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歌抵达会议室, 这里安静地掉下一根针都能听见。

    所有人目光投在她身上。

    熊初墨、浅夏和凤凰在云歌进入会议室后,立马关上门退出此处。

    卫翰飞阴阳怪气道:“云星主的工作人员真有意思。”

    云歌坐下,她抬眼望向卫翰飞淡淡道:“你喜欢就好。”

    她目光落在花圈上, 经过查询, 她知道这是玩家世界用来祭奠死人的东西……

    卫翰飞被云歌哽得说不出话。

    齐族盯住云歌头顶的海皇说:“你违规了, 我们这次过来除了惩罚之外,也是为了告诉你星球主间相处的规则。”

    云歌:“我做了什么违规的事情?戈飞白告诉我不能私自伤害联盟的星球主和伴生物, 我做得很好不是吗?”

    车向荣一捋下巴花白的长胡子, 沉声道:“你不必狡辩, 霈星此次剿灭星盗,你对多少星球主下了黑手,真当我们不知道吗?!”

    云歌往后一靠,在场五人, 无一是光甲士, 不排除他们隐藏实力的可能性, 她一字一句道:“戈飞白告诉我不能对付联盟的星球主和伴生物, 什么时候星盗也成为了联盟的一部分?”

    车向荣冷笑, “你应该知道人类的规则从不是用来约束星球主的,大多星盗星球主一直都是我们自己人,你对付某些家伙前, 他们一定告诉过你,而你却充耳不闻!”

    云歌:“我没听到过。”

    卫翰飞说:“死鸭子嘴硬, 如果我们没有证据,又怎么会来找你。”

    他放出一段视频,正是螃蟹人星盗团的星球主独臂人, 在云歌杀他之前,他向云歌求过饶, 告诉云歌他这颗星球其实也在联盟的管辖范围内,他是联盟养的星盗,云歌不能对付他。

    独臂人求饶时,完全没有想过他自己也想杀了云歌。云歌动手前,他露出恶毒的眼神,说云歌会受到教训。

    旋即云歌回到星球,便被莫柔告知联盟来了消息。

    光瞳录制的视频么……

    云歌心道大意了。

    铁证如山,云歌无法辩驳,她敛眸半晌,问:“惩罚是什么?”

    齐族看她,微微一笑:“自然是取回你从星盗那获得一切,星球资源,以及被你头顶那家伙吃下的伴生物们。”

    海皇:“弄死他们!狗东西竟然敢这样威胁我们,太过分了!”

    云歌让海皇安静,她平静地看着五人:“你们认为我会答应吗?”

    卫翰飞嗤笑道:“你不答应又如何,我们五人在这里,你认为自己能对付得了我们吗?”

    四只伴生物身形浮现,可怕气息瞬间充斥整间会议室。

    武文成小心翼翼地放出第五只伴生物,他看了云歌一眼,又看海皇一眼,用汗流浃背来形容他也不夸张。

    另四位星球主没有在意武文成的异样。

    他平时就是这幅胆小怕事的模样,好在在星球主里实力还算不错,因此这次才会带上他。

    云歌丝毫不惧,海皇甚至都没有变化身形去抵抗五只伴生物向它施加的压力。

    太弱了,它们甚至不如独臂人那只螃蟹。

    不过,海皇在玩家那学到如何戏精,它啪叽从云歌头顶摔至她腿上,口吐白沫,触手抽搐。

    海皇:“快,快点配合我演戏!”

    “……”云歌捧起海皇,担忧地问:“你怎么了?”她又警惕地看向五人。

    卫翰飞说:“到了我们这个等级,伴生物大多本就实力相当,你想以一敌多绝不可能,你千错万错,错在不该过于轻视星球主之间的结盟,破坏规则。”

    齐族则走上前,娃娃脸上布满笑意:“小姑娘,我明白你的不甘心,可谁让你的实力还不够强呢?让你的伴生物将躯干分出来吧,我们也好早点回去交差。”

    车向荣冷笑:“本就不该存在女性星球主,她们天生情感丰富易怒易冲动就是容易坏事。”

    齐族回过头骂道:“我也天生情感丰富,车向荣你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说话之前能不能过一下脑子,别总说些我不喜欢的话。吸取女性生命力只是因为方便找借口而已,她们究竟能不能和你这种性别的人站在同一高度上,你不是最清楚了吗?贤夫?”

    车向荣暴怒,“你在说什么!”

    齐族叉腰道:“我有幸听过关于你的事迹,听说你成为星球主前,就是你最看不起‘因为没用天天在家煮饭做菜带孩子’的人,而你妻子在外打拼,你作为从那个时代活到现在的人,却仍旧是B级星,果然废物不管给他多高的地位和帮助,始终都是个废物。”

    杜鸿飞连忙拉住要动手的车向荣,“你别生气,消消气,快消消气。”

    卫翰飞阻止齐族,“你少说两句。”

    “你们闹够了吗?闹够了的话,我处理完你们还有别的事要忙。”

    五个星球主齐齐看向云歌,她依旧坐在原位,刚才被她放在膝上的海皇不见了!

    忽然会议室内挤满了触手,触手缠住五只伴生物,如蟒蛇捕猎时缓慢缠动身体。

    五位星球主大骇!

    他们的伴生物竟然完全无法抵抗!

    武文成小声啜泣,他喃喃道:“我就知道不该过来,我一直说不对劲不对劲,可你们没有一个人听我的。我看见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太恐怖了,你们不能用看普通星主的方式看她!”

    云歌的淡定与五人的慌乱形成鲜明对比。

    她说:“是不是把你们的伴生物吃掉,惩罚就结束了?”

    卫翰飞说:“你只会迎接死亡。”

    云歌耸肩:“我不这么觉得,你们今天的要求让我想到了一件事。”

    她先前与马有钱有过交谈,马有钱说她是被饲养的星球主。

    当时她并未细想这件事,现在她好像有些明白了。

    原来是这么一个“饲养”。

    她起身,踱步至车向荣前方,一把扯秃他的胡子,继续说:“把霈星养起来,再将它分食掉吗?然后等它再成长,再将它分食。就算你们想让我死,其他星球主未必会同意吧。对了,你们在哪决定的这件事?灰桌吗?”

    五人像是被戳中心思,动作显然变得僵硬,催促伴生物快点挣脱,他们需要求援。

    五只伴生物为了抵抗身形变大,海皇也跟着一起变大,会议室被他们撑破,刺耳的警铃作响!

    云歌懵了一下。

    旋即五位星球主看见她目光忽然阴冷,冲来对准他们一顿暴打,将他们捆绑在一起。

    “严重毁坏公物!把这六个人抓起来!”

    警卫队大量玩家冲至此处,云歌指着被她绑起来五个昏厥过去的星球主:“就是他们,毁坏公物。”

    玩家查看倒放的监控,啧啧摇头:“崽啊,你怎么回事,做错事情就要承认!俗话说得好,事不过三,你和小呸呸前两次只是记了过,这次必须要进入牢房接受教育。”

    云歌:“……”

    进洗罪塔也好,正好让几位星球主体验一下霈星特色。

    面无表情的云歌被玩家和另五名星球主绑在了一起。

    玩家冲海皇吼道:“小呸呸,把这些玩意儿解决掉之后记得过来坐牢啊,你又双叒违规了!它们也要抓紧来一起坐牢!”

    海皇橙黄色的竖瞳盯着玩家,玩家骂道:“看什么看,你还不服气了吗?”

    海皇:“……”

    它把气全部撒在面前的五只伴生物上,都怪它们!

    如果它们没来霈星,那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它的生涯留下了污点!它竟然是一只坐过牢的伴生物!

    这五个家伙也必须陪它一起坐牢!

    警卫队玩家喊来基宝,让他处理见着伴生物打架的民众。

    经过基宝处理后的记忆为——

    “这是一场效果逼真的特效秀,专门为来访的星球主贵客准备,客人和云歌切磋的时候太激动,把会议室打坏了,他们现在要去洗罪塔坐一坐。”

    游客目瞪口呆。

    什么?本土星球主和访客星球主都被抓起来坐牢了?就因为打坏了一点房子?

    霈星民众对于星球主入狱之事,一点也不奇怪。

    反正霈星星球主三天两头要进一次监狱,其他星球主进去和她一起聊天,正常的事。

    洗罪塔好比云歌第二个家,玩家喜欢见云歌做坏事被他们抓包的模样,云歌也乐得陪玩家这么玩儿。

    玩家哼唱:“今天抓着一个崽儿,明天又被崽儿打~快乐似神仙~”

    玩家带着许多人进入洗罪塔,后面又跟着被海皇拖动的怪物,动静大到火雀雀、班梵和卫斯理抬头。

    班梵见到云歌,脱口而出道:“你怎么又来了?”

    玩家吭哧憋笑,云歌沉默。

    火雀雀和卫斯理捂住班梵的嘴,冲云歌憨笑,“其实他是想你,特别想天天见到你,才会这么说。”

    云歌希望火雀雀三兄弟别想见她。

    玩家神神秘秘道:“崽,我们特制了星球主专用牢房,你放心,这次你肯定没法打破牢房提前出狱。”

    云歌:“……谢谢。”

    玩家:“咱谁跟谁啊,甭客气!”

    玩家带云歌进入牢房。

    海皇与另五只伴生物不好受,这里充满令它们感到危险且痛苦的气息,它们在此处无法构建精神世界。

    玩家用基宝体.液改装洗罪塔233层的所有牢房,只要进入牢房,保管让所有人从三代人类回归到二代人类,感受一下从未拥有精神力的快乐。

    云歌夸奖玩家:“这牢房做得不错。”

    她甫一抬了下手,便看向衣柜下方。

    玩家注意到她的视线,说:“不愧是崽,一下就发现了特制机关!我们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一种吸入时能够让人虚弱,但却不会对身体产生危害的药剂材料,制作了这款药剂将其散成气体填充牢房。你这间的气体到时会关上,现在只是让你体验一下。”

    云歌点头,玩家可以通过游戏系统做出许多奇怪的物品,非玩家无法破解其原理。

    海皇和五只伴生物被关在一处,它们哪怕消失身形,也无法离开牢房,气体喷射器追踪它们隐去后的身形。

    只要它们有逃走的打算,喷射器立即会无情地攻击它们。

    玩家说:“这要感谢基宝和鹿鹿的贡献,虫族能够闻到伴生物的味道,喷射器原理就这样。”

    玩家又与云歌说了会儿话,向她炫耀这段时间抓了多少坏人,一点也没有做违规的事,又给她拿衣服拿食物拿玩具。

    云歌把泰迪熊玩偶扔还给玩家。

    玩家摸着胸口被砸出来的小半个坑,磕着血药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淘气呢!”

    他们又掏出粉色仙女棒:“这个要不要?乌卡拉卡小魔仙全身变!”

    云歌扭身,背对玩家。

    玩家双手捧脸,身子扭作麻花状,“崽这是在撒娇吗?我可以!阿爸阿妈爱你mua~”

    海皇看见仙女棒,它着急地叫唤:“我要,我要的!给我!”

    它的叫唤落在玩家耳中便是一阵阵吼叫。

    玩家把仙女棒递给海皇,又拿出一堆过家家的玩具,告诉海皇这些分别是什么。

    海皇听着不停点头,它指指玩具,又指指玩家。

    玩家摇头:“我们不能陪你玩,还得巡逻呢。”抬手指着角落时不时出现一下的五只伴生物:“让它们陪你玩。”

    玩家离开。

    海皇命令另外五只伴生物过来,它们分别形似龟、狐、鱼、鹰和鼠。

    海皇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叫小贵贵,小呼呼,小玉玉,小莹莹和小舒舒,我叫小呸呸,我告诉你们这个游戏怎么玩。”

    小舒舒:“滚开,丑家伙!”

    另外四只伴生物显然也不想和海皇玩。

    海皇出手便把鼠形伴生物拍扁,它又对其他几只说:“玩吗?不玩的话我正好饿了。”

    伴生物的过家家游戏开始。

    为了更好的使用玩家提供的过家家道具,海皇让伴生物集体变小,这些过家家玩具都可真实使用。

    海皇选择先玩厨房游戏。

    海皇:“你们怎么这么蠢!连菜刀都不会用!像我这样握住不懂吗?你们这种废物在霈星上活不过两天!”

    伴生物低着头看着它们的爪子,怎么握?

    倒是说说让它们怎么用爪子像触手一样握菜刀?!

    这家伙太过分了!

    厨房游戏无疾而终,海皇决定玩一个更简单的游戏。

    它拿出玩具里的军帽,带在五只伴生物脑袋上。

    “我们现在开始军训。”

    “我说向右转,你们就要向左转,我说向前走,你们就要向后走,谁做错了,就要贡献它的一部分.身体!”

    五只伴生物被海皇折磨得很痛苦。

    最后任凭海皇威胁,哪怕是说要吃掉它们,它们也再也不要和海皇玩游戏了。

    伴生物:生不如死。

    星球主逐渐醒来,他们与各自的伴生物联系,却只得到对方“呵呵呵呵呵”的回应。

    他们观察周围环境,这里竟然是牢房!

    该死的霈星,竟然敢私下关押他们!

    他们手脚无力,精神力仿佛消失了,很是惊恐。

    卫翰飞冲着监狱过道怒吼:“云歌你好大胆!”

    云歌:“我怎么大胆了?”

    233层的牢房并未设置隔音,不同牢房的人可以互相交流,算是给星球主的福利,应该没有星球主想要监狱的福利。

    五位星球主愣住,他们听这声音的来源,怎么听怎么像从对面那牢房里传出来的。

    齐族:“你怎么也被关起来了?你被星球的人夺权了吗?”

    云歌:“和你们一样,犯了毁坏公物罪,你们的伴生物被关在隔壁。”

    车向荣:“太可笑了。”

    杜鸿飞:“竟然还有这种事。”

    武文成:“……我们要关几天?”

    云歌:“毁坏公物根据破坏的严重程度关3~7天不等,我们把会议室弄坏的很彻底,要关7天,连我都逃不出这里,你们死心吧。”

    五位星球主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他们确实听过霈星不管谁犯错都会被抓,也听过星球主被抓的消息,他们只以为那是吸引移民的炒作,没想到居然是真事。

    他们怀疑云歌脑子有问题。

    五位星球主受到冲击过大,加之四肢实在过于无力,他们坐在床上歇息。

    事情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玩家:“开饭啦!”

    他们按动走廊上的气体开关按键,等药剂气体布满整个通道,他们放出星球主,押送他们至233层餐厅。

    依旧是星球主的福利,233层伙食很好。

    玩家见星球主吃得高兴,他们说:“以后常来玩啊!”

    卫翰飞等星球主:“……”吃不下了。

    他们瞅着云歌盘里比他们大了两倍的鸡腿和牛排。

    齐族忽然问:“一样是罪犯,为什么她的伙食比我们好?你们的公平原则不过是开玩笑吧,特权在哪都存在。”

    玩家:“你要是每隔一周都进一次监狱上缴一大笔罚金,我们保证你的伙食也能这么好。”

    云歌抬眼,看见五位星球主都在憋笑,她慢条斯理地擦着嘴说:“别急,出狱之后我们还能继续,现在就当是在体验霈星生活吧。”

    卫翰飞他们脸色微沉。

    进餐时间结束,他们全部回到牢房,齐族问:“你把伴生物的事情告诉普通星民了吗?还是你将他们变成了‘仆人’,设置这样的监狱,你野心很大。”

    云歌没有理他。

    齐族继续:“如果被其他星球主知道,你要面对的不仅是‘惩罚’,而是‘追杀’了哦。”

    夜深,233层的六人和伴生物躺在床铺上,只有气体微微流动的声响。

    白雾缓慢流动,一张长桌摆在正中央,灰色桌面被白雾遮挡,上面的花纹若隐若现。

    长桌旁出现一个又一个的人影,他们的面容隐藏在迷雾之下,静静地等待着灰桌主持人零号的出现。

    伍号说:“已经超过预定的时间,零号从来没有迟到过。肆号,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肆号说:“不知道。”

    贰号说:“柒号也迟到了,这家伙痴迷零号,从来都不会迟到,我敢打赌他一定出事了。”

    又过了近十分钟,长桌首位的零号终于出现,他说:“抱歉,被一些事情耽搁了。”

    他挥手撤去柒号的号码:“柒号死了,连同他的伴生物一起,另外壹佰贰拾柒号,肆百贰拾伍号……”他接连念出十多个数字,“这些人已不在人世,我们该补充新鲜血液了,除去先前的7位候选人,大家有推荐的星球主吗?”

    起先没有人说话,伍号先开口:“这些人都是星盗吗?”

    零号不予作答,他说:“现在是推荐人选时间。”

    伍号说:“我推荐霈星的星球主云歌。”

    其他星球主哗然:“她才刚接受惩罚,五位灰桌候选人去对付她,她的实力肯定无法进入灰桌。”

    伍号轻笑:“是吗,我认识其中一位候选人,他现在和我失去了联络,我甚至怀疑他们会回不来。”

    叁号说:“你太高看她了。”

    其他星球主附和。

    从来不会在众人讨论时的零号突然开口:“云歌其实是个不错的人选,她现在已晋升为神级光甲士……”

    伍号脱口而出:“不可能!”

    肆号也说:“她与伴生物融合的时间尚短,哪怕最近猎杀了许多伴生物,能够传递到她身上的力量应当不多才对……仅凭人类自己,绝不会以二十岁不到的身体晋级神级光甲士。”

    零号说:“是的,她有奇怪之处。”

    陆号说:“拾陆号当初做的实验是什么?参与追杀他的人没有发现他的实验成果吗?”

    现在的拾陆号说:“就是你也知道的那些事,他想找到对付所有星球主的方法,确实有一项成果,但谁都不知道。所有设备全部都被摧毁,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数据,除了一张可笑的涂鸦纸。”

    拾捌号问:“纸上有什么?”

    拾陆号说:“像是小孩随手画出来的东西,几根线条组成的小人,头顶有很多黄色线条,还画了太阳和草坪。”

    陆号说:“小孩画的画吗?为什么实验室会出现小孩的画,你没有想过这么问题吗?”

    拾陆号反应过来,“难不成你是指那小孩是……云歌?她就是拾陆号的成果吗?用她来对付星球主吗?”

    叁号开口:“多么可笑的猜测,别忘了霈星星球主之前连怎么融合伴生物都不知道。”

    陆号说:“越是可笑的假设越有可能接近真相,云歌身体一定有问题……”

    伍号说:“她历年的体检数据都很正常。”

    陆号说:“你怎么知道?”

    伍号略作停顿,“我调过她的资料,我之前便觉得她很不对劲。”

    零号说:“关于她的讨论就此结束,她是否进入候选待定,肆号,调查前拾陆号在其妻子生育前后几年间的所有事。”

    肆号应答。

    零号消失前又说:“这半个月灰桌不再回应任何人消息。”

    灰桌里的星球主愣住。

    霈星。

    玩家买了主城区最大广告位的半天使用权,来回播放:“全星际首个星盗百团展览会即将开始,你所熟知各大出现在联盟通缉令上的星盗这里全都有!前一千张票将免费赠送!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他们又在霈星官网放出同样的消息。

    霈星旅游申请人数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