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进入游戏。

    同样作为系统, 他长得和景完全不一样,是个邋里邋遢的大叔,看着比景大了二三十岁。

    系统存活的时长并不能以他们的外观来判断, 这只是他们幻化外观时的喜好, 比如景和优喜欢人类的外表, 他们有些同学则喜欢其他生物的外貌。

    优和景是校友,系统学校同一届的学生。

    系统也有成年和未成年之分, 他们在成年能够独自引领宿主完成任务前, 会在系统学校接受教育, 掌握系统不同功能的使用方法。

    当然,最主要的事情是学习系统守则。

    不能像有些被系统一族通缉的系统一样,恶趣味的弄出些什么“主神系统”“求生系统”等违禁分类。旨在让不同选中的任务对象自相残杀,以满足这群通缉系统的奇怪口味, 这都是不合格、本身就长歪了的系统。

    系统引领任务的大方向一定是好的, 至于在完成任务的途中, 如果产生了某些牺牲, 那和系统没关系。

    系统一族并不限制系统和宿主之间的关系, 只要系统不会因为对宿主产生情感,做出些违规严重的事情即可。

    优见到景调侃道:“没想到你在学校里看着冰冰冷冷一家伙,竟然还这么长情, 一直牵挂着第一任宿主,现在终于找到了她, 怎么样,你们第一次见面重逢时,想必很感人吧?”

    优说完, 一前一后站立的云歌和景陷入沉默。

    他们初次见面称不上愉快。

    景:“我说我不是她的保姆。”

    云歌:“我捅了他一刀。”

    优哈哈大笑:“你们表达情感的方式还真是独特。”

    他走上前,张开双臂, 拥住景:“难得能在一个星系见到你,我们真有缘分。”

    他们拥抱片刻,优松开景,景又退回云歌身后,顺手摘了云歌发边沾着的花瓣,为她将脸侧的发别至耳后。

    动作轻柔缓慢,指尖从云歌耳廓滑至耳垂,留恋片刻,又悄声无息地离开。

    云歌根本没察觉景和平日里动作的不同,他在优的面前,宣告他对云歌拥有权。

    优见到这一幕,陷入无语,景的小气鬼脾气和以前在校的时候一模一样。

    至于吗?他难不成是那种会抢宿主的人吗?

    虽然就云歌的能力来说,她确实是个不错的宿主人选,但优更喜欢性格跳脱的人,而非云歌这种和景相似,有些闷骚的家伙。

    优挑起眉,突然说道:“听景说,你根据我的要求,给我准备了合适的宿主人选,真是太感谢你了,云歌。”

    优走上前,厚实的臂膀张开,显然是要给云歌一个拥抱。

    云歌本来想躲开,想到这是景的朋友,没有恶意,她便站在原地没动。

    优就快要抱到云歌了……

    一只手臂从云歌身后伸出,圈住她的肩膀,将她带离优的手臂范围。

    优捧腹大笑。

    云歌被景环抱在怀里,一脸懵逼。

    她对景从不设防,因此景从背后伸手的时候,她察觉到了但也没躲避,谁想到景竟然直接将她抱在了怀中!

    景看着止不住笑的优,淡淡道:“你找宿主不是很急吗,为什么还在这里浪费时间?坐标发你了,你可以立马过去。我们构建的游戏,你没法待太久,抓紧时间。”

    说了这么一长段话,总结成一个字便是“滚”。

    优大摇大摆地离去。

    景放下云歌,他瞥见云歌鞋面上的泥屑,蹲下身,抹去那些泥屑。

    他头顶的金发柔顺,但有几根翘起的呆毛,云歌揪着呆毛问:“你的系统朋友有问题吗,你为什么刚才在他靠近我的时候,这么警惕?”

    景:“优没有问题。”

    云歌:“那你把我抱起来做什么?”

    景:“……”

    云歌:“熊初墨和浅夏经常扑过来,也没见你反应这么大,海皇和基宝你也很少挡……”

    景半蹲在地上仿佛在种蘑菇,云歌怎么说他都不吭声,不解释刚才为什么那么做。

    云歌恶狠狠薅了一把景的头发,“我去看看优会选择谁?”

    她刚转身,景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

    眼中画面旋转,云歌坐在景的一条腿上,景弓身埋在她颈间,温热呼吸尽数喷吐在她脖子处。

    二人很少出现过如此亲昵的姿势,云歌不自在地推了推景。

    景闷声道:“你叫他‘那个系统’就行了,不要喊他的名字。”

    云歌:“?”

    云歌:这是什么品种的幼稚鬼?

    她面无表情地揪住景的头发,把他拽起来,“醒醒,作为一个成熟的系统,不要说出这么幼稚的话。”

    景:“……”

    云歌从景身上下来,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嘀咕:“不知道他会选中谁,你觉得他会选哪个人?南孚,钩蛇,灵羊还是他们提供的那些精英?”

    景敛眸,没有接应云歌的话。

    云歌侧头,看见景浑身散发着低气压,如果这些低气压有颜色,那么肯定是黑色,且范围极大。

    景忽地停下脚步,因为走在他前面的云歌停下了脚步。

    站在他面前,以一种奇特的眼神打量着他。

    景有些不自在,他正要移开视线,云歌向他勾了勾手指。

    “我有话对你说。”

    景俯身,耳朵向云歌凑近。

    云歌双手按住他的肩膀,唇部紧贴他耳畔,轻声道:“你一直在我的精神力核心里,不是可以看见我在想什么吗,我现在允许你查看我的想法……”

    景获得云歌授权,他读取对方的想法。

    脑中轰的一下,他体内运转的数据流又出现紊乱的趋向。

    云歌感觉景的体温瞬间升高了好几度,她垂眼,色泽如玉的耳垂泛着粉色。

    景好不容易理顺数据流,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耳垂被人含住。

    慢慢地舔舐,牙齿轻轻、缓慢地研磨。

    景又一次听到了警告声。

    他是不是应该把情绪警告的阈值提高一点?

    又或者他应该把感官关上?

    或者调整一下身体的虚实程度,让云歌碰不到他?

    可是很舒服……

    景轻轻地叫了声云歌名字,“不要闹了。”

    云歌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她身上重量增加,景近乎整个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扶住景,往后退了些。

    他眼角、鼻尖都泛着粉色。

    平时清清冷冷的一个系统,现在看着像颗软乎乎的小糖果。

    ……

    云歌低头跟在大步流星的景身后。

    不管云歌说什么,对方都走得很快。

    她摸着鼻尖,在玩家怪异的目光下,紧紧跟住景。

    云歌:自家系统恼羞成怒了该怎么办?!

    二人来到为优准备的挑选宿主处。

    优已经选中了宿主。

    他对那宿主的独特气质一见钟情。

    国家队很头疼。

    优在国家队提供的一众精英里,选中了在旁看热闹的熊初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