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星有了新活动。

    玩家贡献星元可以获得双倍积分, 积分则可兑换他们世界的货币,当然每天贡献的星元总数有限制,否则他们不得把我星换到破产!

    该活动是给新老玩家的回馈活动, 玩家只见过游戏回馈奖励游戏内虚拟货币的, 第一次见到奖励现实货币的游戏。

    良心!真良心!

    玩家除去高兴外, 更多的是担忧,我星不会因为这次活动倒闭吧?又或者是我星打算关服了, 才办了这么个活动?

    玩家猜来想去, 得不到一个确定的答复。

    直到官方在游戏论坛上明确表示, 我星还会运营很长一段时间,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星是一款为了给大家带来快乐的游戏,官方并不是特别计较盈利, 大家尽管放心, 我星绝不会因这次活动而出现资金上的问题。

    玩家放心, 其他游戏厂商冷笑, 我星好一朵白莲花, 都是出来做生意的人,谁还不知道同行是什么德性,说做游戏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梦想?当然有, 但那大多都去喝西北风了。

    我星这个规模程度的游戏,购买游戏和玩家氪金的钱已是大数目, 这游戏不可能因为这件事亏钱,其他游戏厂商坚定地认为,我星只是趁机赚口碑而已, 他们野心很大啊!

    有游戏厂商想黑我星,可这游戏后台是某些他们不能说也不能得罪的人, 只能看着它在那可劲地赚钱,眼红到滴血。

    玩家世界,还有另一批人在关注我星。

    其中一人掐指算道:“此物并非我界之物,它已改变我国运势,我已无法预测日后之事,不知此事是好,或是坏。”

    “我看网上许多人似乎已有觉醒迹象,灵气消散尚未开始复苏,他们理应无法修炼,可现在……莫非是那游戏之事?”

    “我已将修炼之法融入普通的冥想中,放置网络之上,希望能够贡献一份微薄之力!”

    “不好——有人靠近!”

    “砰——”

    “扫黄打非!统统站住,把手高举过头顶,慢慢趴在地上……”钩蛇腰间的精神力屏蔽器不停地闪着红光,他盯着屋里这十几个穿着道袍、佛袍、古装的人,“还喜欢玩cosplay呢?统统抓起来!”

    屋里的人一脸懵逼,等一下,为什么他们的神识完全没有作用?还有,他们国家科技什么时候发展到开始用激光枪了?

    他们难不成闭关闭得不是几个月,而是几十年吗?

    钩蛇向上级汇报:“在论坛发布精神力修炼方法的人已经抓到。”

    他瞥了眼那些不停说话的人。

    “道友,我们并未在网络上散播不实信息,既然你们是国家执法部门,那我们便实话实说了,我们实乃修炼之人。”

    电话那头问:“是什么样的人。”

    “……一群搞封建迷信的家伙。”钩蛇顿了顿,“也有可能是真的。”

    经历游戏是个现实世界的事情后,钩蛇的心理承受能力上了一个台阶,就算这群人真的是什么修炼人士,他也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云歌收到国家队领导的讯息,他们已抓到之前在网络上散播精神力修炼方法的人,只是他们将精神力称之为“神识”,就像修仙文里的那种。

    云歌:“什么是修仙文?”

    领导默默地发出一本修仙文的网址,并且总结概括了一下剧情以及里面的简要知识点、各类名词。

    云歌瞪大眼睛,“你们竟然能单凭人类的身体上天入地吗?怪不得你们那的科技水平发展方向很奇怪,高水平的全是娱乐向,军事武器仍旧停留在较低的水平。”

    领导:“虽然我们现在很熟了,但是你也不能这么说我们,你们那世界的文明发展也好不到哪去啊,都星际社会了,却跟我们这几千年前一样重男轻女。”

    云歌:“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儿子,我认为你应该成熟稳重一些,而不是在这里和我斗嘴,互戳对方痛点。”

    领导:“我们只是一个国,你拥有的却是一个星球,你应该成熟一点……说回正事,我们无法凭借人类身体上天入地,他们描述的只是已经不存在的时代的那些修仙者的本事,我们世界,应该说是我们所处的星球缺乏所谓的灵力……”

    云歌:“星球资源不够吗?拿其他星球的。”

    景调出蓝星星球的资料,云歌查看。

    领导:“我们附近的星球也没什么资源,以我们现在科技水平,也没有办法做到移取别的星球资源的事。”

    云歌:“我看了你们星球的资料,你们这数千年来由于科技水平落后的发展方式,一直都在透支星球的生命力。”

    领导:“我们一直都很注重环保问题……”

    云歌:“并非你们不注重环保,而是你们的科技水平无法做到平衡人类生存和星球生命力之间的关系。如果你说的‘灵力’就是星球充沛的生命力,那么确实如被抓到的人所言,你们星球根本没有多余的生命力能够让人类使用,它在艰难地维持最基本的运转。”

    云歌又说在她看来解决的办法有两种,一种是夺取其他星球生命力,二则是移植星球资源养活星球,可惜蓝星都做不到。

    云歌建议,问她不如先去问那些被抓到的奇人。

    领导:“感谢解答,已有相关人员在询问他们。”

    云歌发送老年人专用“不客气”的花团表情包。

    她看了眼账户,星元正在以每秒数以亿万计的速度涌进,金钱对玩家的促进力量极为有用。

    有更多的玩家在得知此活动后进入游戏,他们听其他玩家说,只需要玩几天游戏,就能趁着这个活动的时间,把买游戏的钱赚出来。

    四舍五入不就是白嫖!

    听到能白嫖,多数人心动了。

    霈星现在仅凭玩家的数量,便已经与一些小星球的星球总人数差不多,我星也是玩家世界受众最广最全面的一款游戏。

    景现在很少会开口让云歌完善游戏系统,他发现有些问题后,会告诉云歌问题,然后自己进行修复,而不是再让她提出办法。

    譬如我星现在放开游戏年龄界限,未满十五周岁以下的孩童进入游戏,会限制游戏活动区域,屏蔽系统(马赛克)强制开启,无法手动关闭,还有其他一些小细节,景在一点点完善。

    问及理由,他便说:“游戏系统至这个阶段,大方向已经完全确定,细枝末节则是我作为系统该补足的事,无需你再担心。”

    云歌:“你们所有的系统都是‘好人’吗?帮助各种不同的人?”

    景说:“帮助其他星系的同时,也是在帮助我们的星系,我们这一族生来便是如此运作,和人类需要吃饭一样的天经地义……”

    云歌:“如果我知道你确实是个好人,或许我最开始不会捅你,只是或许。”

    景抬手摸上胸口,想起之前云歌几乎每天拿他练刀的事,他说:“以你长大的环境,自始至终保持警惕是一件好事。”

    云歌发现好像没有再叫过她宿主了,而是直接喊她的名字,或是“你”,并非每句以宿主开头。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

    云歌让景顺着她的手臂爬上肩膀,又踹醒睡觉还在流眼泪说自己脏了的海皇,她说:“去找基宝。”

    她和海皇在屋里研究数天,未发现钻进海皇身体灰雾的存在。

    或许基宝能发现。

    一人一伴生物找到基宝。

    基宝长大了,消化伴生物后,他一下从幼虫变为了半成虫,人类形态随之发生转变。

    他现在个子一米七不到,精致的脸依旧雌雄莫辨,穿着华丽可爱的半长裙,撑着把粉色小伞,在商业区人来人往的街道中央站立,等着人夸他漂亮。

    李鹿鹿跟在他后面,她还是小女孩模样,背着书包,看样子是在上学路上被基宝拉到此地,小脸拉得很长,盯着眼前这位臭美的虫族王,很想对着他蓬蓬的裙子踹上几脚。

    李鹿鹿告诉自己,王是最完美的存在,不能有任何看不起王的想法。

    海皇冲向基宝:“你这条裙子好漂亮!我也要!”

    基宝搂住海皇:“好兄弟还是你有眼光,别人就知道夸我脸好看,根本不往我裙子上看。”

    李鹿鹿声音毫无起伏道:“我可以回去上课了吗?”

    基宝挥手:“去吧去吧,你这手下越来越不听话了。”

    “……”李鹿鹿临走前,趁着基宝弯腰的时候,一把扯掉他头顶的小洋帽,跑得飞快。

    基宝嚎啕大哭,扯着云歌和海皇骂骂咧咧:“我的排面啊,我的排面没有了!”

    云歌扛着基宝回到老基地的会议室,她叩了叩桌面说:“别闹了,有正事找你。”

    基宝立马从撒泼状态里恢复,正常状态下的他整个人都斥着隐隐的寒气,看着极不好接近,身上更是弥漫着若有若无的压迫感。

    他是虫王。

    突然,基宝撩起裙子,扯下里面的裙撑和打底裤,“玛德热死我了,果然好看都需要付出代价。”

    唉,好好一个虫王,怎么就会说话。

    云歌说海皇身体里进入了一丝灰雾,他们找了很久没有找到,想让基宝看一看能不能发现灰雾。

    基宝认认真真地扫视海皇身体,约莫花了一小时的时间,他摇头说:“我什么都没有发现。”

    云歌和海皇略显失落。

    景从云歌头发下钻出来,基宝说:“云歌,我想问很久了,这个家伙不是你的光脑智能形象吧,他身上的味道好香,能吃吗?”

    云歌:“……”

    景伸出小手臂,“你要吃一下吗?”

    基宝眼睛一亮,“那我不客气了!”

    他对准景的手臂大口咬下。

    转而他立马捂住嘴,泪眼汪汪,含糊不清道:“窝的牙此崩了!”

    景笑了笑,虫族的家伙真是什么都想吃一口,他以前也碰到……

    景忽然凝滞身形,他以前也碰到过什么?为什么他无法读取这段记忆数据?他查看对记忆上锁的人,竟然是他自己,景尝试多次,都无法破解密码,他怎么会锁掉自己的记忆?

    基宝处无法寻得帮助,云歌先找到了柳雪。

    这是柳雪被沈浙灏送至霈星后,第一次见到云歌。

    她想要拥抱云歌,却被云歌躲开。

    云歌询问柳雪是否知道沈浙灏发生了什么事?

    柳雪摇头,一问三不知,她只知道沈浙灏每次会出门很长时间,带着伤回到神州星,让她处理伤口后又再度离开,带着更重的伤回来。

    他被治疗时总是喜欢自言自语,说些柳雪完全听不懂的话。

    柳雪说:“这次差点死了,他回来的时候身上所有地方都在渗血,好像是精神力受了伤,他不肯告诉我也不愿去治疗,又非要把我送到你这里来。”

    云歌问来问去,柳雪知道的事情只有这些。

    她抬眼看着柳雪稚嫩的孩童打扮,说:“你不适合这么打扮。”

    柳雪低头看向自己,微愣,随后她反应过来说:“抱歉,我习惯了,沈先生总是让我打扮成他的女儿陪在身边。”

    她抬眼看一眼云歌,又低着头道:“沈先生平时真的很喜欢自……”她‘嘶’了一声,捂着头流泪道:“对不起,我又头疼了。”

    云歌问:“你刚才想说什么?”

    柳雪:“没什么。”

    云歌便让柳雪在霈星上好好生活,有什么事去找师萱萱就行。

    师萱萱在霈星开了最大的红薯小姐店,既卖她设计的衣服,也卖香喷喷的烤红薯,事业做得风生水起,软乎乎的性子也变得绵里带刀,同行几乎没谁敢招惹她。

    云歌又去找沈靖安,说这段时间受他父亲之托,她会好好照顾他。

    沈靖安现在已差不多恢复正常,只是他对回神州星很抵触,尤其是知道所谓的伴生物会吸取人类生命力之时,他只想找个没有星球主的星球住下,哪怕发展的缓慢点也无所谓。

    沈靖安一直刻意避开云歌,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些拥有伴生物的星球主,今天云歌主动找来,沈靖安便说请她吃饭。

    云歌说:“如果你不想看见我,不需要勉强自己,我可以理解你对这类存在的厌恶。”

    沈靖安愧疚地说:“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连同我的父亲……”

    云歌现在很少出现在普通玩家面前,我星游戏宣传里,她被称之为“萌物”,现在玩家就很想问一问,写这个宣传语不要脸的家伙是谁。

    云歌最开始,实力相对于现在没有那么强的时候,确实还能让人注意到她的长相,萌系好看。

    可现在呢,没有玩家再会去关注她长什么样,每次有新玩家进入游戏见到云歌,都会下意识觉得这个npc气势好可怕。

    老玩家也是因为云歌的性子,才会一直喜欢她,同时他们喊云歌崽已经是一种习惯,改不了口了。

    不过霈星有一个政治正确,那便是“让崽不舒服的人也不能舒服”。

    云歌离开后,沈靖安被不知名人士套上麻袋暴打了一顿,犯罪者手法极为娴熟。

    警卫队玩家不辞辛劳,终于找到嫌疑犯玩家若干,同时抓出一大批同伙,涉及人数达至数十万玩家,最后发生严重集体斗殴事件,若不是星球主及时赶到阻止,附近摊位的瓜子和奶茶都要售罄了!

    这是一宗非常可怕的案子,其可怕程度主要在于涉及人数的广度上,被记入霈星罪案史。

    这件案子被霈星上的人议论许多,直到一件更大的、波及全星际的事。

    “天启星好像出事了,听说是虫族入侵,还好没有多少人员伤亡,只是天启星……似乎完蛋了。”

    “你是说,天启星要变成死星了吗?”

    “是啊,我很多亲戚朋友都在天启星住,只有我父母跟着我一起搬到了霈星。现在他们都在急着找移民星球,联盟只给了他们少量补偿……”

    “那可是首都星之一啊,神州星是不是在天启星附近,神州星没出事吧?”

    “神州星哪能出事,它有虫族女王的尸体,天启星很多人都想来霈星,看来是经过虫族袭击之后,知道霈星的好了。”

    “就算没有虫族袭击,霈星现在也是B-级的星,是他们想来就能来的地方吗?”

    “什么?霈星是B级星了吗?不是E-级星吗?”

    “今天官网动态刚更新,好像是说前段时间联盟主动来为霈星做了星球等级评测,结果没想到啊,一跃成为B级星,我父母都说我有眼光!”

    “幸好我前两天刚办好移民手续,霈星等级提升之后,想要进来更难了吧。”

    “可怜了那些天启星星民,怎么就遇到了虫族……”

    “真是可怜啊,虫族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灭绝呢?”

    基宝听着路人的讨论,他鼓着双颊,冲去找六神和熊初墨,“人类又把事情污蔑在虫族身上,攻击天启星的虫族根本不是虫族,是人类做出来和虫族很像的机器,神州星的小乖都告诉我了!”

    熊初墨连忙起身,替基宝顺气。

    六神去给基宝冲泡甜甜的花果茶,必须得冲成漂亮的淡粉色才行,二人安慰基宝,让他别气。

    基宝说:“我不能再继续颓废下去,我该开始我的毁灭人类计划了!”

    熊初墨:“你要率领虫族和人类打仗吗?虫族还缺我这样的将军吗,我战术特别厉害!”

    六神:“还有我,我也能帮忙!”

    基宝掉眼泪,“我委屈,明明虫族什么都没做,为什么大家那么讨厌虫族?”

    熊初墨和六神陪在基宝旁边,忽然熊初墨提议道:“委屈去找崽啊!让她告诉你怎么办!”

    六神点头,玩家被欺负又打不过的时候,他们就会去找云歌帮忙,哭着闹着让云歌给他们出气,一般而言,云歌都会解决他们的问题。

    云歌正在进行光甲训练,熊初墨他们瞅着被云歌攻击夷平的山,纷纷鼓掌:“牛批!”

    云歌:“……”

    她离开光甲舱,“你们过来做什么?”

    她已经接到天启星星球资源将进行拍卖的消息,莫柔知晓后还问她是不是有特别消息渠道,才会这么早的准备充裕的资金,拍卖进行时所需要的现钱。

    如果拍卖顺利,霈星或许能够拿下天启星大半的优秀资源。

    基宝抽泣,把听到的事情和天启星的真相统统告诉云歌。

    基宝左手边熊初墨眼巴巴地看着云歌:“总不能让基宝受这种委屈吧,他可是我们星球的大功臣,老骨干了!”

    基宝右手边六神以同款眼神盯着云歌:“就是啊,伤什么也不能伤了星球老人的心,更不用说是做出大贡献的基宝!”

    基宝手握拳抵在唇边,“咳咳咳,我这么大年纪的虫了,活到这年纪没什么特别想做的是,只有一件,那就是伸冤啊!”

    云歌好笑地看着他们:“你们想做什么?”

    熊初墨、六神和基宝对视一眼,他们招呼云歌,躲进旧基地的小单间里,小声说:“我们有个‘人类清除计划’。”

    云歌:“否决。”

    熊初墨不满地扭屁股:“你还没听计划具体内容呢。”

    云歌:“‘人类清除计划’听着就不是什么好计划,换一个。”

    六神说:“那‘宝六熊净化人类计划’……”

    云歌:“否决。”

    基宝嘟嘴,“这也否决,那也否决,云歌你再也不是爱我的那个好姐姐了!我生气气!”

    云歌:“别装了,把你们真正的计划说出来。”

    基宝笑嘻嘻道:“我们就是想弄个恶作剧,不是说虫族入侵天启星吗?那我就让虫族真的去一趟,既然是入侵,总要抢掉点星球上的东西吧。”

    熊初墨说:“基宝告诉我们有些虫族天赋特殊,它们的肚子等同于人类的运输舰,到时候我们躲在里面,收集虫族抢来的东西。”譬如装背包。

    六神:“基宝保证虫族在他命令下不会伤害到无辜的人类,但作为虫族替我们抢东西的交换条件,我们要为办事的虫族提供食物,人类吃的食物就行,它们饿很久了。”

    三人又异口同声道:“我们保证绝对不会牵连到霈星!”

    云歌:“……”

    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