如果他不识相也不肯走,就把他的腿打断等我回来再处理。”

    鱼妇笑着说:“好,我们一定会给您的同学提供最高等级的待遇。”

    玩家眼巴巴地凑到鱼妇面前问:“崽就没有要和我们说的话吗?”

    鱼妇转达,云歌让她把共享再打开。

    玩家:“噢噢噢!崽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云歌:“等这边事情处理完,就会回去。在我不在的时间,一定要好好保护我们的家园。”

    玩家:“好的老大,没问题老大!”

    云歌:“基地那些标语挺有意思,你们前段时间还在一起做操吗?”

    玩家:“现在也在做,我们特别喜欢!”

    国家队挑眉。

    云歌:“再接再厉。”

    玩家:“好的好的好的!”

    视讯挂断,方才各个都是乖孩子表情的玩家,转头就对国家队恶狠狠道:“今天晚上开始我们还要继续做操!”

    国家队:“呵呵。”

    沈靖安交待完他的事,被拎出关押地点,送去基地贵宾房,着重关照。

    剩下谷兴华和史思妍,继续审问。

    史思妍表示,她知道在场的各位,很多都是仿生人。她先前看出身为星球主的云歌,愿意给仿生人提供一分安全的生存之地,他们想要和云歌合作,为仿生人发声。

    米仔田在场,他听着。

    当史思妍说仿生人没有恶意,只是想要一份生存空间,他立马跳了起来说:“你胡说,明明有一群想要杀死人类取代人类地位的仿生人在,你为什么不说这件事?对方可是认识你的!还有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叫一号,是什么仿生人制造的蓝本,你们怎么完全不提呢?”

    史思妍微怔。

    谷兴华终于抬眸,他说:“一号曾经是我们的同伴,后来因为理念不合,我们分道扬镳后很少提及对方,并非故意隐瞒。他说自己是蓝本么,可能是因为他是最早一批被那个人亲手制造出来的仿生人,所以这么称呼自己。至于长相相同……只是因为这张脸行事方便罢了。”

    他说出了一家医院的名字。

    玩家搜索后,发现那是家整容医院,谷兴华和一号用的脸,是这家医院,或者说是所有整容医院最畅销的一张模板脸。

    米仔田:“……”

    玩家:不愧是我星,剧情安排别出心裁!

    谷兴华说他和史思妍没有恶意,此行前来,只是想要和云歌商量合作的事,却没想到云歌不在星球上。

    他们不介意在这里等到云歌回来。

    玩家介意,平白无故多出两张嘴的口粮,当他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打着其他主意。

    谷兴华和史思妍便说他们可以付钱。

    玩家立马眉开眼笑,嗐,有其他主意也没事,先把他们身上的钱坑出来再说。

    说到这里,玩家忍不住抱怨,我星的怪有点不好,不会爆钱,就算是人形怪打死之后,也不会把他们账户里的星元爆出来,少了一条赚钱的路径。

    玩家给二人安排好房间,还有特别丰盛的伙食,自认物美价廉!

    谷兴华和史思妍则望着一天5万星元的住宿费陷入沉默。

    谷兴华来到此地,更想看一看这里的仿生人如何生活,他并不急着和云歌见面。

    还有邱明辉和宫正天。

    宫正天已废,什么作用都没有,直接被杀了。

    邱明辉的伴生物还算有点用处,国家队本来说要留到云歌回来仔细盘问。云歌却说不需要知道他们的目的,直接弄死,留着变数太大,能处理掉就别留活口。

    谁知道会不会再引来其他的星球主。

    李鹿鹿能对付伴生物,她一直望着伴生物咬手指流口水,听得可以继续吃了之后,她立马冲上前,撕咬着伴生物,一点点将其吞下。

    她吃相很凶猛,哪怕是基地里生活类的玩家,现在也能对她那口大牙熟视无睹,一边在旁边拿手绢给她擦嘴,一边劝道:“鹿鹿啊,你吃慢点,小心噎着,没人和你抢。”

    李鹿鹿伸长脖子,使劲把伴生物的身体往下咽。

    玩家见小女孩(虫)吃得香,他们吞咽唾沫,砸吧着嘴问:“好吃吗?”

    李鹿鹿扯下一块递出。

    玩家往嘴里一塞,吃了个寂寞。

    看着是肉,吃到嘴里就成了空气。

    唉,看来海皇是真的没有办法吃掉啊。

    他们这才彻底打消烤海皇的念头。

    随着伴生物一点点的消失,邱明辉神色痛苦似在挣扎。

    李鹿鹿恢复人形,她捧着圆鼓鼓的小肚子,“我要去找基宝玩了!”

    神州星,神州光甲学院。

    云歌前往萧易的办公室,浅夏和凤凰正在与崔振川、马德东等人玩耍,池余照看。

    萧易站在窗前,俯视整个学院,他背着手,听到门响,便转过身。

    “看来你成功了,也没有被它吞噬。”萧易问:“你这次来找我是想问什么?”

    他视线落在云歌头顶,那只章鱼的身上。

    海皇嗅到面前这个男人身上,曾有过伴生物的味道,他以前也是一名星球主。

    云歌说:“我想起一件事。”

    她走至萧易办公桌前,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放下双肩包,以及装在双肩包里的小唢呐。

    萧易坐在她的对面。

    云歌问:“老师,你第一次把我打到昏迷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句话,你说这都是看在云清河的面子上……我当时并未觉得奇怪,只以为你和我父亲是朋友,因此才照顾我。你和我父亲是什么关系?或者我直接一点问吧,他和我母亲的死亡,幕后主使是谁?”

    她父亲也是一名星球主,在她幼年生日时带着她乘坐星舰前往主星过生日,结果遇到星际海盗惨遭杀害。

    云歌回忆当时父母的模样,她特别喜欢和云清河总是带在身边的兔子小玩偶玩耍。现在想来,那是父亲的伴生物吧。

    伴生物对人类的控制力是压倒性的,对仿生人却不是——云歌从国家队告诉她玩家对付邱明辉的所有过程时,忽然想到了这件事。

    当时父亲身边的兔子还在,可他面对星盗的攻击却毫无反手之力,如同伴生物根本不起作用。

    她后来去找那袭击星舰的星盗报仇,灭了那星盗团,却始终没有找到记忆里杀了父母的那几人。

    她再托人调查,原来是那几人早就死了。

    可一旦对父母死因起疑,云歌便忍不住想:他们真的死了吗?他们是人类吗?

    萧易微微沉默了下,随后说:“你应该知道,哪怕是它们融合后,也有不愿意和它们想法相同的人存在,我和清河还有一些人就是……”

    云歌看他。

    萧易:“我们认为伴生物本就不该存在,我们一直在寻找杀死伴生物同时也不会让星球成为死星的方法。”

    海皇在云歌脑中尖叫:这牲口在想什么馊主意!

    云歌:闭嘴。

    萧易:“我们阵营里的人,也有很多尝了伴生物的滋味不愿失去伴生物的人,也就是叛徒,将我们在找寻杀死伴生物的方法这件事说了出去。我们成为众矢之的。”

    他敛眸:“清河被他们用来杀鸡儆猴。”

    云歌问:“他们是谁,那些吃人的家伙吗?”

    萧易说:“拥有灰桌资格的人,我只记得那里被他们称之为灰桌,具体的我已经记不清,我的伴生物死亡后,我失去了很多的记忆。”

    云歌:“方法找到了吗?”

    萧易点头又摇头:“本来有人找出了办法,可他没来得及将消息传回来,便被追杀了,他把消息藏了起来,可我们却始终找不到那地方。”

    萧易顿了顿说:“如果你哪天见到一个小球,应该是银色的,有着花纹,一定要将它留下。”他细细描述了一番花纹的模样。

    很是耳熟的描述。

    云歌:“……”

    她想起来了,从鬼手团身上拿到然后被她卖给联盟的那个球!

    云歌问:“那球里有什么?”

    萧易:“办法的线索。”

    云歌:“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萧易望着云歌:“我不知道你会成为哪一边的星球主,深渊般欲望的诱惑下,谁也不能作出绝对的保证。”

    云歌又问萧易现在又为什么告诉她。

    萧易说:“你的伴生物,看着很傻,没有吃过人之后的精明。”

    海皇:“?”

    它对云歌说:“别阻止我,我今天就要吃掉这个人类!”

    海皇挨了云歌一顿暴打。

    再多的事情,萧易也没法告诉云歌,他记忆缺失得太多,能够帮上云歌的忙并不多。

    云歌准备离开。

    萧易起身:“我很高兴你站在了正义这一边,我们还有很多同伴,你会慢慢地遇到他们,然后……”

    云歌动作一顿,打断萧易的话:“老师,我所做的一切从来都不是为了正义,只是为了我自己……”

    萧易讶然地看她。

    云歌离开,留下最后一句话。

    “做这些事情,只是因为我厌恶的人,刚好都是坏人而已。”

    云歌走在路上,对景说:“要是老师有记日记的习惯,他现在至于什么都不记得吗?”

    景:“宿主你思路和常人不太一样。”

    海皇:“你们两又说什么悄悄话,为什么不让我听?你们是不是听见那个办法心动了,想要害死我呜呜呜!”

    云歌:“你安静点,不然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办法。”

    海皇立马闭嘴,挤走景,占据对方在的肩膀,亲昵地蹭着云歌的脸。

    景飘浮在半空,抿唇看着海皇,飘过去,一脚踹翻了它。

    一人一章鱼扭打在一块儿。

    忽地云歌听见神州光甲学院里响起一阵又一阵的警报声,“一级警报!一级警报!虫族入侵!虫族入侵!请所有学生立马回到宿舍,学校防御罩将立即开启!开启后无法进出!”

    浅夏和凤凰甩开把他们往宿舍带的崔振川和马德东,一边联系云歌,一边焦急地找她。

    正好在路上,碰到了同样在寻找他们的云歌。

    浅夏挥舞双臂:“这里这里!”

    凤凰看见云歌也露出大大的笑容。

    他们跟着一同躲进宿舍。

    所有人都在想:“神州星怎么可能会被虫族入侵呢?卡维诺虫族女王的尸体不是还在神州星上吗?”

    整个神州星都响起了警报,光甲根据虫族出现的提示光点,前往那处,越是靠近,他们越是疑虑重重。

    这不是虫族女王尸体所在的地方吗?

    他们到达地点,虫族警报器在不断嗡嗡作响,而现场除了面前巨大的尸体外,没有其他虫族。

    突然,眼前的虫族尸体似乎动了动。

    然等光甲看去的时候,一切却像是错觉。

    不断有光甲出现,排查整颗神州星,最后都没有找到任何虫族。

    这场警报被当作了一次乌龙事件。

    ……

    时间推回一小时前。

    TU787,基宝的房间。

    李鹿鹿把房门锁上,炫耀道:“虫虫,我给你带了超级好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