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沉迷个人小屋的装修时, 迷航星航公司派人前来,在霈星外太空建立空间站。

    空间站建设完成后,各大星航公司将会更新直达霈星的航线, 届时于霈星官网预约旅游的人即可前来, 而不需要等着始终都凑不满人数的旅行团。

    在E级星球里, 只有霈星拥有数千万的关注量,还有自己的空间站, 惹得其他E级星球十分眼红, 为什么他们星球官网视频就没有一个红到极点的影帝转发呢?

    为了获得和霈星同等关注度, 许多低等级星球学习模仿霈星官网星球动态更新,看到对方新更新的动态后,他们各个吃起了柠檬。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霈星建立了主城区。

    主城区的规模和用料, 一看就知道花费了不少钱, 是他们花不起的钱。

    真不知道霈星星球主哪来的钱, 难道是那一次侑星的主动挑战使得她盆满钵满吗?

    真想去挑战霈星啊, 可是许多星球主根本不敢去, 他们听说霈星星球主的伴生物非常可怕,本人实力也很恐怖,喜欢自己下场挑战……

    如果不是想不开, 最好别去挑战。

    霈星上最让人嫉妒的还是那星球防护罩。

    本来霈星环境糟糕,星球普通季节变化中的雨季等同于其他星球的洪灾, 又有糟糕的旱季和冬季,不适合人类居住,这使得很多人对霈星丝毫不感兴趣。

    可现在霈星拥有了星球防护罩, 这意味着他们拥有舒适的居住环境,在霈星上能够享受生活, 而不再是渡劫。

    加之霈星又有一颗令人羡慕、能够抵御虫族的虫卵,这次霈星官网的动态更新,使得许多人心痒难耐,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发起移民申请呢?

    这颗星球的潜力比他们预想中的更好……

    这些人尚在观望。

    霈星官网再更新一张又一张的个人房屋图,面积大、景色好、装修精美,还有从未见过的风格……

    许多人心动了!

    一看价格,他们又心停了,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屋子。

    可霈星官网又说,只要是优秀人才愿意为霈星办事,就能够以超低价购买同款房屋。

    他们再次心动!

    无数简历投向霈星官网,黔之驴暂时没空筛选简历,他正在装修他的公寓。

    玩家大都选了同一栋公寓楼,比如黔之驴楼上是六神,楼下是南宫葵,隔壁是浅夏、钱大头和南孚。

    黔之驴想要中式风格,可惜我星里没有现成的家具,他需要自己画图纸、建模,再买小材料,用基因编码器合成他需要的大材料,最后使用构建器制作。

    像小木桌、小木凳、小摆件等方程式简单的物品可以使用基因编码器制作,但是智能衣橱、智能灯等物品必须使用构建器才行。、

    黔之驴脑子里已经想出精美绚烂的画面,他知道,他把房子装修完毕后,一定是所有玩家里最靓的仔!

    他想得很好,装修效果图浮现在脑中。

    他整间屋子是体现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结合,家具材料以木制为主,色彩偏向于沉稳深沉,元素则需要涵盖屏风、花板、条案、圈椅,一定要处处体现出内敛和雅致,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黔之驴自信地画出设计图!

    他又自信地进行建模!

    再自信地使用构建器建造!

    一个完美的简笔画劣质屏风竖了起来!

    黔之驴泣不成声,寻求其他大佬帮助。

    他找到广竹几,抱着他的大腿:“竹鸡葛格,救救孩子吧,孩子也想住好看的屋子!”

    黔之驴是第四十二个找广竹几帮忙的玩家,他需要排队。

    以及付钱。

    黔之驴控诉道:“竹鸡你变了!”

    广竹几:“那你去找别人。”

    他的屋子已经装修完毕,完全布置成了大海深处的模样,墙壁上画满了令人会犯巨物与深海恐惧症的海底生物,带感又让人起鸡皮疙瘩。

    黔之驴付下定金,他问:“尾款能肉偿吗?”

    广竹几让他滚蛋。

    这栋楼房的顶楼归云歌所有,一共两层。

    她把整个二楼都弄成游泳池,那是海皇的地盘。

    楼下则布置得很简单,精简至极致的装修,不过一间房间里摆满了玩家送给她的礼物。

    景也分到了一间卧室。

    他体型恢复至正常人的大小,在卧室里简单地布置一番,又恢复小人状态,站在云歌肩头。

    海皇在二楼的游泳池快乐。

    它仰躺在水面上,如同一只死掉的章鱼,随着冲水的浪飘来飘去,旁边还有很多玩家送给它的小黄鸭。

    它飘一会儿,伸出一根触手拍打小黄鸭,使其发出尖叫声。

    海皇舞动触手,疯狂拍打小黄鸭。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听力灵敏的云歌只得布下精神力屏障,隔绝海皇玩耍的声音,与景商量星球挑战的事。

    哪怕是精神力屏障,也无法隔绝海皇的傻笑声。

    云歌咬牙切齿:“我有时候真想弄死它。”

    她甚至有点怀念被她误会时的海皇,至少它看上去很靠谱。

    景:“宿主,看开一点,傻里傻气比阴险狡诈好得多……除了比较烦人外,它其实还不错。”

    云歌:“我希望它下次再扒你裤子的时候,你也能保持这样的冷静。”

    景:“……”

    他转移话题,与云歌讨论星球挑战的星球挑选之事。

    云歌的楼下则是基宝的新房子。

    这一次,玩家没有把基宝新房子布置成公主房,而是换上了糖果蓝和糖果紫。

    李鹿鹿抱着小鹿玩偶,在旁边欲言又止,她说:“哥哥姐姐,为什么不用粉色?”

    玩家:“我们看腻粉色了,蓝色和紫色不好看吗?”

    李鹿鹿犹豫着点头:“可是……更喜欢粉色。”

    玩家:“嗯?”

    李鹿鹿向玩家撒娇,让他们把房间弄成粉色,玩家口头上答应,主意却一点不改,他们说一会儿就帮李鹿鹿的卧室弄成粉色。

    李鹿鹿:“……”她放声大哭。

    玩家见状,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得比李鹿鹿更大声。

    李鹿鹿泣不成声,哥哥姐姐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李鹿鹿抹眼泪:“大家现在不喜欢鹿鹿了吗?不再心疼鹿鹿了吗?”

    玩家一听李鹿鹿的奶哭音,心立马化了。

    他们放下手头的活,围在李鹿鹿面前,给她递纸巾,“心疼啊,可心疼了。”

    李鹿鹿听见玩家说:“你可劲哭,我们可劲心疼。”

    李鹿鹿:王,对不起,我斗不过哥哥姐姐!

    玩家摇头晃脑继续装修,“对了鹿鹿,基宝房间里那些粉裙子怎么回事,你放进去的吗?”

    李鹿鹿还没回答,另有玩家说:“不是她吧,裙子都不是她穿的尺寸,可能是谁恶作剧吧……这些裙子放在这里有点碍眼,到时候拿出去扔了吧。”

    “咦?我眼花了吗?我刚才好像看见基宝动了下。”

    “哈哈哈哈哈哈!你要笑死我,基宝不是死的吗?怎么可能动。”

    李鹿鹿看见虫卵底部开了个小口子,不停地把小裙子往虫卵里塞,也不管会不会暴露自己。

    李鹿鹿虽然年纪小,但是她也能感觉到。

    虫族的王,好像不太靠谱的样子。

    李鹿鹿又骂自己:不能质疑王!

    玩家见李鹿鹿小脸神色一会儿变一个,沉重、愧疚、后悔、恼怒等,小孩露出这些情绪太好笑了,他们完全憋不住笑。

    李勇和唐萌,谷兴华、史思妍和他们的同胞,还有莫柔和沈靖安,他们也有房子,只不过是租用而非购买。

    李勇一家租金便宜点,谷兴华他们租金极贵。

    莫柔被注销身份后,她个人账户内的钱全部归原星球所有,她现在是借云歌的钱租房子,靠在这里干活还钱。

    浅夏过来找她,说有些话想和她聊一聊。

    莫柔为浅夏倒了一杯清水,笑意盈盈:“我知道你是云歌的弟子,你想和我说什么?”

    浅夏认真地说:“你和沈靖安在这里,让崽不开心了,我不希望你们的到来让云歌不高兴。”

    莫柔一愣,她笑了笑:“我和云歌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如果她不高兴,我怎么会看不出来。”

    浅夏抬头,看着莫柔对房子的装饰,非常温馨,在她们之间的桌子上,摆放着神光学院五人小队的照片。

    云歌在最中间,板着一张臭脸。

    浅夏可以想象到云歌当时的心理活动:哼,就拍一张。

    浅夏说:“我能感觉得到,她现在不高兴。如果其他人也发现她不高兴,你们会被赶出去,不,你们会被杀死。”

    莫柔:“你说得太严重了,我能感觉到你们的善良和友善,不必故意说这样的话。你想说什么,直接说便好。”

    浅夏摇头:“不严重,也不是故意说这样的话。”她露出含蓄又害羞的笑容,抬眸看向莫柔,脸红通通地道:“除了云歌之外,你们在我们眼里,根本就不是人。”

    莫柔一愣。

    浅夏继续说:“你和沈靖安明明是云歌的朋友,为什么却总是对云歌防一手,在她把自己完全袒露在你们面前的时候,你们也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她,不好吗?”

    浅夏:“你说你和云歌做了好几年的朋友,那为什么你没有发现云歌现在都不会把情绪放在脸上了?为什么还在用以前的眼光看待云歌?每次你和沈靖安那样看她的时候,你们从来没有发现过她的难受吗?”

    浅夏是第一批进入游戏的玩家,她记得很清楚,最开始的云歌动不动就会对玩家甩脸色,她会暴怒,她会砍树或者砍她身边那个小人发泄怒火,她就像是一个不懂得控制脾气的孩子。

    玩家小心地呵护她,包容她的脾气,让她变得不再那么坚硬。

    云歌一点点的改变让玩家非常有成就感,包容变成互相的。

    如浅夏这些养崽玩家,他们见到云歌的变化,真的有种女儿长大的感觉。

    他们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崽,不能拿来被人欺负!

    浅夏深吸一口气:

    “会所那一次,云歌以为你出事,立马不管不顾地冲进去救你;年终宴上,你被柳家的事牵连,那是首都星啊,她还是救了你。”

    “沈靖安他在鬼手团星球上待了那么长的时间,说没有鬼谁会信,云歌没问一句,他想留下,她就让他留下。”

    莫柔看着浅夏的眼睛,看着她因激动而颤抖的手。

    云歌有一个好学生。

    浅夏:“作为朋友,你们的回报呢?不管是什么关系,都需要双方来维护,一直单方面的情感付出只会让这段关系走向破裂。”

    “你们最清楚之前的云歌什么样,不觉得自己现在都没死是意外吗?”

    莫柔说:“我没有被柳家的事情牵连。”

    浅夏看见莫柔垂眼,长而浓密的睫翼轻轻颤动。

    “柳家的事情就是我设计的,我本来想借这件事脱身,但没想到计划失败,我不想拖累云歌,放弃了原本的逃离计划,一心求死。”

    莫柔捂着脸:“我没有想过,她会来救我!我甚至想过杀她……”

    莫柔说,她和云歌在学校里的时候,因性别而遭受歧视,心有不甘。

    她们立志要提高像她们一样的女性的地位,想要打破现有的、糟糕社会现状,她们一直为此努力,但屡屡碰壁。

    所有校外的人好像被洗脑了一样,认为她们的想法幼稚又可笑,嘲讽她们既然如此不安分,不如去璀星和璨星待着,那里一定是她们的天堂。

    她告诉云歌绝对不能退却,云歌说好。

    她们准备毕业后继续向着目标前进之时,她放弃了,她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说会对她好一辈子。

    她以为能过上幸福美满生活,现实却狠狠地打了她的脸。

    她放弃理想、放弃伙伴,得来的东西是什么呢?

    是一堆令她作呕、看也不愿看的东西。

    她不敢向曾经的好友求助,她不敢面对曾经的同伴,她不是一个脆弱的人,她已经想好如何报复柳家。

    她要把柳家踩在脚底下,再回去告诉同伴们,她还是那个她。

    但是,她知道了一个秘密,打破了她一直以来认知的秘密。

    她真正的敌人从来不是什么社会制度,而是星球主。

    那时候,云歌成为了星球主,她加入了这个要杀死所有星球主的组织。

    她收到云歌视讯的时候,发现她变得不一样了,柔和许多,像是一个正常的、十几岁的少女,冲着她笑,像以前一样的笑。

    她像是被敲了一记闷棍,她也和以前一样与她聊天。

    后来又见到云歌,她变得更好了。

    她因担心来救自己,因她的遭遇生气而触发了伴生物。

    即便过了那么久,还是记得她们之间的暗号。

    明明成为星球主的人应该更加暴戾可怖才对,可她却往与之相反的方向发展。

    星球主,真的都该死吗?

    她提醒云歌,不要来找她,她背后的组织正在盯着她,或者说已经盯上了她。

    组织要借柳家对星球主下手的机会,杀死沈浙灏,她当时留手了,她没有放出全部精神力,她担心云歌的伴生物也会因此发狂。

    她知道不管是沈浙灏,还是组织,都不会放过她。她背叛朋友,又背叛组织,她这样的人就该去死。

    可她又被云歌救下了。

    更加意外的事情是,她精神力竟然被那个奇怪的、能变成虫族的小姑娘吞得一干二净,她想着自己是不是能在这里留一会儿。

    云歌说要杀她,可她当时却一点杀气都没有,还说她这是在撒娇,会给她一个月的时间。

    她更加不敢说出真相。

    莫柔:“如果她不愿意原谅我呢?”

    浅夏:“你又怎么知道她不会原谅你?”

    她上前拥住莫柔,“请多给云歌一点信任。”

    浅夏说完后,离开莫柔所在的房子,她出门后,感到天旋地转。

    这样真切的情感,怎么可能是游戏呢?

    什么真人扮演,根本就是真实世界吧!

    浅夏抬手使劲敲脑袋,不管怎么样,把这里当成游戏就好,不能多想,还要帮忙隐瞒,不能让其他人也觉得这里是真实世界。

    万一被国家注意到……她以后岂不是都不能见到崽了!

    可是这种发现不告诉国家,她是不是也算叛国呢呜呜呜!

    浅夏蹲在地上,泪珠子唰唰地掉。

    “你在干什么?”

    浅夏抬头,看见南孚。

    南孚显然愣住,他看见浅夏哭成这样,有些不知所措,手脚都不知如何安放。

    浅夏:“你过来点。”

    南孚同手同脚往前走。

    浅夏拉着南孚的衣角擦眼泪,抽泣道:“你丑到我了。”

    南孚:“……啊?”

    那,那他一会儿去换个捏脸。

    此时一只熊初墨从旁路过。

    浅夏看见他眼一亮,“熊熊你过来,我有事和你说,只能和你说。”

    熊初墨瞅着南孚阴沉的脸,他尬笑一声。

    “不了吧,你还是和南孚割割说,我会的事情他都会,他会的事情我不一定都会,问他肯定比问我好!”

    说完,他立马开门躲进自己的屋子。

    他,一个大财主,有七套房子!

    七套房分别按照红橙黄绿蓝靛紫的不同颜色装修,他买的不同楼层,在同一侧,能够上下打通。

    他没有询问,直接打通房屋,向其他玩家炫耀。

    玩家:“他妨碍公共安全,把他抓起来!”

    熊初墨:卧槽忘记这是楼房,打通需要申请了!

    本来只是扣2点荣誉值的事情,可他偏偏还找人炫耀,被发现违反规则。

    警卫队玩家一听有玩家搞事,还是熊初墨,他们幸灾乐祸地连屋子都不装修了,兴冲冲地扛着熊初墨,把他关进洗罪塔。

    嗐,这洗罪塔一天天空关的太浪费,必须得弄点人进来关关,就算荣誉值没到红线,被发现也得关上两天……

    在他们的星球上,不允许任何犯罪!小罪也不行!

    海皇在游戏池里舒展身体,它趴在泳池边上,身体一点一点的变大,直至撑破整个顶楼。

    云歌看见建筑碎块往地上掉,她寻找罪魁祸首,海皇缩小身子一脸无辜。

    警卫队玩家很快冲进屋子,问清楚情况后,他们把云歌和海皇扣住,“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关起来!”

    来找云歌坦白的莫柔震惊了。

    等一下,什么情况,为什么云歌被她星球的人给抓了?!

    她跟在警卫队身后,看见他们一边架着云歌,一边对云歌进行思想教育。

    “崽,你身为星球主怎么回事?不以身作则,竟然还带头损害公共安全!这不行啊!必须关两天记住教训!”

    于是,云歌和海皇被扔进洗罪塔,顺道带上了景。

    一大一小两人,外加一只章鱼一脸懵。

    云歌瞪圆眼睛:“我被关进了监狱?在我的星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