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星。

    沈家年宴一如既往地选择在“金色流年”举办。

    “金色流年”是神州星上历史最悠久的酒店之一, 神州星许多达官贵族都热衷于在此处举办一些大型的宴会。

    像这样大型的年宴,金色流年早就开始准备食材,从各个星球运来珍贵罕见的食材, 每一样简单处理就能够制作成味道极其鲜美的佳肴。

    时间倒推回几天前。

    廖庞訾成功凭借他出色的厨艺, 和绝妙的想法, 在金色流年后厨占据一席之地。

    此次沈家晚宴,他拥有四道菜品的决定权, 其中一道是主菜。

    以廖庞訾待在金色流年里的时长来看, 他在后厨的晋升速度简直快得不可思议。

    ——这其中有已经被带回TU787的1号的功劳。

    廖庞訾在金色流年过得非常快乐。

    一个生存流游戏, 被他玩成了厨王争霸游戏。

    快乐之余,他也在思考一个问题,任务都没了,为什么他还在这里待着呢?

    他倒不是不想走, 主要是这里的菜品很吸引人。

    我星里的菜系, 偏向精致的法国菜, 还挺专业。

    廖庞訾现实里没有学习法国菜的机会, 主要是他爸那憨憨看不起法国菜, 不让他学。

    他想着游戏里学学也不错,最近晚上帮着家里打下手的时候,他爸都说他摆盘精致了很多。

    廖庞訾每天都在想:“就再多待一天, 就一天。”

    一天天下来,他便等到了沈家晚宴。

    他得到决定菜品机会的时候, 挺高兴,跟打通关了游戏一样。

    不过廖庞訾也在想,这他一个人在这里, 就没人想来看看他吗?

    身边一个个全是npc,他仿佛在玩一个单机游戏!

    沈家年宴是晚宴, 菜品却要从前几天就开始准备,廖庞訾这两天都没下线,和npc一起奋斗还挺好玩的。

    说起来,廖庞訾越是和npc相处,尤其是教导他做菜的那位师傅,他越是觉得我星游戏做得真好,把大厨的桀骜和执着以及自信刻画得非常好。

    明明只是一些路人npc而已,却如此用心。

    等我星以后开通充值渠道,他一定要氪爆我星!

    廖庞訾处理食材到一半,忽然一个npc来喊他,说外面有人找。

    廖庞訾擦擦手,走出去,又是个npc。

    npc请他吃饭、喝茶、唱K,最后在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交给他一管浅红色的药剂。

    “把它倒进后厨的清洗水池里。”

    廖庞訾怀疑对方找错了接头人。

    他不敢说,怕说了就会立马回TU787复活,他进游戏之后就没练过打架,八成打不过npc。

    廖庞訾见面前这男人一脸肯定自己就是他的同伴。

    他忽然反应过来,他是被1号安排在金色流年里的仿生人,难不成面前这家伙是熊初墨他们处理仿生人时的漏网之鱼吗?

    廖庞訾与npc勾肩搭背,在他脖子一番摸索,没有发现。

    他又把手伸到npc腋下一阵摸索,摸得npc浑身麻痒,仍旧没有找到关机键。

    只见那npc冲廖庞訾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没想到你也是好这口的人,走,趁着还有时间,我们去玩一会儿。”

    廖庞訾头发根根竖起:“沃日你大爷,劳资不搞基!”

    他落荒而逃。

    留下一脸茫然的npc:不是这人先勾引他的吗?日他大爷,难道他喜欢年纪更大一点的人?

    廖庞訾回到后厨后,便忘记了这件事。

    可他似乎处于对方的监控之下,他回到金色流年给员工安排的住宿,看见桌子上一份留言。

    对方似乎认为他因为在此处时间太长,对同事产生了不必要的感情,担心做这件事会连累同事,所以才会一直拖延……

    廖庞訾感慨npc真会自我脑补,他继续往下看。

    对方说:“若他们知道你是仿生人,你认为他们还会这样友善地对待你吗?”

    这句话并未威胁到廖庞訾,反而是下面那一句话,对方说如果他再不动手,他的同事小命不保。

    廖庞訾的理解为:这是游戏任务走向的两个选择,他可以选择不投毒,也可以选择投毒,npc给他的药剂一看就是毒药。

    不投毒已知的危害是他在金色流年的同事会翘辫子,投毒的危害……或许他有办法解决。

    在沈家年宴的前一天,廖庞訾最早到达后厨,他在清洗水池内倒下浅红色药剂。

    药剂混入清水后,无色无味,如果不是廖庞訾亲眼所见,他都以为这水没有任何问题。

    所有的菜在制作之前,都要使用这里的水清洗一遍。

    廖庞訾没有让其他同事动手,他自己清洗了全部食材,并未出现中毒迹象。

    他本来想舔一口,后面想想还是不要作死的好。

    廖庞訾期间出去了一次,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服务员,与他擦肩而过,对他说:“收起你的紧张,别露出任何马脚。”

    廖庞訾:谁紧张?他这是在兴奋!

    晚宴之前,需要处理的半成品全部在后厨处理完毕,主厨把人全部叫出去,开始动员,让所有人打起士气。

    这时,廖庞訾望着这间宝库,不是,毒库。

    他痛定思痛,把所有东西,以最快的速度全部装进了背包里,包括烤箱。

    他打包带走了金色流年整个后厨,包括地板、天花板,一切可能沾染到毒的地方,都被他带走了。

    很有熊初墨的风格。

    廖庞訾:我这都是为了正义啊!

    他思来想去,打开游戏界面,花五十万星元,购买了一个复活后背包内物品不会丢失的一次性buff。

    廖庞訾溜走,金色流年的主厨率领士气满满准备大干一场的厨师们归来……他们懵了。

    主厨立马联系金色流年的主管:“出事了。”

    主管心中一个咯噔,怎么会出事呢,他连忙追问出了什么事。

    主厨:“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后厨被偷了。”

    主管:“?”

    主厨:“你没有听错,我们后厨被偷了,所有的东西,包括地板和天花板!”

    主管胸口一闷,险些昏厥过去,这可是沈家的晚宴啊!

    他立马想解决对策,厨房器具好解决,可是食材该怎么办?

    很多食材都不是短期内可以弄到的东西,其中不乏他们收集了大半年的珍贵食材,这是哪个对家用了这种阴险招式陷害他们?

    无奈之余,主管只能联系其他酒店,求爷爷告告奶奶的索要食材和帮手,并且答应之后一定会偿还人情。

    这件事顺利解决,主管没有说后厨被偷的事,只说几样食材出了点意外,临时更换了食材。

    没有人知道后厨曾被掏空过一次。

    主管觉得很奇怪,谁能偷走后厨那么多的器具,却完全没有惹来其他人的注意呢?

    后厨消失了一个人,廖庞訾。

    主管没有发现出入记录,他让保镖在酒店内搜寻,说不定此事与此人有关。

    主厨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让主管搜寻。

    廖庞訾东躲西藏,他记得崽、浅夏和凤凰他们今天会过来,等躲到他们来接应就好。

    他扶着墙,忽然一动,转进了墙内。

    廖庞訾:“卧槽!”

    “事情办好了吗?”

    “我看着他把‘无形’放了进去。”

    “你做得很好……仿生人还是联系不上吗?”

    “是的,几个我们的眼线全部消失了,可能是被仿生人发现,他们躲藏得更好。”

    “算了。”沈培安挪动领结,示意手下下去,等房间里人全部退下后,他打开一道暗门,通过通道走到另一间屋子内。

    “父亲。”沈培安喊道。

    屋子里的人一个哆嗦,转过来,他的脸是神州星的星球主沈浙灏。

    沈浙灏:“培安啊,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星球主他答应让你挂在他名下,成为他的儿子,已经是看在我这么多年忠心的份上……”

    沈培安面色一沉:“爸,你怕什么,这二十多年来,究竟是你当星球主的时间多,还是那个根本不见踪影的他当星球主的时间多?你怕什么,只要他死了,你就是真正的星球主,享受这星球该有的一切!”

    沈浙灏,称他为沈浙灏的替身更好,他原名叫做沈哲,生来就和沈浙灏长得一模一样。

    沈浙灏发现他时,也很惊讶。

    沈哲是沈浙灏不在星球时,代替他处理日常事务的人。

    沈哲不明白沈浙灏为什么需要替身,明明其他星球主也会时常不在星球,却不会像沈浙灏这样需要遮掩。

    沈浙灏每年只会回神州星两到三次,其中一次便是年宴,他必回回来,说是要处理一些事情。

    他对自己很信任。

    这份信任没有让沈哲野心膨胀,反而让沈哲的儿子,沈培安膨胀了。

    他先是索要神州星星球主儿子的身份,接下来他又不知为何,搭上了柳家,柳家知道了在神州星的沈浙灏并非真正的沈浙灏。

    沈哲本来想着息事宁人,后来他才发现,沈培安和柳家竟然想要推翻沈家,他们想要杀死真正的沈浙灏!

    本来他可以告诉沈浙灏这件事,可他似乎也贪心了。

    沈浙灏说这次回来之后,他会在神州星待很长一段时间。

    沈哲听到后,并未觉得高兴,反而有些不满。

    就像是沈浙灏不让他去见其他星球主时的不满。

    沈浙灏出现后,他必然要戴着面具行动。

    他其实是同意沈培安做法的,只是他仍心有不安。

    沈哲说:“培安啊,沈浙灏身上好像有秘密。”

    沈培安笑着说:“什么秘密,他是神级光甲士的事吗?‘无色’是专门对付神级光甲士的好东西,在晚宴上,爸爸你一定要让他多吃点东西,他最信你了。”

    “吃下无色,他就是任人宰割的鸡。”

    沈哲在沈培安的安慰下,逐渐露出笑容。

    “卧槽!”

    沈哲和沈培安猛地回头,竟然有一个面生的人闯进了他们的屋子!

    沈培安直接上前,割断对方的脖子,杀人灭口。

    廖庞訾甚至来不及说一句:“我什么都没听到。”

    就在TU787复活了。

    房间内的沈哲和沈培安看着那具仿生人尸体,面色微沉。

    沈培安调查过后,松了口气,“这是我们的人。”只是他没见过而已。

    沈哲说:“万事小心。”

    沈培安点头。

    廖庞訾复活后还挺委屈,他真的什么都没听到啊!

    这些npc怎么跟玩家一样,解释都不听直接动手的,牲口!

    廖庞訾回到基地,向玩家炫耀他弄到的大批食材,他还没来得及解释这些东西有毒,便有手快的玩家好奇地尝了一口,血条直掉。

    戏精玩家掐着脖子,断断续续:“他、他、他下毒!”

    廖庞訾笑骂:“你们无不无聊。”

    玩家坑廖庞訾,神神秘秘地说:“我们建了个监狱,你要不要进去体会一下,就以你这个给同伴下毒的罪名……一般人都进不去。”

    廖庞訾:“咦?我们都有监狱了吗?我要去看看!”

    玩家不等廖庞訾反悔,兴冲冲地把他关在熊初墨正对面的牢房里。

    廖庞訾看见磨砂玻璃上,熊初墨紧贴的嘴,还有他请求和他所在牢房通讯后的第一声——

    熊初墨:“嘿嘿嘿,又进来新同伴了~”

    廖庞訾:“?”

    他顿了顿,“老熊你怎么回事?疯了吗?”

    熊初墨:“嘿嘿嘿,进来之后不关满时间,你出不去的。不过不用担心,这里的人特别有意思,讲话有趣又好玩……我淦你良!我没事出什么钱,建什么监狱,建什么根本出不去的监狱!我下次再也不偷工减料再也不留后门再也不犯错了!放我出去呜呜呜呜!”

    廖庞訾:究竟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