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浙灏被送至医院进行治疗, 全程保密。

    云歌等沈浙灏治疗完毕,再与他进行未完的对话,她记得沈浙灏刚提到他的女儿……

    景让云歌好好休息, 她应当是这段时间清理星球主太过劳累, 才会导致力量出现异样, 忽然昏倒。

    云歌对景很信任,加之景说的话也有道理, 她处理完星球上一些需要她解决的事情后, 前去休息。

    景本体留在云歌枕边, 与她一同休息。

    分.身则前往熊初墨处,让他不该说的话不要乱说,同时解除了他的禁言。

    熊初墨知道云歌有个系统,但没想到那个系统就是景。

    他以为景就是个普通人工智能形象, 这家伙平时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要是放在一本小说里, 估计写他的字数连五千字都不满吧!

    熊初墨问:“为什么不告诉崽发生的事情?你不是说她被困在什么记忆里了吗?她肯定不喜欢我们骗她, 她会生气打人。”

    景却说:“你想让她生气, 还是想让她继续沉浸在痛苦之中?那段记忆对她而言是一种折磨, 所以她的身体开启保护机制,让她在醒来的时刻遗忘这段记忆。”

    熊初墨犹豫,他不想欺骗云歌, 可也不想让云歌痛苦。

    当时云歌哪怕在昏迷中,也能看出她陷入了愧疚和自责之中, 他确实不希望云歌脸上会出现那样的表情。

    熊初墨说:“可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辈子……”

    景说:“我可以。”

    他能接触到云歌的精神力核心,只要他想, 他就能动用系统功能(违规使用),让云歌永远不会记起这些难过的事情。

    熊初墨:“云歌肯定会来问我, 我没法撒谎,你能在她问我的时候继续给我设置禁言吗?”

    景点头,旋即他反应过来,熊初墨这是要把锅扣他头上,熊初墨被禁言,云歌肯定会问自己,这玩家真狡诈啊!

    熊初墨成功推锅,他开始好奇:“崽身上有什么秘密吗?她是那个基地里的试验体零号,既然被拿来做实验,她肯定有什么不同于常人之处,难不成她不是人类?”

    景一言不发。

    熊初墨羡慕道:“如果不是人类那就好了……”

    景:“为什么?”

    熊初墨兴致冲冲:“不是人类以后骂人就能多一句反驳的话啊,比如别人骂‘你不是人!’,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反驳‘对啊,我就不是人怎么了?我确实不是个人啊!’”

    他感慨:“想想就很爽。”

    景:“……”

    他不是很明白熊初墨的脑回路。

    景前往医院,对沈浙灏的记忆动了手脚,与云歌现在的记忆同步。

    景这样做,属于非法动用系统功能,好在情节不严重,只需要遭受三天的电击惩罚。

    云歌睡醒,看见景坐在她床对面的桌子,充当雕像。

    她上前戳了戳对方,景那小小的身子猛地一颤,把云歌吓了一跳。

    云歌问:“你怎么了?”

    景忍着疼淡定道:“我在思考问题,你吓着我了。”

    云歌挑眉,“你要思考问题吗?我还以为你程序运转一下就行……”

    她给自己热了杯牛奶,又拿出一个迷你的小杯子,把杯中牛奶往景杯里倒了点。

    景接过牛奶,他小口抿着,不像云歌吨吨吨地牛灌水般喝牛奶,他盯着云歌,看着她在非吸取星球之力状态下的模样,和普通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之前她身上出现的星球缩影,就是她星人一族身份的特征吗?

    景一点都没想到,他以星人族这个明确的名词去数据库查阅后,才找到零零散散不完整的资料。

    有关于星人的记载太少,这种族是一个悲剧。

    云歌抹掉唇边的奶渍,狐疑地瞅向景:“你做什么这样看我,给你点喝的就不错了,你还不满足吗?太贪婪了!”

    景:“……”

    这家伙有时候说话真的好烦人啊。

    景坐在云歌肩膀上,拉着她的头发,跟随她前往为研究藤蔓设立起来的临时实验室。

    在破阵子、守雷和清微的思路开阔下,国家队实验人员和云歌星系本土的实验人员,根据三人提出“灵力毒素”的一种灵药,从这些植物的身上提取出了另一种物质,将其制作成了毒素。

    能够杀死这些植物的毒素。

    但这种毒素提取很难,他们现下拥有的藤蔓数量不够提取毒素,而且这种毒素活性不高,想要激活它们的活性,必须使用植物体内拥有的那种力量,星球之力才行……

    仅是放在植物表面,毒素并不会发挥作用,也不会被激活。

    破阵子等人则说,灵力毒素也是如此,可以让云歌用星球之力,把毒素注入这些植物之中。

    云歌尝试,确实可以,但很麻烦。

    她需要不停输出星球之力,才能让毒素渗入植物,期间她什么都不能做,这过程足足需要十多分钟。

    这不代表毒素没用,它至少是克制藤蔓的一种好办法。

    在霈星上这些藤蔓,比沈浙灏体内的藤蔓吸取的力量更多,云歌不可能一个劲输送星球之力,直到它们爆体而亡。

    万一藤蔓数量及其庞大,藤蔓没死,云歌倒要先成人干了。

    试验人员需要提取出更多的毒素。

    云歌犒劳所有的试验人员,提高他们的平均工资,给了大量的经费,让他们继续努力。

    她又找到沈靖安,把沈浙灏在霈星的事情与他说了说。

    沈靖安和柳雪都去看了沈浙灏,

    柳雪偷偷告诉云歌,有两个沈浙灏,她之前一直想要告诉云歌,但她精神力有另一个沈浙灏留下的印迹,她没有办法说,最近那印迹消失,她又终于见到云歌,终于有机会说出此事。

    沈靖安和柳雪在沈浙灏病床前陪伴许久,为了不暴露沈浙灏这个星球主公敌在霈星上的事,二人并不能多来。

    ……

    沈浙灏苏醒,云歌前去医院。

    他们继续之前未完的交谈,云歌又一次见到沈望舒的照片,她平静地夸奖道:“你女儿很漂亮。”

    沈浙灏笑着收起照片,“可惜我没有照顾好她。”

    沈浙灏在医院的这段时间,医院能够给他提供的治疗并不多,他基本都是靠着自身的修复能力硬抗了过去。

    在沈浙灏和云歌交谈间,他体内的藤蔓一直叫嚣着要吞食其他伴生物,或是眼前的云歌。

    藤蔓根本不记得教训,它们已忘记之前想要强行吞食云歌,结果险些导致爆体的危险。

    沈浙灏不是那个自制力极差的副人格,他能够摒弃这些藤蔓的叫嚣,只是,他始终听到一个声音,在让他前往某个地方……

    据他描述的星际方位和大概坐标,藤蔓让他前往的地方是——

    淼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