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萱萱父母自然不会同意自家女儿去卖红薯, 问清原由后,二人陷入久久的沉默。

    师萱萱父母有钱,但由于出身的问题, 他们进不了再上一层的阶级, 人家根本不带他们这种靠好运的“暴发户”玩。

    他们只能见到对方光鲜亮丽的一面, 却想不到这些人人模狗样外表下所隐藏的肮脏。

    或者说他们完全不会去想,就和师萱萱一样, 师萱萱的父母亲戚也都是傻白甜……傻人有傻福, 一家运气都出奇的好, 所以才能顺利活到现在,家业没有被人吞掉。

    师萱萱父母思考了很久很久,他们迟疑道:“你要是真的想去,就去吧……”

    师萱萱哭哭啼啼问云歌什么时候能办移民手续, 她要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云歌等人惊呆了, 真就女儿多不靠谱, 父母也一样的不靠谱啊!

    先前师萱萱投资景曰也是如此, 不在意景曰的发展前景, 被浅夏说了两句,一拍脑袋便定下主意。

    这次仍是如此。

    浅夏完全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容易,师萱萱比鬼手团的星盗还白给, 早知道这样,她就应该早点忽悠对方来TU787!

    所有人中, 属柳雪最无语。

    她一直把师萱萱当作对手看待,这姑娘一副外显的聪明相,今天看来脑子却不太好使。

    柳雪开口提醒:“你这是打算不参加比赛, 直接退学吗?做决定不要因为一时脑热,如果事后再后悔呢?”

    柳雪的一句话, 让师萱萱又开始犹豫,可见她是个耳根子多软的人。

    浅夏见状立马说:“你不是很重视选美比赛吗,比赛持续那么长的时间,你可以在这期间慢慢考虑……你也不用先急着移民,比赛结束后的假期,你先来TU787体会一下我们星球怎么样,再做决定也好。”

    师萱萱立马泪汪汪:“浅夏,你对我真好!”

    浅夏双眼笑成月牙状,任由师萱萱抱着她,开心地转来转去。

    凤凰:天真的npc啊。

    为了不冤枉任何人,柳雪和师萱萱又核对了许多导致她们矛盾日渐增加的事。

    事情一件件摊开说明,二人越说越无奈,很多事情,只需要她们二人一碰头,便会发现事情的不对劲。

    为什么她们之前完全没有意识到其中的拙劣计谋呢?

    浅夏让师萱萱和柳雪把心放在比赛上,对于新娘学校的学生来说,赢得这项比赛代表无上的荣誉。

    二人为表谢意,在浅夏的暗示下,给云歌转了一大笔钱。

    离开前,柳雪忽然喊住云歌,说要与她私下里说些事情。

    柳雪:“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没有任何冒犯之意……”

    云歌看她,“问。”

    柳雪说:“你是因为嫂……”她顿了顿,改口,“莫柔的事情,对我这个柳家的人讨厌,还是因为你是星球主,才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云歌疑惑:“什么?”

    “我本来以为你讨厌我。”柳雪组织语言,“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看一只你所不喜欢的宠物,师萱萱是你稍微喜欢一点的宠物。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们突然死在你的面前,你也不会有任何动容,和我见过的其他星球主很像……我很好奇这是为什么?”

    云歌淡淡道:“减少一点你的好奇心。”

    这时,柳雪被云歌头顶挥舞触手的小章鱼引去视线。

    忽然她一愣,发现章鱼也是那种眼神看她,看着玩具一样的眼神。

    等她再看去,那章鱼哪有什么眼神,就是一副痴呆表情。

    柳雪想,难道是她眼花了吗?

    云歌转身离去。

    柳雪的话如同一记闷棍敲在云歌头顶。

    她在校园中行走的速度很快,旁人热闹嘈杂都与她无关。

    海皇嗤嗤地笑:“凡是我们选中的人,自然是和我们相像的,你不让我吃人,只是因为你不喜欢我吃人,而不是因为你认为吃人有错……”

    云歌听见海皇说:“连你自己都看不起人类,从不认为人类是你的同胞,你又要如何说服我呢?”

    海皇:“我们是一样的,自私而又贪婪,你建设星球是为了什么,为了打造你理想中、随心所欲的国度,为了让你自己过得更加舒适。”

    “我让你不适,你控制我,限制我。”

    “你的仿生人让你觉得舒服,因此你一再地纵容他们,纵容他们为非作歹!”

    “哪怕我们的行为本质上相同。”

    云歌想要反驳,却不知如何反驳。

    她一言不发地回到住处,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新娘学校选美比赛初赛开始,选手穿着自己制作的服装,登上舞台进行自我介绍和简单的才艺表演,由底下五名评委进行打分。

    初赛,20%~30%报名参赛的学生可晋级。

    登台表演环节,浅夏和凤凰在底下为师萱萱加油打气,浅夏抱着鹅眼发光的小唢呐说:“崽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待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凤凰沉吟几秒,迟疑道:“难道是每个月的那么几天?”

    浅夏:“有可能啊!一会儿我去给崽弄点红糖水。”

    师萱萱在台上展示完毕,得到分数后兴冲冲地跑下来,恰好白敏敏出现,拦住她。

    白敏敏泫然欲泣:“萱萱,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不理我?”

    师萱萱顾左右而言他,找到一个借口便推脱离开。

    白敏敏眼色微沉,她看见师萱萱竟然笑着去找了柳雪,在她不在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看向浅夏和凤凰,和他们有关系吗?

    对于碍事的人,她向来喜欢直接铲除。

    可这两人与云歌有关系,云歌又是莫柔的朋友。

    白敏敏联系莫柔,告诉她此事。

    莫柔轻言细语道:“连挑拨两个女学生这种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当时却豪言壮语地找我说要对柳清河和柳雪下手,你是废物吗?”

    白敏敏冷笑:“我是该多谢你,给了我这个身份,让我能接近柳雪,我现在便去杀了她,反正我的目标本来就只有她。”

    莫柔轻笑:“你大可去啊,先前我给你的资料上,你应该看到了。是你没管好自己的男人,他主动凑上去,非要成为柳雪裙下臣之一,柳雪知道他有妻子之后便赶走了他,是他一直缠着柳雪。”

    “你知道,就算没有柳雪,也会有王雪、李雪、孙雪。为什么不动手呢?是下不去手了?”

    白敏敏沉声道:“你连我也调查了吗?”

    莫柔说:“这么重要的合作对象,我当然会调查,我很感谢你愿意留下来继续帮我,事成之后,我可以为你办理新的假身份。”

    莫柔想到贝静娴曾经遭遇过的事情,实在无法再把她当作弃子使用。

    贝静娴是白乌鸦的第一个女儿,从小就被白乌鸦扔给手下当做玩具使用,直到她杀死了白乌鸦十多名手下,才重新被白乌鸦赏识,当作女儿来看。

    因为贝静娴的事,白乌鸦十分宠爱贝晓敏,好父亲当得久了,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个好父亲,可笑。

    白敏敏说:“把柳雪牵扯进计划里,只是因为我,其实柳雪根本不在你计划里是吗?当时的话不过是为了稳住我而已。”

    莫柔:“希望你不会生气,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如果你觉得在校园里无聊,也可以来我这里玩。”

    白敏敏:“担心我和你的朋友对上吗?”

    莫柔:“是啊,担心你死在她的手上。”

    “……”白敏敏微顿,她转而说:“她是星球主,即便她是你的朋友,你也还是少和她接触地好。”

    莫柔忽然笑得很高兴:“原来你也知道星球主的事情,云歌是不一样的,上次见到她之后,我就知道她不会变成那种人。”

    白敏敏吃惊地睁大眼,莫柔怎么会知道星球主的事?她从小球中才得知的这个秘密,难道是云歌告诉的莫柔吗?可星球主不能把这件事告诉普通人类才对……

    莫柔却不再告诉白敏敏更多的事情。

    白敏敏站在学校外来客人所居住的公寓楼前,银色小球被她捏在手中,自从打开这东西后,她发现了与她认知中完全不同的世界。

    星球主,伴生物,杀死他们的办法,还有那更高等级的星系……

    她从小就不明白,为什么她要生存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上。

    现在她明白了,她的使命是带着这个世界走向灭亡,只要留下些许的美好即可。

    白敏敏失踪,莫柔身边多了个贝静娴。

    公寓楼内,云歌盘腿坐在地上,看着景和海皇。

    她说:“我需要枷锁。”

    控制她自己行为枷锁。

    联盟松散的管理,星球主在自己星球上如君王的地位,只会让她一再地放纵自己,以及玩家。

    没有规则的管理,人性中的幽暗和欲望只会无尽地释放。

    她需要规则来管理自己,管理星球,而不是像一个脱离文明社会的野蛮人一般行动。

    海皇触手耷拉在地上,无精打采,如同打了败仗。

    景说:“如果宿主以后能不随便捅我,那就更好了。”

    云歌认真地说:“我不会了。”

    景看着一下子变得沉稳许多的云歌,他突然晃神。

    他好像曾经历过与此时场景差不多的一幕。

    云歌见景发呆,她不满地问:“你不信吗?”

    景摇头,“我信任宿主。”

    云歌给自己制定了什么规则,只有她自己知道。

    针对玩家制定的规则,云歌咨询了国家队的意见。

    钩蛇说:“游戏不等同于现实,如果由你制定规则,完全地束缚他们的行为,会让他们放弃这里。”

    他建议:让云歌提出要制定星球家园相处的规则,由玩家提出各种提议,参与规则的制定。

    云歌问:“如果他们提出的规则不合理……”

    钩蛇诧异:“只是让他们参与这个流程,又不一定非得采纳。当然了,我们会帮忙提出你想要制定的规则,以匿名的方式,到时候规则出来,哪怕不合他们的心意,他们也会哭着遵守。”

    云歌:“……”

    云歌: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