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欣妍说:“只要有办法找到证据, 随便你怎么拆我!”

    反正把她还有好几具三代仿生人备用躯体。

    谷兴华解释,仿生人虽然很像人类,但是他们的身体终归是机器, 他们所见到的事物, 所听见的声音, 都会储存在他们的身体里,经过一段时间后才会销毁处理。

    距离上次的事情才过去半个月, 如果运气好, 阙欣妍的躯体可储存数据量大, 那么当时她看见的情景应该仍旧保存着。

    玩家:“卧槽!”仿生人身体这么牛逼的吗!他们第一次知道!

    其他仿生人表示,他们也才知道。

    玩家突然好奇:“人类知道这件事吗?”

    谷兴华笑了笑,他的手指变成工具,从阙欣妍的颈部开始拆卸。

    玩家蹲在阙欣妍旁边:“你现在啥感觉?”

    阙欣妍:“没什么感觉, 就有点像被蚊子叮了, 还有点像听asmr的感觉, 麻麻痒痒特别舒服。”

    她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 玩家再看她的血条值, 已经变成了零。

    谷兴华看见阙欣妍体内的智能芯片,确实是他从未见过的芯片款式,长得很奇特, 他连接芯片。

    云歌肩头的景忽然说:“谷兴华在读取玩家的数据,他在寻找阙欣妍那天看到的景象……云歌, 你不需要再担心这件事,证据已经找到了。”

    云歌挑眉,她和莫柔还在想怎么应对这件事, 玩家效率居然这么高?

    谷兴华把导出的视频证据和阙欣妍的芯片交给云歌,他问:“重新苏醒的她, 还是原来的她对吗?”

    云歌点头。

    谷兴华感慨道:“您背后之人对仿生人的认知水平已经超过了我的父亲,可惜我的父亲已不在人世,不然他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云歌谢过谷兴华。

    她登陆星网,近乎所有人都在谴责霈星,仅有寥寥无几的声音还在支持霈星,认为霈星不是那样的星球。

    ——“垃圾星球,去死吧。”

    ——“之前就觉得这星球坑人又坑钱,没想到还会做这种的事情。”

    ——“这颗星球就和它水族馆里展示出来的生物一样的恶心,只有恶心的星球才会长出恶心的生物!”

    云歌聊有兴致地翻看了一下评论。

    越是喜欢在网络上恶言恶语攻击他人的人,现实里大多都是失败者,不管是哪一方面的失败。

    骂得越凶,现实里越是失败。似乎借着此事辱骂霈星,能够让他们发泄从现实得到的不满,从而得到无与伦比的优越感一样。

    目前还在霈星上的游客,自打之前那个指着云歌鼻子骂的游客失踪之后,再也没有人敢骂霈星。

    对于失踪游客,霈星给出的答复是他被遣回了原来的星球,可是在路上遇到了星盗,不幸丧命。

    信的人有,不信的人也有,但谁都不敢再说话。

    动手的人是玩家,等云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骂她的那个人已经被玩家做成人棍玩了。

    动手的玩家等着警卫队抓他们去洗罪塔,荣誉值扣就扣呗,不爽了违反游戏规则又怎么样。

    那些npc算个什么东西啊,也敢指着他们崽的鼻子骂,被他们养成好脾气的崽,是让这群傻逼骂的吗?

    玩家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们笑嘻嘻地手牵手进入洗罪塔,要不是把他们关的快,他们还想去玩一玩宋民和尚未出狱的造谣犯。

    还是云歌出面,才让玩家从大灰狼变成小绵羊,可怜巴巴地乞求原谅。

    星网上,星际网民依旧对着霈星宣泄他们的怒火。

    突然,他们发现一直默不作声的霈星给出了回应。

    回应内容是一段非常清晰的视频录像。

    以及一句话,“此罪在霈星判死刑。”

    视频的主角是宋民和一个小女孩,宋民给小女孩买了食物,趁着小女孩吃东西时,他的手不停地抚摸小女孩的背部,又摸了小女孩的腿部,甚至已经把手一半伸进了小女孩的裙下。

    若不是被人及时阻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小女孩会不会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这就是铁证,经过证明没有合成的原始视频。

    风向立即转变,本来对准霈星狂骂的人,枪口对准德东星。

    ——“德东星你们在想什么?你们竟然想要包庇一个恋童.癖吗?”

    ——“我对你们德东星太失望了,亏我本来还想从童天星去你们那,会包庇这种人渣的星球能好到哪去。”

    ——“作为一个拥有孩子的德东星星民,我很害怕。既然他们要包庇宋民,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的孩子万一遇到这种事情,我是不是根本无处申冤呢?”

    ——“我为之前谴责霈星的话道歉,但德东星,麻烦你们立马站出来给我们答复!”

    和骂霈星时不同,这次骂人的人换了一批,之前骂霈星骂得最凶的人,根本不敢去对首都星说什么。

    德东星的人现在很头疼,尤其是益正真。

    益正真责骂先前提出建议的手下:“你不是说他们没有证据吗?!现在这是什么!我就知道,那么多的人在现场,怎么可能没有留下证据,可恶,我竟然信了你这个蠢货的话!”

    益正真手下低着头不敢说话,他腹诽道:明明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益正真也说好。

    益正真让人把星网上不好的评论全部删除。

    他看见霈星说将会对宋民执行死刑,一大片人叫好。

    他又看见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霈星的关注数量从八千多万变成三亿多,五亿多,十亿多……

    宋民不能死。

    如果他死了,当时接受过宋民提供服务的人信息全部会被曝光,届时政部绝对会进行大洗牌。

    他没有碰过那些孩子,但他经手过这些交易,从中获取不少的好处,副部长的位置也是因此而被举荐上来。

    益正真很焦虑。

    他知道,必须要在马有钱回来之前解决这件事。

    要把宋民从霈星的监狱里救出来。

    益正真很庆幸,还有七个人在霈星上度假,他们都是高级光甲士,其中有两名已经半只脚踏入特级光甲士的门槛。

    益正真下达命令。

    夜深,火雀雀、班梵和卫斯理正在打三缺一麻将。

    火雀雀:“我还能玩,我不想休眠,给我个【哔——】(体力药剂)。”

    班梵扔给他一瓶体力药剂,“找个人给我送点过来。”

    卫斯理:“不行啊,他们说我们用不着那么多体力药剂,得出钱买才行,价格定的死贵,我不想去他们那买。”

    班梵:“可是不让他们送,那要我们自己去买吗?我不想动。”

    火雀雀:“我也不想动。”

    卫斯理:“我也不想动。”

    突然,一声异响,火雀雀三兄弟看向门口,四个蒙面人不知何时出现,向他们冲了过来!

    班梵:“噫呀,这是敌袭吗?”

    卫斯理:“干活了呀,雀雀你还坐着干什么。”

    坐在最外面的火雀雀慢吞吞地去拿武器。

    他一下没够着,敌人却眼见着离他越来越近!

    “扑通——”他们脚下莫名其妙地一滑,没有攻击到火雀雀,而火雀雀也正好拿起武器。

    四人身手极好,他们攻击火雀雀,可就是邪门,明明人就在眼前,却怎么也打不到他!

    班梵和卫斯理在旁看热闹。

    他们伸了个懒腰,把脚伸了出去。

    四人明明刚才还没打算往他们这来,可偏偏就这会过来,正好被他们绊倒在地。

    火雀雀愣愣地看着四个冲他五体投地的敌人。

    他拖长音懒洋洋道:“下跪倒大可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