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都傻了。

    他们何曾在战斗时碰到过这样的事?

    想打人打不着, 近在咫尺的人,他们一伸手臂就能碰着的人,可偏偏不是他们邪门地错过, 就是对方神闪避。

    火雀雀打了个哈欠, 对着敌人随便打打, 就把敌人打得没法反抗。

    他、班梵和卫斯理本就运气很好,上周救了只受伤的狐狸和刺猬之后, 运气更好了。

    四位来人明明是实力强悍的人, 可他们一身实力死活发挥不出, 四打一跟一打四似的困难。

    四人:完蛋,这次要遭!

    班梵托腮:“雀雀你快点儿,轮到你摸牌了。”

    火雀雀神情稍显认真,三兄弟的体能和精神力等级都不低, 火雀雀是三人中实力最强的人, 他三下五除二拿下四个敌人, 把他们关进洗罪塔, 顺便通知其他玩家。

    等警卫队赶来此处, 火雀雀三兄弟依旧摆着那种颓废生无可恋的表情,只有胡牌的时候会露出一点笑容。

    他们问三人方才发生的情况,火雀雀直接让他们去看录像。

    玩家看完之后, 沉默许久。

    这TM已经不能用欧皇来形容了吧!

    如果这是修仙文,他们三个根本就是翻版的天道和规则之力的集结体啊!

    玩家双手高举头顶, 连拍三下,向火雀雀三兄弟拜三拜,“大仙保佑我早日暴富, 过上和大仙一样的生活。”

    “……”火雀雀无语,“去做点梦, 你的愿望立马能实现。”

    玩家嘿嘿直笑,他们去盘问被抓的四人,问来问去问出个屁。

    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再次求助基宝,找基宝帮忙的路上,云歌出现,海皇与她一起,她知道了洗罪塔有人要劫狱的事。

    洗罪塔里有资格被劫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宋民。

    云歌半阖着眼,通过海皇感应整颗星球,她的精神力一点点散开,霈星上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阵奇怪的冷风,风吹过的速度很快,快得让人以为是错觉。

    热闹的主城区街道,僻静的未开发区域,草原上缓缓走动的生物,嬉笑打闹的玩家们……

    云歌抬眸,找到了,三个表现得鬼鬼祟祟的光甲士。

    她头有些疼,这是精神力消耗过度的体现。

    云歌缓了片刻,前去寻找三人。

    在外等着接应的三位光甲士,始终没有等到同伴出来。

    他们在劫狱前已打探过洗罪塔的情况,这个监狱的看守很少,负责押送犯人的警卫队实力有限,守门者的数量只有三个,监狱巡警则都是新培训上岗的人……都很好对付。

    现在过去近一小时,超出他们定下的时间近十分钟,出事了吗?

    三人并未待在一处,他们位置很分散,同时也很巧妙,如果遇到意外情况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支援。

    他们偷了霈星的光甲,藏在隐蔽处,只等人来就立马驾驶光甲逃走,届时会有星舰在霈星外星域接应他们。

    三人决定再等五分钟,五分钟后人还不出来,他们定要更改计划。

    五分钟,他们没有等到同伴,反而等来了霈星星球主。

    她笑得像个普通客气的女学生,可她手上挽出花的军刀却一点也不客气,刀刀往他们致命处捅。

    海皇没有显露身形,它站在一边看热闹,云歌不让它帮忙,它就不帮了。

    它最近也不想打架,那会弄脏它好看的发夹。

    云歌在特级光甲士这一等级停留了半年,海皇吃下伴生物得到的能量,有一部分会反馈给她,她已在逐渐接近神级光甲士,实力进步得快到不可思议。

    连海皇都有些感慨,说云歌的身体素质一点都不像这里的人类。

    景听到海皇的话后,若有所思。

    景也觉得云歌实力提升速度太快了,本来以为是伴生物的作用,可海皇那么一说,似乎即便有伴生物的加持,实力提升速度也不至于如此吗?

    五分钟不到,云歌便把三人解决,同时她问出了三人的身份,德东星前来霈星度假的光甲士,与宋民分了两批前来。

    他们一时兴起才选了这个偏远的星球,没想到先是发生宋民之事,又是霈星和德东星互怼的事,接下来则是他们被要求劫狱救人的事。

    他们以为这任务很简单,毕竟他们之中已经有两人的实力快要接近特级光甲士了,就算这里的星球主过来,他们不说打赢,逃走应当没问题。

    谁想到这星球主就尼玛离谱,她才多大啊,怎么能强成这幅鬼样子?

    又三人被关进洗罪塔,云歌向联盟发出责问信。

    大致意思为:

    德东星几个意思?

    先是在网上编排霈星,霈星拿出证据,它又找人来劫狱,完全不把霈星放在眼里。

    首都星就可以这么欺负小星球吗?

    联盟星球法是摆设不成?

    不给个说法,他们霈星也要学德东星,把这种事情在星网上曝光!

    说实话,联盟星球法针对大星球时,大多数时候还真是摆设。

    首都星也确实有资格看不起小星球。

    可对着小星球那不能这么说啊,谁知道小星球以后会不会就成为了大星球,现在的人都能活几百年,就霈星星球主那体能和精神力等级,估计能活更久,足够星球发展了。

    再加联盟还有些“对不起”霈星的事,他们收到云歌的消息,立马对德东星发去谴责三问。

    你想什么呢?

    你都在干些什么?

    你还把联盟放在眼里吗?

    益正真没想到七位实力强大的光甲士竟然就这么栽了,他很头疼,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

    再动手吗?很难了,他的政敌盯上了他,随时随地都准备向正部长和马有钱汇报,就等着他再做错一点事就把他拉下来。

    益正真决定给霈星一点好处,他需要宋民活下来。

    益正真通过联盟要求和云歌联系,他想联系云歌,可他发讯息之后才发现,他被对方拉黑。

    他从未见过做事如此儿戏的星球主。

    随便一点事就拉黑,这是成年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后来他一想,霈星星球主年纪确实不大,只有他年龄的四分之一……这么一想,益正真更难受了,他竟然斗不过一个小孩。

    联盟把益正真想要私下解决的要求转达给云歌。

    云歌:“我只和马星球主谈。”

    益正真却说这种事情不需要麻烦到马有钱,他暗示云歌,他可以给出德东星附属星S级的资源、战舰、武器以及能源晶块,云歌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用这些资源换一个人,对云歌而言,是件很赚的事情。

    云歌有过心动,这时,浅夏领着马德东前来找她。

    马德东终于联系上了马有钱,他一番诉苦,同时也让马有钱知道了这段时间的事,他让马有钱管一管这些不着调的手下吧,德东星再家大业大也遭不起这样的折腾。

    马有钱让马德东把通讯权限给云歌,马德东和浅夏回避二人的交谈。

    云歌见到德东星星球主。

    马德东长得一点都不像马有钱,怪不得宋民总是不肯承认马德东是马有钱的孩子。

    马有钱浓眉大眼,精神奕奕,笑容透着股谜一样的憨厚老实,带有极强的欺骗性,他的伴生物没有入镜。

    云歌没有先说话。

    马有钱:“云星主,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声,若你出生的再早一点,十二星里一定有你的一席之位。我上年纪了,很久没有管过德东星,有时候说下去的话,底下人阳奉阴违,我也没有办法……你明白的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马有钱的态度和善,云歌也不好显得太冷漠,她也带着笑说:“马星主,大星球的苦恼我不明白,我只知道这次的事情对霈星影响很大。”

    “……”马有钱明显被梗到,他说:“都是星球主,大家说话直接点,你这次这么做想要钱还是想要伴生物?”

    如果德东星出了大丑闻,想要全星际压下这件事十分麻烦,即便动用伴生物的能力,也要联合其他星球主的伴生物,到时候德东星一样要大出血。

    云歌:“我要德东星的道歉和一些价值等同于此次对霈星产生影响的星球资源。人类在我的地盘上,对我的人做出这种事,你应该知道作为星球主,我的做法已经很客气了。”

    马有钱:“正是因为知道,我才对你同样客气,我不会与任何一名星球主交恶。如果是普通人类你随意拿去,宋民是我养的恶畜之一,本来再过个把月时间,他们就是我搭档的养料了……”

    云歌皱眉。

    马有钱:“我这是在做好事,如果你没有办法接受吸食普通人的生命力,也可像我一样,养些‘坏人’用。你的星球挑战路走不通,不管是哪颗星球的星球主都不是傻子,你太张扬了,有时候低调才好行事。”

    云歌目前碰到的首都星星球主都极为客气,或者说他们更加擅长伪装自身,她问:“为什么?”

    马有钱转动手上的玉戒指,“灰桌发起者正在盯着你,你也在被养着啊,等你彻底成长之后,你再看看我们这些老家伙会不会冲你动手……你现在闹得再凶,我们也什么都不会做,你还不够我们分的。”

    马有钱这话并未吓到云歌,她反而疑惑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提醒我?”

    “或许是因为……”马有钱略一停顿,“我在你身上见到了终结这一切的微光,我从来都不想当一名星球主,但我无法控制我的欲望,我也恐惧死亡。”

    云歌与马有钱进行了交易,宋民明面上还会留在霈星,但暗地里需要交还给他,他的伴生物无法忍受放过已经饲养了这么久的食物。

    如果云歌不放心,他可以让伴生物亲自吃给云歌看。

    马有钱中途向云歌炫耀,他的很多藏品都由人骨制成,像宋民这种人啊,他们被吸干生命力后的骨头都是黑色的呢。

    云歌接受不了马有钱的炫耀。

    星球主果然都是一群有病的家伙!

    云歌连同自己一起骂了进去。

    德东星对霈星正式道歉,政部副部长益正真及相关人员遭到革职,宋民交由霈星处理,德东星不需要这种不配生活在德东星的渣滓,同时他们会进行相关的调查,致力为每个星民提供最好的生存环境。

    德东星此番处理,立马使得星民改观,大星球如此坦然地认错实属少见,德东星风评提升。

    另外广受好评的便是霈星,它在德东星先前的施压下依旧坚持主见不屈不挠,星民知道霈星不是为了钱,它这是为了正义啊!

    在大多都要选择成为大星球附属星的小星球里,这样的小星球是多么的独树一帜难能可贵,霈星风评迅速提升。

    先前大骂霈星的人如过街老鼠,发个言便有不少人在底下冷嘲热讽,他们只能退网一段日子。

    霈星上,玩家脸拉得老长了。

    他们不能接受云歌要把宋民送还给德东星的事。

    云歌与马有钱的交易细节自是不会告诉玩家,尤其是马有钱伴生物饲养宋民这类人已久的事,她更不会说。

    玩家担心宋民回去会被释放,他们一直气呼呼的,直到云歌递出一瓶化学阉割药剂。

    宋民变为废人。

    玩家喜笑颜开。

    洗罪塔里的玩家悔不当初,他们干啥那么冲动又去虐待npc呢,杀人之后荣誉值降了近50点,他们这才知道荣誉值过低的情况下,整个游戏画面都会变成马赛克!

    他们要在一片马赛克中“搬砖”赎罪,仿佛在玩全息版本马赛克放大化的超级玛丽。

    这种惩罚简直丧心病狂!

    他们错了!这次真的知道错了!

    下次再也不干这种事了!

    霈星旅游业稳步提升,凡是来霈星的游客都对霈星赞不绝口。

    霈星划分出了明确的景点区和非景点区,景点区物价高昂是每个游客都知道的事情,他们现在已经不会被普通商品如食物、配饰等坑到。

    但是霈星景区会卖很多特别独特、他们从未见过的商品,这种具有纪念意义的商品,哪怕标价是明着宰客,游客也会购买。

    游客买完还会说:“真香!”

    相比于其他星球的景区商品,霈星的虽然价格高昂,可它物有所值呀!

    熊初墨做腻了熊妖,他作为国家队的编外人员,知道上次的游客惨死事件,他开始对玩家们进行思想教育。

    熊初墨主要教育的是新玩家,老玩家那一个个已经是歪瓜裂枣很难掰正,新玩家还有健康成长的希望!

    老玩家大多是老游戏发烧友了,属于在游戏里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人,什么放火烧房子只为烧死npc扒下其身上的新手装备。

    在他们眼里,游戏里只有能打的怪,和不能打的怪,别扯什么游戏里做这些事现实里也会做,多大的人了还分不清游戏和现实的区别。

    就算我星这种真实程度的游戏,视野范围里同样有血条显示、面板显示,只有追求完全沉浸式游戏体验的人才会关掉这些,大部分人都会开启。这些游戏数据的存在,就是无时无刻地提醒他们,这只是个游戏。

    熊初墨有着天然的沙雕亲和力,他说话总是带着开玩笑的口吻,哪怕说些玩家最讨厌听的大道理,也从来都不会惹人讨厌。

    玩家听他讲话跟听单口相声似的,无意识地便把他的话记了下来,每次在游戏里做靠近红线的事时,总会想起来熊初墨那魔性的声音,也就不去做了。

    反正做不了这件事,还有其他好玩的事情嘛!

    比如还房贷!

    玩家:尼!玛!的!为什么还房贷这么难!

    游戏论坛里,玩家强烈请愿我星开启氪金渠道!

    我星出了个投票,游戏里近乎95%的玩家都同意要求氪金。

    我星游戏方向来宠玩家,既然玩家要求氪金,那就开一个吧,充值比例现实1元等于游戏内1000星元。

    玩家:卧槽,这比例也设置了太高了!要不要这么良心啊!

    不过玩家随后想了想我星主要是个星球建设游戏,那些建筑价格动辄几百亿,确实比例得高一点。

    不过他们的房贷一下子就能还完了!只要氪它个几千就行!便宜!

    紧接着玩家又发现我星的良心之处,他们做日常任务可以有积分,积分累计之后,居然可以提现成现金……

    不同任务给的积分也不一样,越是需要精神力和体能等级的任务,给出的积分也就越高。

    向霈星贡献星元也可以积累积分,贡献档次有五个档位,分别为50万星元,100万星元,1000万星元,1亿星元,10亿星元。

    有玩家毛估估算了下,如果每天清完游戏里所有的任务,再来一个最低档的星元捐赠,那么每天积分就能换将近150元的现实货币,一个月就是4500元!

    我嘞个大槽!

    此事的发现惊呆所有玩家,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他们能够在我星里赚大量星元,他们还能从我星赚点外快的吗?

    此事一经传出,立马惹得我星又涌入一大批新玩家,这些新玩家全部是沉迷赚钱的新玩家,他们要在我星里疯狂赚钱,再为现实生活赚钱!

    如此一来,良性循环形成。

    云歌账户内的钱数逐渐上升,国家队有关于玩我星会提前激活脑域精神力一事有了决定。

    国家队希望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只有他们国家的人能够玩这款游戏。同时,他们需要全面的精神力修炼方法,不仅仅是低等级的修炼方法,希望云歌能够帮忙提供。

    云歌则表示,要不是他们提醒,她暂时没有意识到还有别国的人。至于国家队要的精神力修炼方法,云歌很快便搜集到一份,她从头至尾仔细检查了一遍,同时附上了一些她个人的修炼心得。

    国家队看了看云歌的个人修炼心得,将它压箱底,万一以后他们国家也出了个类似的天才,至少能用一用,至于现在,这种不具有普适性的个人心得根本用不上。

    得知能够进入我星的人,精神体都会一点点增强,即便他们这一代没有激活精神力,他们的后代也会更加容易激活精神力……国家队又去找上级商量了。

    联盟提供来先前答应的驻军名单,云歌看见楚昇利从神州星军部被调至了联盟军部,现在在驻军干活,她干脆选了楚昇利带的那个团,刚好两千人。

    楚昇利没想到他会重新和云歌、莫柔见面,且是以这种方式。

    莫柔:“沈靖安也在这。”

    楚昇利:“是吗?我去找找他。”

    楚昇利吃了个闭门羹,沈靖安躲在房间里,任谁敲门都不回应。

    他无奈,与云歌和莫柔叙旧,他团里的兵受到了玩家的热烈欢迎,相比较虫族抵御军而言,这些军人就很有素质。

    兵和将之间的联系就是那么玄妙。

    池余听闻此事,当初的五人小队现在竟然已经汇聚四人,他有些忍不住想要去霈星看看,正好神光学院今年的实训快要开始,雨季的霈星是其中之一的选点,到那时候他也能到霈星和大伙儿见面。

    霈星多了楚昇利这些“外人”,霈星上的玩家、仿生人、虫族和生物光甲就要收敛许多,这些人和游客不同。

    霈星生物正在努力判断这些军人适不适合招揽和信任,合适的就要让他们变成霈星军!

    正当玩家沉迷与npc互动的事时,浅夏忽然记起一件事,师萱萱先前说和父母来他们星球上玩来着,怎么现在都还没来呢?

    浅夏联系师萱萱,联系不上。

    她打开讯息,发现原来师萱萱三天前给她发过消息,说有事耽搁,才刚出发,发了星舰号。

    浅夏查询星舰号,按理说这星舰早该到了才是,她浏览星网新闻,唰地站起来,前去找云歌。

    “崽,萱萱她在来霈星的路上,星舰被星盗给劫了!就在昨天!”

    云歌沉声问道:“知道是哪个星盗团吗?”

    浅夏咬牙切齿:“又是鬼手团这个阴魂不散的星盗团!”

    其他玩家:什么?鬼手·白给·礼盒怪·星盗团又来搞事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