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星作为首都星等级的星球, 拍卖流程和其他星球不同,无法进行星网竞拍,需要星球主前往作为拍卖现场的天启星。

    大部分星球主都很清楚, 虫族入侵不过是天启星变成死星的借口, 真正对天启星下手的另有其人。

    能够杀死天启星伴生物的人, 想必只有其他首都星星球主了吧。

    当然,这只是他们的随意猜测, 真正的真相谁也不清楚, 连灰桌的主人都不知道。

    此次拍卖, 前来的星球主数量并不多,只有六百不到。

    能够拥有资格参与这场拍卖的星球主太少了,有些星球主连此次拍卖资产审核资格都过不了。

    天启星上还剩下许多无星球可去的普通民众,如果他们最后仍旧找不到愿意接收他们的星球, 便会被联盟随机安排至其他星球, 可能是E级星球, 也可能是首都星, 完全看运气。

    天启星的空间站由联盟的人接手管辖, 一艘又一艘来自不同星球的星舰到达空间站,接受安检。

    每个参加拍卖会的星球主仅可携带一名星球负责人同行,整场拍卖会期间, 如果因二人分散出事,拍卖会概不负责。

    云歌和莫柔走下星舰, 空间站很空旷,零散的星球主站在不同方位,像云歌一样, 打量着其他星球主。

    星球主的伴生物大多像是小挂件安静地待在星球主附近,或是隐去身形缩在角落(只对普通人有用, 星球主依旧能看见)。

    女星球主里,安然无恙活到现在,且将星球逐步发展起来的人只有三人,璀璨双星的尹雅兰和尹雅竹,以及霈星的云歌。

    云歌一出现,不少人隐晦地看着她,若是云歌回望,他们立马转移视线,特别害怕云歌立马来一句:“看什么看,要进行星球挑战吗?”

    霈星现在是B-级星球,即近乎所有的星球她都能提出挑战。

    星球主不想和这个疯子打架。

    ——这个把星盗抓了个一干二净,又连续将几百颗星盗星球变成死星的疯子!

    莫柔通过安检渠道,轮到云歌,安检滴滴作响,所有人立马看向此处。

    只见云歌解开外套,外套左右两侧各插了两把军刀,她把军刀取下放在平台上,“拍卖结束后我能拿回来吗?”

    工作人员点头:“当然可以,我们会为您妥善保管,请您再通过一次安检谢谢。”

    云歌继续过安检,依旧红灯亮起。

    她抬头看了眼这个安检设备,工作人员提醒道:“星球主大人,设备若是损坏需要按照原价赔偿。”

    云歌走至方才放武器的台前,又拿出一枚袖珍炸弹,一个袖箭,两把可折叠军刀,一把军.刺。

    工作人员:“请再次安检。”

    红灯亮起,“嘀嘀嘀——”

    在场所有星球主人都不好了,这个霈星星球主怎么回事,她这是来参加拍卖会还是来暗杀其他星球主,为什么要在身上带这么多的武器?!

    云歌不得不取下藏在发包里的毒针,再次通过安检,终于无事发生。

    各个星球主和工作人员都松了口气,云歌面无表情地走到莫柔旁边,手肘撞了下莫柔:“你笑得妆都花了。”

    莫柔指尖抹去眼角沁出的泪花,“我都和你说了这次拍卖会安检一定很严格,任何武器都躲不过……”

    她闭嘴,她看见了云歌张嘴说话时,故意朝她露出的银针。

    云歌嘀咕:“身上没点武器,我总觉得不安心。”

    莫柔无语:“你实力都这么强了,还在怕什么,我看你挑衅别人的时候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嚣张极了。”

    云歌说:“这叫自信和傲气,拍卖单子拿到了吗?”

    莫柔拿出写满拍卖品的电子拍卖单,递给云歌说:“在这,我们看中的资源里有几项估价都很高,看来竞拍的人会不少……”

    云歌极有底气:“我们这次有钱!”

    莫柔却没有云歌那么自信,她说:“这次首都星也来了不少,按理说他们的星球不再需要堆这些星球资源,还有几个财力雄厚的A级星,如果他们出手,我们最后能拍到的东西或许不会多……”

    云歌安慰莫柔:“拍不到也没事,拍卖会能顺利进行就好。”

    莫柔听得此话一愣,她狐疑地看了眼云歌,挡住嘴凑在她耳边说:“你想要闹事吗?”她们布下了精神力屏障,其他人无法听见她们的声音。

    云歌摇头,“希望能拍下想要的东西。”

    二人走进拍卖会等待场,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一小时二十分,等待场的人可以自行选择在大厅等候,或是去为他们提供的包间等候。

    此次首都星星球主来了四位,德东星的马有钱,璀星的尹雅兰,永生星的钱多多以及童天星的宋杭。

    这四位星球主站在一起,其他星球主想要靠近却不敢,他们四人正在交谈,马有钱看见走进等待场的云歌眼睛一亮,他端着酒杯招呼云歌过来。

    马有钱说:“云星主,我家德东说在霈星过得很高兴,最近都不想回德东星了呢,多谢你的照顾。”

    他递出一杯酒,云歌拿在手上却没有喝。

    在场的人只有马德东喝了杯中的酒,酒会影响人的灵敏度,哪怕只摄入微小的一点,也会产生影响。

    像云歌、尹雅兰、钱多多和宋杭这些本就是光甲士的星球主,极少碰这些东西。

    马有钱向其他几位星球主介绍云歌,他说:“这位就是霈星星球主,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她吧?两年之内能够凭借自己力量把E级星球升至B级星球的星球主,数千年来只有她一人做到了哈哈。”

    宋杭笑了笑。

    尹雅兰说:“看来你当初拒绝我和竹兰的邀请没错,如果来我们星球,反而限制了你的发展。”

    云歌笑了笑。

    钱多多冷哼一声。

    他容貌稚嫩,看着只有十五六岁模样,可他确是几人里年纪最大的那位,他双手环胸道:“她还没有资格和我们站在一处,还是你认为她有资格成为首都星?”

    他不善地看向马有钱。

    马有钱像是看不见钱多多眼中的杀气,他冲尹雅兰说:“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不是吗?”

    尹雅兰放下酒杯,“我不喜欢聊这些话题。”她又看向云歌,“要和我聊两句吗?一些关于星球发展的心得。”

    从头至尾,莫柔都像是一个透明人,她清楚地看见所有的星球主眼里,根本看不到人类的存在。

    他们自认是更高一层等级的存在,就像是三代人类看二代人类时,或者用食物链顶端看着底端生物的比喻更为恰当。

    莫柔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她就这么走着,忽然她脚步一顿,看见了一个极其眼熟的背影。

    贝静娴?

    云歌说:“跟上,别乱跑。”

    莫柔只得压下心底的疑惑,只等一会儿再告诉云歌。

    而那使得她眼熟的背影走至化妆间,工作人员连忙道:“贝矛木小姐,你刚才跑哪去了,你的妆还没完成呢!”

    “抱歉,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忍不住想去看看是不是她。”

    对方解释的嗓音如同天籁,工作人员听见这样的声音瞬间消了气,拍卖会开始前有一出热场舞台剧,贝矛木和另外几位被邀请的明星将会给参加拍卖会的星球主们一个惊喜。

    工作人员也不清楚是谁定下此次拍卖会开始前要进行表演,反正他们只是按照上头吩咐做事的人。

    尹雅兰领着云歌来到一间无人使用的房间,她看向云歌身后的莫柔问:“我带的是人傀,你的这位……”

    云歌:“可信。”

    尹雅兰问:“戈飞白死前找过你吗?”

    天启星星球主是戈飞白,云歌只在与侑星进行星球挑战时,见过对方一面。

    云歌不解:“他为什么会找我?”

    尹雅兰:“他认为所有星球主里,只有你有可能会帮他一起做那件事,原来他没有找你吗?”

    云歌问:“什么事?”

    尹雅兰没有回答,她问:“你对星球主怎么看?”

    云歌答:“实话还是场面话?”

    尹雅兰笑了笑,“自然是实话,其实你这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我们也能看出你的态度,只是我需要一个确定的答案。”

    云歌说:“该死的人。”

    “我们也这么认为。”尹雅兰拿下肩头鳄鱼模样的伴生物,她说:“我第一次见到伴生物的时候,我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崩塌了,我最初想做的,和你们最初想做的,应当是一样的事,可惜我知道了它们的存在……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不是我了,我做了许多我所讨厌的事,你不一样,你却坚持了下来。戈飞白找你便是因为你这两年不到时间里的成长和执着……”

    “他想找我做什么?”

    “把星球主和伴生物的事公之于众,以他首都星星球主的身份,他的话语有信服力,可惜他死了,不知道死在了谁的手中。”

    云歌和莫柔惊讶。

    尹雅兰说:“如果全星际都知道伴生物的存在,没有全部的星球主出手,想要对所有人类进行催眠是极为困难的事。如果人类知道一直以来的真相,他们便会对付星球主。星球主不敢杀死所有人,伴生物需要持续的生命力吸取……”

    莫柔不禁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尹雅兰念着这三个字,她看向云歌:“你为什么想这么做?”

    云歌说:“我想这么做。”

    尹雅兰点头,“没错,就是想这么做,你会加入我们吗?你父亲曾经也是我们之中的一员。”

    云歌垂眼,“我需要考虑。”

    莫柔看了一眼云歌,她和云歌走出房间,她想要说什么,云歌却示意她别说话,有事回霈星再说。

    云歌想,或许她知道杀死戈飞白的人是谁。

    如果尹雅兰她所说的话属实,那么沈浙灏为什么要杀戈飞白?

    沈浙灏是食人花店主,云歌知道有个伴生物是食人花的星球主一直在偷偷狩猎其他星球主的伴生物,他一直以来做的事情便是削弱星球主乃至杀死星球主。

    他们本质目的相同。

    云歌很烦这些人之间的事情,如果给她选择,她会杀死除自己以外的所有星球主以及所有想干扰她做事的人,不论好坏,一了百了。

    “我……我看见季启越了。”莫柔忽然道,云歌从思考中回神,这是拍卖会,季启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莫柔背过身子,冲云歌用唇语道:“他向我发了暗号,让我过去找他,他们想要在拍卖会上做什么事,我要过去一趟。”

    莫柔笑着一点云歌脑袋,又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先去趟洗手间补个妆,你在这里等我。”

    云歌点头,理了理被莫柔弄乱的头发,她走至点心台前,将头发里取到的东西塞入耳内。

    莫柔身姿摇曳地前往洗手间。

    此时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三十分钟。

    “没想到你还活着。”监控死角内,季启越捏着一颗能够屏蔽伴生物感应的圆球,对莫柔道。

    莫柔说:“我代替霈星出面做过那么多的事情,你应该早就知道我还活着。”

    季启越说:“你的精神力没了,为了一个星球主朋友放弃我们一直以来的坚持,值得吗?”

    莫柔:“你和贝静娴在这里想做什么?她已经被你说服了吗?”她说这话时眼神微微闪烁,似愧疚似挣扎。

    季启越察觉莫柔的眼神,他微微一笑,“你把她送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让她顶替你原本在组织里的位置吗?莫柔,你还有机会回到组织,你现在的地位以及在云歌那里的新人,对于我们的行事十分有利。”

    莫柔说:“我这次绝不会再辜负她的信任!你想也不要想!”

    季启越却看见莫柔眼底的痛苦,他轻声道:“我知道,你察觉到了,在这里,这些星球主,你看他们这些怪物,再看现场的工作人员,所有的人类。他们是不同的,我们是人类,你这是在帮助你的朋友回归正途。”

    莫柔闭上眼睛,挣扎片刻,又睁眼:“不……”

    季启越说:“你不必急着拒绝,组织会给你的朋友优待,他们不会杀死她,只会对付她的伴生物……”

    莫柔轻声问道:“真的吗?”

    季启越轻轻点头。

    莫柔痛苦地摇摆许久,最后她捂着脸轻声哭泣,“我答应你,但你一定要做到你承诺的事。”

    季启越知道,像莫柔这样的人,她无法舍弃组织。

    既然莫柔选择回归组织,季启越和她便又像熟人聊着。

    莫柔随口问道:“今天的事需要我帮忙吗?”

    季启越笑着摇头,“不,你不知道她拥有多么神奇的力量,这次我们定能够对大批的星球主造成重创,绝不会再发生神州星那样的事。”

    莫柔看了眼时间:“我一会儿还得赶回去,不然云歌会起疑……不过,我还想见见她,可以吗?”

    季启越突然笑出了声音,“我本以为只有她一人有那样的心思,没想到你也,作为你回归组织的福利,我带你去见她一面。”

    云歌大口吃着点心,耳内传来莫柔、贝静娴和季启越的交谈声,知道他们此次要在拍卖会上做的事。

    她嘀咕了一句:“莫柔你现在演技真的很浮夸,你退步了,还有你以前加入那组织的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幸好你退出弃暗投明,这种组织不会有前途的。”

    正与面前二人交谈的莫柔笑容微僵,再度改变容貌的贝静娴微笑着盯着她,她让季启越离开一会儿,她有些私下的话要和莫柔说。

    待季启越离开,贝静娴搂住莫柔,对着她耳边轻声道:“我们合作吧。”

    莫柔刚要推开她,却听得贝静娴继续道:“云歌,我知道你能听到,不久后我们会去到你的星球,到时候我们再细谈合作的事……”

    她抬手,温柔抚摸着莫柔的头发,她说:“你别担心,那家伙看不出来你们这高明的通讯器,我有别的手段,我知道你不会再背叛自己的朋友。对了,我会找到让你重新拥有精神力的方法,你再等我一段时间。”

    莫柔惊悚地看向贝静娴,“你……”

    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十分钟,星球主和星球负责人开始进场。

    云歌斜眼瞅着莫柔:“你怎么摆着张智障脸?”

    莫柔一巴掌扣在云歌头顶,“你闭嘴,你根本不知道我刚才遭遇了什么。”

    云歌哼哼两声,莫柔小声说:“你要不等开场表演结束再进来,万一你也中招……”

    云歌冲她笑笑,那得开场表演能顺利进行才行。

    ……

    二十分钟前。

    天启星外星域,基宝骂骂咧咧道:“我原型长得不好看吗?为什么你们非得把我涂成这种大便色,一会儿我这样出场多没排面!”

    “你懂个屁,你顶着这个身体出去,一会儿就是活靶子,还会让人类提前知道虫族有虫王的事,你是不是傻!”

    “我不管,我不听,我不要涂大便色,我要美美地出场!”

    熊初墨和六神让基宝闭嘴,他们和其他玩家怼着基宝那巨大的体型疯狂刷油漆,在他们身后,数不尽的虫族静静地漂浮在星空中,瞪着大眼睛不解地看着和他们王关系极好的人类。

    虫族:王做什么事情都有他的理由,它们只需要听从王的安排!在王的带领下,虫族定将走向辉煌!

    基宝那晶莹剔透如同白玉的身体被黑色棕色油漆遮盖,混在虫族大军中,猛地一看,根本看不出他和其他虫族的区别。

    熊初墨的通讯器响了,他一看讯息,立马兴奋道:“计划有变,我们要提前进场,不能让其他人比我们先一步搞事!”

    玩家:“什么?竟然还有人比我先搞事?”

    他们第一反应这是我星针对他们游戏行为进行的随机事件安排,可恶,现在我星的智能程度越来越高了!

    竟然连搞事都要和他们争!

    不能忍!

    玩家纷纷换上虫族拟态服,伪装成虫族,躲进卡维诺虫族的腹部空间,卡维诺虫族就是虫族里的运输舰,防御力极强,很难攻破防御。

    玩家在卡维诺虫族的腹部里仍旧可以见到外面的场景,四周均为透明,就像单面车窗,他们说:“以后还要什么星舰啊,让虫族帮忙运输不就行了,比星舰稳还比星舰快视野还比星舰广,一对比星舰也太垃圾了吧!”

    基宝通过虫族和他们对话:“这是商机吗?我倒是能让虫族做这些事,人类能接受吗?”

    玩家嘿嘿笑道:“我们只要说这是拟态成虫族的星舰,能够有效避免虫族,不就行了,无成本星舰,不用能源块也不用保养,基宝你以后要成大富翁了!苟富贵勿相忘!”

    基宝:“好!”他一顿,沉声道:“天启星快到了,你们自己注意,我要保护族人。”

    玩家:“没问题,不用管我们!”

    他们看向外面的景象,在虫族进入天启星的瞬间,天启星上警报刺耳的警报作响——

    星球主吓得全部跳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会真的有虫族过来?

    不用仍旧停留在天启星的军队提醒,他们能够看到天空之中不停落下的可怕虫族,铺天盖地。

    虫族根本没有理会阻挡它们的光甲,而是目标明确地冲向了拍卖场,军队不明所以,星球主知道,虫族这是闻到了伴生物的香味啊!

    拍卖场里一片混乱,正要开始的舞台剧被迫中止,所有人都在逃命,云歌拉着莫柔混在人群里,装模作样地逃跑。

    虫族冲进拍卖会仓库,它们腹部里放出一只又一只的虫族,将整个仓库吃得一干二净,它们又爬去其他地方,不顾逃跑的人类,啃食星球上的各种建筑。

    也有虫族冲向了伴生物,和伴生物扭打在一起。

    玩家:“卧槽,四肢走路好累!我现在才是真正的狗。”

    另一玩家:“诶嘿,崽在那里,我们也混进去去吓吓她。”

    云歌和众星球主扭头一看,数万只虫族跟在他们屁股后面,跑得慢的星球主和伴生物,就会被虫族恶狠狠地扯下一截伴生物身体。

    他们躲进用于防御虫族建立的地宫,看着虫族在外死命撞击。

    云歌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虫族真可怕。”

    其他星球主纷纷点头,他们抱着各自的伴生物,看着它们都缺了一块的身体,心疼地不行。

    可恶啊,天启星怎么会真的出现虫族呢!

    基宝这个矿脉啃两嘴,那个稀有植物咬一口,他找到储存已经从星球摘除保存的星球资源点,招呼卡维诺虫族过来。

    玩家迅速地把所有东西收进背包。

    基宝:“你们快点儿,别磨叽了。”

    玩家:“你可别比比了,快点让你的虫兄虫弟帮忙,东西太多,我们也装不下了!”

    基宝:“有人来了!”

    玩家立马躲进卡维诺虫族腹部,只见远处走来一人,正是季启越。

    他激动而又狂热地看着基宝,“你莫非就是虫族危难之际才会诞生的王吗?我知道造成虫族现在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我也知道您能够听得懂我的话,请问您是否愿意与我们进行合作……”

    季启越抬头望着眼前那身形远大于一般虫族,气势非凡的虫王,之所以确定对方的身份,是因为他看见了对方腹部露出的荧白色,他所看到的记载中写到,只有虫王才会拥有和虫族不一样的色彩。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若有虫王的帮忙,他们组织想要对付星球主与伴生物那便轻而易举。

    季启越听到虫王说出低沉带有极强压迫感的人类语言——

    “你在说啥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