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霈星为救游客特意组织人手, 不顾自身安危去对付星盗”一事在星网上广为流传。

    ——“现在的星球只会对自己星民负责,很少见连游客都一起负责的星球,我之前误会霈星了。”

    ——“我是被鬼手团星盗劫持的游客之一, 现在正在霈星上度假, 我很喜欢这里, 本土星民都很热情。”

    ——“之前星网上有很多关于霈星误传,只有来过霈星的人才知道这里有多好, 在这里你可以半夜出门而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 警卫队24小时巡逻不停。”

    ——“霈星现在已经有一个主城区和两个大型副城区, 听说他们将在今年建成七十个副城区,想要移民的趁早,现在霈星还是E-级星球,等以后星球等级高了, 想移民可就来不及了。”

    ——“重金求霈星移民定居/长期工作问卷答案, 总是到不了六十分怎么办!”

    黔之驴听着玩家说星网上对霈星一片好评, 他一边点头一边筛选人员资料, 亲自把关每一个可能来霈星定居的人。

    其他玩家或许会觉得他这样玩游戏很无聊, 但就他自己而言,他乐在其中。

    比起其他游戏方式,他就喜欢看这些极具有真实性的游戏资料, 他连学校布置的小组作业,交的人员分析资料都来自我星, 还得到了极高的评价。

    黔之驴的讲师总说他比很多做了多年的hr都要眼光毒辣,不局限于课本知识,实干能力十分好。

    他想那可不, 就算我国最大的公司,每天要应对的简历都没有他多, 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下,他的实干能力能不强吗?

    黔之驴自封“霈星鹰眼”。

    他现在看npc的资料和简历,筛选人员的速度快、准、狠,连莫柔都比不上他。

    “我发现来我们霈星申请的人员里,女性占比近75%啊,这个比例相当高了。”

    午饭时间,黔之驴这么说道。

    玩家虽然能用体力药剂恢复体力,可他们养成了在游戏里也定点吃饭的习惯,使用食物来恢复体力,同时讨论一些碰到的游戏现象。

    譬如黔之驴说的这件事,在我星里,移民虽然是件很常见的事,但女性很少会主动移民,一般都是跟随家中长辈或是丈夫决定这种大事。

    玩家通过云歌和景的一些透露,他们现在很清楚游戏的整个大背景,我星中女性地位不如男性的主要原因在于伴生物吸食女性生命力,而非女性本身的体能劣势。

    我星现有的科技条件其实能够做到真正的男女平等,三代人类男性和女性的身体素质差距其实并不大,或许男性普遍会在体能上占优,但同样的,女性会在精神力上占优,综合下来男女身体素质相差无几。

    另外有高科技的帮助,不同性别之间的差异微乎其微,关键点在于星球主弄出的谣言,以及现有星际人民的固有观念改变。

    玩家通过和各类npc接触,发现主流观念“女不如男”其实在璀星和璨星崛起后,已经没有那么的根深蒂固,他们可以在其他观点的影响下发生转变。

    尤其是在霈星上的人,他们选择来霈星,本就是认同霈星给出的观念,哪怕有些不适应,他们也会跟着霈星改变。

    这是一件好事。

    玩家:“我们的问卷真有用,筛选过来的人都是‘好人’。”

    海皇和基宝也在饭桌上,基宝转达海皇的话。

    “小呸呸说有百分之五十都是它的功劳,它可以影响星球上的人,让他们更加容易接受其他观念。”

    璀星和璨星星球主一个完全不接受男人,另一个要求自己完全和男人相同,在这两颗星球上生存的女性,她们潜移默化下同样会拥有这样的观念。

    德东星星球主喜欢收集古董,在意经商,星际近乎80%出了名的大公司都来自德东星。

    海皇挪了挪头顶的发箍,在玩家崇拜的目光下,骄傲挺起胸膛。

    霈星进入最舒适的季节春季,到处开满了好看的不知名野花,越来越多的人类通过移民申请,在霈星定居。

    云歌下放手上的权力,很多星球的事情她不再亲自管理,而是由黔之驴和莫柔找来的人才把控。

    有了专业人才的加入,加之霈星资金充沛,莫柔拉赞助的能力一绝,又有不断的新玩家和新星民的加入,霈星星球的开发速度如同坐上了火箭,军事、教育、医疗、科技全面开花!

    各大公司在霈星开设分部,越是先入驻霈星的公司,其税收越优惠。

    霈星上可供应的岗位越来越多,定居的星民同样如此,玩家发现居住区里空置的大楼越来越少,最后居住区里住满了人。

    在霈星的公司,招人时不允许只招男性,为了鼓励公司招收女性提高女性地位,霈星会按照公司人员女性数量的比例给予公司优惠。

    我星里其实有不少女性与云歌和莫柔一样,她们对现有的社会感到不服,努力提升自己,可她们不是各个都像云歌一样,能够接触到这个世界所隐藏最深的秘密,有能力为其他人打造一个新的环境。

    越来越多想要独立自强的女性来到霈星,她们是无法接受璀星和璨星条件的人,她们并不是想要排挤男性,她们只是想要平等能够公平竞争的环境。

    她们想要不论性别如何,只要有能力都能够得到他人欣赏的环境。

    一个没有人说“女人必须柔弱依附家庭,男人必须强大养家糊口,否则你就是异类”的环境。

    一个不会因为你性别如何而去限制你行为、打扮、想法以及其他各种事情的环境。

    他们能看出来,霈星正打算这么做,她们愿意来到霈星,和霈星一起打造这样的环境。

    在霈星,支持人造子宫受孕技术,从而不会让女性因怀孕之时耽误工作,成熟的人造子宫技术不会对下一代造成影响;男性没有必须一人承担所有的责任,家庭由组成家庭的单位共同承担一切;任何专业、职业不限性别,只要拥有天赋,都可以参加……

    当性别不再是枷锁,获得自由的是所有人,而不仅仅是女性。

    玩家所处的世界便是如此,他们是平权社会,认可男女之间的差异,他们自然而然的行为举止感染了霈星其他人。

    在霈星,你带着星际固有观念前来,你就是异类。

    很多人都不想当异类,他们便会收起原来的想法,努力接受新的想法。

    当然,也有不少人异常固执己见,非要扭转霈星的看法,让它符合星际主流。

    “女人要什么地位?照看家庭才是她们生下来该做的事情。”

    “为什么要招女人?女人在工作的时候有多优柔寡断你们难道不知道吗?到时候耽误工作算谁头上?”

    “让女人站起来,你们霈星这样发展是畸形的!不会有男人去你们那里!你们就是第二个璀星和璨星!”

    “又是一颗恶心的星球,女星球主就是这样目光短见,才发展起来就迫不及待地要做一些所谓‘为女性牟取权益’的事,呵呵,这是男人主导的世界。”

    他们极尽所能地发表一切攻击言论,企图让霈星按照他们的想法发展,这样他们才会屈尊纡贵地来霈星定居,或者继续在霈星定居。

    在霈星官网上发表这些言论的,一律被霈星拉黑,移民申请不再接受。

    如已经定居霈星发表这些言论的人,一经发现直接遣回原来星球,同样不会再接受他们的移民申请。

    玩家:“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星球,你怎么想关我们屁事,我们这不欢迎你,滚你丫的!”

    就如玩家所说,这是云歌和他们一手打造出来的、在我星背景下的理想之乡,他们不欢迎其他的意见,如果对他们行为不爽,那就滚出霈星去找自己喜欢的星球。

    除了这部分人,还有一部分来到霈星,想要寻求特权的女性。

    她们要求极高的社会地位,却不愿付出与之相等的努力,她们要求特权,要求不一样的待遇,要求霈星压挤男性的价值,自己坐享其成享受一切,一如现在星际中的男性现状。

    她们喜欢用“性别之说”反驳一切,没有权利说你是看不起女性,要干活的时候说自己是女性需要享受特殊待遇。

    同时她们还会看不起那些为家庭付出的女性,认为她们主动去做男性的附属品就是自甘堕落。

    这些人在男性面前和真正争取权益之时一声不吭,对同性总是恶毒攻击,仿佛这样能够获得与男性相同地位的优越感一般。

    活的就是一群笑话。

    这种人不论性别如何,都是令人作呕的家伙。

    玩家:“呵呵,滚你大爷的!你自己就是好鸟吗?”

    与之前一样,这群人全部出现霈星的黑名单上,永远都不会拥有霈星的移民资格,也不允许进入霈星。

    霈星态度强硬,手段偏激,导致它的名声再次好坏参半。

    星民不明白怎么能够这种烦人的星球,偏偏他们有些话还真的让人没法反驳。

    尤其是那句“有本事你自己去绑定一颗星球自己建设啊,对别人的星球你逼逼个什么劲,多管闲事。”

    星球是星球主的个人财物,真要说起来,其他人无权置喙。

    如果星球主真的追究,联盟是可以帮助星球主对惩罚星民的。

    只是大多星球主都不会在意这些小事,导致很多星民都忘了。

    星球主对星民都很纵容,毕竟是用来养伴生物的猪嘛,随便他们做什么咯。

    霈星又不吸取这些人的生命力,没事让一群碍眼的家伙来星球住干什么,嫌日子过的不舒服,非要给自己找点膈应的事情吗?

    想要移民去霈星的人数骤减,本想对付霈星的其他星球主松了口气,如非必要,星球主之间并不想对上。

    只要人数够多,每天新生人类数量有一定保证,伴生物仅吸食人类生命力就够饱腹了。

    先前移民去霈星的人很多,尤其是小星球,他们少点人都会让星球主与其伴生物不满许久。

    现在霈星这么做,移民的人少了,对小星球的威胁也就小了。

    霈星就像其星球主和最初建设这颗星球的仿生人一样,充满了不同于其他星球的个性。

    如今,喜欢霈星的人非常喜欢,讨厌霈星的人极度讨厌。

    霈星上生活的人总会和以前的同事、朋友和家人说,“在这里我的精力似乎都比以前好了很多,不再是每天昏昏沉沉只想工作混日子,我现在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我热爱霈星!”

    霈星人类数量大增,谷兴华等仿生人有些害怕,他们担心身份被发现,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很多星球都在减少仿生人的产量,销毁原有的仿生人,好在联盟没有出强制规定……但他们现在伪装成人类生活,也是要被销毁的。

    玩家说:“怕什么,他们人数多又怎么样,我们能一打一百,完全不方!大不了带着霈星脱离联盟……”

    谷兴华觉得云歌的仿生人特别有想法,而且尽是一些了不得的想法。

    他多次听见玩家讨论。

    “我们什么时候能去攻打其他星球啊?我们星球军事力量可以了吧?”

    “迟早有一天,我们霈星要一统江湖,所有星球看见我们都要喊‘爸爸’!”

    “好久没见血了,好像见点血快乐一下。”

    这些仿生人有极强的攻击性。

    另外,谷兴华发现了李鹿鹿和基宝的小秘密,他发现其实这两人并非人类,而是可怕的虫族!

    他发现这惊天大秘密后,特意去告诉云歌,让她小心不要被虫族欺骗。

    结果云歌看着他特别淡定,让他别把这件事往外说,同时她还告诉他,虫族是好的,希望他能向他的同胞宣传一下此事,别排挤李鹿鹿和基宝。

    谷兴华受到了冲击,他迷迷糊糊地离开,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消化“虫族是好的”这一事实。

    他出门时,遇到终于消化“世界上还有伴生物这一鬼东西”之事的沈靖安。

    二人对上视线之时,都能看懂对方眼中的情绪,是活得很累的疲惫感。

    恰好此时,基宝架着海皇,一人一章鱼均头戴三角花布,如同骑马从二人面前经过。

    熊初墨和六神在后方踩着悬浮滑板追赶:“沃日你大爷,你们两个吭哧瘪肚的小兔崽子怎么还偷别人内裤啊!别踏马把内裤戴头上!注意霈星的形象!”

    基宝:“来追我呀,追上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海皇舞动触手,时不时绊倒一些小物件,阻碍熊初墨和六神的前行。

    熊初墨和六神快气死了。

    基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他们两个玩得还骚,脑回路比他们还清奇,根本比不过他!

    还有这偷花内裤还带在头上说“这没有黄段子的世界好无聊”的破习惯究竟是哪个狗比教的啊!

    熊初墨:“我喊你一声爸爸你给我站住——”

    基宝:“我叫你一声祖宗你别再追我了——”

    熊初墨:“淦。”

    基宝:“日!”

    谷兴华:“……”这就是可怕的虫族吗?

    沈靖安:“……”这就是可怕的伴生物吗?

    原来可怕的虫族/伴生物就是这样,长见识了。

    谷兴华和沈靖安心情莫名地变得轻松,可能这就是不正经家伙的感染力吧。

    几日后,云歌带着海皇和部分玩家外出狩猎伴生物。

    顺便让莫柔有事没事去挑战一下别的低等级星球,反正他们不敢应战,薅羊毛薅得很舒服,霈星本星球的资源经过这样一点点的改善,星球资源条件竟也没那么差了。

    其他小星球很生气,这霈星星球主怎么还没疯?她的伴生物就不会肚子饿吗?谁说她伴生物会把她弄疯的!大骗子!

    小星球向联盟抗议,他们强烈要求霈星进行新的星球等级评定,别再来伤害他们了!

    联盟表示:“霈星不申请等级评定,我们有什么办法,要么你们等到年中全体星球评定的时候……”

    小星球:“那时候我们就没了!”

    被小星球忌惮的云歌此时刚从一颗星盗星球归来,海皇吃得很满足,玩家抢得很高兴,唯独她全程平静,没有太大的反应。

    “剿灭星盗”如今已经成了我星里每周的固定活动,活动代领人是星球主云歌,每次活动限定人数一千人,奖励丰厚,是玩家目前最喜欢的活动,没有之一。

    像其他的建筑活动、探索活动、经营活动,都不如星盗活动来得有意思,主要是星盗活动每次都能坐星舰,偶尔碰着云歌心情好的时候,还能自己手动开星舰呢!

    每次老玩家跑到云歌面前打滚撒泼要开星舰的时候,新玩家总会在旁边羡慕地看着。

    新玩家不像老玩家,他们不敢随便在云歌面前撒泼,他们看云歌,没有老玩家的滤镜。

    他们体会不到老玩家口中云歌的“萌”,他们觉得云歌太过高冷,不好接近,不如其他npc有意思。

    每每有新玩家这么说的时候,老玩家总是会给一句:“你们懂个屁!”

    每天都有进入游戏的新玩家,每个新玩家都会有老玩家带领,老玩家带新玩家已经是我星里独有的风气。

    为了区分新玩家和老玩家,每个进游戏不满七天的玩家,其昵称旁都会显示一个绿豆芽,玩家戏称新玩家为“绿苗苗”。

    带过50个以上新玩家的老玩家,则会获得“红领巾”的标识,开启标识完成任务时,所获得的积分会提高三分之一。

    我星玩家数量越来越多,毕竟这是一款上过央视推荐的游戏,是家长都会支持玩的游戏。

    在我星被央视推荐且说明我星有国家资助后,玩家震惊了,国家不愧是国家,要么不出手,要么一出手就是大精品游戏啊!

    可惜随着我星普及面增广,发现自己晕全息游戏的人也越来越多,进入游戏会产生严重晕眩感的人近乎占了购买我星之人的60%左右。

    官方给出的解释为,我星和普通全息游戏不同,真实感更强烈,会导致普通人的大脑自动抵触,产生不适情况。

    大家只能怪自己的大脑不争气。

    现在玩家戏称,能够玩我星的都是“天选之人”,一般人可玩不了我星!

    那些无法进入我星的人也不退款,他们不断尝试,坚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够进入游戏,就像国家队那位领导一样的执着。

    这些执着的人中,还真有一些成功了,他们把自己为了玩我星所尝试的一切方法发表在我星游戏论坛内,供其他人参考。

    他们提出的方法有“和自己家的猫打架”“去XX寺拜一拜”“家里养一窝兔子”“进行冥想训练,冥想之后立马登游戏”以及“和自家的哈士奇抢一次肉吃,被狗撕家之后保持肾上腺素激增的状态登游戏”等……

    为了玩我星,这些人无所不用其极,其他人看到,也每个方法都试了一遍,万一有用呢?

    “亲身实测,有用的方法是冥想,每次冥想之后,我就能在我星里待十分钟不晕!”

    “同意楼上,我也是冥想之后能登游戏了!”

    “我就不一样,我被我家狗咬了鸡儿之后,悲愤之下登上了游戏。”

    “我的娘诶,前面的兄弟要不要这么拼?”

    国家队就此事询问云歌。

    云歌:“精神力训练中也有冥想这一环节,他们可能通过冥想短暂地增强了精神体,才能够进入游戏……只是这个冥想方法,应该是自行激发精神力之人想出来的野路子,你们那里已经有人激发精神力了。能够研究出这种冥想法子,激活精神力的时间不短。”

    国家队大骇,他们谢过云歌,连忙就此事进行深入调查。

    云歌提醒,如果要对付精神力者,最好做出精神力抑制器再去。

    精神力抑制器最初本来就是无法激活精神力者,为了对付有精神力的人而制作出的限制设备,简易版本的精神力抑制器所需要的材料玩家世界基本都有,带上设备更加保险。

    国家队又问了很多关于如何对付精神力者的事,幸好有云歌的帮忙,否则他们都没发现此事的奇怪之处。

    毕竟他们看这个冥想方法,和普通的瑜伽冥想并无区别啊!

    云歌与国家队沟通完毕,她再一次带领玩家,根据洗罪塔内其他星盗为了活命而提供的坐标,前往又一颗星盗星球。

    这一次,基宝与队伍同行。

    云歌面无表情地驾驶星舰,她左边海皇扒着可视窗翻白眼,右边基宝穿着大蓬蓬裙击剑,身后熊初墨、弈棋苟、夏腿子和阙欣妍并排躺着同步抠脚。

    阙欣妍抛弃火雀雀三兄弟,重回他们四人up主小团体。

    火雀雀三兄弟太颓了!颓得阙欣妍都受不了。

    另外则是阙欣妍的粉丝要求,他们不想再看洗罪塔内部结构了,求求祈少去别的地方逛逛吧。

    阙欣妍那么宠粉,自然答应。

    基宝看见银色长河,他哇的大叫一声,抬剑指向前方:“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熊初墨四人:“是嘞。”

    基宝:“我们要干翻所有的星球!”

    熊初墨四人:“没错。”

    基宝:“我们是星际最强队伍,我们指哪打哪,打谁谁死!”

    熊初墨四人:“您说的有理。”

    基宝叉腰,仰头大笑:“我是虫族之王,谁都没有我有排面!”

    熊初墨四人:“必须的。”

    海皇所有触手成对鼓掌,仅凭它一个,鼓掌鼓出了演唱会的气势。

    云歌:“……”

    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