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初墨猜到公民芯片技术来自我星, 也猜到我星可能是个真实世界。

    本来国家队可以不承认或是安抚他或是直接无视他,经过考虑后,他们决定先对熊初墨进行一项测试。

    熊初墨被蒙着眼睛, 感觉自己是坐上了直升机之类的东西, 他嘀咕道:“我第一次坐直升机诶, 能不能让我看看?”

    国家队:“……”

    这个人好像有点憨憨。

    经过一系列的测试,判定熊初墨不会因我星是个真实世界并且在内杀了人而产生不良心理反应后, 他又被带去另一个地方。

    期间熊初墨话很多, 他问得最多的就是:“这是什么, 位面融合吗?我们会不会走向世界末日啊?我有机会成为大家的同事吗?我特优秀,小学初中高中都拿过市级三好学生,大学里组建过游戏社团,不过因为社团里所有人都挂科, 被迫取消了……哎呀, 不好笑吗?你怎么这么高冷?”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

    熊初墨在一间布置得相对温馨的环境里, 见到了一位年轻人, 和一位中年人。

    年轻人很是清俊, 戴着眼镜看上去斯文白净,直到他自我介绍:“我是付南,也就是你认识的南孚。”

    熊初墨倒吸一口凉气:“嗬——你居然长得像个人!”

    南孚真想上去踹熊初墨一脚, 这家伙能不能表现得靠谱一点,亏自己还向领导推荐了他。

    中年人也笑了笑道:“我是文卫国, 也是游戏里的钩蛇。”

    熊初墨竟然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让钩蛇和南孚过来,也是因为他们与熊初墨更熟悉,交谈起来会更加方便。

    三人坐下, 钩蛇与熊初墨聊了些有的没的,随后他切入正题, 他说了一大堆的话。

    熊初墨总结概括下来,其中的重点便是国家部门希望他能成为玩家中与国家队的接应人员,帮助他们更好地管理玩家,以及不让任何玩家起疑,我星是个真实世界。

    熊初墨不明白,“为什么需要这么麻烦?如果是帮助星球建设,让国家出力不是比我们这些玩家更好吗?”

    钩蛇平静道:“云女士认为我们太过正经、无聊,她不会舍弃普通玩家这部分。”

    熊初墨膨胀了,他沾沾自喜道:“原来是我们的优秀折服了崽!”旋即他又想到,我星是个真实世界,那么云歌遭遇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钩蛇和南孚无语地看着熊初墨忽然泣不成声,抱着他们沙发上的抱枕捶桌:“我的崽啊,你怎么活得这么难啊!”

    熊初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了半天,他看向钩蛇和南孚:“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为什么都不来安慰我一下?好歹给我递张纸巾吧?”

    南孚嫌弃地扔给熊初墨一张纸巾。

    熊初墨擦眼泪擤鼻涕,“对了,为什么别的世界能被做成游戏啊,我们能复活啊,我星里那些游戏界面又是怎么回事?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能不能给我都解释一下。”

    钩蛇说:“将真实世界制作成游戏,那是云女士的秘密,我们没有也不打算去探寻,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

    熊初墨:“嗐,直接说你不知道不就行了。那什么,我加入你们是不是就是公职人员了?交五险一金吗?每个月工资多少?年终奖有吗?有福利吗?”

    他一脸的兴奋。

    真实世界又怎么样,对他们来说不还是个游戏吗?

    只要有血条,他就什么都不怕!

    钩蛇和南孚:“……”

    就是因为熊初墨这般无厘头、靠谱的同时又非常不靠谱的性格,他才会被选中。

    云歌用于与玩家世界沟通的手机,忽然接连收到了几条消息。

    第一条是国家队的领导,向她说明了公民芯片起到的作用,以及期间发生的一些意外,譬如熊初墨的事。

    第二条则是熊初墨的消息:“崽!!!我都知道了!!!阿爸会更加爱你的!!!”

    云歌挺佩服熊初墨,真就一点都不怕死。

    看完消息,云歌心情明媚,她拿上医疗急救包,把沈靖安的腿给治好了,又给莫柔分了点衣服,她以前买的那些。

    玩家给她做的衣服,她才不会分给别人穿。

    沈靖安和莫柔受宠若惊,不知所措地跟在云歌后面,巡视她的领地。

    和很多星球千篇一律的主城区不同,霈星的主城区十分特别,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才想出来主城区里安置大草原的主意。

    云歌喜欢这样的主城区,海皇也喜欢。

    这是他们的星球,一切自然要按照他们的喜好来定。

    景说:“更新结束了,开放登陆权限。”

    云歌发布公告,玩家陆陆续续上线,研究新出的荣誉值系统。

    每个玩家有初始的100点荣誉值,违反游戏规则的玩家会根据严重程度扣除不等的荣誉值,若荣誉值低至25,玩家昵称将会转为红色显示,即变为红名,将会被警卫队抓捕,进入监狱接受惩罚,且需要交纳大额罚款。

    警卫队由玩家组成。

    玩家想要恢复荣誉值只有一种办法,进监狱“搬砖”。

    目前游戏未设保释玩法,因此玩家在进行每项行动之时,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玩家瞅着那一条条眼熟的规则,想骂人吧,都是他们自己规定的,他们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吞。

    好在游戏规则并不会限制到游戏的探索性上,主要在于文明社会的规则,类似于现实的法律,对于我星的主流玩家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喜欢打打杀杀的玩家顶多觉得没法随便杀人形怪了。

    规则虽多,但并不会过多损失我星的游戏性。

    这使得玩家各个接受良好。

    今天是游戏里一年的最后一天,我星又刚好更新完,上线的玩家总数很多,廖庞訾提议大家弄个年夜饭,用他从神州星顺回来的食材,无毒的那些。

    玩家最喜欢弄热闹的事情,他们听到这提议立马同意。

    他们听说廖庞訾在神州星,把我星玩成了厨王争霸赛,十分好奇他现在的厨艺进展如何。

    廖庞訾找到云歌说这事,云歌同意,海皇在她头顶跳来跳去,“我也要吃我也要吃。”

    廖庞訾邀请云歌一起,李勇一家已经和玩家坐在那大船附近,处理食材。

    莫柔、沈靖安、谷兴华和史思妍收到玩家邀请,他们不清楚年夜饭是什么,玩家解释后,他们知晓意思,也动手帮忙。

    沈靖安抓起吃着菜叶的大白鹅,问道:“这要现杀吗?”

    小唢呐:“?”

    它狠狠地对着沈靖安的俊脸一顿猛啄,随后一脚踩在他脸上,留下一连串的泥脚印,跑回萨克斯身边,嘎嘎叫唤。

    沈靖安十分懵逼,怎么回事,这里连只鹅的战斗力都这么强的吗?

    云歌和莫柔指着狼狈的沈靖安哈哈大笑,无情嘲讽他身手下降,还不如在神光的时候。

    沈靖安吭哧半晌,玩家往他怀里扔了个大冬瓜,毫不客气道:“崽都在干活了,你也快干。”

    谷兴华和史思妍也被安排了不同的活,他们二人是仿生人,这里所有人都知道,可是他们就被当做正常人一样对待。

    心底暖洋洋的。

    李鹿鹿什么都吃,生的也吃,玩家处理食材后的边角料,不是丢给小唢呐和萨克斯,就是丢给李鹿鹿。

    李勇和唐萌见李鹿鹿吃得高兴,他们欲言又止,只能移动身体,挡住基地外人的视线。

    基地外人就是沈靖安、莫柔、谷兴华和史思妍。

    云歌和浅夏比谁切土豆丝的速度更快,获胜的人可以获得廖庞訾的特制菜一道,沈靖安和莫柔要求加入比赛,四人开始比拼。

    玩家在旁加油打气:“噢噢噢!崽冲鸭!”

    ……

    熊初墨上线了,现在的他是不一样的他!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背负了重任的人。

    他,现在也是国家的人了!吃公饭的!

    熊初墨双手背在身后,走得那叫一个雄赳赳气昂昂,全身带着不一样的风。

    他骚包了一会儿,发现基地里没什么人。

    再往外一看,原来大家全部在白扇贝附近,好像背着他有了什么小秘密。

    什么活动?竟然不带上他一起玩?

    熊初墨冲了过去,听到是年夜饭,他捋起袖子,“快快快,熊大厨给你们秀一手!我特别会做番茄蛋汤!”

    玩家让他滚。

    熊初墨骂骂咧咧地挤进人群,他看见人类、仿生人、虫族和生物光甲在同一片土地上相处和谐。

    游戏也好,真实世界也罢,反正有血条就是游戏。

    我星是他玩到现在,最喜欢的游戏,没有之一。

    他会加倍努力维护这个游戏的环境!

    熊初墨对上云歌的视线,露出大大的笑容。

    他笑得特别憨,如同一个看着女儿的慈爱老父亲。

    云歌:“……”她嫌弃地移开目光。

    熊初墨:qwq崽你怎么可以不理阿爸!

    他张开双臂,嘤嘤嘤地扑向云歌。

    云歌躲开。

    熊初墨再扑。

    云歌再躲,把手里的蔬菜瓜果往熊初墨身上扔。

    海皇帮忙绊倒熊初墨。

    坚强的熊初墨锲而不舍。

    他今天一定要抱到崽,给崽一个老父亲的安慰和关怀!

    玩家看着云歌和熊初墨围绕着白扇贝开始你追我赶的奔跑,场面一度十分幼稚。

    莫柔和沈靖安惊呆了,他们手上被塞了一瓣西瓜。

    玩家:“边吃边看啊。”

    最后,熊初墨还是给了面无表情的云歌一个熊抱。

    玩家:“啧啧啧崽又放水,就应该把老熊揍一顿,埋在地里长眠。”

    熊初墨:“雾草,你这是什么牲口的发言?”

    六神:“嗨呀,你竟然骂我们牲口,兄弟们上,揍他!为崽出气!”

    于是一群玩家追着熊初墨暴打,最后成功把他埋在了地里,只露出一个脑袋。

    玩家:“老熊,叫声爸爸,我们就放你出来。”

    熊初墨:“呸,士可杀不可辱!”

    他等了半天,也没等来一个人把他从土里捞出来。

    终于,他听见脚步声,再看,原来是南孚。

    南孚怜悯地拿起水壶,对准熊初墨的脑袋一顿浇水。

    熊初墨:过分了!

    紧接着,他又听见玩家开饭的声音。

    熊初墨瞬间急了。

    他扯开嗓子吼道:“爸爸们,快点来捞捞我,我也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