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星玩家一边关注公民芯片的话题, 一边给我星游戏规则的建设提意见,他们表示脑子不够用了。

    公民芯片的事怎么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发布呢?

    -“我们必须阻止这什劳子的智能芯片,这代表我们以后将没有任何隐私可言!反对!坚决反对!”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啊, 内容上不是说了, 智能芯片不是由人为监控, 而是什么大数据的统计……没必要那么敏感吧。”

    -“这不是敏感,而是个人信息被完全掌控绝对不能有开头, 况且谁知道这种芯片会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 如果真的这么做, 我国药丸!”

    -“丸尼玛个头,只是试点推行,你没看报告吗?上面写清楚了已经经过试验,没有问题, 所以才开始试点推行。谁都可能害你, 唯独国家不会!”

    即便网上有很多阻止的声音, 国家仍旧在试点进行了推广。

    熊初墨所在S市就是试点之一。

    熊初墨出门倒垃圾的时候, 听见邻居一家老小要去植入那个智能芯片, 每个主动报名的人会给两千元的报酬。

    熊初墨本来也想凑个热闹,但一听植入芯片之后,还需要有一周的观察时间, 他立马打消念头。

    他还要玩游戏呢!

    一天不玩我星他就要死啦!

    熊初墨打开我星游戏论坛,有关于游戏规则的帖子飘满整个论坛, 置顶帖子里收集了投票数量超过2000的规则。

    熊初墨大概扫了一眼,规则里最主要的几条便是玩家在游戏里不能随意伤害npc,不能随便偷取其他星球的财物……

    这些规则将会和之后推出的荣誉值系统相关联, 如果玩家违规,将会扣除相应的荣誉值, 荣誉值扣除至红线下,玩家将被关在监狱内搬砖一个月(游戏时间)。

    熊初墨对不能随意伤害npc这点没有意见,可是不能随便偷取其他星球财物,凭什么啊!

    而且怎么能叫偷呢,他明明是光明正大拿的!

    他凭本事拿到手的东西,怎么还能算他犯罪呢?

    他又不是在自己的星球上偷拿东西,其他星球的东西就是用来丰富自己星球的,就是自己星球的仓库。

    这条不行,必须改!

    很多玩家持有与熊初墨相同的意见。

    那条规则改动为:不能不经同意随意拿取己方星球及附属星的财物。若在其他星球拿取财物,不得被发现,否则扣取荣誉值。

    改动后的规则为玩家接受,他们点头,继续找其他规则的茬。

    规则一共有三百多条,全部都是玩家在论坛上提出来超过两千票的提议。

    玩家瞅着这么多数量的规则,忽然觉得不太对劲。

    “这么多规则,我们对自己也太狠了吧。”

    “其实还好,总结概括下来就是不能随便烧杀掠抢偷,对游戏探索没什么限制……”

    “在其他星球上行动的限制好多啊,幸好TU787就够大的,光TU787就够我探索好几个月。”

    “其实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把其他星球都打下来,归属我们星球不就好了。只要是我们的星球和附属星,不就能随便玩儿了。”

    “可是联盟内的星球只能挑战,没法强行决定它们的归属权啊。”

    “别忘了星球主的事儿,崽一看就和其他星球主不是一路的人,说不定最后会退出联盟,到时候我们不就能随便打别的星球了吗?”

    “有道理,那我们要快点把星球建设起来,才能让崽有实力脱离联盟呀!”

    云歌浏览帖子,她觉得玩家还挺会想,她暂时都没有想过脱离联盟的事情,玩家倒是先想到了。

    TU787短期内不会脱离联盟,她还要借助星球挑战的事情喂海皇。

    “崽!你好了吗?”

    屋外,浅夏喊着云歌。

    云歌出去,浅夏帮她盘头发,凤凰则为她化妆。

    师萱萱不出意料,拿下选美比赛的冠军,获得参加神州星沈家年终宴的邀请函,为她新娘学校的生涯画下完美的句号。

    师萱萱本来打算在沈家年宴上寻找良人,可惜柳雪一通情报分析让她简直怀疑,世界上是不是都没有好男人了?

    她甚至不想去年宴,可柳雪让她去年宴上见识一下,她便答应了。

    误会解除,白敏敏消失后,师萱萱和柳雪之间的关系变得不错。

    师萱萱邀请函可以带五人,师萱萱父母赶不来,她便邀请云歌三人一同前往。

    云歌听柳雪说,莫柔和柳清河也会参加这场宴会,她便跟着一起去。

    浅夏替云歌整理裙子的时候,忽然发现她手臂上一块红痕,像是刚好没多久的新伤疤,她问:“你怎么受伤了呀?”

    云歌笑了笑,拿起一朵手绢花,绑在手臂上挡住那处伤痕。

    她头顶的海皇已经无法用无精打采来形容,它浑身散发着绝望和认命的气息。

    云歌在暴躁的时候,习惯性地又拿起景发泄怒火。

    她为了惩罚自己,反手用军刀扎穿了右手手臂,眼都没眨一下。

    景和海皇让她别这么做。

    他们每劝说一句,云歌便会掰断一根手指,他们再也不敢劝。

    云歌对别人狠,可她对自己更狠。

    她说她听不了什么大道理,只有疼痛才能让她记住教训。

    当时小唢呐瑟瑟发抖地躲在墙角,非常后悔离开浅夏身边,来看云歌热闹。

    热闹没看着,血腥场面见到不少。

    这些事浅夏和凤凰并不知情,等云歌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她的伤已经好了,神情更是看不出任何异样。

    浅夏和凤凰为云歌打扮完毕,看着新鲜出炉的漂亮小姑娘,二人心都化了。

    这就是养崽的快乐吗?

    平日里气质总是十分凌厉的云歌,今天一身的打扮,令她显得非常柔和。那一头蓬松柔软的卷发,被浅夏盘成两个小团子,位于头顶两侧。

    云歌穿的礼服为可爱款式,加之她的容貌,不适合成熟的盘发。

    云歌对着镜子,又对自己身上进行了一番装饰。

    浅夏和凤凰获得云歌应允,对着她一顿疯狂拍照,炫耀地发给基地里的人。

    基地里的玩家:“我淦你良!”

    玩家:呜呜呜我们的崽怎么能那么可爱!

    忽然他们发现照片上的亮点,那个藏在发团里露出一点点小尖的东西是毒针发射器吧?

    那裙子腰带一样的东西,怎么看都像是鞭子啊!

    眼睛里的红光不是反光是开启了光瞳的战斗分析模式吧喂!

    这还只是他们发现的武器,主要是云歌在他们面前用过这些武器,所以他们有大致印象,如果是其他人,肯定分别不出,只会将它们当作礼服上的饰品。

    那么他们没发现的呢?

    再加上云歌那特级光甲士的实力……

    玩家忽然觉得照片上云歌不再可可爱爱,这简直就是个行走的人形兵器啊!

    玩家悄悄问浅夏:“你们到底是去参加宴会,还是去打仗?”

    浅夏:“嗯?”

    通讯没有持续多久,浅夏便听见玩家那头熊初墨和六神的大吼大叫:“在这摸什么鱼呢,还不快点来干活!”

    玩家在建监狱,他们自己提出的。

    他们清楚玩家的破坏能力有多强,所以他们要建造我星里最牢固的监狱!

    保证玩家被关进监狱后,没有人能够逃出来!

    没有任何人!

    这都是为了更好的游戏环境!

    为了打造最强监狱,玩家掏出他们各自的小金库,集资购买物资。

    他们先是咨询了季广平,询问世界上最坚固的材料是什么。

    季广平说任何材料的坚固程度都只是相对的,他拉出了一份材料名单。

    玩家后面又找到蒋志虎,采购这些材料。

    蒋志虎不是专门贩卖材料的人,可玩家要做的这笔生意比他想得更大,他立马帮忙牵线搭桥,赚取一点中间费用。

    玩家的小金库,真的都很满。

    尤其是熊初墨,连云歌都不知道,这家伙比她都有钱。

    之前在光甲联赛上,熊初墨和马德东合作构思出的变形光甲,由于熊初墨在联赛上的精彩表现,有了十分广阔的宣传度。

    星际那么大,有钱人那么多,对于几十亿的变形光甲,哪怕只能在天际内使用,他们也愿意买个乐子玩。

    每卖出一台变形光甲,熊初墨就能拿到十个点的分红,整整十个点!

    在熊初墨的眼里,其实啊,钱已经不是钱了,只是一串数字而已。

    监狱的建造,熊初墨出了大头,在监狱外形的建造上,这位出钱最多的人,当然拥有决定权。

    熊初墨掏出一张天空竞技场的图片,说:“我要这种样子的!”

    天空竞技场,某个名叫全职猎人漫画中的著名建筑,格斗的天堂,其外形为一座圆形高塔,很像通天塔,将近一千米。

    大伙同意,监狱建成这样也很不错!

    到了这个环节,国家队准备出手帮忙,没想到玩家里一群人才,做个监狱设计,画个建筑图纸等等专业活计根本难不倒他们。

    绘画完的图纸需要制作成3D模型,放入构建器内,然后再根据大小部位拆分开始建造。

    玩家分工,根据构建器里分到的部分,往构建器里添加材料,走到指定地点开始构建。

    这之前,他们已经利用建筑系统将地基打好,构建器直接在地基上进行盖房子游戏即可。

    玩家打造监狱,热火朝天。

    钩蛇特意问云歌要了试玩资格,弄进游戏里的国家队人才,沉默地看着玩家工作如火如荼,想加入,被玩家赶回来。

    玩家:“新人别闹!去,一边玩儿去!”

    他们只能站在旁边看。

    国家队:就,感觉自己在这里很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