霈星多艘商用星舰在星际航行时遭到星盗的攻击, 星球上的公司叫苦连天,他们在几次袭击中损失了不少的货物。

    这些公司希望霈星能够给他们一个交代。

    霈星和星盗对上,他们没意见, 前提为霈星能够保证他们的利益不会受到星盗的损害。

    现在霈星上各大公司被星盗严重针对。

    商业星舰航行, 一片星域的星舰大多会商量着结伴一起航行, 组成舰队,星舰数量从几百到几千艘不等, 再叫上几支雇佣兵小队, 便可安全航行。

    霈星上的公司自然也如此, 他们觉得霈星提供的航行保护收费过高,因此选择传统的航行方法,没想到被星盗占了便宜。一整个舰队,星盗专盯着霈星的星舰抢而不去动其他的星舰。

    如此有针对性的行为在霈星官网发布公告后出现, 显然是霈星惹怒了星盗。

    霈星上大大小小的公司集团派出代表, 找到目前负责整个星球事务的莫柔。

    他们希望霈星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复, 否则他们真的不敢再待在霈星。

    然而这些公司的实际目的, 不过是想借着此事获取更多的利益。

    莫柔听完代表人的话, 她说:“霈星当然会保护大家,我们准备了实力强悍的光甲队。你们看,神迹公司使用霈星光甲队, 航行过程中从未出现过星盗。”

    代表人:“莫女士,话不能这么说, 神迹使用光甲队有优惠,可我们却没有,大家出来做生意都不容易, 光甲队收费过于高昂,我们无法承担。”

    莫柔给代表人添上一杯热茶, 她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抿上一口轻轻道:“如果大家也愿意签署协议,自然也能得到这样的优惠。”

    代表人但笑不语,交出集团盈利净利润的2%以换取霈星的庇护,霈星真当自己是首都星吗,连这种要求都敢提。

    最可笑的是,神迹竟然第一个答应了霈星的要求。

    这让他们这些规模不如神迹的公司显得十分尴尬。

    代表人用茶水润湿发干的唇部,他说:“霈星没有必要和星盗这样对上,莫女士,我们见过很多一开始执着于对付星盗的星球,他们后来都放弃了。”

    莫柔说:“与霈星有什么干系?”

    代表人:“如果霈星执意这么继续下去,我们的损失仍旧不断,霈星不愿停止对付星盗,我们运营成本提升却又没有相应补偿。唉,或许霈星的环境不适合我们这些小公司生存……”

    莫柔微微一笑,她将脸旁的落发别至耳后,“这是您一家公司的意思,还是您背后所有公司的意思呢?”

    代表人:“我是被选出来的代表。”他放下茶杯,发出一声轻响,“我们希望三天之内能够得到答复。”

    忽然,二人所处的房子猛烈颤动,代表人吓得抓着他的座位,身体跟着房子的晃动而晃动着,他焦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他想到一些有关于霈星的传闻,“你,难不成你们是想杀了我们吗?”

    莫柔坐在原位,手里杯子没有洒出一滴水,她淡定道:“霈星的雨季到了,星球防护罩开启了最高等级而已,不必如此慌张。”

    她一顿,红唇轻启,“还有三天,你们有机会用2%换取我们的保护,三天过后,就是5%了。”

    代表人皱眉,明明是他们要求霈星三天之内给出答复,现在怎么成了霈星给他们三天的时间决定签不签协议……

    5%?

    霈星在做梦!

    莫柔优雅地起身,把露出营业性假笑的代表人送走,她拨通云歌的通讯,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对付星盗,有些烦人的家伙都来威胁我了。”

    云歌正在整编玩家队伍,她与国家队的作战想法不谋而合,现在正在教导玩家如何听从和执行命令。

    云歌:“威胁你什么?”

    莫柔把代表人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她抱怨道:“你品品这家伙说的话,如果我们不给他们提供免费的保护和相应优惠,或者不停止对付星盗,他们就要停止对霈星的投资,搬出霈星!说得像是霈星占了他们便宜一样,难道他们没有从霈星这获得好处吗?”

    云歌:“让他们走。”

    莫柔:“走什么走,从霈星捞过好处的人,不几倍还回来都别想走!”

    云歌:“你像个土匪。”

    莫柔:“你是土匪头子,跟在你身边那群家伙可比我更像土匪,你怎么不说他们……对了,这些集团里,应该有人和星盗关系不浅,就像联盟和某些星球,他们和星盗应该有合作关系。”

    云歌“嗯”了一声。

    洗罪塔里有些星盗为更好的监狱生活,一个个开始抖露秘密,其中不少关于雇佣他们去抢生意对家星舰公司的事。

    云歌让火雀雀整理了一份星盗的口供,发给莫柔,“你现在也可以威胁他们。”

    莫柔看完资料,当天晚上就约了其中一位集团负责人,他正好人在霈星。

    莫柔于霈星最出名的白扇贝餐厅,定下一间包房。

    集团负责人见到莫柔身姿摇曳,冲他笑得风情万种,他以为莫柔是想要做点什么,心猿意马。

    事实上,莫柔确实要做点什么,只不过不是集团负责人想的那种事。

    集团负责人看见莫柔传来的资料,手脚冰凉,他露出略显僵硬的笑容:“……星盗的话,怎么能信呢,他们为了活命什么都做的出,一些不值得信的胡言乱语罢了。”

    莫柔说:“我听说联盟最近资金很紧张,一个和星盗合作过的集团,是不是不可饶恕呢?像这样的集团能够充裕联盟的管理资金吧,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联盟公民,我要不要这不知真假的证据告诉联盟呢?”

    集团负责人深吸一口气,“你想要什么?”

    莫柔眯起眼道:“你们集团1个点的净利润。”

    她要的是面前这位集团负责人集团运营总的净利润的一个点,而非只在霈星分公司的利润。

    集团负责人:“你想也别想!”

    莫柔:“那它明天下午四点就会出现在联盟的手上。”

    集团负责人:“……我需要考虑一下。”

    云歌再接到莫柔的通讯时,莫柔心情很好地道:“怪不得你们总喜欢去抢东西,原来把别人的东西抢到自己口袋里的感觉,如此舒适。”

    “……我们这是在做好事。”云歌听着莫柔的笑声很无语,她说:“你管好星球上的事,我们这段时间不会回来了。还有,有个叫师萱萱的姑娘,劝她和她父母回家,他们的入星许可到期了,霈星不缺这三个种红薯的。”

    浅夏听见云歌的话,嘀咕道:“怎么不缺了,崽你不能睁着眼说瞎话。”

    云歌瞪她一眼,浅夏吐舌头,“我们可以开始行动了吧?”

    云歌点头。

    数以万计的玩家分散成不同人数的团,出现在星盗常现身的地方。

    云歌则奔向星盗一个又一个的大本营星球,多亏了他们洗罪塔里想要同伴的星盗们,他们知道很多星盗团的大本营位置,不再需要云歌一个个去寻找。

    ……

    星盗团团结之后,给霈星下了很多绊子。

    他们通过霈星上的某些“自己人”,知晓霈星目前的内忧外患,笑得合不拢嘴。

    霈星很久没来找他们麻烦了。

    “很久”约莫有七天零四个小时!

    星盗近期从未有过如此舒适的一周。

    星盗团很得意,这就是招惹他们星盗的下场。

    为了避免以后会出现和霈星一样胆大包天的星球,他们要狠狠地教训霈星,杀鸡儆猴!

    星盗团又抢了霈星的五艘大型运输舰,里面有很多的货物,足以让普通的星盗团过上大半年的好日子。

    星盗:“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次霈星损失大了,这就是他们不听话的下场,一个小小的星球,竟然也敢和我们对上,兄弟们,在星际里,我们才是霸主!”

    话音未落,星盗星舰突然挨到攻击,星盗发现星舰外有几百台光甲,光甲上花纹特殊,写着大字“青青草原”,一看便知出自霈星。

    星盗狞笑,自打星盗团决定一起行动之后,他们每次行动最少三千人,光甲士最少一千五百人。

    这一次,他们有整整两千光甲士!

    外面这些数量的光甲士,不过是些送菜的渣滓。

    玩家拳打脚踢星盗星舰。

    熊初墨:“这些星盗怎么回事?还不出来吗?”

    他才说完,便见数不清的星盗光甲从星舰里出来,人数是他们的三倍多。

    玩家:“你这开光嘴!”

    熊初墨:“风紧扯呼!”

    星盗见方才还嚣张打他们星舰的光甲,忽然间集体扭身跑走。

    星盗哈哈大笑,明白霈星光甲这是被他们吓着了。

    他们紧追不舍。

    追!追!追!

    怎么就是追不上呢?!

    星盗担心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他们回到星舰处,星舰安然无恙,他们回到星舰内,光甲舱都没出,那群跑走的霈星光甲又回来了!

    星盗再次出去追,霈星光甲又跑。

    星盗没追上,他们看着霈星光甲得意地向他们晃屁股。

    星盗:“……”气得上头!

    他们继续追赶,依旧追到一半停下,这次他们比之前追得远了一点。

    他们依旧担心这是声东击西,虽然星舰上留了500光甲士,可他们仍旧不放心。

    霈星的家伙尤为阴险狡诈。

    回到星舰,没有事,星舰航行不到五分钟,霈星光甲又来了!

    星盗火冒三丈地出去追,依旧和先前差不多的情形。

    他们这次没追多远,追了一半,便站在原地,看霈星光甲在那一个劲地逃。

    星盗回到星舰。

    十五分钟后,霈星光甲来了。

    星盗面无表情地出去,光是一群光甲站在那,霈星光甲就跑了。

    五分钟后,霈星光甲再次光临,星盗不为所动,直到他们看见霈星光甲在装备大型热力枪,这个能够摧毁星舰外层防御罩的可怕武器……

    星盗匆忙赶出去,霈星光甲这次没逃,而是他们吼道:“孬种!废物!垃圾!畜生!恶臭种!”

    他们掏出各种武器,显然是准备好了战斗。

    星盗咬牙切齿,“如你们所愿,这次你们全都得死!”

    星空中漂浮的碎石被光甲攻击打碎,从双方打斗情况来看,星盗占据优势,霈星光甲始终处于被动。

    他们一边打一边退,明显是发现自己实力不如星盗,准备如刚才那样撤退。

    星盗怎么可能放过这群烦人的家伙,这一次一个都别想跑!

    他们越打越远,星盗总觉得对面光甲就差那么一口气能死掉,只要再打一下!

    打到了!

    可恶!还差一口气!

    玩家:“废物没吃饭吗?打人轻得跟拍蚊子一样,就你们这种垃圾也能叫星盗,哈哈哈哈哈哈!”

    可恶啊!

    杀死他们!

    把他们统统杀光!

    星盗打红了眼……

    他们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杀死这些霈星的光甲士,用他们的血来消除他们这段时间的怨恨!

    奄奄一息的霈星光甲不停后退,星盗如同被胡萝卜吸引的驴子,离他们的星舰越来越远。

    星际中突然出现另一只玩家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下星盗的二十四艘星舰和他们本星球的星舰,急吼吼怪叫着开走,什么都不留下,包括星舰上的留守星盗,这些也要带走!

    追击霈星光甲的星盗,终于如愿以偿地杀死了光甲舱的光甲士,残忍地鞭尸,毁坏他们那令人作呕的光甲……

    星盗杀人从不记人,但这次不一样,他们记住了每一个霈星光甲士的脸,将杀了他们的事作为值得夸赞的荣耀!

    这一瞬间,他们人生获得了圆满!

    星盗得意洋洋地回去。

    回到本该有好多星舰停着、现在却空空荡荡的坐标点。

    他们觉得星舰扔下自己主动开走的可能性不大。

    他们应该是被抢走了。

    星际里,会抢劫的除了星盗,也就只有霈星这个杀千刀的王八蛋星球了!

    这一刻,星盗们心灵无比的空虚,他们还是中计了啊!

    星盗不知道星舰被抢去了哪里,他们只能找就近的星球停下,光甲现有能源无法支撑他们回到星盗联合星,必须找地方装能源补充。

    附近只有一颗没有名字,未被开发过的星球。

    星盗到达此星球,星球上有不少土著人类好奇地盯着他们,应该是没见过光甲。

    土著穿着草裙,浑身涂满了泥土,两侧脸颊各画了红色旗帜,星盗估计此为他们部落的图腾标识。

    土著手里的武器都是木剑和石剑,没有任何杀伤力。

    星盗用光甲将他们驱赶到一边,随后离开光甲,修理光甲的损伤,填充能源晶块,以便光甲接下来的星际飞行。

    星盗使唤土著去找吃食。

    土著不会星际联盟语,星盗只得做动作,让土著明白他们要吃东西。

    土著:“偶日乃仙人板板!”

    星盗听不懂土著在说什么,这不妨碍他们理解这是句不好的话,他们拿出武器威胁土著,再次比划手势。

    土著这下能看懂,他们不情不愿地去准备吃的。

    星盗看见土著从树洞里拿出很多切碎储存的食物,扔进一个大石锅里,用着钻木取火……

    星盗受不了,直接帮忙点火。

    一锅看着不雅但闻着还不错的大杂烩汤出炉,星盗让煮饭的土著先喝一口。

    土著拿起石碗,乘了一碗,又拿出一个小酒壶,喝一口汤,再喝一口酒,那酒的颜色是红色,闻着不太好喝。

    星盗也要求这么吃,土著黑着脸拿出存货,星盗喝了一口便吐了。

    “什么东西,这还是酒吗?”

    他们吃着那锅还算不错的大杂烩汤填饱肚子,他们光甲里没有准备营养剂。

    煮饭的土著一直在喝酒,他和其他土著一起蹲在角落,直勾勾盯着星盗。

    星盗也在看土著,他们发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能看清脸的人,越看越眼熟……

    去掉脸上的涂料,再去掉那些胡子,把头发扒开……

    星盗惊骇!

    这不是刚才被他们杀死的光甲士的长相吗!

    是巧合吗?

    星盗疑惑,他们再看其他土著。

    一旦带上了“眼前这些人是不是他们刚才杀死的光甲士”这一念头,这群土著便越看越眼熟!

    不管是不是巧合,他们都要离开这里!

    星盗赶忙起身,可就在他们靠近光甲的时候,却发现他们的精神力消失了,他们无法激活光甲!

    土著,也就是玩家们笑嘻嘻地围上前,他们抹去脸上的泥土和颜料,露出原本的脸来。

    星盗:“你你你你们……”

    这不可能!这些人明明应该死了才对!

    星盗的身体愈发无力,他们瘫坐在地上。

    熊初默踢了一脚星盗,这家伙变得像是橡皮泥人,他惊叹道:“廖胖子带回来的食材可以啊,我们才放了那么一点,就能毒倒这么多人吗?”

    弈棋苟吐槽:“不知道是什么毒,太狠了,我刚才吃了一碗以后一直再磕药,磕了二十多瓶才不掉,最尼玛离谱的是我【哔——】(精神力属性)没了。”

    夏腿子问:“你是不是要重新死一次才行?”

    弈棋苟点头,“谁帮忙杀下我,不用不好……”意思。

    他话都没说完,一群玩家举手说:“我来我来我来!”

    星盗视线逐渐模糊。

    如被水光模糊的画面中,霈星光甲士残忍地杀害了其中一人,而在远处的水潭里,缓缓走出一个和被杀死光甲士一模一样的人。

    这群人是魔鬼!

    这群人是不死军团!

    这群人比虫族更加可怕……

    星盗失去意识。

    熊初墨说:“把他们抬进星舰!”

    玩家进入光甲,将这些星盗连同他们的光甲一起放入星舰。

    六神在星舰内,他最近觉得星球上狩猎局限太多,带着狩猎二队投入剿灭星盗大军里。

    他吐槽:“你整这么一出有什么意义,让我们直接上不是处理速度更快。”

    熊初墨呸他:“你是意义党吗?好玩不就行了!”他转头问刚才装土著的玩家们,“是不是这样打星盗更爽?”

    玩家点头,“就是要这样才好玩嘛,之前我都打腻了,一直就是对冲对冲对冲加埋伏的好没劲,要不是老熊说接下来带我们玩好玩的,我们就回霈星了。”

    另有玩家附和:“对啊,反正活动奖励我拿够了……哈哈哈哈哈刚才星盗怀疑人生的反应笑死我了!”

    熊初墨向六神挑眉,“看见没,多亏了我,我们的剿匪大军没少人。”

    他又对其他玩家朗声道:“嫌跟着大部队无聊的人,都可以来跟着我啊。其他我不行,搞事我第一!”

    六神头疼,不过他也更偏向于熊初墨的方法,他与浅夏说了此事。

    浅夏转答云歌的话:“随你们,注意分寸。洗罪塔还有很多空位,另外别给霈星抹黑。”

    熊初墨和六神得到指令,他们与众玩家嘿嘿直笑,伏击这一片星域的星盗。

    霈星的反击令星盗团十分烦躁。

    霈星光甲每次出现,人数不多,可是就特别缠人,如同赶不走的蚊子,理它又杀不死,不理它则会被它吸血。

    恶狠狠地吸上一大口的那种。

    不少星盗团没有理会霈星的攻击,导致他们损失惨重,不仅仅是财产上,更是人员的损失。

    霈星还知道很多星盗团大本营的位置,星盗在前线和骚扰他们的霈星光甲对战。

    打到一半突然收到“老巢被端,星球就剩下个星球”的消息,心态当场就炸了。

    他们怀疑星盗团联盟内有叛徒,想借着霈星的手,铲除他们这些星盗团。

    星盗团之间的信任本就不高,他们平日里也会互相争斗,只是霈星让他们团结组成了联盟。

    现在这个联盟里有星盗团连家都没了,可有些星盗团连霈星光甲的骚扰都没碰到过,这让星盗怎么平衡?!

    星盗联盟摇摇欲坠,他们互相警惕,霈星更好动手。

    云歌带着玩家在外,从雨季开始至雨季快要结束,他们往霈星送回一批又一批的星盗与星盗星球的资源,霈星的星库越来越充盈。

    充盈到什么程度呢?

    即便他们星球五年没有任何资金进入,他们也可以靠着星库里的东西支撑整个星球的运转。

    莫柔问联盟借的资金全部归还,由于是提前归还,利息便无需支付。

    联盟收到这笔钱,他们欲言又止,霈星愿意出人出力对付星盗明面上当然是件好事,可暗地里……

    不少大集团和星球咬牙切齿,霈星抢的是星盗,可他们也有东西“存放”在星盗那里,霈星之所以能在星盗那弄到这么多钱和资源,弄的都是他们的东西啊!

    玩家先前蹲守星域,一天能蹲到五六波星盗,可是现在是好几天都蹲不到一波星盗。

    原本在星际中猖獗的星盗,现在不见了踪影。

    所有人都在想,难不成星盗被霈星全打完了?

    星盗要灭绝了吗?

    洗罪塔里的星盗团数量早已超过一百个,约莫有四千多个星盗团,都是较大的团。

    只有十几人的星盗团,玩家都不把他们当团看。

    既然没有星盗,打星盗活动便告一段落。

    玩家回到霈星,快乐地做生活玩家工作买房还房贷,顺便哄骗单纯的npc。

    云歌处的行程也快结束,她还有最后一个星盗大本营星球要去。

    联盟通缉令排名第二的星盗团——螃蟹人星盗团。

    霈星星舰尚未抵达螃蟹人团所在的星舰,该星盗团的星舰已经排列整齐,等候着霈星的到来。

    螃蟹人团团长独臂人在星舰内冷声道:“开火!”

    独臂人是星球主,他知道霈星星球主在想什么。

    她这段时间以来做的事情原来是在借用星盗星球的伴生物来喂食她的星球!

    他发现这件事后,并未提醒其他的蠢货星球主。

    他趁着这个时间,和云歌一样,偷偷袭击其他星球主,并且把此事扣在霈星头上,无人知晓。

    他知道霈星会来打他,因为他故意把星球消息泄露了出去。

    他不想再养这个星球主了,再养下去,到时候她的伴生物肯定轮不到他们这些灰桌编号一百开外的星球主。

    他提前下手,顶多惹怒0号,届时把伴生物的一条腿献出,他仍旧有赚头。

    密集炮火攻向霈星星舰!星星点点如同小型银河绚烂美丽,可如果被这美丽缠上,后果将无比可怕。

    霈星星舰灵敏躲避,它根本没有它体型那般笨重,或者说驾驶星舰的人精神力太强大了,如此庞大的星舰在其手中的控制如同小孩的玩具车一般。

    独臂人再次冷笑,他从不指望普通攻击能够伤到星球主,一开始的开火只是下马威而已。

    他看着那星舰冲向他的星球。

    独臂人让星舰跟着霈星的人回到星球。

    这是他的天地,他必将给霈星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今日过后,霈星便是死星!

    霈星星舰才落地,海皇体型猛地变大,撑破了整艘星舰。它触手抵挡从天而降的硕大鳌足,保护了它正下方的玩家和基宝。

    鳌足带有黑色绒毛,其大小媲美海皇触手尾端的位置,它用力一夹,海皇一截触手断开掉落在地。

    云歌面色微沉,她让玩家带着流口水的基宝去躲好。

    一只青色螃蟹重重地落在地上。

    它虽是螃蟹,步足却更偏向于蜘蛛腿的模样,将其厚重的身躯高高撑起,露出满是尖刺的腹部。

    独臂人站在螃蟹顶上,“云歌吗?这一路的顺风顺水,让你过于得意忘形了,竟然只带着这么点人来到我的领地。很可惜,你和你的小家伙今天将丧命于此……”

    青色螃蟹出现后,最恐惧的人不是玩家和云歌,而是独臂人星球上的星盗们,他们喃喃道:“这是什么怪物?!”

    云歌一声不吭,小唢呐飞至她的脚边。

    海皇要抢回触手,螃蟹鳌足的速度却比它更快。

    螃蟹吞食着海皇断裂的触手,头顶两个竖起的绿色圆球,即它的眼睛,阴冷地盯着前面的大章鱼和它头顶的女人。

    云歌和海皇均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

    玩家和基宝一步一回头,这么大只螃蟹就让云歌和海皇留下对付不好吧?

    它蟹黄肯定很多,云歌和海皇吃不下可怎么办呀!

    想着自己一定要为云歌分忧的玩家,与基宝就躲在不远处,躲避位置的醒目程度,和掩耳盗铃没什么区别。

    玩家真的特别担心云歌,担心到嘴角的眼泪流个不停。

    云歌余光瞥见玩家和基宝同款的智障流口水表情,她心中的沉重忽然全部散去。

    “小唢呐。”

    云歌喊完小唢呐的名字,小唢呐鹅毛蓬起,翅膀一展便是近二十米的长度。

    玩家只见空中羽毛飘落,那翅膀合上再展开时,一具华丽的人形光甲立在原地。

    独臂人讶然:“你身边竟然有已经消失了生物光甲一族?”

    云歌握着小唢呐变化出的光甲刀,冲向独臂人。

    海皇与云歌同时行动,它缠向那螃蟹。

    这只臭螃蟹,比它吃过的伴生物多,壳还那么硬,它和这家伙打架好亏!

    云歌的光甲刀就要砍到独臂人……

    独臂人的光甲就在旁边,那是一台定制光甲,云歌刀锋即将击中他的瞬间,独臂人登上光甲。

    他反击速度很快,两柄光甲刀撞击在一起时,云歌便知道,眼前这人是神级光甲士。

    独臂人的声音通过光甲传出,他叹息道:“你太年轻了,即便有生物光甲的帮忙,特级和神级之间的差距没有那么容易跨越。”

    云歌立即后退,翅膀扇动快速上升,羽毛飘落。

    而在她正下方,独臂人的攻击使得地面崩裂,往下望去裂缝深不见底。

    玩家:“卧槽!斩击天使兽和主天使兽的集结体吗!小唢呐牛批!但是你掉毛是不是太厉害了啊!”

    他们拿出背包里的旗子,摇旗呐喊。

    独臂人背后的星盗惊呆了,这么严肃又可怕的场面,这群人在干什么啊!

    他们难道不觉得那两只大怪物和能变成光甲的白鹅都很奇怪吗?

    星盗隔着裂缝又看见玩家偷偷摸摸地架起锅子生火烧水,安慰他们中间眼泪和口水一起流的漂亮小女孩,“乖宝儿,不要急,咱一会儿就能吃到了啊。”

    小女孩咬着手指点头。

    忽然,玩家注意到星盗的视线,他们皱眉,挡住锅子。

    玩家恶狠狠道:“看什么看,这是我们的锅子,等他们打完我们再来教训你!”

    星盗:“……”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特别想去待在这群没心没肺的奇葩霈星人身边,他们在这好特么害怕!

    玩家瞅着空中的战斗,觉着情况不太对头。

    他们无往不胜的崽,今天状态不好吗?怎么一直被压着打呢?

    浅夏担忧道:“崽的敌人很强,她应付得很吃力,刚才对方的一记攻击,伤到了光甲舱的位置,现在小唢呐和崽应该都受伤了。”

    玩家一听,这还了得,“淦!快去帮忙!”

    他们纷纷登上光甲,跑去云歌和独臂人的战场捣乱。

    可特级光甲士与神级光甲士的战斗哪是他们能插手的事,玩家甚至没有办法靠近二人。

    好不容易离得近了点,不过余波攻击,就让他们当场暴毙,在星舰碎片里复活。

    玩家:“嗨呀,好气哦!”

    他们就不信帮不上忙,他们扔出各种不分敌我的攻击,诸如臭味弹和其升级版宇宙无敌臭味弹。

    臭味弹是无敌的,战场凝滞片刻,玩家绑着趁机冲向独臂人,刚准备攻击时,就被其杀死,再次复活。

    玩家:“呵,小比崽子,今天就不信治不了你!”

    他们再次扔出数量庞大的臭味弹和辣眼睛弹,依旧是趁着战场凝滞的间隙。

    这次不用独臂人动手,玩家自己自爆。

    他们身上绑了各种炸弹,有星网上买的小孩玩具炸弹、星盗那抢来的炸弹、从联盟购买的正规炸弹以及他们用各种乱七八糟材料做出来的炸弹。

    玩家的自杀式袭击,一波又一波。

    独臂人本不以为然,忽然某个玩家爆炸之时,他和云歌同时后退,包括海皇和螃蟹的动作也不禁一顿。

    他们全部离开那个爆炸之地,如同见到了什么可怕的怪物!

    云歌和独臂人的精神力受阻,海皇和螃蟹被炸弹波及到的地方,在缓缓融化。

    两只伴生物吓得连忙砍断这部分.身体,基宝咻地冲上去,抱着一根螃蟹脚和一根触手,撒开脚丫子乐呵呵地跑回来。

    玩家:“咦?刚才是哪个兄弟的炸弹?”

    一名玩家举手:“我的,我用廖庞訾送我的辣椒做的,就之前从神州星顺回来的那些有毒食材……老熊不是说能让星盗的精神力消失么,我想着能不能做成武器。”

    看对方这模样,似乎真的有用诶!

    其余玩家震惊,“神州星那些食材那么毒的吗?”

    基宝啃着螃蟹腿,嘟囔道:“那是我的功劳,我往洗食材的水里吐过我尊贵的唾沫,廖庞訾没和你们说过吗?”

    吐口水就吐口水,还尊贵的唾沫……

    玩家视线凝聚在基宝身上。

    对哦,虫族食谱是伴生物来着,莫柔之前精神力消失的事也和基宝有关。

    基宝露出腼腆的笑容:“精神力是人类对付虫族最关键的武器,作为虫王,我当然会一点点针对精神力的东西,我的体.液能让精神力消失。”

    玩家一个个掏出器皿,“快,多吐点口水!”

    也有玩家说:“口水不够,尿也行!童子尿辟邪,对付星盗肯定有用!”

    浅夏不明白辟邪和星盗之间有什么关系,她提醒拿到基宝体.液且正在制作武器的玩家,“别攻击到崽。”

    玩家:“放心,我们有数!”

    浅夏扶起基宝,基宝一边啃伴生物身体,一边哭着说:“没有了,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浅夏:“……”

    每次都会怀疑基宝是玩家扮演的人,如果这里真的是游戏世界就好了。

    浅夏目光担忧地看向云歌所在的方向。

    玩家的武器制作完成,他们化身兴奋的哈士奇,冲向战场,边冲边叫唤。

    云歌和独臂人同时听见商场叫卖时,经过大喇叭扩音后的声音。

    玩家:“我们马上要进行第一波袭击!请我们可爱又迷人的崽崽及时回避,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伤!阿爸阿妈最爱你惹!mua~”

    云歌:“……”

    景告知她玩家和基宝的对话,玩家从基宝那取得能够消除精神力的体.液。

    深知玩家骚操作的她立即躲远,唯恐再向刚才一样,再次被误伤。

    独臂人并未躲避。

    刚才的攻击过后,他的精神力短暂消失,很快恢复,他的伴生物也说那攻击只是看着吓人,实际上产生的影响并不严重。

    只是精神力很少会碰到这种袭击,这才吓了一跳。

    独臂人立在原地冷笑,他要杀了这群烦人的蝼蚁!

    玩家怒吼:“崽种东西,看我们宇宙无敌超强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童子尼奥终焉之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