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夏走进星舰驾驶室, 熊初墨四人朝她挥爪:“哟。”

    星舰驾驶室的门自动关上,浅夏听见激动且热烈的鼓掌声,以及基宝一口一个“虫族之王今日就要统治全星际”的中二宣言。

    浅夏黑线, 她问云歌:“就这么让他把自己身份喊出来没问题吗?”

    云歌尚未回答, 熊初墨先噗嗤笑出声, “别说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就算还有别的人在, 你瞅瞅基宝那德行, 谁会信他是虫王, 所有人只会当是小孩子在开玩笑。”

    基宝:“大胆熊妖,竟然对虫王出言不逊,该打!小呸呸揍他!”

    海皇触手轻轻落在熊初墨身上,熊初墨立马配合地倒地, 做断气状说:“我……错……了……饶我一命吧虫王大人!”

    基宝叉腰大笑。

    弈棋苟、夏腿子和阙欣妍趴在熊初墨边上, 用着极粗的嗓音痛哭流涕道:“我的好哥哥!你为什么要想不开去招惹可怕的虫王大人呢?”

    熊初墨往嘴里塞了个血袋, 咬破一边吐血一边说:“是我不好, 真的是我不好, 你们一定要好好效忠虫王大人,就算他是个憨批也要跟随他知道吗?”

    基宝一听,气得跑到熊初墨边上, 疯狂抓挠他的头发:“你才是憨批!”

    熊初墨四人一把捞住他,把他按在地上, 对着咯吱窝、脚心、脖子、耳朵等多处地方,一顿猛挠。

    基宝也会发痒,他笑得停不下来。

    “爸爸!爸爸!爸爸!别挠了!我错了!”

    海皇也要被挠痒, 熊初墨瞅着海皇那身体,无从下手, 他们意思意思地挠了两下。

    海皇假意颤动身体,突然它猛地弹起来,铜铃大眼瞪着基宝叼着它触手的嘴。

    基宝:“下意识反应,实在是太饿。”

    海皇:“嗨呀,我看你是讨打!”

    它怼着基宝,在空间不大的驾驶室里你追我赶。

    二人跑至云歌面前,被云歌两脚踹飞,顿时,一人一章鱼以及捧哏四人组缩在角落,可怜巴巴地盯着云歌。

    云歌:“……”

    浅夏:“他们就一直在驾驶室里这样闹着吗?”

    云歌点头,浅夏又问:“你听得耳朵不疼吗?”

    云歌默默地从耳朵里掏出两个隔音能力极强的耳塞,浅夏震惊:“那崽你怎么知道我在说什么?”

    云歌说:“唇语。”她一顿,问浅夏:“要试一试驾驶星舰吗?”

    浅夏惊喜点头,“要!”

    她已驾驶星舰进行过两次短途航行中的一小段路,这玩意儿和学自行车可不一样,不是摔两下就能学会的事。

    就算有游戏系统的加成,玩家想要学会驾驶星舰依旧很困难,云歌录入的手势操作对应的不同操作系统对他们来说晦涩难记,不像光甲手势分类少,容易记忆许多。

    浅夏接过星舰主控权,精神力连接星舰上的脑控仪,她紧张地对云歌说:“崽你别走开,在我旁边看着我。”

    云歌点头,“你放心吧。”她开启星舰的副驾驶权限,如果主驾驶在驾驶过程中出现问题,副驾驶能够及时调整。

    熊初墨凑上来:“崽,人家也想开。”

    弈棋苟无情吐槽:“你想开个屁,你上次差点把我们集体弄死!”

    熊初墨轻咳一声:“这个,一将功成万骨枯,你们为我伟大的星航事业牺牲一样能怎么样?”

    云歌让他们安静,浅夏现在很紧张。

    熊初墨不吭声了,他瞅一眼浅夏,再瞅一眼云歌。

    他很敬佩云歌,能让玩家把她的现实世界真的当作游戏来玩,还能时常陪着玩家一起作死,她明明没有血条,却比玩家更不怕死。他很想知道云歌小时候经历过什么事情,才会养成她现在这样的性格。

    唉,他的崽啊,阿爸好心疼……

    云歌突然身体僵直,她察觉到熊初墨那让人无语的父爱目光,她不回头,装作没感觉,全身心沉浸在教导浅夏驾驶星舰这事上。

    熊初墨:“呜呜呜……”

    基宝:“憨批闭嘴。”

    熊初墨:“你这个兔崽子对你爹说什么呢?”

    基宝:“我才是你爹!”

    二人扭打在一起。

    浅夏突然惊呼:“崽崽崽你快把权限拿过去,前面是陨石带!”

    熊初墨和基宝脸贴着脸同时转头,什么?陨石带?没见过!他们要看看!

    陨石带形成的因素有很多,星球爆炸和行星撞击是大多陨石带的主要组成部分,一颗颗大小不一的星球碎片漂浮在宇宙中,在星舰环境映射灯的照耀下泛着微光。

    看起来就像是星际之中的萤火虫,荧光点点十分漂亮。

    这片陨石带挡在了他们星舰的前行方向上,如果绕路会碰到虫洞,相比于虫洞,穿梭陨石带更安全。

    云歌说:“只是小陨石带,你试试,就算撞上也没关系,我们的星舰防御能力能够抵抗在陨石带里的撞击。”

    浅夏深吸一口气,拿出玩碰碰车时的勇气,“我上了!”

    星舰在陨石带内缓慢前行,时不时便会撞上一颗碎石,星舰外的光罩不断闪动,让星舰减少因撞击而产生的抖动。

    浅夏逐渐掌握技巧,她转身一变成为秋名山老司机,星舰加快速度,左右倾斜,快速躲避碎石块!

    玩家坐星舰的时候,从来没有绑安全设施的习惯。

    况且云歌驾驶星舰每次都稳得很,从未出过事,这让他们更加没有这种习惯。

    星舰这番没有预示的突然变位,玩家一屁股摔在地上,从星舰这头,滑到星舰那头。

    玩家一脸懵逼:“咋回事啊?”

    星舰又开始倾斜,他们努力站起来,想回到座位上,但完全来不及绑安全设施,他们再次摔下。

    玩家一个个血条被摔残,这可怎么办呀?

    有玩家道:“只要我们跑得比星舰晃动速度快,我们就不会再摔了!”

    玩家:“有道理!”

    于是一群玩家高举双手,跟着星舰的晃动,集体主动从星舰这头,跑去星舰那头。

    场面好比一群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拿着网子捕水母。

    星舰上这些玩家捏脸从青少年分布至老年,黄黑白青紫各种肤色都有,他们说这是为了增加霈星的人种多样性。

    反正捏脸和捏脸之后的身份同步只要小几万就行,只要有钱一天换一张脸和一个身份,快乐!

    霈星的星际人民已经习惯霈星上有一群与众不同的人类了,他们会偷偷叫这批人“神奇小傻蛋”,因为他们经常傻得可爱,会做出很多神奇的事来。

    玩家跟随星舰动来动去,就在星舰即将离开陨石带时,突然驾驶室内的检测仪嗡嗡作响,从旁伸来两根牵引臂,紧紧吸住了他们的星舰!

    浅夏一惊,她正要操控星舰亮出武器,弄断牵引臂。

    云歌让她停下,轻声说:“是星盗,看牵引臂上的纹路和标识,有这种双圆形的牵引臂大多是星盗。”

    他们的星舰被带出陨石带。

    景:“他们要连接我们星舰的通讯,放开防御吗?”

    云歌颔首。

    通讯接通,那边是百麓星际海盗团,在联盟星盗通缉令上排名第七的星盗,挟持他们星舰的是百麓星盗团的一个分团。

    星舰里所有玩家接到通知,光甲和武器都藏好了,一会儿星盗进来的时候可千万别像之前一次一样,急吼吼地穿着光甲把星盗都给吓走,追都追不上。

    玩家把背包里的光甲和光甲刀放在最前面的位置,方便一会儿直接取出。

    他们的星舰大小就是普通的客运星舰大小,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装得下两千台光甲的模样,非常适合扮猪吃老虎。

    之前有一次,也是他们航行到一半,碰到星盗团来袭击,他们热情地打开舱门,结果星盗团一看他们挤在一起动都不好动的光甲群,直接骂骂咧咧地跑走了。

    那星盗团的星舰特别能跑,他们险些把动力晶块用完都没追上。

    玩家表示此次绝对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百麓星盗团要求云歌星舰主动开启舱门连接,否则他们将会直接动用火力,轰掉星舰。

    在百麓星盗团刚提出这要求后,云歌星舰舱门直接打开。

    百麓星盗团的星盗一愣,咦,这星舰怎么好像有点迫不及待?是错觉吧,应该是听到他们星盗团的名声,惧怕才会如此……

    穷凶极恶的星盗登上星舰,他们看见一个个抱头蹲在地上,小声啜泣“为什么会这么倒霉碰到星盗”的男女老少。

    百麓星盗团清点人数,这里一共一千九百九十五人,其中有数百人看着非常有钱,应当能勒索到不少的钱财。

    勒索完之后再把这群人统统杀光,星盗得意地想着,他们搜寻整艘星舰,把藏起来的人统统抓住。

    “驾驶室里怎么还有小孩?”星盗把基宝扔在地上,他笑着说:“这小女孩估计能卖不少钱!”

    海皇此时隐去了身形,它乐呵地坐在一旁,看着众人在星盗面前飙演技。

    一共有五十多名星盗进入了星舰,星盗大多是百人团进行行动,只有少数星盗团会数千人一起行动。

    云歌估摸着差不多了,她让景把舱门关上。

    瓮中捉鳖开始。

    舱门关上的一瞬间,玩家好似收到信号,他们一转害怕的姿态,笑嘻嘻地从地上起身。

    星盗:“干什么!找死吗?”

    他上前推搡站起来的壮汉玩家菊又倍保。

    菊又倍保纹丝不动,星盗同伴见状纷纷嗤笑出声,“你怎么回事,变成废物了吗?连个普通人都推不动?”

    推搡人的星盗恼羞成怒,他上勾拳击中欧阳铁柱的右脸,菊又倍保把左脸伸给他,“这边也挠挠。”

    星盗大怒,对准菊又倍保的用力挥拳,拳头划破空气发出尖利声响,仅看星盗那手臂的残影便可知这攻击有多么难捱。

    然而菊又倍保吃过攻击后,仍旧是个没事人。

    星盗意识到不对劲,这根本不是个普通人,绝对是和他体能等级差不多的家伙!

    其他星盗也察觉奇怪,玩家仿若丧尸,像他们围拢。

    他们连忙要撤退,发出通知时却发现信号被屏蔽,舱门完全关上,他们被困在了此处!

    菊又倍保扣住方才打他的星盗,恶狠狠挥出一拳:“这才叫真正的拳击!”

    星盗瞬间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菊又倍保威风凛凛。

    玩家在他旁边凉凉道:“把人打死扣积分的啊,这可是我们洗罪塔的填充素材,少一个就拿你补上。”

    菊又倍保马上冲去那星盗边上,抱着他吼道:“你醒醒,振作一点,不要死啊!”

    玩家和星盗的角色互换,方才星盗威胁捆绑玩家,现在则变成玩家捆绑他们。

    星盗不明白,为什么有些看起来牙都要掉了的老头老太太,身手也能像年轻人一样的迅捷?

    究竟是他们不懂这个世界,还是眼前这些人太过魔幻?

    星盗有心提醒仍旧在星舰上的同伴,可他们完全联系不上,好在星舰上的人联系不上他们,察觉异样,驾驶光甲前来查看情况。

    星盗很确定他们没有在星舰上见到任何一台光甲,他们翻箱倒柜只找到一只藏在柜子里的胖鹅,看着就很适合当下酒菜,被他们扔在了角落。

    只要有光甲,这群人不堪一击。

    星盗冷笑着。

    笑着笑着,他们笑不出了。

    为什么前面突然多出了好几台光甲?

    为什么这里每一个人都有光甲?

    为什么那个牙齿都掉下来的老太太也在往光甲里爬?

    都这个年纪的人了,不怕待在光甲舱里开到一半暴毙吗?!

    百麓星盗团驾驶三十多台光甲,风一般的前来。

    他们看见前方星舰舱门打开,一台台光甲鱼贯而出,一二三四五……

    等等?!

    这星舰怎么看都装不下这么多的光甲啊!

    这是星舰吗?

    这尼玛就是个次元袋吧!

    一千多台近两千台光甲,把百麓星盗团的光甲和星舰围在中间。

    光甲:“嘿嘿嘿嘿嘿,别挣扎了,也别抵抗了,躺下享受快乐吧。”

    那一瞬间,百麓星盗团十分绝望,谁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百麓星盗团一百多人,他们被关在一个大笼子里,玩家时不时拿点香蕉、苹果、花生米去逗逗他们。

    玩家:“哎呀,怎么没反应呢?”

    百麓星盗团:“不要侮辱人!”

    玩家:“星盗也是人吗?哈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百麓星盗团:“做人别太过分!”

    玩家现在不杀人形怪,不过这不妨碍他们对人形怪进行嘴炮输出和心灵攻击。

    某方面来讲,玩家行为性质更加恶劣了。

    不过比起星盗,他们这些行为根本不算什么。

    玩家:“你们心肝脾肺都是黑的吗?你们的血都是黑色有毒的吧?你们平时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做星盗?做星盗有什么好的?不如跟着我们种地卖红薯,算了,你们这种人种出来的红薯估计都有毒连虫族都不吃。”

    百麓星盗团:“……”

    基宝嚷嚷:“虫族怎么了,虫族也不是什么都吃的,像这种精神力闻着都发臭的人,就算是虫族也不会吃。”

    玩家:“是,是我们比喻不当。”

    百麓星盗团好痛苦,这群人一直在他们旁边叨逼叨的没停过,他们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这么爱说话?

    过了几天,百麓星盗团终于赢得安静,星舰空空荡荡,所有人都离开了。

    星盗们拿出藏在各个奇怪地方的暗器,比如口腔和菊花,企图毁坏笼子离开此处。

    破坏笼子比他们想得更加容易,这笼子用的材料似乎并不好,他们想进驾驶室,把星舰开走。

    驾驶室前蹲着一只大白鹅,盯着他们。

    星盗要上前驱赶白鹅,那白鹅猛地对着他们脚啄下,星盗对星舰上的东西都很警惕,他们认为人这么奇葩的星舰,大白鹅肯定也不如表面看着普通。

    果不其然,幸好他们躲开了攻击,否则被啄烂的不是星舰地面,而是他们的脚了!

    星盗:好可怕一鹅!

    大白鹅张开翅膀,追在星盗后面,追上就啄一下他们的屁股。

    星盗被驱赶至舱门附近,舱门开启,他们眼睛一亮,连忙往外冲。

    恰好玩家提着新抓的焚天星盗团归来,光甲代表眼睛的光带冷冰冰地看着百麓星盗团,抬起光甲刀……

    百麓星盗团:“别动手,我们自己进去!”

    他们边走边想,原来焚天的大本营在这里,这星舰是怎么找到的焚天大本营星球呢?

    笼子里又进来一批焚天星盗团的人,两个星盗团面面相觑,不明白这突然出现的势力究竟是何方神圣。

    海皇和基宝分食焚天星盗团大本营星球的伴生物,他们把伴生物吃得一干二净,该星球即将变为死星……

    基宝上星舰前,突然扶着海皇一阵呕吐。

    看得海皇那叫一个心疼:“你明明吃不下还吃那么多干什么?看这浪费的……”

    基宝断断续续道:“你、你懂个屁,谁像你不懂得可持续发展,我吐完之后,这颗星球就不会完蛋了你不知道吗?”

    云歌听言,询问基宝这是怎么回事

    基宝说,他们虫族吃掉伴生物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消化都会把星球最初的生命力归还给星球,让因伴生物而死去的星球重新恢复生命力,只是从死星恢复成正常的星球这一过程可能需要上百乃至上千年。

    云歌不清楚这是不是她父亲和老师当初寻找解决伴生物的方法。

    基宝又说:“如果有办法能割裂伴生物和星球之间的关系,那伴生物就能随随便便吃了。”

    海皇:“连我都不知道怎么割裂,我们诞生之后,和星球就是一体,你别一天到晚想些馊主意。”

    基宝吐槽:“我诞生的使命就是弄死人类和让人类敌视我们的伴生物和星球主,带领虫族重归辉煌,我能不想这些事吗?”

    海皇:“什么?你想对我下手?我们不是好兄弟了吗?”

    基宝:“我指的是霈星以外的人。”

    云歌问:“如果你完成了使命,你会怎么样?”

    基宝挠着头:“完成使命之后,当然就是消失啦,虫族没有危难之时,不需要碍事的王。”

    海皇一本正经道:“那你解决完其他伴生物和星球主还有人类,把霈星留着,你的使命就是一直都没完成,那你就永远都不会消失了。”

    基宝:“哇,你说得对!”

    一人一章鱼,捧着他们吃得饱饱的肚子,互相搀扶着走进星舰。

    云歌在星舰外停留片刻,她看着脚下星球的草叶由青转黄,逐渐枯萎,她走上星舰。

    焚天星盗团大本营被端,以及百麓星盗团三团被抓二事,在星盗中引起轩然大波。

    “是谁如此嚣张,竟然敢来主动招惹我们?”

    “不止是焚天,鬼手、千兽、海帕、王刺都出事了!”

    “你怎么知道?”

    “是那个叫做霈星的星球,他们星球官网上公布的内容,洗罪塔罪犯名单的更新里,我看见了百麓和焚天的名字,再往前翻,我方才提及的团全在里面。”

    “我看见了,霈星竟然把星盗当作猴子向他们的星民展览,还说什么打造无罪星,可笑至极。”

    “霈星太嚣张了!”

    “……前段时间我们的货物被劫了,应该是霈星做的事。”

    “什么?!到底我们是星盗还是他们是星盗?”

    “我们必须教训一下霈星,是时候联手了,各位团长们。”

    霈星。

    玩家欣慰地望着逐渐充实的洗罪塔,“星盗还是太少了,再去多抓一点回来吧?这里才二十个星盗团,好歹得抓一百个团,以后也方便做洗罪塔星盗百团展览会。”

    星盗全部被关押在二百层,这一层机关数量最多,防御罩也用得很好。

    各个团的星盗生无可恋地坐在牢房里,等着机器人或是玩家送饭。

    他们曾经也是有着越狱梦想的星盗,现在都没了。

    被抓的人,都进过监狱,他们可是从联盟监狱都能逃走的人,这样一个开玩笑似的监狱,怎么可能拦得住他们?

    每一个人都尝试过越狱。

    他们发现这监狱的牢房真就尼玛离谱。

    但凡他们有点越狱的动作,就会触发牢房里的机关。

    有布满整个牢房只有排泄处才能躲过的激光射线;有牢房逐渐缩小,不把鸡儿伸进装满毒虫的洞里让它们啃一口就没法停下的挤压牢房;也有瞬间封闭牢房抽干牢房空气然后喷辣椒粉和胡椒粉的机关;或是往牢房里灌满水,水温逐渐上升,设计该机关的玩家一定很想实现“温水煮青蛙”这一说法。

    只有星盗想不到的机关,没有这里出现不了的机关。

    星盗听着监狱里的日常广播。

    慵懒拖长了音的男声道:“废物。垃圾。菜。”

    他们感觉各自的心灵和精神方面得到了极大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