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散播谣言罪?我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种罪名!”

    “你没听过不要紧, 只要你知道我们霈星有这条法律就行,带走!”

    主城区的酒店、商业街区,副城区的游玩场所、牧场等多个场所出现以上对话, 警卫队押走一个又一个的人。

    他们在带走人后, 剩下警卫队的人安抚其他游客说:“他们在星网上散播不实谣言违反了霈星的法律, 对霈星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这样的人会对大家的安危产生危害, 需要进行教育和相关赔偿。”

    游客看见那些展示出的评论, 莫名其妙, 霈星是个待人友善的星球,除了有些地方比较坑钱外,给人的体验比其他星球景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如此抹黑霈星,怪不得霈星会大动干戈。

    游客点头, 对于霈星抓人的行为表示理解。

    火雀雀打了个哈欠, 他和班梵、卫斯理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无精打采地看着警卫队送进来一个又一个的人。

    最近洗罪塔很热闹, 总是进来不同的人, 终于不再是个空关、没事还需要玩家凑数的监狱了。

    散播谣言罪需拘留7天,根据传播量最低罚款5万星元。

    玩家可烦这些在星网上瞎鸡儿乱说话的npc,瞅他们被抓之后的损塞样, 竟然也敢抹黑他们的星球,而且还就待在霈星上抹黑霈星!

    玩家各个都表示受到了挑衅。

    被关进洗罪塔的npc全部经过了搜身, 光脑、智能眼镜等全部去除,警卫队让新玩家来帮忙,会付钱的帮忙。

    监狱人多了, 巡警总归要几个。

    新玩家一出现,把npc给吓的啊……

    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脸, 仿佛出生时脸先着地又被人一屁股坐在脸上,还用棍子敲打得四分五裂重新缝上的脸。

    警卫队见着新玩家,表现出初进游戏时见到南孚的反应:“你们踏马长得什么瘠薄玩意儿?”

    新玩家觉得警卫队特别不友善,他们这脸怎么了?难道不适合用来威慑罪犯吗?

    进入游戏后,新玩家也有点后悔把脸捏成这样,一个南孚是特色,各个是南孚那就辣眼睛了。

    他们慕名去看南孚,却发现作为游戏丑陋程度量词的南孚割割,他变了,他竟然换了一张帅脸!

    新玩家信仰崩塌,这还不算什么。

    我星里最主要npc云歌,也就是每个玩家都喜欢的崽,对他们很嫌弃,离他们百步远的时候,就逃走了。

    新玩家当时只来得及做出尔康手,流的泪就是捏脸时脑袋进的水。

    他们向老玩家取经,决定等有钱之后把脸捏得漂亮一点,再去和老玩家争宠。

    之前抢劫的想法也没了,就怕还没得云歌的喜欢,就先被她讨厌到扔去另外半边没开发的星球。

    短短游戏时间内,新玩家已经学会重新做人,他们在洗罪塔做巡警打工赚钱,目前居住地点还是基地的休眠舱,买房遥遥无期,首付不够!

    新玩家记住不同牢房里的罪犯,比如两百层关了个很危险的仿生人,名字叫一号,一百层关了个恋童.癖叫宋民,十多层关的就是这些造谣犯。

    一般而言,造谣这种小罪没必要进监狱,在警局拘留即可……但是!霈星监狱资源从来不怕占用,洗罪塔空的很!

    新玩家雄赳赳气昂昂地准备巡逻,忽然听见热闹声,熊初墨和六神赶到洗罪塔。

    新玩家:“啊啊啊啊啊!黑土我是你真爱粉!”

    熊初墨:“咦?叫声爹听听。”

    新玩家:“滚,劳资从没粉过你。”

    熊初墨:“嘁,还真爱粉呢,嘶——你们这捏脸怎么回事,霈星人多了,再这么捏脸可不合适啊。”

    此话一出戳中新玩家痛点,他们嘤咛一声跑去巡逻。

    六神:“我也想要粉丝。”

    熊初墨:“你叫我声爸爸,我就是你的爸爸粉。”

    六神:“……”

    玩家在旁起哄:“六神,揍他!老熊越来越嚣张了,打倒这个地主,平分他的财产!”

    熊初墨笑骂玩家无聊,一群凑在一起商讨此次发生的游戏剧情。

    他们认为这些人背后肯定有人指使,黔之驴正在调查这些人的身份,通过景的帮助发现这些人都是假身份,但具体来自什么星球,需要他们自己调查才行。

    玩家本准备严刑逼供,但他们又担心被抓到把柄,优秀的星球总是被人嫉妒,他们为了星球的未来要小心行事。

    玩家认为和npc斗智斗勇很有意思,如果能用骚操作把npc吓死那就更有意思了。

    熊初墨摸下巴:“该怎么套出他们的身份呢?”

    他和六神来之前去找过云歌,云歌正在忙别的事,而且此时她不好直接出面,到时候出事也可以用一句不知情盖去。

    熊初墨去问过马德东,毕竟星球主是他爸,马德东却说马有钱去参加了古董展览会,而且他从不过问这些事,可能是手下误会了马有钱的意思。

    马德东暂时联系不上马有钱,马德东支线走不了。

    六神找了黄康太,可惜黄康太只是个星球特色构建师,他想帮忙可没这门手艺。

    他们又找到仿生人处帮忙,仿生人能搜寻信息的人,可是他们没有权限,云歌都没法开启他们的权限,他们正在教黔之驴等人,不清楚需要多久。

    熊初墨和六神来洗罪塔,想撬开这些人的嘴,他们问了几人,嘴巴都是紧闭的蚌壳,完全撬不开。

    他们打算参照之前玩家撞鬼整宋民的办法,李鹿鹿领着基宝和海皇赶到。

    熊初墨和六神首次与基宝会面,气场这东西很神奇,三人一见如故,聊几句就变成了亲兄弟。

    熊初墨:“原来你是听鹿鹿说我们这有麻烦,特地过来帮忙的吗?你咋这么好呢?”

    基宝:“嗐,都互帮互助,当初要不是你两把我从雪妖王屁股底下带出来,我还不知道人类这么好呢!”

    六神:“不是所有人类都好,只有我们霈星的人类好。”

    基宝:“我可太懂了,那德东星吭哧瘪肚的坏东西不还想占我便宜么,呵怕不是不知道我掏出来比他还大!”

    玩家:“哈哈哈哈哈!”

    熊初墨他们表示可太喜欢基宝了,怎么会有这么有意思的npc!

    海皇戳了戳熊初墨和六神,又指了指头顶的粉色小熊发夹。

    海皇那长相,配着个粉嫩嫩的发饰,emmmm……

    众玩家立即竖大拇指,“特别适合您!”

    基宝搂着海皇,“你看我就说吧!只要打扮一下,你也能变得很好看!相信我的眼光!”

    玩家不明白基宝哪来的自信,他们笑闹过后,基宝前往牢房,找到里面的人。

    对方看见来了个小孩,皱眉。

    基宝看着他,眼眸的冰蓝色逐渐加深,他张嘴发出高频率的虫吟,牢房里的人视线逐渐模糊,跟随着虫吟的起伏交待他的来历。

    每一个牢房都如此,玩家惊呆了,基宝果然是个宝,他们纷纷送上彩虹屁。

    “基宝你也太强了吧!”

    “基宝你好棒棒!”

    “我太爱你了宝宝!”

    基宝昂首挺胸,他瞥了眼李鹿鹿,带着洋洋得意,看见没,这就是虫王的排面!

    李鹿鹿不想说话。

    玩家问基宝那是什么能力,基宝说只要精神力达到一定强度的生物,都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基宝:“我现在还小,需要声音的辅助,小呸呸它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他们开口,还能清洗他们的记忆……”

    海皇点头,但没有云歌的允许,它没法这么做。

    玩家:艹,精神力这么强的吗?他们现在重新就重新开始练精神力!再不舒服也要练!

    玩家把造谣犯交待的信息整理完,他们来自不同的E、D、C级星球瑶星、水光星、橧祸星、惊天星和雾霭星。

    这些星球都在德东星所笼盖的星域范围里,讲白了就是他们是德东星罩着的星球,为德东星办事。

    证据确凿,但他们如何套话的方法却不能公布,这些证据只能私下用,没法拿上明面。

    玩家想来想去,把这些证据交给云歌,问她该怎么对付这些星球。

    云歌略一思索,拿着基宝不再需要的虫卵,让史思妍做检测,检测出来的虫卵和之前显示结果一样,仍旧可以当做S+级材料使用。

    联盟星球管理局工作人员又收到云歌的挑战申请,他们不明白这颗E-级的霈星怎么能这么跳,最奇怪的是被她挑战的星球都不敢接受挑战,明明许多被挑战的星球看着实力比霈星强大许多……

    工作人员弄不明白这点,他们核实过云歌提供的虫卵品质,四份星球挑战书送给瑶星、水光星、橧祸星和惊天星。

    这四颗星球的星球主惊呆了,霈星星球主干什么啊?

    就这种事情用得着来星球挑战吗?他们早就听说霈星星球主的伴生物天天饥渴难耐,逮着机会就要去吃其他星球的伴生物,之前霈星星球主就接连挑战了近百颗同级星球,无一星球敢应战。

    这谁敢啊?E级星的伴生物大多就四五米大,谁像霈星星球主有个一出现比小半个星球还大的伴生物,虽说个头不代表一切,但是伴生物越强,个头确实就越大。

    这些星球主想想就知道打不过,因此在益正真手下要求他们挑战霈星时,他们自然各种推脱,说会找其他办法让霈星放人。

    霈星这么有针对性的发动挑战,现在看来是知道他们的事了?

    四位星球主看着霈星极具挑衅意味的挑战书,他们好气啊!

    真当他们不敢应战吗!

    真当他们赢不了吗!

    欺人太甚!

    联盟星球管理局:“瑶星/水光星/橧祸星/惊天星主动认输,挑战物资将在不久后送至霈星。”

    云歌:“呵。”

    她与景继续说玩家晕游戏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