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读书|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贫僧不想当影帝 > 第198章 哥只是个传说
    周三这天中午,许臻接到沈丹青的通知:晚上8点,海棠剧社这边要召集《哈姆雷特》的全体演员开会,让他下午早点过来。

    许臻下午只有两节课,下课后,他匆匆便赶往了剧院这边,以防出现堵车之类的意外。

    上次负责接待他的胡志勇这次主动来到了剧院门口迎接他,一边领着许臻往剧院里边走,一边向他介绍着很多上次没有说到的东西,态度十分和蔼。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许臻感到颇为不适。

    胡志勇见状,也不藏着掖着,哈哈笑道:“放轻松,你现在可是咱海棠剧社的‘红人’。”

    “前两天来的那些外宾们昨天晚上跟咱们剧社的领导们吃饭,都快把你给夸上天了。”

    “社长亲自跟我交待,必须得把你伺候好了,半点儿不能怠慢。”

    许臻尴尬地笑了笑,道:“社长谬赞了,那天在楼下演戏的也不是我一个人。”

    “哦,你说孟一凡……”胡志勇翻了个白眼,道,“不用理那个棒槌。”

    “成天到晚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扫地都扫不干净他这个臭脾气,社长说了,以后让他刷厕所去!”

    许臻:“……”

    这,听上去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安排……

    说话间,二人途径正门前的大厅,开始朝里面的剧场走去。

    走过一条长长的连廊时,许臻瞥见两侧墙壁上挂着许多剧照,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然而这么一看,其中左手边墙上的一张剧照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剧照的整体呈灰蓝色,周围烟雾氤氲。

    在照片的右下角,一个身穿红色军装的男子正在朝舞台上走去,成为了画面中的唯一一抹亮色。

    看着这个背影,许臻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自家师兄宋彧。

    并且,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这张剧照了——

    当初中戏的丹心话剧社招新的时候,宣传海报上印的就是这张照片。

    许臻停下脚步,向一旁的胡志勇问道:“勇哥,这是哪部剧的剧照?”

    胡志勇转头一看,瞧见这幅海报,一脸怀念地道:“啊,这个啊……”

    “这个是当时海棠剧社跟中戏合排的一出剧,叫做《雌雄莫辨》。”

    “咱家剧社就是通过这出剧挖掘出了宋彧,然后一路把他培养到了台柱子的位置上。”

    许臻:……?

    听这出戏的名字,怎么感觉好像有点不太妙的样子?

    胡志勇啧啧叹道:“小宋当年是真的厉害。”

    “平时那么没正形,登台之后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忽然就成了一个‘角儿’。”

    许臻试探着问道:“宋师兄在这出戏里演的是什么角色?”

    胡志勇道:“他一人分饰两角,分别饰演男主角夏尔和男主角的孪生妹妹雪莉。”

    “男性的阳刚和女性的柔美都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当年还拿到了京城戏剧节的最佳新人奖。”

    说着,胡志勇忍不住摇头叹息道:“唉,可惜了。小宋怎么就想不开,非要去影视圈混呢?”

    “像他这样表演型人格的人,天生就应该活在舞台上,而不是被束缚在荧幕里啊!”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想起许臻也是影视圈的人,连忙找补道:“当然,人各有志,他想要享受更多人的追捧、得到更多人的肯定,这也无可厚非。”

    “哦,对了,小许你现在跟宋彧在一家经纪公司是吧?”

    许臻张了张口,默然点了一下头。

    ——破案了!

    难怪当初自己拍了话剧社的宣传单给宋彧,对方死活也不肯说那部剧叫什么名字。

    原来叫……咳……名字比较独特。

    不过话说回来,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这是艺术表演,又不是哗众取宠。

    更何况还是获了重磅奖项的作品,应该值得骄傲才对。

    许臻一边走,一边听着胡志勇夸赞宋彧,讲到他凭借《麦克白》拿到过青年戏剧节最佳男演员奖;凭借《荆轲刺秦》拿到过京城国际戏剧节最佳男配角奖,凭借《尘埃》拿到过学院大赏最佳表演奖……等等。

    这位海棠剧社曾经的台柱子,至今仍被这里的员工念念不忘。

    这让许臻不禁既钦佩,又羡慕。

    宋师兄家世一般,不是童星,外形条件只能算中上,也没干出过什么出圈新闻。

    明明看上去一张好牌也没有,但凭什么人家刚毕业就能被东岳影视以顶级合约签走、出道第一部作品就能演男一号?

    ——实力摆在那里,人家就是配得上。

    许臻这时候忽然有些遗憾,自己出道得太早了,没机会像宋师兄这般在戏剧舞台上好好打磨几年。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也不见得孰优孰劣。

    既然已经走到了如今这一步,就不要畏惧,也不要质疑,努力抓住每一次表演的机会,不断提升实力,这才是自己该做的事。

    这样想着,许臻拿出手机来,拍了一张《麦克白》的剧照给宋彧发了过去,道:“厉害了师兄!”

    “叮叮!”

    很快,对面的回复就发了回来。

    许臻拿起来一看,只见宋彧道:“别人都是百年之后才上墙,我这不到30岁就被挂了一楼道。”

    “瞧瞧,这叫啥?活着的传说!”

    许臻:“……”

    那我要不要给你立个生祠,日夜诵经超度?

    他还没来得及打两句场面话,宋彧那边的第二条信息又发了过来,道:“你在海棠剧院?干嘛去了,看戏还是拍戏?”

    许臻于是便简单交代了一下自己来这边蹭舞台的始末。

    宋彧回复道:“靠,又排《哈姆雷特》?”

    “我在的时候捂着不肯排,结果等我一走,一版一版又一版,英文的、中文的轮着来,气煞我也!”

    许臻问道:“当年为什么不排?”

    宋彧发来一个沧桑的表情,道:“本来是打算排的,后来出了点意外。”

    “具体名字我就不说了,反正大概是那个演国王的‘票友’太极品,一天天这事儿那事儿的,演技又次,看着恶心,撵又没法撵,最后剧团一气之下干脆不排了。”

    “后来等那人走了,我劝导演继续排,他跟我说剧本上沾屎了,必须得烧了重新写。”

    “结果直到我走了也没写完。”

    “唉,这些搞艺术的……服了!”

    “精神洁癖到这份上,没脾气!”

    许臻看着这番话,也是不禁哑然失笑。

    二人简单聊了几句,胡志勇便已领着许臻走到了剧场里。

    许臻推门一看,只见舞台上,几个青年男女正握着剧本、穿着常服进行着简单的排练。

    他听了几句台词,便知道他们正在排的是《哈姆雷特》第二幕的第一场。

    以防打扰台上的演员,许臻轻手轻脚地走入剧场中,在胡志勇的带领下找了个角落坐好。

    导演高云深瞧见有人进来,下意识地将目光朝那边瞥了过去,旋即微微一怔。

    ——咦,这就是那个最近小有名气的演员许臻?

    看面相倒是一个挺和善的小伙子。

    但是好巧不巧,他要演的角色居然也是国王克劳德斯……

    高云深不禁微微皱眉。

    哎,希望这次来的“少爷”能像样些吧,起码别给我添堵!